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五百三十五章 仙人护法

第五百三十五章 仙人护法


  “青罡弟子?”上官云锦的脸色微微一变,“怎么是这帮自大狂?”

  潘仁杰却是不屑地哼一声,“青罡派又如何?师妹莫慌,咱们师出有名,若是他们敢胡来……哼,师尊命我跟来,可不是让我看着你受欺负的。”

  他已经是炼气九层的修为,只要对方不是出尘期高手,他根本不惧。

  得了他的安慰,上官云锦心里微微踏实了一点,再看一眼冯君,心里就更踏实了。

  她不能确定,冯道友到底是什么修为,但是最起码是炼气六层,这是可以肯定的。

  而且冯道友在毁灭东部分舵时,使出的那种手段,同时灭杀几个炼气期修仙者,真的是异常轻松。

  所以她也高声回答,“恭候青罡道友前来,红尘相逢,也是有缘。”

  那个声音渐行渐近,“我本红尘行走,有缘无缘却也难说……不过这位炼气中阶的师妹,你可是尚未报出名号。”

  上官云锦听得脸色又是一变,低声发话,“这就听出修为了?”

  “青罡派的听辨法门而已,”潘仁杰不屑地哼一声,“唬人用的,想要蒙骗过去很简单。”

  然后他看一眼冯君,“对方不报姓名,却要咱们报出名号,似乎有些过分。”

  冯君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于是高声回答,“道友名号,不是也不便明说吗?”

  对方这次轻咦了一声,竟然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不多时,四匹快马迅疾地奔来,一前一后是两名武师,中间两人,竟然都是修仙者。

  两名修仙者中,一名是中年男人,高冠白衫器宇轩昂,炼气五层的修为,另一人一身褐色麻衣,头上戴着一个斗笠,像一个农夫一般,腰间挎着一柄长剑,却赫然是炼气八层。

  见到冯君三人,麻衣人怔了一怔,飞身下马,然后沉声发话,“无关人等都退下。”

  冯君这边除了他们三人,还有被救出的七人,以及独眼貔貅带领的数十名混混。

  被救的七个囚犯,正想打听三名救命恩人的来历,所以没有离开,而廪丘县的这些混混,正等着冯君三人离开,好搬战利品。

  但是眼下又有仙人莅临,并且令他们退下,他们也只能退向远处。

  麻衣人看到他们退下,才看向冯君,“这下你可以报出名号了吧?”

  此人的面容看起来像个中年人,但是细细一看,能感觉到他的年纪并不大,让他显得苍老的,好像是一种意境。

  他还能确定,刚才表示“不方便”的,正是这名短发修仙者。

  冯君看他一眼,又看向两名武师,沉声发话,“这二位……不是无关人等吗?”

  麻衣人并没有表现出刚才那样的气势,而是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此二人是曹州知府派来,了解情况的……伤亡的人太多,这是官府的职责。”

  冯君抬手一抱拳,“见过道友,落花时节又逢君,便是本人了。”

  “落花时节……”麻衣人的眼睛眨巴一下,疑惑地发问,“散修?”

  冯君笑一笑,也不做解释,“算是吧。”

  高冠白衫的男子一指不远处的战利品,高声发话,“蒙师兄……这是杀人夺宝啊。”

  麻衣人蒙师兄侧头看他一眼,又四下看一看,眼中透射出一股寒光,看向冯君,“这些……都是你所为?”

  “道友这话,我就不爱听了,”上官云锦出声了,她也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青罡派带剑行走,不过也是红尘炼心……谁许了你调查的权力?”

  蒙师兄看她一眼,淡淡地回答,“带剑行走和红尘行走是不同的……道友又是什么来历?”

  上官云锦一抬手,一朵玉色的莲花遮挡在了她的身前,“无忧台上官云锦见过道友。”

  “倒是无忧台玉莲功,”蒙师兄微微颔首,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,“本人青罡派蒙战波,带剑行走红尘,兼巡查之责。”

  就在这时,潘仁杰出声了,“你兼巡查之责,是查你青罡派的事务……至于此间事,等监察者来了再说吧。”

  蒙战波其实是最看重此人的,毕竟是炼气九层,比他还高一层。

  不过他心中也没什么畏惧,所以淡淡地发话,“我虽然只是巡查,但是身为四大派弟子,维护法理规则责无旁贷。”

  “呵呵,”潘仁杰轻笑一声,脸上却是毫无笑意,“我五台弟子,维护法理规则也责无旁贷。”

  蒙战波看着他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阁下也是五台弟子?”

  潘仁杰微微颔首,却并不说话。

  蒙战波迅速盘算一下,他自认以自己的战力,解决这个炼气九层问题不大——甚至还能捎带缠住那个炼气六层的散修。

  不过自己身边的这位,恐怕未必是对方那个炼气五层女修的对手,同为炼气五层,五台弟子的战力,肯定要胜过普通的修仙者,而自己的同伴,战力非常……不堪。

  这么想着,他又看向冯君,“道友似乎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?”

  冯君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没错,都是我所为……这里的狼藉,都是我造成的。”

  蒙战波的眼睛又眯了起来,在斗笠的遮蔽下,眼神显得异常地深邃和……阴森,“好大的手笔,看来是有所仗恃了?”

  “你这话才奇怪,”冯君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已。”

  他不愿意跟修仙者为敌,但是对方一定要找事,他也不会退让。

  “呵呵,是吗?”蒙战波看一眼他身后的两名五台弟子,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微笑,“很少有散修,有你这么大的胆子……我有点佩服你。”

  “你不用这么阴阳怪气,”冯君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其实你应该庆幸。”

  “我……庆幸?”蒙战波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“你确定自己没有说反?”

  “那可以做一场,”冯君看向对方的眼中,带着一股不明的味道,“能先签了生死文书吗?”

  蒙战波顿时就是一怔,你一个炼气六层的散修,要跟炼气八层的我做一场?

  四大派的传承,在修仙者里是最顶尖的,你确定自己没有失心疯?

  就在这时,上官云锦出声了,“好了蒙师兄,先说你的来意吧……是觉得我们做错了什么?”

  她确实是相对比较擅长做生意,如非不得已,不愿意轻易跟人翻脸。

  蒙战波此刻也回过神来,心说我只是受人之托,前来调查一下,跟人玩什么私斗?

  于是他笑一笑,一指身边的中年男子,“这位是叶天南叶道友,妙手阁的护法……”

  妙手阁的供奉,多是先天高手,但是护法里,基本上都是修仙者。

  护法这个称号,其实不合用于妙手阁,一般涉及传承断续的大事,才会有护法,而且护法代表的不是个人,起码是一股势力。

  但是妙手阁做为凡俗的组织,是请不起仙人供奉的,规则也不允许这么做,所以他们请来落魄的修仙者,做为护法——没错,落魄的修仙者,只能代表他们本人,而不是任何势力。

  叶天南是护法,还是总部的护法——分舵就不允许请修仙者做护法,就算能笼络到修仙者,也要介绍到总部去。

  这些规则就不多说了,简而言之,妙手阁在生死存亡之际,是请得出修仙者的,正是因为如此,潘仁杰听说要对付妙手阁,都希望冯君能先占住理。

  当然,冯君真的有理的话,潘仁杰也不需要有太翔实的证据,由此可见,妙手阁这种凡人组织,还是不能轻易使用修仙者这个大杀器的。

  然而好死不死的是,叶天南这几年主要是在东部分舵。

  他跟妙手阁的其他修仙者护法一样,基本上都是没了修仙的前程,索性自暴自弃回到了红尘,只求后半生的快活。

  对于这种修仙者,修仙界对他们的约束其实不少,禁止传授仙法之类的,更要提防他们自暴自弃,生出报复修仙界的心思。

  一旦发现有这种人,就直接抹杀了,比对待凡人还要冷酷无情。

  但是同时,这种不成功的修仙者实在太多了,所以修仙界默许,只要他们不在红尘惹是生非,那就不予理会。

  叶天南原本是在总部的,但是他仪表堂堂风度翩翩,很是勾引了一些凡俗女子,只不过前两年他勾引了不该勾引的人,于是离开总部避祸。

  对方也不想多追究,毕竟是仙人来的,只要不在自己面前碍眼,就当家中女眷被狗咬了。

  叶天南就来到了东部分舵,这边招呼得他也十分到位,要啥有啥,他嫌廪丘县不够热闹,甚至就住在府城郓州城里。

  听说东部分舵被修仙者毁了,他相当惊恐,又十分地愤怒,然后就想起,自己遭遇过一个四大派的弟子。

  他和蒙战波的结识,其实相当偶然,只是当时的他,发现了熟悉的灵气波动。

  什么样的人,就有什么样的交际圈子,这话一点都不错。

  当时的蒙战波,也是遇到了些小麻烦,又不好意思为了这点小事,跟凡人动粗,叶天南出面解围,他很是承对方的情,所以就有了一些交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