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五百一十九章 精明和干脆

第五百一十九章 精明和干脆


  胡老说的其实没错,服务行业,纯粹的国资就搞不好。

  但是冯君是铁了心,不跟国资合作,不过面对着和蔼可亲的云园柱石,他也不好说国资的坏话,所以他婉转地表示——我看不上这点小钱。

  这个答案怎么说呢?其实是胡长庆想得到的,小伙子大学毕业三年多,身家十几个亿,眼光怎么可能局限在这小小的云园?

  又聊了几句,张采歆那边冲好茶了,倒了一圈。

  胡老看她一眼,微微颔首,老爷子七十多了,但是这种级别的美女,也没见过几个。

  “这是采歆,”晁总笑着发话,她是跟着哥哥一块来的,而她的记性,相当不错。

  张采歆微微一笑,放下茶壶,自己端起一盏茶来,一饮而尽。

  ——这就是再明显不过的示意了:我是以朋友的身份冲茶的,不是茶艺师。

  晁颖又看一眼杨玉欣,“这是杨主任,京城的……目前在给冯总帮忙。”

  事实上,冯君上次带了那么多美女,她也就记住了异域风情的采歆,以及京城杨主任。

  胡老微微点头,也没特别关注杨主任,而是好奇地发问,“小冯你发展得这么好……是在做什么买卖?”

  冯君的起家,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个谜,说什么的都有——信息社会了,随便一个人都知道,第一桶金里,往往是有原罪的。

  问题在于,冯君现在的主业,都没几个人能说清楚的。

  “玉石买卖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不过不久的将来,也可能搞一些保健品之类的。”

  “保健品好,”胡长庆点点头,他这个岁数,正是需要保健品的年纪。

  所以他对保健品行业,有相当的了解,“咱国家的保健品产业,还有很大的空白,不过嘛……别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保健品,还是要搞一些货真价实的东西。”

  晁刚听到这里,马上凑趣地发话,“胡老,小冯也做实业,最近就在云园制造一种机器,而且是对外出口。”

  对外出口……冯君端起一盏热茶,一饮而尽,然后脸部抽搐两下,好像是被茶烫到了。

  “是吗?”胡长庆听得大奇,“工业兴邦,这可是好事儿……出口到哪里?”

  冯君无奈地看着晁刚,那眼神里分明写着“我怎么不知道”?

  “好像……”晁市长犹豫一下,他也只是听人说了一嘴,知道那是冯君的另一个产业,“好像是第三世界国家……小冯,出口到哪里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别人帮我代卖,我只管生产,这个事儿不要再提了。”

  “只是第三世界国家啊,”胡长庆不无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。

  其实以云园的工业基础,能出口到第三世界国家就不错了,如果提前二十年,那是能亮瞎人眼的政绩,不像现在成了世界工厂,华夏的东西全世界随便卖,外汇多到去买外国国债。

  不过胡老马上就生出了另一个想法——这是保密的订单?

  然后他又想起一件事来,“听说你有古家的门路?”

  冯君听得直翻白眼,好我的胡老,说好的矜持呢?这话就这么问出来啦?

  不过凭良心说,他还是喜欢这种直接的交涉,当面锣对面鼓,不要绕那么多圈子。

  所以他散一圈烟,借着点烟的功夫,有意无意地瞥杨玉欣一眼。

  他最近是感觉到了,杨玉欣在人际交往方面,应对非常得体,他自愧不如。

  殊不料,他这非常隐秘的一眼,结结实实地落进了胡老和晁市长眼里。

  这俩眼里,怎么可能揉沙子?

  杨玉欣倒是有担当——大不了不承包这里,去京城玩承包嘛。

  所以她很坦然地发问,“胡老你找古家的门路,是有什么事?”

  她是有这样的底气——你敢直接打听,我就敢直接问,找我家要做什么?

  胡长庆刚才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但是他心里早就记住了两个关键词——京城,主任。

  所以他也没表现出意外,只是笑着发问,“杨主任跟古家,是……”

  杨玉欣回答得非常干脆,“我姓杨,我孩子姓古。”

  古家的媳妇!胡老秒懂,然后微微一笑,“也没想做什么,上次杨主任来,我得到消息晚了,没有尽地主之谊,感觉有点失礼。”

  他脸上带笑,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——古家的媳妇,怎么会跟这小家伙走到一块?

  身为活了七十多岁的老人,他根本不相信,成年男女之间会存在单纯的友谊,古家的媳妇风韵犹存,冯君年轻帅气,两人之间的关系可能那么单纯吗?

  但是看到杨主任一副“唯冯君马首是瞻”的样子,明显处在下风,他心里忍不住暗暗揣测——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?

  杨玉欣的回答很得体,她微微一笑,“谈不上失礼,我也就是跟着过来玩一圈。”

  玩一圈……你会请出云园现在的一号来撑场子吗?别是你被玩得神魂颠倒了吧?

  胡老的心里好奇,索性又来一把神操作,“杨主任和小冯……是怎么认识的?”

  说实话,这种问题,也就是他倚老卖老敢问出来,晁颖和晁刚都忍不住交换个眼神——胡老这操作,咱真的是学不来。

  杨玉欣的回答更干脆,她冲胡老微微一笑,“呵呵……”

  你不说,那我就不问了呗,胡老这年纪,差不多啥都看开了,他才不会在意对方的无视,而是饶有兴致地问出了另一个问题,“小冯承包了山地的话,杨主任会常来吗?”

  这个问题,杨玉欣还真不敢乱说,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,冯君给父母准备的疗养地,绝对不会比洛华庄园差,洛华庄园有两块神奇的地方,朝阳不可能一块都没有吧?

  她当然想常来了,但是没得冯君允许,她只能侧头看他一眼。

  这一眼,逃不过三个老江湖的眼,胡老忍不住生出一种古怪的联想:嫪毐……再世?

  冯君可是受不了他们三个的古怪眼神,他轻咳一声,“这个呢……杨主任的事儿也比较多,回头再说好了。”

  杨玉欣不想挤兑冯大师,但是听他这么说,还是忍不住说一声,“我是配合冯总工作的,朝阳的事情如果能顺利一点,冯总也会经常回老家看看的。”

  她没提自己,但又好像做出了什么暗示,反正虚虚实实说话的技巧,她从来不缺。

  她也不怕冯君为此而恼怒,毕竟她是在帮他施加压力,不是吗?

  胡老笑一笑,侧头看一眼晁刚,“看来还是要抓紧时间了,小晁你记得多催一催。”

  晁市长笑着点点头,非常节俭地吐出两个字,“好的。”

  接下来又是闲聊的时间,胡老很认真地跟冯君谈了一阵玉石,又谈了谈正在喝的大红袍,谈了半个小时之后,宾主尽欢,他起身告辞。

  冯君三人也跟着离开了,说是送胡老,但是直接来到楼下,顺手退房了。

  他可不想让老家人误会,觉得自己是靠着出卖色相,才搭上古家的线儿。

  两拨人一下楼,宾馆老总就凑了过来——他可是正经靠体制吃饭的。

  冯君将他们送到后院的停车场,自己就告辞了,他的车在前院停着。

  胡老也不着急走,而是侧头看一眼晁刚,“小晁怎么看?”

  晁市长想一想,最终摇摇头,“这个……感觉杨主任很迁就他。”

  你这不是废话吗?胡老看他一眼,又看一眼宾馆老总,“他们什么时候订的房?”

  老总马上赔着笑脸回答,“两个小时之前订的,现在退房了……是专门等您的吧?”

  胡长庆闻言点点头,“小家伙也不算完全不懂事。”

  他年轻的时候,真是有点锱铢必较的性子,现在年纪大了,收敛了不少,但还是忍不住会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。

  起码冯君专门开房间等他,让他对围观的吃瓜群众有了交待——我虽然是上门看望,但小家伙也很尊重我。

  “查到了,”晁颖一脸兴奋地走了过来,迫不及待地卖弄,“杨玉欣,那家的三儿媳妇……老三车祸死了。”

  胡老和晁刚交换一下眼神,都是有些恍然:难怪!

  但是晁颖有点看不起杨玉欣,老公死了就能胡来了吗?所以她忍不住又说一句,“她是她,未必能代表那位吧?”

  “你胡扯什么呢?”晁刚没好气地瞪她一眼,然后看向宾馆老总,“小张你这好奇心挺强啊。”

  张总正竖着耳朵悄悄地偷听呢,见状只能干笑一声,“我去给领导们拿水。”

  见他离开,晁市长才出声教育妹妹,“你以为光凭她,从市wei请得动那艘‘一帆风顺’吗?”

  晁颖顿时反应过来了:古家老三的遗孀,可能在京城还有点影响力,想指挥下面的地方诸侯,十有八九得靠古老大的面子。

  可是反应过来之后,她越发地不解了,“那这又是什么意思?难道冯君跟古家的关系,不在这个杨主任身上?”

  就在这时,胡老哈哈一笑,“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,不过,咱们先办好自己的事……云园的建设,也需要加把劲儿了。”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