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二百一十章 自己作死(二更)

第二百一十章 自己作死(二更)


  面对徐雷刚的阻拦,王海峰选择了拒绝。

  他和冯君之间确实有差距,但是事先偷袭的话,他一点不怵。

  徐雷刚死活拦不住,说那咱先休息一下,中午毕竟喝酒了,醒醒酒,等天黑再去埋伏。

  这点酒算啥?王海峰很不屑地表示,然后狐疑地看向他,你不是想去通风报信吧?

  得,那我不拦你了,徐雷刚无奈地摇摇头,有人一定要作死,他也没辙。

  于是两人买单之后,直奔桃花谷而去,因为冯君进出都开车,他俩敲一下门,发现别墅里没人,就直接翻墙进去了。

  好死不死的是,两人才刚刚藏好,冯君就开车回来了,车上下来的除了他,还有李晓滨。

  王海峰冲徐雷刚做个噤声的手势,自己直接扑了过去。

  他打算拦腰抱住冯君,然后来个抱摔,只要开始取得了优势,他有信心将优势维持下去。

  就在他扑出的一刹那,冯君全身的汗毛刷地竖了起来。

  一开始,他没有感觉到这两人的埋伏,那是因为不管是徐雷刚还是王海峰,对他都没有恶意,触发不了他的防御警觉。

  现在猛然间遭遇偷袭,冯君下意识地认为,来的是高手,所以他想也不想,直接一个侧闪,拽住对方的一只手臂,狠狠地抡起来,扔向前方的地面。

  “嗵”的一声大响,紧接着,就是一声惨呼,“啊~~~”

  冯君却是看都不看对方,身子向侧前方冲去,抬脚又踢向地面上的那厮。

  他要提防对方不止一人,所以身形一定要飘忽,而且,先解决一个算一个。

  就在这时,身后有人大喊一声,“冯大师……住手!”

  要是换一种称呼,冯君这一脚肯定就结结实实踢过去了,什么“冯总”“冯老板”之类的,绝对不好使。

  唯独这个冯大师,肯定是知根知底的人,才会这么称呼,而且知道他有大师的水平,还敢这么出手的,十有**是以试探和考校为主。

  所以他硬生生地转变了出脚的方向,为此,他还前蹿了一步稳住身形,这才向身后看去,然后愕然发问,“咦,雷刚你弄啥呢?”

  问完这句,他才向地上看去又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,算你运气好。

  一眼看过去,冯君顿时呆住了,“啊?是你?”

  “哎呦,我的老腰啊~”王海峰的呻吟,这时才响起,他被这一下摔得差点背过气去。

  紧接着,他又发现了问题,“哎呀卧槽,脚断了……我说冯君,你至于这样吗?”

  然后他又大喊一声,“卧槽,胳膊也脱臼了……我到底跟你多大仇?”

  “行了,我算下手轻的了,”冯君蹲下身子,查看他的伤势,“要是搁在另一个……搁在没人的地方,起码弄你个半残。”

  “你就吹吧,”王海峰疼得死去活来,嘴上还不肯饶人,“要我说……咝,别按那里,疼!”

  这时候,就轮到徐雷刚出面打击他了,“冯大师怎么也是亿万身家的富豪,你招呼都不打,就直接出手,弄你个半残不是正常吗?”

  “就现在也差不多是半残了,”冯君检查完毕之后,冲徐雷刚点点头,“踝关节脱位,胳膊脱臼,估计肋骨髋骨也有问题……先抬进家吧。”

  “那你赶紧叫医生呀,”王海峰闻言急眼了,“还往家里抬什么?”

  “医生赶来,也得需要时间的吧?”冯君没好气地回一句,然后看向徐雷刚,“搭手!”

  两人将王海峰连背带抬弄进屋里,冯君终于也弄明白了王海峰为何要偷袭自己。

  他哭笑不得地看向对方,“那你跟我当面挑战就行了,何必这么偷偷摸摸的?”

  王海峰没好气地回答,“当面挑战,我比你要差一点,偷袭比较稳妥。”

  徐雷刚忍不住出声吐槽,“我很奇怪,你怎么会有当面挑战,不会差很多……这种想法?”

  冯君却是一边检查,一边正色发话,“别墅里重要东西很多,你在这里埋伏我,真的是最糟糕的选择,哪怕换个地方呢,也不至于这么惨。”

  徐雷刚大致能猜到,冯君可能把很多玉石放在了别墅里,所以才会这么着紧,于是他出声发话,“那我找两个人来,帮你看着房子?”

  “就是呀,”王海峰叫了起来,他觉得自己冤枉透了,“你也不说这里有重要东西,这不是坑人吗?”

  “你没有弄明白状况,”冯君看着他,正色发话,“我之所以出手没怎么留情,除了这里地方重要之外,还有个原因……我的助理在场!”

  “助理?”王海峰斜睥李晓滨一眼,又好气又好笑地发问,“你不会觉得,我会对她动手吧?”

  “拜托,我根本不知道偷袭的人是你!”冯君没好气地翻一下白眼,“否则我出手都不会这么重……但是,偷袭者不是你的话,谁能保证不对妇女儿童出手?”

  顿了一顿之后,他又发话,“你可能挟持我的助理为人质,会导致我陷入被动……你这不但没选对地方,也没选对时机,要是只有我一个人的话,我的敌意会小一点。”

  王海峰被他说得满脸通红,却还嘴硬强辩,“这是桃花谷,哪里会那么不安全?”

  冯君耸一耸肩膀,“你怎么想是你的事,其实我……”

  “好了好了,”王海峰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,“医生呢?你不是要叫医生吗?我快疼死了!”

  冯君沉吟一下之后,才缓缓发话,“你这个伤我能治……你愿意相信我,还是相信医生?”

  你也会治伤?此刻的王海峰,早就疼得冷汗直流了,下意识地就想选择相信医生。

  不过就在他开口的一瞬间,灵光猛地一闪,看向不远处的徐雷刚。

  徐胖子正在冲着他挤眉弄眼,虽然不知道想表示什么,但是动作极为夸张,基本上可以理解为“麻痹,咱俩换一下成不”?

  “那就你先治呗,我也看一看大师的水准,”王教练做出了选择,然后倒吸一口凉气,“先止一止疼成不?疼死了。”

  冯君手一抬,在对方身上连点四五下。

  “咦?”王海峰的眼睛,瞬间就变得老大,“真的不疼了,你这是……点穴?”

  “只是凝滞你的气血,”冯君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“信不过我是吧?我这就打120。”

  “别介,”王海峰叫了起来,这货别看很有个性,但是为人并不死板,好处当前,他绝对放得下身段,“信得过,信得过……冯大师,麻烦你老人家大发慈悲,大展神通。”

  冯君才要动手,猛地发现,李晓滨正站在不远处,一脸骇然地看着眼前一幕。

  他已经打定主意,要给王海峰点好处了,但是他并不想让她看了去。

  同学情谊是很珍贵的,但那得是纯粹的情谊才行,一旦涉及了利益,关系崩塌得没准比普通人还要快。

  李晓滨这些年漂泊不定,生活得并不如意,还养成了多重性格,请她当个助理没问题,但是更辛秘的东西,暂且还是……先观察一段时间吧。

  于是冯君干咳一声,“来,雷刚,咱俩把他衣服扒光……晓滨你回避一下。”

  “扒衣服?”王海峰闻言,又嚷嚷了起来,“为啥?”

  “废话,疗伤能不扒光衣服吗?”徐雷刚呵斥着他,同时不忘看一眼李晓滨,嬉皮笑脸地发话,“美女,回避一下啦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去休息间,”李晓滨转身走向一个小房间,那是冯君专门划出来供她休息的,“有事记得喊我。”

  见到她进了房间关上了门,冯君和徐雷刚将王海峰扒得只剩下一条短裤,然后他将手贴在对方的气海,放出内气感受他的伤势。

  王海峰却是轻咦一声,“咦?这是什么东西,在我体内热乎乎地钻来钻去?”

  徐雷刚看他一眼,又冲李晓滨所在的房间努一努嘴,压低了声音发话,“能是什么东西?你想一想……我为什么称他为大师?这次真是便宜你了。”

  王海峰愣了一愣,眨巴一下眼睛,才低声发问,“不会……是内功吧?”

  徐雷刚白他一眼,一脸“你才知道?”的表情。

  “卧槽,”王海峰却是勃然大怒,他小心地看一眼李晓滨所在的房间,咬牙切齿地低声发话,“我本来不用脱衣服的……对吧?”

  “哈,”徐雷刚笑出了声,他心里也是这么认为。

  “胡说什么?”冯君笑着发话,他可不想让李晓滨听了去,“其实……”

  两人都在竖起耳朵等着他说下文,哪曾想下一刻,王海峰“嗷儿”地一声怒吼,声音几乎能震破玻璃,原来冯君趁他分心之际,猛地将他的踝关节复位。

  “好了,”冯君又拎起他的左臂,轻松地接上了关节,“没啥大问题。”

  “你不是……不是凝滞了气血吗?”王海峰怒视着他,“怎么会这么疼?”

  “完全凝滞气血的话,骨骼怎么修复?”冯君瞪他一眼,“你是不是想让我送你去医院?”

  “得,你是大师,你大还不成吗?”王海峰悻悻地撇一撇嘴。

  “你帮我看着点他,”冯君对徐雷刚交待一句,自己却是转身上了二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