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折腾

第三百二十二章 折腾


  周小彤闻言,顿时就懵了:啥?从那么高跳到雪地里,没脚印?

  她已经确定,地上什么都没有了,可忍不住又蹲下身子,仔细看一看。

  看了一阵,她又站起身,左看看右看看,“他是落到这块地方了吗?”

  女跟班也已经跟了下来,犹豫一下,她低声发话,“我看到他落到这一片了,而且彤姐你看……附近只有厨师的脚印,他离开,总是要走路的吧?”

  眼前这一幕,实在太过诡异,说到最后,她的声音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了。

  周小彤站在那里,久久不做声,眼睛微眯着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过了足有五分钟,雪花落在她的肩头,已经覆盖了薄薄的一层,她才又出声发话,“那刚才咱们来的时候的脚印呢?”

  男跟班哭笑不得地发话,“彤姐,这肯定……大雪覆盖了嘛。”

  “哦,覆盖了,”周小彤微微颔首,低声重复一遍,然后猛地提高了声音,“覆盖了,那不就完了?冯大师的脚印,肯定也是被大雪覆盖了……你们在想什么?”

  男女跟班交换一下眼神:我勒个去的,还能这么解释吗?

  他们来了多久?冯君才走了多久?雪再大,也不可能眨眼就覆盖掉吧?

  女跟班迟疑一下,微微点头,“今天的雪,真的比较大,一旦覆盖了,就不容易发现。”

  唉,周小彤暗暗叹口气,是啊,雪太大,要是现在雪停了,她或者还会考虑,邀请几个专业人士,过来检查一下,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异常。

  可现在,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,等她把专家请来,这里又是一片平坦了。

  既然这一招不可取,她只能冷冷地表示,“所以这很正常,没什么可奇怪的,也没必要跟别人讨论,明白了吗?”

  “明白了,”两名跟班齐齐回答,男跟班甚至多说了一句,“我一定守口如瓶。”

  周小彤脸一沉,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什么事都没有,你守什么口?”

  “是我说错了,”男跟班一抬手,就狠狠抽了自己嘴巴一记,然后干笑一声,“彤姐你知道,我一向不太会用成语。”

  周小彤的脸色,微微好看了一点,“人蠢就要多读书,多看,少说!”

  “彤姐教训得对,”男跟班赔着笑脸发话,“今天回去,我就下个读书软件。”

  “嗯,”周小彤微微颔首,顿了一顿又发话,“记得下正版,别心疼那点钱,盗版错别字太多……不利于你提高。”

  “哪儿能呢?”男跟班笑着回答,“肯定看正版,也就一盒烟的事儿,谁差那点儿?不过还是要多谢彤姐指点。”

  周小彤低下头来,看着白皑皑的雪地,很随意地发话,“好了,收拾东西,准备走了。”

  他们三人过来,就没带多少东西,两瓶黄酒,一套杯具,两个手包。

  至于说亭子里的炊具和餐具,以及那些还没有烧烤完的食材,那都是袁家张罗的,不用他们去操心。

  两名跟班眨眼就收拾停当了,然后走下台阶,男跟班见周小彤还站在那里,张嘴就想招呼一声。

  女跟班手疾眼快,拉他一把,见他看过来,才微微摇头,抬手指一指不远处的中巴车。

  他俩离开之后,周小彤才抬起头来,看一眼不远处的酒店。

  酒店距离此处,直线距离不足四百米,不过因为雪下得较大,看起来也有些模糊,能看得清的,是深夜里那点点的灯光。

  周小彤的眼睛微眯,嘴角微微上翘,嘴里还轻声嘟囔着,“踏雪无痕……水上飘吗?简直是最完美的男主人设呀。”

  此刻的酒店里,也有一双眼睛,冷冷地看着这里。

  袁化鹏坐在二楼的大厅里,直到看着中巴车离去,才吩咐一声,“小王,去收拾一下。”

  一边说,他一边拿起手机,发出一段语音,“大师,他们已经走了……郭冰莹倒是没说钱,就说今天下雪,不方便出来,你的意思呢?”

  “哦,那就算了,不用联系了,”冯君回了一句,然后将手机丢在茶几上,嘴里轻声嘟囔一句,“特么的,真会扫兴。”

  他对郭冰莹,原本是有点兴趣的,毕竟是长这么大,见过明星,但是真没约过。

  可是这点感觉,硬生生被周小彤这双向插头给毁了,这让他分外地恼火。

  雪在后半夜停了,但是半尺多厚的积雪,在短期内根本无法融化,冯君和好风景也不能在四处游玩了,只能附近逛一逛。

 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第二天,就到了再次给袁老治疗的时间。

  这次治疗依旧是在上午,袁家对医院提出了要求:治疗期间,他们不希望有外人在场——包括医院的医护人员在内。

  这个要求,让院方差点暴走:袁子豪是我们急救的,长期呆在ICU病房内,我们也一直很用心地照顾,现在竟然不让我们在场?

  要是换个病患敢这么折腾,甚至都不用换人,就是袁子豪本人,六天之前昏迷不醒的袁子豪,敢这么要求的话,医院会客气地要求:家属执意如此要求的话……那就转院吧。

  但是现在,袁子豪的病情有了极大的好转,而且很有可能变得更好,这种时候他们要求转院的话,人家可能当即就同意了。

  然而这么一来,不符合医院的利益。

  首先医院的医疗收入会减少,一个袁子豪的花费,顶得上最少三个同类型的患者。

  其次,院方这么做,很可能激怒已经恢复了知觉的袁老。

  最后,不管袁子豪是如何被治好的,起码他是在这里恢复的,这就是医院的口碑。

  什么?有人说袁老是被野中医治好的?院方还可以说自家风水好呢——反正都是玄学,谁怕谁啊?

  所以院方不敢提转院,只能苦苦哀求说,叶老已经请了不少人,还借了很多设备来,想要通过科学的手段,观察和监测锻体丹的治疗过程。

  花费这么多精力,搭了这么多人情,不容易啊。

  院方不仅仅是自己施加压力,还请托了别人来关说,袁家姐弟都扛不住。

  不过还好,袁子豪已经清醒了,他自己反对外人在场的话,谁的压力都不管用。

  惹得急了,他就直接发问:我这丢人败兴的样子,你们一定要看,到底出于什么居心?

  院方也不敢再施加压力了,逼得急了,袁老十有八九自己就要提出转院。

  所以冯君来到病房的时候,在门外看到了数十人,其中有院方的医护人员,也有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专家,还有十余个来看望袁老的新朋旧友。

  冯君在人群中,甚至看到了周小彤——她正在跟一个英俊的小伙低声说着什么。

  周小彤见到他来了,笑着冲他打个招呼,“高手,我能进去旁观一下吗?”

  若是依着前天晚上的相处方式,冯君根本连回话的兴趣都没有。

  不过现场这么多人,冯君可不想落下“不讲究”的名头,于是冲她微笑着摇头,“抱歉。”

  跟周小彤说话的小伙子不答应了,直着嗓子吆喝了起来,“哥,麻烦你留步,为啥抱歉呢?给个说法,我不就跟你计较。”

  话音刚落,两个小伙子走了过来,直接把他架了起来。

  这位顿时就慌了,“两位哥哥,什么意思?有话好好说成不,知道我是谁吗?”

  一个小伙子冲他呲牙一笑,雪白的牙齿煜煜生辉,“您不是要说法吗?找个没人地儿,我哥俩给你个说法……”

  “别介别介,”这位的脸刷地就白了,低声发话,“两位哥哥,我就那么一问,我嘴欠还不行吗?美女你帮说个情啊……”

  周小彤根本懒得理会他,她呆呆地看着病房的门,也不说话。

  待了三五分钟之后,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快步走了过来,低声发话,“彤姐,监控室里看不到病房里面……”

  “废物!”周小彤低声怒骂一句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一定要看到……实在不行,把监控室的人控制住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女人犹豫一下,壮起胆子发话,“是袁家……他们把病房的摄像头遮住了。”

  周小彤一咬牙关,“混蛋!一群混蛋!”

  然而,不管她怎么抱怨,袁家这一次,是铁了心了要维护好老爷子的治疗,四姐弟全部到场不说,连二姐夫都专程赶了过来。

  因为神医说了,这次的治疗最关键,会再用半颗培元丹,至于第四次的治疗,是纯粹的锻体丹,只是让老爷子变得更健康。

  既然挤不进去,周小彤也只能在外面干等了,因为要等半个多小时,她甚至走上医院的天台,去呼吸新鲜空气……楼道里的空气,实在太浑浊了。

  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,这一次冯大师的治疗,远远超出了半个小时。

  她在天台上待了半多个小时,回去又等了半个小时,实在忍受不了那污浊的空气,再次来到了天台上。

  这一次,她又等了一个多小时,才接到了跟班的威信,“门开了,冯大师要出来了。”

  混蛋,这是故意晾我吗?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