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六十九章 高手的脑洞

第六十九章 高手的脑洞


  冯君听出了豪哥的恶意,索性也站起身,离开了火堆旁。

  等到赶集完毕,他就要离开这里了,犯不着因为一些口角大动干戈。

  见到他也离开,昊哥的脸微微一沉,这个时候,丁家老二说话了,“冯哥儿就是这么个性子,外冷内热,昊哥你也别计较……他救了我家小豆子的性命。”

  “哦?”昊哥看他一眼,微微颔首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有本事的人,多半都有点傲气。”

  冯君坐到他的行军床上,又抽出一根烟来点上,旁边有人走了过来,冲他伸出了手。

  冯君看一眼郎震,默默地递一根烟过去,又递过去打火机。

  郎震没接打火机,而是直接从他手上拿过了燃烧的卷烟,对着了火。

  他深深地吸一口,嘴里吐出了浓浓的烟雾,很简洁地说出了四个字,“你很浪费。”

  冯君愣了好一阵,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。

  合着用打火机点烟太浪费,既然已经有烟卷被点着了,对火就是了。

  这个位面的人,过得好节俭啊,他笑一笑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我习惯了。”

  郎震也不跟他叫真,而是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身边。

  他又吸了一口烟,才出声发问,依旧是很简洁的话,“你此来何为?”

  冯君侧头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,摸出一块物事递了过去,“想寻一些这种东西。”

  他拿的不是别的,正是在地球界一百块钱买的玉葫芦挂坠。

  他这个目的,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,但考虑到独狼是见过世面的,他就将此物拿了出来。

  郎震将卷烟叼在嘴上,伸出独臂接过玉葫芦,大致地看了两眼,又掂了掂,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顺手塞还给他,“原来是为了破石头。”

  冯君这下不服气了,“破石头?你知道这东西哪里有吗?”

  “我当然知道,”郎震轻描淡写地回答,然后又非常肯定地发话,“你不是为此物来的,还是说你的真正目的吧。”

  冯君听得心中一喜,脸上却是迟疑的表情,“你知道哪里有此物?”

  “嗯,”郎震轻哼一声,眯着眼睛吧嗒卷烟,也不再说话。

  冯君想一想,才干笑一声,“好吧,除了此物……我是为修行来的。”

  他知道郎大妹将练武称为修炼,或者说修习,那么,他当然要说修行。

  修行修的自然是仙道,可不是单纯的练武。

  郎震闻言,愕然扭过头来,一脸大写的懵逼,“修行?”

  没听说过修行吗?冯君挠一挠头,又想出一个词来,“我是说……修真!”

  郎震嘴巴微张,越发地懵逼了,“修真?”

  “啧,你连这个也没听说过?”冯君苦恼地咂一下嘴巴,“仙侠你总知道吧?”

  郎震这次倒没有更懵逼,但也没好到哪里去,他眨巴一下眼睛,“仙侠?”

  嗐,跟你这人,我怎么就说不明白呢?冯君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就是修道、修仙、突破自我、求长生……这些你都不懂吗?”

  “嘘,”郎震竖起一根手指摇一摇,然后左右看一看,低声发话,“你记住,修仙二字,莫要随便提起。”

  这次,轮到冯君愕然了,“为什么不能提?”

  “因为那些人神通广大,”郎震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其实你的意思,我早就知道了,我就是想从你嘴里听到那两个字。”

  啥?冯君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愣了一阵,才用便秘一般的表情看着对方,咬牙切齿地发问,“我要是不说呢?”

  郎震又深吸一口烟,然后吐出来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那你就再想别的词儿。”

  尼玛,咱能不能别那么恶趣味?冯君只觉得自己有点吐槽无力,“真是……腹黑!”

  郎震再次侧过头来,很认真地看着他,“腹黑?”

  冯君被彻底地打败了,所以他直接点出重点,“我此来,是找修行的机缘。”

  “就是修仙嘛,”郎震很无所谓地发话,“其实我早就猜到了。”

  冯君越发地无语了,这俩字你不让我说,你倒是能很轻巧地说?

  这小湖村的第一高手,看起来冷漠,其实是个缺弦儿的逗比?

  见到他不说话,郎震再次出声,“修仙二字,真的不能随便提起,你出门的时候,你家人没跟你说过这些?”

  冯君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高手,这个词儿,您已经说了两遍了。

  郎震看到他这副呆傻的样子,满意地点点头,“看来你家人跟你说过这些……对了,昨天早上,你用的是清洁术吗?”

  冯君伸出右手,默默地碾灭了烟头,然后又抽出一根香烟来,用打火机点着。

  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这一刻,他有点想念一个名叫静静的女孩儿。

  原来高手不但逗比,脑洞还超级大。

  “好吧,是我冒昧了,”郎震呲牙一笑,“不过我真的很好奇,你族中的功法不够用吗?还是说……你是族中派出来历练的?”

  冯君再次沉默,等了好一阵,见对方不再说话,他才轻咳一声,郑重地点点头,“你知道就好,莫要乱传。”

  “我什么也不知道啊,”郎震摇摇头,“没准你被逐出家门了呢,有这种可能吧?”

  高手你不愧是走过镖的,各种小说情节信手拈来啊,冯君更加地无语了。

  郎震继续着他的小说情节大集锦,“没准你被退婚了……”

  “打住了,”冯君再也不能忍了,“我说我要寻找修行的机缘。”

  “好吧,寻找机缘,”郎震并不介意他的语气,“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,你若是真的被退婚了,你看我家大妹……”

  “嗯?”冯君轻哼一声,眼中冒出了浓浓的杀意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我说……打住!”

  “好吧,”郎震无奈地叹口气,“大妹其实不错……好了,我说正事,你说的这个修行,在世俗间是禁忌话题,一旦有人提及,必然会遭到修行者的屠戮。”

  事实上,他也不敢随便提“修仙”二字,所以顺理成章地将其改为“修行”,心里还觉得,这个词替换得果然不错。

  冯君等了一等,见他不再陈述,于是出声发问,“为什么不能提及?”

  郎震再次用惊愕的眼光看着他,还是目瞪口呆的那种,“你……你不知道?”

  “不知道,”冯君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没人跟我说这个。”

  “所以你太嫩了,真的需要出来历练啊,”郎震主动脑补了原因,他伸出独臂指一指对方,“修行,肯定是要涉及资源的,就像大妹他们修炼,也需要锻体丹、培元丹这些一样……”

  冯君一听到“大妹”俩字,差点再一次暴走。

  不过紧接着,他就愣住了,“锻体……丹、培元……丹?”

  “没听大妹说过吧?”郎震叹口气,这次是真心实意的叹气,异常沉重,“我买不起呀,资源就那么多,你们修……行,也需要资源。”

  “懂了,”冯君点点头,现在他是真的懂了,这个位面的物资,不能供所有人都修仙,那么相关资源自然就被一小撮人垄断了。

  他无意去琢磨,自己为什么会被独狼认为是修仙者,不过,这并不妨碍他利用这个错误认识,于是他也叹口气,“没有资源也行,弄点功法也能交差。”

  这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,还是异常拙劣的手法。

  都是修仙者了,还找什么功法?那些普通人,才会在意修仙功法的吧?

  以郎震的见多识广,识破这一幕,真的不要太轻松。

  但是偏偏地,郎震还就先入为主了,因为冯君自打现身之后,表现得实在太异样了。

  撇开发型、装束打扮、口音以及种种异样不提,只说蓝白相间的药丸,独狼也浮想联翩。

  跟贾村长一样,他非常确定,这不是世俗的药丸,而是修仙者才能制造出来的丸药。

  所以,这么拙劣的借口,郎震还真就信了。

  他迟疑了半天,才吞吞吐吐地发话,“关于这个功法嘛,倒也不是全无头绪。”

  冯君侧头看他一眼,一脸的震惊,“你有头绪?”

  “咳咳,”郎震干咳一声,单手摸出烟锅,熟练地装了一锅烟丝,默默地吧嗒了起来。

  这态度就很明显了:你这么问我,合适吗?

  冯君有心继续问一句,却莫名其妙地感受到一丝恶意,侧头一看,却见贾兴旺正坐在火堆旁,恶狠狠地盯着自己。

  显然,他见自家的准老丈人跟某人相谈甚欢,心中极为恼怒。

  就在这时,郎震再次出声了,“功法的事情,我尚需问个朋友,不过,我如此帮了你,却是有个小条件,希望冯哥儿能应允。”

  “什么条件?”冯君的话刚出口,就反应过来了,他侧头看着郎震,愕然地,“不会是你也想修行吧?”

  郎震叹口气,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狂热,“如果可以,谁不愿意修行?不但我想,我郎家的后代都想,冯哥儿你是有来头的,既然咱们有缘,还望冯哥儿垂怜一二。”

  冯君一嘬牙花子:你倒是对我很有信心,可是,我有点编不下去了……

  三更了,召唤点击、推荐和收藏,下月初上架,想给风笑投月票的,赶紧看出保底月票吧,没书订阅的话,可以考虑一下《寻情仙使》。百度一下“大数据修仙杰众文学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