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五百七十章 诡异气息

第五百七十章 诡异气息


  冯君一时倒是没想起来,前一阵的庄园里,除了自己人和工人,还有杨玉欣带来的四五个人,这些人在庄园里,是相对不受约束的——当然,有些地方依旧会被禁止入内。

  他沉吟一下发问,“没人打算进去吧?”

  “谁都想进去看一看,就是没那胆子,”王海峰笑着回答,然后一指身边的数人,“不信问一问他们,谁不想进去?”

  “好奇不代表一定要失去理智,”徐雷刚跟他斗了一句嘴,不过也侧面证实他的说法。

  然后胖子看向冯君,“工人们都比较听话,那几个通信公司的,胆子比较大一点,不过有杨主任在,他们倒也听话。”

  冯君思索一下发话,“工人们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反应?”

  他的神异名声,算是传出去了,工人们普遍学历不高,对这些东西肯定是有敬畏的,然而,王癞痢这样的另类也不是没有,而且绝对不会是个例。

  “老人们都没那胆子,新来的……李助理跟他们说过了,”嘎子对这些,还是比较清楚的,他在晋阶武师之后,减少了去竹林的次数,除了练习内气外放,就是整天在庄园巡逻。

  迟疑一下,他又出声发话,“不过张采歆说……感觉白雾里有灵气。”

  冯君笑一笑,然后摇摇头,“这丫头的感知能力,也真是厉害。”

  徐雷刚眨巴一下眼睛,出声发问,“大师,这个阵法里,真的有灵气?”

  “有啊,”冯君笑着点点头,很随意地反问一句,“没有灵气,怎么支持阵法,用电吗?”

  徐雷刚的嘴角抽动一下,他不是想不到能量驱动的问题,而是在心疼——这灵气,最初可是在我桃花谷的别墅里的!

  他治好姜老太的消息,最终还是传了出去,不少老人上门求助,都是这里那里不舒服的。

  不过徐雷刚心硬,而且当年他老爸在世,基本上没欠过外人的人情,都是别人欠徐家,除了姜老太这个拒绝不了的,其他人全部一口回绝。

  甚至连姜老太的弟弟,都被他拒绝了——当年冯大师,可是我请到桃花谷的,你们为难他的时候,想到过我的面子没有?

  现在身体不舒服了,又想找冯大师?说句实话,我徐某人的脸皮,没有厚到这种程度!

  徐雷刚自觉站在理上,不怕这么做的,但是这并不代表,他心里真的没点别的想法——如果此刻还在桃花谷,这些灵气都能造福邻居呀。

  还有就是……真在桃花谷的话,他招呼家里,是要多方便有多方便,基本上不会耽误修炼,哪儿像现在,三十多公里来回跑?

  徐雷刚只是心里觉得可惜,嘎子却是直接说了出来,“君哥,这灵气这么宝贵,耗费在阵法上合适吗?”

  聚灵阵耗费灵石,这个不用说,大家都能理解,但是以灵气做驱动的能源,只是为了维持这么一大片白雾的存在,搁给谁也得心疼。

  冯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不会不知道,被灵气保护的竹林……有多么重要吧?”

  “我是说……”嘎子挠一挠头,不好意思地发话,“我是说君哥你回来了,大家有了主心骨,秩序也恢复正常了,这个阵法,可以停了吧?”

  终究还是穷人家出来的孩子,有点好东西,就想着精打细算量入为出。

  冯君倒是不反对这种消费习惯,他本身也是这么个人,但是一想到自己修炼所需要的海量资源,就觉得在这点小事上斤斤计较,很没有必要。

  他还没来得及表态,一直不出声的高强发话了。

  “嘎子这建议,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,咱已经有监控了,再加上些红外告警装置,能保证有效地发现入侵者……灵气,应该比红外报警装置更贵吧?”

  不等冯君回答,王海峰先出声了,“红外报警装置是买得到的,灵气怎么能买得到?”

  “对啊,”高强点点头,他也认为,红外报警装置有价,灵气无价,最令他郁闷的是,他现在都没资格进竹林修炼,“实在不行,多弄几套红外报警装置就行了,这个钱我可以出。”

  他其实想说的是——省下的那点灵气,能折算给我吗?

  “报警器要有,阵法也要有,”冯君摇摇头,很干脆地表态,“竹林里的东西,已经丢过一次了,监控和报警器不是万能的……竹林不容有失。”

  高强不无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,眼神里分明写着:太浪费了。

  冯君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,“如果再丢一次的话,死的人数可能是三位数。”

  上一次聚灵阵丢失,死的是八个还是九个,他已经记不得了,但是毫无疑问,再发生失窃事件的话,九成九的可能会更严重,对方会有充足的准备。

  这样的情况下,如果冯君想要保守秘密,死伤情况估计不是加倍的算法,上百人很正常。

  他这话一出口,别人也不好说什么了,上一次洛华庄园失窃,有传言说,冯大师杀了不止一个人,其中除了庄园小韩,还有放高利贷的,甚至还有韩国人。

  当然,这只是传言,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,不过白杏镇纷纷传说,这是大师的神异所为。

  最典型的例子,就是镇子上的王癞痢,此人偷了冯大师的黄金,被抓了一个正着,众目睽睽之下,大师只是取了黄金,然后就离开了,甚至没有报警。

  然而,神异的东西哪里是那么好偷的?撇开别的不说,神异也是要面子的。

  于是当天夜里,王癞痢溺死在了水塘里。

  没有证据表明,这是冯君干的,但是大家心里都认定,就是他干的——或者是乌大王。

  当然,庄园里知道冯君本事的人,并不认为那是神异——人家有足够的实力。

  高强也见到了冯君腾空而起,凌空追了出去,他相信冯君手上肯定是有人命的。

  然而对不少特种兵来说,杀人并不是什么无法容忍的罪行,别看现在是和平年代,边境上照样少不了各种碰撞,只是不会加以宣传就是了。

  经历过类似事件的军人,不会把杀人当成什么了不得的事。

  高强也是一样,只要是该杀的人,杀了以后没有留下证据,这就算完事。

  他甚至认为,冯君上一次起码杀了四个人,但是……警察都不管,关他什么事?

  不过现在,他亲口听到冯君说,下一次失窃,死亡人数会上百,心里震撼之余,还是忍不住暗暗吐槽——你这不是亲口承认,自己其实是杀过人的吗?

  然而下一刻,他就又反应过来了……亲口承认了又怎么样,谁能拿这含糊其辞的话当证据?

  正经是再想一想,不惜死亡百人也要保守的秘密,他忍不住冒出了冷汗……那片竹林真的那么值钱吗?

  当天晚上,好风景和红姐又去找冯君提升境界,不过遗憾的是,她俩并没有晋阶——其实这才是比较正常的修炼过程。

  当晚有冷空气南下,第二天一大早,天上阴云密布,庄园里的风也很大。

  冯君去视察了一下聚灵阵和氤氲困阵,发现没什么问题,于是找了一个地方,开始继续解析灵植阵。

  解析到中午的时候,天上开始下起雨来,冯君正好完成了布阵。

  大阵一起,有异常的惊喜,原本一亩地大小的灵植阵,竟然稳稳地扩大到了两亩地。

  一次成功,今天的人品不错啊!冯君伸个懒腰站起身来:那么……下午是不是再扩大一点?

  就在这时,他眉头一皱,看向了山门,有一种直觉告诉他:那里出现了一股极其诡异的气息,令他非常不舒服。

  于是他收起灵植阵,走到不远处一辆全地形车旁,启动了车,直奔山门而去。

  雨下得不是很大,他一路来到了门口,发现门外停着两辆车,其中有一辆三晋牌照的车,一对中年夫妇,正站在门口,跟门岗争执着什么。

  这种情况,在冯君的山门已经出现过不少了,有人想求冯大师办事,但山门是难以逾越的一关,有太多本地居民,都不指望能闯过山门了,就是在旁边摆起香案来烧香。

 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是这些人嫌冯君见死不救,大多数拜的是乌大王——或者是来自动植物的神异,比来自人类的神异,更容易能被人接受?

  其实很多来求的人,并不是遇到了什么过不去的坎儿,头疼脑热啦,吵架怄气啦,都会来求一下,这是非常朴素的实用主义——我们未必求您显灵,但是,我们没少了供奉。

  这跟干部选拔时候的心态有点类似,我不指望你帮忙,求你别歪嘴。

  两个门岗早就习惯了这样,所以对于那些想要贸然进入山门的人,都相当不客气——咱这是私人地方,非请莫入,您要烧香?可以,麻烦走远点儿!

  这并不是说,他俩心有多硬,主要是天天见这种情况,来的人不烦,他俩也烦了!

  不过当冯君把他俩的月薪涨到一万五的时候,两人的态度又有了变化,虽然依旧强硬,但在劝说来人的时候,又多出了足够的耐心。

  咱得对得起这份儿工资不是?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