可乐小说网 > 我是勤行第一人 > 353 玫瑰花露(下)

353 玫瑰花露(下)


  这玫瑰花露倒入酒杯后却是女儿家颇为喜欢的粉红色,还有点浓郁挂杯的意思,看着应该是有些年头儿了。

  这显然不可能是乌庭泽新酿的,他在老熊沟跟随熊不二开设酒馆多年,手上存货估计是不少,如今老酒馆开业,自然是要快马加鞭从北三省运过来。

  酒是提前在热水中温过的,而且是用了不超过八十度的热水,隔着酒角子来温。

  华夏饮食文化广博精深,非那些撮尔小国可比,就说酒,便有温酒、煮酒、镇酒之分。

  镇是为了冷酒,一般针的的是各种爽口且度数不高的果酒,在炎热的夏天将酒角子放入吊篮后坠入井水中去镇,这种冷镇后的温度最合适人体,比那些直接往酒里扔冰块儿的老毛子不知道要高明出几个世纪去。

  温和煮则为热酒的手段,关羽温酒斩华雄、曹刘煮酒论英雄,前者一般是在秋冬季节避免冷酒伤胃、更令酒香显鼻;后者则是针对早期寡淡无味的米酒,往往要加入调味的东西,让酒的口味更加多样化。

  比如曹操为了表示自己临国难而行节俭,喝的都是些耗费粮食不多的劣酒,可是用这种酒请刘备喝感觉又很没有面子,有失身份,于是就往里面加青梅,却也隐隐合乎了‘人间至味是梅盐’这句话。

  玫瑰花露一听酒名就知道做法必然精致,自然不需要用煮法,老酒馆温酒温的很讲究,摸着酒角子微微烫手,酒入杯中有酒气腾起却不见酒雾,而且一股若有若无的玫瑰花香让人非常舒服。

  这不仅仅是因为酒香有多麽的诱人,还因为这酒看上去逼格就很高,不像三碗不过冈与将相和是你喝下去才惊为神品、顿涨逼格,而是没开始喝就有很高的逼格,对于古亚楠这种外行来说,这已经够了,喝与不喝其实已经没有多麽重要。

  加上那些明显是上等木材打造的桌椅,一举一动都依足了规矩的掌柜的和伙计们,熊不二的老酒馆看似普通,简直就是低调装X的典范,配上眼前的玫瑰花露,居然让古亚楠这种见识颇多的海归精英都生出一种巨大的愉悦感来,忽然生出一个念头‘这地方似乎也不错,有时间可以多来几次?’

  “酒不错,就是甜了些,不是男子汉喝的酒!”

  吕绿馨就没她这么多的想法,第一杯已经下了肚,眼睛微微亮了下,可最后还是皱了下眉头,酒其实不错,除了淡淡的酒香外,还有股子玫瑰花香,如果在口中转上几圈再咽下去,口齿间都有股流连不去的芬芳,吐口气出去那就叫做‘兰气袭人’,能把男人迷死。

  可她偏偏就不怎么喜欢,如果让她选择,三碗不过冈显然更痛快,喝时痛快、醉时也痛快。

  “你又是男子汉了,我以后是不是该叫你一声‘馨哥’?”

  古亚楠跟吕绿馨是互怼惯了的,周栋从香江归来后,两人就仿佛彼此憋了一口气,有机会就想怼上对方几句,更何况这酒让她感动非常满意,吕绿馨这样批评,让她感觉三观不合,闺蜜间略带小情调的互怼就变成了屁·股决定脑袋的一场争论。

  “这酒挺好喝的,有些像是我在岛国居酒屋喝过的果酒,淡淡的花香显然格调更高,而且甜甜的酒意难道不比火辣辣入喉来得舒服?”

  “能不能别提岛国的居酒屋了?巴掌大的地方、桌子比小学生用的课桌还小,小碟子小碗,一份菜能盖得住盘子底?

  那里的酒也能叫酒?”

  前段时间才从岛国回来的吕绿馨提起这居酒屋就想吐槽,感觉里面的岛国人就像是小孩子在过家家一样,让她这个成年人非常的不适应。”

  “我就是打个比方,你激动个什麽,我是想说,这玫瑰花露对应的客户群恐怕不小,周主厨如果不小心应对,恐怕真会被人抢了生意。

  馨馨你别总想着跟我抬杠,我这是站在总裁的高度看问题,我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嘛。”

  “角度不同可以,你可不许把这件事说给周栋听,他要是也酿造这种‘娘娘腔’的酒,古亚楠我跟你没完!”

  “什么娘娘腔不娘娘腔的,你个男人婆!”

  “你敢骂我?罚三杯!”

  “光罚我啊?”

  “你罚三杯我陪三杯,够姐们儿吧?”

  吕绿馨没等古亚楠回话,就一连干了三杯下肚,还真是奇怪了,一开始也不怎么喜欢,可等这酒回味开来,居然还是挺想喝的,那个什么乌庭泽倒是有点意思啊?

  嘴上虽硬,吕绿馨还是隐隐有些担心,熊不二的老酒馆推出这类酒,还真是有点四两博千斤的意思。

  二女算是铆上劲了,几个回合下来,菜没下多少,一人面前已经放了三个空的酒角子,古亚楠斜眼看看吕绿馨,抬手叫伙计加酒,华表却笑着走过来道:“两位,菜不够了可以添,要酒可是没有了。”

  “呦呵,这是要上演水浒传啊?”

  吕绿馨吃吃一笑:“啥意思,拿我当武二郎?”

  古亚楠拍手笑道:“你不是武二郎,你是母夜叉!”

  吕绿馨瞪了她一眼:“你别跟着裹乱,华二掌柜的,你们这是也要学着周栋搞限购吧?不过他是因为酒真的烈,怕影响客人的健康,你这样可就是邯郸学步了。”

  “不敢不敢,只是小本经营,不敢让客人在店里喝醉了,而且吕砧头你别看这玫瑰花露看着柔和,其实后劲上来也是非常厉害的。”

  华表笑道:“两位要是想买回去慢慢喝,咱也是卖的,一人不超过一斤就行,毕竟这酒现在用的都是存货,新制的还要过几个月才能衔接上。”

  “你要卖,我还不想买了。”

  吕绿馨摇摇头,忽然有些后悔,想我堂堂花老板这是怎么了?屁·股问题就是立场问题,怎么可以左右摇摆让某些人看笑话呢?

  “我买一斤带走。”

  古亚楠晃晃悠悠站起身子道:“帮我温好可以吧?”

  提着温好的酒,古亚楠打着晃就出了老酒馆,外面冷风一吹,感觉清醒了不少,抬头看了眼九州鼎食十七层,此刻大酒缸的生意应该正红火着。

  “把这酒给周栋尝尝,然后我这个总裁就可以指出大酒缸存在着产品类别不足、消费者群体可能因此遗失的‘重要问题’。

  然后我不是就有理由让那小子酿造这类酒了?

  这次第一个喝到的,必须要是我!

  古亚楠,你可真聪明啊,嘿嘿嘿......”

  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