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府来人

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府来人


  随着这一声大喊,远处驰来几匹快马。

  田家的族人见状,纷纷上前阻拦。

  马上的骑士却是并不减速,当头一人手一抬,亮出一块黑色的牌子,嘴里大喊,“庆宁府公干,闲杂人等退避!”

  来自府城的?拦路的几人就是一愣,身形难免迟疑一下。

  田家在东目县可以为所欲为,来了隔壁的止戈县,也不怵任何人,甚至县衙上下都被他们买通了,但是府城的人,他们多少还是有点忌惮。

  原因很简单,庆宁府下辖的,除了止戈和东目,还有郎震所在的阳宁县,以及阳山县等。

  一府之地非同小可,就说顾家所在的阳山,就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,其他的县里,跟田家相近的势力也不少,更别说府城所在的息阴城了。

  要让田家暗地干掉几个府城公差,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,但是光天化日之下为难对方,事态容易变得不可控,除非田家打算造反。

  冯君一看田家人的反应,就知道事情要出变故,说不得身形一晃,来到邓老二的面前,夺过他的快刀,抖手一刀斩了下去。

  “大胆!”来人距离此处还有多半里,见到他出手,急得又是一声大喊,连声音都变了。

  与此同时,一条人影从马背上跃起,箭一般地射向冯君,“你找死!”

  冯君一刀将顾家武师的人头斩落,见到对方冲来的是一名中阶武师,想也不想抬手又是一刀斩出,舌尖上爆出一声惊雷,“滚!”

  这中阶武师却是知趣,见到对方冲着自己一刀斩来,想也不想直接降下了速度,向斜侧方闪避,嘴里又是一声大喊,“你竟敢袭击官差?”

  冯君见他避让,就收回了刀势,随手将快刀交还给邓老二,直接转身往后走去,连句交待场面的话都欠奉——反正有田家人在场,无须他来应付这种小角色。

  果不其然,田阳猊也冲了出来,嘴里大喊,“东目田家办事,想架梁子的朋友只管来!”

  这种场合明目张胆亮出田家旗号,是要承担相当风险的——哪怕大家都知道,田家已经投靠了冯君,但只要他们不亮明身份,别人就可以伪作不知。

  最直接的威胁,不是来自庆宁府的官差,而是阳山顾家,田家公开叫板顾家,顾家就算想装聋作哑,也是不可能了。

  不过田阳猊并不后悔,刚才若不是神医出手快,真的让顾家武师留下一条命来,万一白痴被治好,他对顾家那一系列恶评,肯定会被传出去,田家依旧避免不了直面顾家的结果。

  倒是眼下他出面,还可以将事态牵扯到其他上——是神医聘用了田家做护卫,我是得人钱财与人消灾,不是你针对你顾家的。

  当然,这种辩解会显得比较苍白无力,可是田阳猊哪里又会在乎?此刻的田家,已经彻底地跟神医绑在一起了,那就只能继续豪赌下去。

  至于说豪赌的结果……这谁又能保证得了?骑马坐轿还三分险呢。

  反正以虞家的名头,神医都拒绝他们入场,田家能掺乎进来,也算是抢夺到了先机。

  几名骑士很快就赶了过来,田家子弟见到他们之后,反倒是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八人里面修为最高的家伙,竟然就是那个半路逃走、不敢接招的中阶武师。

  也不知道这八人拥有怎样的自信,一共才三个初阶和中阶武师,就趾高气扬地冲进此处。

  中阶武师却也不觉得尴尬,他走上前一亮黑色的牌子,沉声发话,“本人忝为庆宁府府卫班头,听说止戈县出现了骗子,奉知府大人之令,特地来调查。”

  “骗子?”田阳猊冷笑一声,“那你自去查你的骗子,来这里作甚?”

  “此地就是骗子所在之地,”中阶武师冷冷地发话,“据说用银元高价收购无用的滑石……敢问所为何故?”

  “有毛病吧你?”人群里有人高喊,“一边愿意买,一边愿意卖,关你屁事!”

  中阶武师冷冷一笑,“若是有人手里积累有大量滑石,借机低价出货,百姓买了滑石之后,发现没人再收货了……这是不是骗子?”

  这个回答,从逻辑上是没有错的,而且细说起来,也算一种比较高明的诈骗手段。

  但是问题在于,这种手段不适用于这里。

  还是像刚才那样,有人藏在人群里大声耻笑,“你不是傻的吧?此处临近止戈山,只要肯出力气,有数不清的滑石,谁吃多了去买滑石来卖?”

  中阶武师听到这话面不改色,反而四下扫视几眼,“鼠辈,有种别藏头藏脑,出来说话!”

  没有人站出来说话,倒是响起了一片嘘声,还有大声的讥笑。

  很显然,大家不是怕了他,而是觉得这么逗弄官差,也挺有意思。

  中阶武师见多识广,并不理会这些无聊的家伙——事实上,他们这一行人的武力值,也不足以支持他们肆无忌惮地行事。

  所以他直接看向了冯君,此人的短发,实在太好认了,“你便是收购滑石之人?”

  冯君根本不理他,而是摸出一根烟来,慢条斯理地点燃,若是田阳猊连这种场面都应付不了,也真是枉他刚才出那么一刀了。

  果不其然,田家的族老出声了,“别的我就不说了,谁说这里有骗子的?”

  中阶武师可以无视别人的话,却不能无视此人——这可是高阶武师来的,“线人是受律法保护的,你如此发问,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没有线人作证,你就想为难一名高阶武师?”田阳猊冷笑一声,“莫非你觉得,我们高阶武师都软弱可欺?”

  “我有府衙的公文,”中阶武师毫不示弱地回答,“莫非你们想要造反?”

  一边说,他一边就从怀中摸出一个纸袋,在手里晃一晃,一脸的傲气。

  然后他又看向冯君,“你这发式衣着,明显是外乡人,可有身份铭牌?”

  “有没有身份铭牌,关你屁事!”郎震走了过来,冷冷地发话,“府衙的人,何时也负责查身份了?你还是去县衙喊人吧。”

  按说他只是初阶武师,对方应该不在意才对,不过中阶武师看到他,脸色顿时一变,“独狼?你果然是在这里。”

  “别攀交情,我不认识你,”郎震伸出独臂,很随意地摆一下,并不在意对方的修为和身份,“不过,我不介意让你重新认识我一下……想为难我的东家,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。”

  很明显,中阶武师知道独狼的难缠,尤其是他现在正处在多人的包围之中,随便一眼看过去,起码就有十来八名武师,其中还有最少两名高阶武师。

  所以,哪怕他手上拿着府衙的公文,也不敢过分激怒于对方。

  他只能看着冯君,冷冷地发话,“诈骗之事先不提,你刚才杀人了,这总没错吧?”

  “没错,”冯君点点头,不耐烦地发话,“我是杀人了,那是私人恩怨……你有意见?”

  “呵呵,”中阶武师冷笑一声,“东华国的律法,杀人偿命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  杀人偿命,确实是东华国的法律,但那只是一条中间线,上下可以浮动,断案的时候,也要视具体情况而定。

  杀人者属于血亲复仇的话,判无罪很正常,甚至连罚金都可能省了。

  但是杀人者想要谋反,杀了知情人,哪怕他没有事实上的反叛,判个株连九族都不算奇怪。

  “我杀的是妙手阁之人,”冯君慢条斯理地回答,“他们想要谋杀我,我将人擒下了,想要跟妙手阁沟通,怎奈人家不理我,那我只有当众斩首,以儆效尤了。”

  别说,他说的这一席话,理由还真是不错,如果被认定可靠的话,交点罚金就免去死刑了,多交点钱,再上下打点一番的话,当天释放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“是吗?”那中阶武师冷笑一声,“空口无凭,跟我去府衙走一趟吧。”

  “王三你给我滚蛋!”有人厉喝一声,“杀人偿命……你杀了你寡嫂怎么没事?”

  中阶武师闻言,脸色就是一变,扭头一看,脸色又是一变,“呵呵,原来是米掌柜,元广府的,怎么跑到庆宁来了?我寡嫂行事不轨,虐待侄儿……当诛!”

  “滚蛋!”米掌柜毫不留情地一摆手,“你闹市杀人就有道理,别人在犄角旮旯杀个妙手阁的盗贼,反而是有罪了?”

  中阶武师也知道,对方是不好招惹的,但是他依旧硬着头皮发话,“我的无罪是府衙判的,此人当着官差杀人……难道不该走一趟府衙?”

  “判你的时候,你在藏匿,”米掌柜冷冷地回答,“可曾去过府衙?”

  冯君听得也是有点大开眼界,合着这个位面,也存在缺席审判?

  最令人震惊的是……还能缺席宣判杀人无罪?

  中阶武师一时有点辞穷了,他愣了一愣,才发狠地说一句,“我今天一定要将此人绳之以法,怎么……有人不服气吗?”

  “有种你就动手试一试,”郎震冷笑一声,“麻痹的,止戈山这么大,死几个人,往山沟里一扔……谁找得到?”

  中阶武师闻言,脸色顿时就是一白。

  (更新到,召唤三月月票。)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