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七十章 谁要弄他?

第七十章 谁要弄他?


  冯君真想糊弄人的话,还是有点手段的。

  他停止了关于功法的探讨,转而说起了别的,“那你知道,附近有什么修行资源吗?”

  郎震见他不正面回答,就知道人家不想应承此事,不过他并没有失望。

  接引他人修仙,这可不是小事,原本就不该仓促做出决定,冯哥儿的反应实属正常。

  事实上,对方没有在第一时间里翻脸或者呵责,已经算是有不小的善意了。

  不过对于冯君的问题,他还是有些懵懂,只能摇摇头,“什么资源,你说灵物吗?”

  我哪儿知道什么资源?冯君心里暗哼,脸上却不动声色,“灵石有吗?”

  “灵石?”郎震又是一脸的懵懂,说句实话,他今天懵逼的次数,比往昔一年加起来还多,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  冯君已经很熟悉他这状态了,于是很干脆地换个名词,“或者说……仙石?”

  郎震继续懵逼中,“仙石……那又是什么?我倒是听人说起过仙使。”

  冯君郁闷地挠一挠头,又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“那么……能量石?仙宝?灵晶?仙晶?”

  他暂时弄不到功法,却也知道着急没用,于是退而求其次,看能不能弄到点灵石。

  他最近进出空间比较频繁,而且觉得这么做,特别地方便,然而那漫长的充电过程,令他非常抓狂,他希望弄到几块灵石,这玩意儿转换起能量点来,真的快捷方便。

  到时候能量点充足了,我想进就进,想出就出,出出进进,进进出出……

  怎么感觉……这想法有点污呢?

  “仙晶,”郎震轻呼一声,眼睛也跟着一亮,“原来你说的灵石,就是仙晶?”

  冯君闻言,精神也是一震,“怎么,你见过?”

  “没有,”郎震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这是修……行者用的资源,我怎么可能见过?就是听人说起过。”

  冯君的眼珠转一转,“那你听说的这个仙晶,是什么颜色的?”

  “这我哪里知道,”郎震苦笑着摇摇头,然后又试探着发问,“你说的灵石……是什么颜色?”

  “你不知道就算了,”冯君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。

  至于灵石是什么颜色,他直接无视了这个问题,修仙者自然要有修仙者的派头。

  果不其然,郎震的嘴巴动一动,最终也没敢继续问下去。

  不管怎么说,对冯君而言,今天晚上的收获很大,他不但知道了独狼是个话痨加逗比,还欣喜地得知,这个位面果然存在着修仙者。

  寅末时分,也就是凌晨四点多,天蒙蒙亮了,三个村子的人已经起身,收拾停当之后,趁着早起的凉爽,开始匆忙赶路。

  小湖村因为有神医那辆巨大的两轮车,所以速度比较慢一点,在这种土路上面推摩托车,真的是想快都快不起来,甚至还不如那些用扁担挑着货物的人走得快。

  当然,摩托车的自重太重,冯君在车上放的东西太多,这都是很有关系的。

  不过走了四五十里之后,有车的好处还是体现出来了,小湖村的人可以将东西放在车上,然后轮流去推那辆摩托车,其他的人可以空手走路。

  只有贾兴旺,因为心里恨冯君,宁肯背着背篓,也不去贪图那些便利。

  时近中午的时候,太阳越来越毒,不过双溪镇就在前方了。

  众人加一把劲儿,赶到了镇子上。

  这镇子还真是小得很,就是一横一竖两条街,最热闹的地段,就是十字路口附近。

  赶大集的地方不在十字路口,而是在镇子南侧,挨着马路的一大片平地上。

  这块平地足有百亩方圆,地面是被平整过的,中间也有一排排碗口粗的大树,可以挡风遮雨,也能防晒。

  明天才是赶集的日子,今天来的都是早到的,可以先霸占住树荫下的阴凉地儿。

  冯君也想占一块阴凉地,他是最怕热的,不过看到众人争抢得激烈,他索性寻一块没啥阴凉的地方,取出支架搭起凉棚,然后又支起了行军床。

  他刚在行军床上坐了半分钟,就见郎震溜溜达达地走了过来。

  高手的形象一旦破灭,那真是寡妇失了贞操,想捡都捡不回来。

  他就毫不在意地冲冯君点点头,“看你这样子,也打算摆个摊?”

  “是呀,”冯君笑着点点头,“既然来赶集,肯定要试着摆个摊,这也是难得的体会。”

  他想说的是来这个位面了,他就想感受一下摆摊的乐趣。

  但是郎震明显地想岔了,他微微颔首,“也是,历练嘛,什么都要体验一下的好……你打算卖什么?”

  冯君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卖打火机可好?”

  “这个东西,在双溪镇有些过于奢侈了,”郎震做出了点评,“其实它并不比火石强到哪里,一般人家没必要花大钱买,卖便宜了又可惜,换一种货物吧……我看巧克力就不错。”

  巧克力也是奢侈品,但是这个东西有独特的味道,没有替代品,双溪镇上有钱的不多,但那只是比例低了一点,论绝对数量的话,还是不少,巧克力如此美味,想必卖的不会差了。

  冯君却是愁眉苦脸地回答,“天气太热了,这东西会化的。”

  他想一想,决定换一种货物,“要不我卖卷烟好了。”

  当天晚会,集市上的人就多了起来,有人甚至已经开始做生意了,有卖凉茶的,也有卖小吃的,吵吵嚷嚷煞是热闹。

  郎大妹带着郎大弟,姐弟两个在人群中穿梭着,时不时停下来,跟人说着什么。

  冯君都不用看,就猜得到,这姐弟俩肯定是在人群里推销亚灵青笋——这种好东西,不可能摆在摊位上卖,只能通过私下接触,先笼络住几个有购买意向的家伙。

  此刻的郎震,就又是一副高人风范了,他坐在行军床上,端着烟锅在默默地抽烟,烟锅头上的红点时明时暗,映照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。

  大约是亥初时分,也就是夜里九点多,场外走进来十几个人,当头的是两名捕快,身后全是精壮汉子,不过这些汉子一个个流里流气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路数。

  两名捕快四下看一阵,看到冯君之后,两人的眼睛顿时一亮,径自走了过去。

  冯君都不用多想,一看这架势就知道,这二位铁定是来找碴的。

  这个空间里的人做事,真的是不怎么掩饰,两名捕快根本不去别人那里装幌子,就直奔主题。

  走过来之后,一名高壮的捕快大声发话,“你是哪里人?来这里作甚?”

  冯君呲牙一笑,“我就是路过,听说这里明天有大集,所以来看看。”

  “路过?”高壮捕快上下打量他两眼,一伸手,声若洪钟,“我看你这副稀奇古怪的样子,分明是贼人的探子……身份证明拿来!”

  冯君哪里有身份证明?不过他这段时间在小湖村逗留,倒也颇有所得,所以他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我又没打算摆摊,要什么身份证明?”

  这个位面的管理,比地球界要松很多,身份证明固然重要,但是你若不去办某些重要事情,有没有身份也无所谓,否则的话,不可能有那么多隐户或者逃户。

  就像小湖村,还有不少人没有身份呢,这并不妨碍他们来赶集,别摆摊就是了——摆摊的话,官府是有资格调查你的身份的。

  又比如说,郎大妹能毫不犹豫杀掉那名中年人——如果每个人的身份都登记在册,去向也分明,她怎么敢那么随意地杀人?

  然而,冯君的话虽然符合大家的认知,但是这些人主动找上门,肯定也是有缘故的。

  高壮的捕快冷笑一声,“咦,谁跟你说,不摆摊就不能查身份了?到底你是捕快,还是我是捕快?”

  旁边一个抱着膀子的白身,眼睛一瞪,恶声恶气地发话,“小子,官家查逃户,谁管你是不是摆摊!”

  这话说得……当然也没什么问题,逃户什么时候都可以查,属于政治正确。

  但是这么直接找过来,然后查逃户,那就是有意为之了。

  “戏三哥,”有人在远处喊一声,然后跑了过来,不是别人,正是丁老二。

  他冲着一个白身一拱手,笑着发话,“三哥,这是冯神医,救了小儿的一条性命,我愿意为他担保,就不用查了吧?”

  丁老二说自己在镇子上认识一些朋友,还真不是白说的。

  戏三哥是个粗壮的汉子,他上下打量丁老二一眼,皱着眉头发话,“你是谁?”

  丁老二气得眼睛一瞪,“我是小湖村丁老二……三哥你当初落马,可还是我……”

  “哦,想起来了,”戏三哥打断了他的话,然后一摊双手,“老二,你也知道,我只是个白身,这事儿我帮不了你……来来来,我跟你细说。”

  他将丁老二扯到一边,才小声发话,“这是有人要搞他,你找我说没用啊,再说了……这神医的装束,也太尼玛古怪了吧?”

  他的吐槽,还真的有几分道理,冯君的装束要不是这么怪异,他没准是可以帮忙说话的。

  丁老二闻言,脸就是一黑,“谁要弄他?”

  (第一更,第二更在晚上九点,求点击、推荐和收藏。)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