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二百八十章 城中虎啸

第二百八十章 城中虎啸


  邓镖头的警告正当时,他的话说完还没有两分钟,有负责警戒的人狂奔而来,说是院外出现了不明身份的武修,看起来像是江湖中人,正在聚集中。

  邓镖头马上就吩咐关门,同时侧头看一眼涛哥,“你可曾带了鸣镝?”

  涛哥点点头,不无自傲地回答,“我有虎啸箭。”

  群英堂的反应真的很快,七八分钟之后,邓家的宅院外,就聚集了一百多号人,还有人不住地向这里涌来。

  这些人里以武者居多,不过也有两个初阶武师,其中一人大声喊话,“邓镖头,阁下已经回家了,我群英堂的二军师和阴阳刀何在?”

  邓一夫身子一纵,就跳上了房顶,一边大口撕咬着大饼,一边放声大笑,“你说的这两人我全然不知,不过家里倒是拿住几个白日闯空门的小贼。”

  那位一听这话,脸就是一沉,大声发话,“姓邓的,我敬你是个前辈,莫要给脸不要。”

  “就凭你?”邓镖头不屑地看他一眼,抓着大饼继续吃。

  不多时,一名中阶武师赶了过来,此人膀大腰圆,断眉小眯眯眼,身上带着浓浓的江湖中人的气息,而且是天生反派那种面相。

  众人纷纷跟他打招呼,有人称他二当家,也有人喊“二龙头”。

  二当家了解一下情况,抬头看一眼房顶上的邓镖头,大声发话,“邓一夫,识相的乖乖下来把门打开,否则等我们冲进去,就不像现在这么好说话了!”

  邓镖头冷笑一声,“邓某人行走江湖三十年,还从来没有不战而降过。”

  二当家的眉头皱一皱,又大声发话,“那你先将我家军师和阴阳刀礼送出来,我也可以考虑放你一马。”

  “小屁孩,”邓镖头仰天大笑,“劳资在江湖上行走的时候,你还吃奶呢,现在竟然跟我说,放我一马?真尼玛够不要脸的,这堂堂府城之内,我倒是看要看,你能做什么。”

  二当家直气得脸红脖子粗,大手一挥,“孩儿们,给我上,速战速决!”

  速战速决,那就是不计较杀伤了,在堂堂的府城,一个帮派竟然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行事,那真不是一般的猖狂。

  就在这时,又有一人登上了房屋,一抬手,向天空打出一支箭,空中顿时响起一阵低沉、浑厚的呼啸声。

  “响箭吗?”二当家不屑地笑一笑,然后又提高了声音,“儿郎们莫怕,不会有人来的,这息阴城里,谁敢来触咱群英堂的霉头?”

  他是接到了邓一夫出大牢的消息,又得知二军师没有回来,才安排人前来打听,顺便就将附近的捕快们调开了,好方便行事。

  然而,还是有混混听出了响箭的名堂,低声嘀咕,“握草……虎啸箭?”

  响箭诞生于军中,一般是用来示警或求援的,后来这技术扩散,广泛出现在民间,就连猎户们组队进山打猎,也会用响箭相互联系呼应。

  一般在城市里,很少有人使用响箭,一旦有响箭声响起,官府必须做出反应。

  一般而言,城市里出现响箭,只有两种可能。

  第一,那是身份尊贵的人在求援;第二,整个城市面临巨大的危险,有人借此示警。

  当然,熊孩子之类的第三种可能,也是存在的,不过官府的追究会让他们明白,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。

 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二当家没有在军队里待过,并不知道响箭除了示警和求援,还有表示出击的意思。

  虎啸箭起的就是这种作用,一般是通知兄弟部队——我们要进攻了。

  二当家不懂,但是堂口里听得懂的兄弟很有几个,可惜他们的身份都不够,很多人连建议权都没有,就算有建议权的人,也会担心被二当家用“怯敌”的名义处理了。

  反正是有人冲得快,有人冲得慢,还有人“冲得太快摔倒在地”。

  放出虎啸箭之后,邓家宅院里的人,就做好了血拼的准备,这可是明白地告诉了城内的捕快们:我们要大打出手了。

  下一刻,他们就诠释了什么叫大打出手,就在对方冲近大门的时候,墙上顿时冒出十余人来,人人手执弓弩,拉开就射。

  二当家见状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“握草,还真的敢下手啊。”

  在城市里,弓弩是受管制的,那些有活力的社会团体之间的对战,使用弓箭的并不多,就算使用,多也是瞄准不紧要的地方下手,主要目的是令对方丧失战斗力。

  连郎大妹都知道,在城市里不能杀人,荒郊野岭就无妨。

  然而,国公爷的护卫没有那么多忌惮,他们原本就是目空一切的主儿,目前是在防守宅院,又放出了虎啸箭,一点都不在意公然杀人。

  而且这些护卫多是武艺精湛之辈,弓马娴熟,距离几十米远,那是一箭一个准,不是喉咙就是胸口,还有正中面部的,偏偏没有瞄着大腿射的。

  两轮弓箭过后,地上就多了二十几个人,有些人还在挣动,有些人已经没气了。

  二当家目睹了这一幕,简直睚眦欲裂,“混蛋,竟然敢下死手!去调弓箭来!”

  话音未落,一支箭迅疾地射向他的胸口,他挥舞着手斧挡开,手臂竟然微微一震。

  却是涛哥看到他上蹿下跳,实在不顺眼,抖手就是一箭射过去。

  二当家简直要气炸了,“这是要造反了……去禀报大当家,要求郡兵协助捉拿叛逆。”

  看到一百号人匆匆退下,邓镖头的眉头反而皱了起来,“涛哥儿,现在可否亮明身份了?”

  很显然,群英堂现在还未得知,他们在跟勇毅公的护卫对战,否则的话,怕是借给他们一个胆子,他们也不敢上前攻击。

  “他们……还不配,”涛哥不屑地哼一声,“国公号勇毅,若是被这些城狐社鼠逼得亮出了名号,那还真是奇耻大辱了。”

  他去府衙接邓镖头回来,亮腰牌无所谓,那是官府中人,他是在走程序,可面前这些人,算是什么玩意儿?一帮游手好闲欺压良善的混混,这样的乌合之众,也配他亮腰牌?

  一边说,他一边抬手,又打出一支虎啸箭,然后沉声发话,“诸位,还会铁血冲阵吗?”

  事实上,第一支虎啸箭,就被西城的捕头发现了,他所在的位置,距离鸣镝处也就一里多,见状顿时大惊失色,“虎啸箭……为何在城中鸣响?”

  旁边有捕快出声发话,“方才看到不少群英堂的人过去了,似乎是他们在搞事。”

  “这些混蛋,越来越张狂了,”捕头大怒,“居然敢在城中啸聚攻击,我回头定然要报知府尊……罢了,那是南城的事,自有姓梁的去处理。”

  一阵喊杀声之后,诡异地沉寂了下来,捕头正在沉吟,猛地看到前方跑来两匹快马,当先的正是南城的梁捕头。

  他面色惨白,见到西城捕头之后,远远地就拱手大喊,“秦兄救我,南城有暴徒攻打民宅,恳请援手。”

  “我尚有公务在身,”秦捕头冷冷地发话,“南城不是我的辖地,不敢越俎代庖。”

  梁捕头的马转眼就到,他低声发话,“有歹徒在围攻勇毅公的护卫,万一有了死伤,你不怕被弹劾吗?”

  “勇毅公的护卫?”秦捕头听得大奇,“方才那是……好吧,咱们息阴城里,怎么可能有如此胆大妄为的歹徒?”

  梁捕头听到这话,也忍不住脸一红,低声发话,“秦兄,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莫非你西城就是一朵白莲花,挑不出半点毛病?”

  “我西城当然秩序井然,”秦捕头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。

  不过这个话题,他也不敢继续下去,只是冷哼一声,“若要我去南城,让捕长来跟我说吧。”

  梁捕头冷冷地发话,“这是府尊之意,驱散好事小民,捉拿作案歹徒。”

  “捉拿作案歹徒?”秦捕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目光中意味深远。

  梁捕头见了这眼神,索性心一横实话实说,“群英堂也不是我的干系,这次他们眼瞎,惹了不该惹的人……你明白了?”

  秦捕头听到这话,才放心下来,带了自家五个捕快,又联合梁捕头的人,凑足了十余人,冲着邓家宅院狂奔。

  第二声虎啸箭响起,大家脚上加劲,眼见就要到地方了,猛地见到前方乱哄哄的,有上百人狂奔而来,在他们身后,响起了迅雷一般的马蹄声。

  原来,群英堂发起第二次攻击的时候,各人都找了木板挡在身前,哪曾想才靠近邓宅,大门猛地打开,冲出六七名武师,打开好大一块空地。

  紧接着,十余匹骏马狂奔而出,马上的骑士挥舞着长枪、砍刀,有若狂飙一般,卷向愣在当地的混混,一时间血肉横飞惨不忍睹。

  这种狭窄的地方冲阵,若是对的是官军的话,效果不会太好,然而这些有活力的社会团体的成员,大多都是欺压小民的乌合之众,哪里见过这种阵仗。

  他们纷纷扔了手中的兵器,转身就跑。

  有两名武师仗着修为,还想抵挡一二,结果瞬间就被砍翻在地。

  眼看着秦捕头和梁捕头也要被人群冲散,只听得有人大喊一声,“府尊驾到,再有妄动者,杀无赦!”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