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大佬之后

第五百七十二章 大佬之后


  蒙地庄家?冯君一听,心里就明白了。

  姓庄,还来自蒙地的,能有谁?只有写《逍遥游》的那位大佬了。

  不过他很怀疑,这样古老的传承,能不能持续到现在。

  总之,这块石头是出自坟墓的,上面的怨气,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。

  于是他不再追究这石头的出处,“把你家类似的石头都拿过来,顺便把儿子带过来……我看一看。”

  女人一听说儿子,态度立马大变,“大师,您治得好他吧?”

  别看她出言莽撞,那是涉及了儿子,她心里也相当清楚,这个大师虽然年轻,但是绝对比他俩以前找的那些乡间野医强得多。

  “这我不能保证,”冯君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实话实说,你家拿来的石头够多的话,能让我出手,治不好,石头不退,治得好了……费用再说。”

  有人觉得条件有点过分?他认为不过分,说实话,没这石头,他连出手的兴趣都没有。

  男人愣了一下,表情古怪地看着他,“你知道我儿子不在车里?”

  冯君冷笑一声,“我还知道你们的司机姓葛。”

  这句话说出来,女人二话不说,就上车打电话去了,只留下了男人跟冯君聊天。

  男人叫庄昊云,确实是庄周的后代,有家谱为证。

  不过数千年来,华夏发生了大小战争无数,也有多次大规模的居民迁移,他这一支,早就跟庄子没啥联系了,也就是有个庄姓,甚至一度连家谱都遗失了。

  上世纪四十年代,外敌入寇中原板荡,他的太爷爷救了一名垂死的道士,不成想也是庄家的子孙。

  老道没撑了多久,还是撒手尘寰了,却给他们留下一份地图,说那是庄家祖上开辟的山洞,万一遇到麻烦,可以躲避到那里。

  后来华夏越发地动荡,因为山洞就在平阳的山里,庄昊云的太爷爷带了三个儿子去探索,意外地发现,山洞不但隐秘,里面还藏了大量的金银财宝,而且还有暗河。

  太爷爷是抵抗军,拿了大部分的金银珠宝资助部队,剩下的才给家人买了粮食等物资。

  这种情况,引起了庄家个别人的不满——天下兴亡匹夫有责,我们也不是不爱国,但是谁知道这仗能打多久呢?

  于是这个山洞所在,就没有告诉抵抗军,庄家老小五十多口,曾经在危急的时候,三次躲进山洞避难,最长的一次长达四个月。

  那里有暗河,通风也好,如果有足够的粮食,躲三五年都不是问题。

  山洞里除了金银珠宝,还有道经之类的东西,不过后来都被各家分了。

  建国之后,庄家老太爷没过几年就逝去了,没来得及把山洞的秘密告诉官府,否则到了后来破四旧的时候,山洞怕也不能幸免。

  老太爷一去世,其他庄家人商量一下,这是咱家族的秘密,大家都要保护好,谁想大公无私,也得考虑清楚了,这是所有人庄家人的公产,不是你个人的私产。

  此后,庄家顺风顺水,一直发展得还都不错,不过到了后来,华夏又遇到了战争的威胁,全国各地都在挖防空洞,甚至准备迎接核战争。

  庄家人私下商量一下,觉得那个山洞……估计核武器来了也扛得住。

  所以他们重新整修了一下,整修过程中,发现个石室,石室里有八具骸骨,还有就是满地的石头。

  庄昊云的老爸发现了这块酷似元宝的石头,觉得有点好玩,就带回去了,传给了他。

  庄家现在平阳,也是很显赫的家庭,毕竟当年建国的时候,老太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庄家子弟有从政的,有经商的,也有修道的——没错,修道,毕竟老祖宗就是干这个的。

  庄昊云是经商的,做得相当成功,有几次也遭遇了难缠的竞争对手,但最终化险为夷,有些人说他身上带着煞气。

  庄昊云也没觉得意外,他身上带着很多符箓,有辟邪的,有祈运的,甚至还有防时疫的——家里有人修道,各种符箓是不缺的。

  冯君听他说到这里,直接发问,“谁说你身上带着煞气?”

  “这个就多啦,有佛门有道家,”庄昊云叹口气,“比如说昙光大师,又比如说茅山小天师……去年有个黄衣喇嘛,还说想化走这块石头,帮我消一消煞气。”

  “昙光大师?”冯君听到这个人,有点想笑,如果不是重名的话,他可是见过昙光大师给陈二南画的符,那叫个什么玩意儿?

  庄昊云看出来他的不以为然了,自己也笑一笑,“这昙光大师据说是开了天眼的,我也是有点奇怪……我身上要有也是财气,不该有煞气吧?”

 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,掂一掂手上的元宝石头,“这就是你的财气吗?”

  “不完全是,”庄昊云摇摇头,“只能说是先人的一点庇护……如果我做生意全靠它,也不可能送给大师你。”

  “事实上,这东西上确实有煞气,而且有怨气,”冯君正色发话,“这种东西可以帮你辟邪,你事业顺利,它可能是有功劳的,但是没有大气运的人,可能压制不住。”

  他的话九真一假,基本上都属实,除了没有说此物对于自己的用处,并没有刻意隐瞒什么,更没有加以扭曲。

  他也不会在意对方改变主意——都已经是修仙的人了,至于斤斤计较对方这点小便宜吗?

 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,庄昊云点点头,正色发话,“不瞒大师,这块石头陪我经历了一些事,我也有点类似的感觉,能压制对手的野心,所以才管它叫招财进宝石。”

  冯君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那黄衣喇嘛说的,倒是有几分意思……你也信了?”

  “我自己就有感觉,怎么会在意他怎么说?”庄昊云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我也不会让他化走,我堂堂的道门庄家后代,让佛家化走祖上物件……真丢不起那人。”

  冯君听得就笑,这种门户之见,也挺有意思,“你家的道经,能拿过来一些吗?我是说我如果能治好贵公子的话。”

  庄昊云想了一想,为难地回答,“这个……我可以付治疗费。”

  “那些石头,别人不知道有什么用,我能给你拿过来做定金,道经的话,几家已经分了,其中大部分都遗失了,剩下的一些,被族里几个修道的人看得死死的。”

  “那就到时候再说吧,”冯君撇一撇嘴,也是有点郁闷。

  这时,女人已经打完了电话,再次走进了亭子,“已经跟小风说了,可以随时安排生生过来……一个小时就能到。”

  他们的儿子庄泽生,目前在伏牛省中医院住院,过来得一段时间。

  冯君想一想,这小孩子不知道身体状况如何,“要房车吗?我这儿有一辆,要算费用的。”

  其实他不差这点钱,甚至愿意主动提一供些便利,但是必须养成一码归一码的习惯。

  庄昊云看着他就笑,“是古老三女儿用的那辆吗?”

  “咦?”冯君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你倒是消息灵通……对了,还没问是谁告诉你,我会治病的消息呢。”

  “你帮袁老治病,不是秘密呀,”庄昊云本来想打马虎眼,沉吟一下,还是老实发话,“是叶老说的,他说你有一种药,能促进康复……”

  叶老就是那个负责袁老病情的老专家,曾经刮下了一点培元丹粉末,结果搞得自己的盆栽蹭蹭地蹿。

  庄昊云打听消息,打听到叶老这里,叶老一想,要是论促进生长发育,我是没见过比那个药更强劲的——至于说这药可能只作用在植物上?别扯淡了,袁老吃了不止一颗呢。

  庄昊云了解了这个药之后,就又托人找袁老打听,袁老那边口风倒是死,但是架不住,他的行程很清晰——夏天来过郑阳。

  老庄家论背景影响力啥的,比袁老是远远不如,但是在某些消息层面上,不会太落后。

  在了解袁老郑阳之行具体经过的时候,他就发现,原来去了洛华庄园的,不仅仅是袁老一家,还有古家老三的媳妇和女儿。

  这些事,不去打听的人不知道,但是有谁真正关注了的话,根本不算秘密。

  庄昊云甚至找到了秦天天曾经雇佣过的医护人员。

  这些医护人员签了保密协议,不能乱说相关情况,但是他们起码能形容一下,自己坐的是什么样的大巴,上面是如何的奢华。

  正是因为如此,他夫妇俩才专程来一趟郑阳,把儿子也带来了。

  冯君并不知道,叶老还偷偷地刮过一点培元丹,不过听到“叶老”二字,他已经明白了——对方愿意顺藤摸瓜的话,可以了解到他不少情况。

  他跟那个叶老没有打过什么交道,也没有权力要求对方保密,因此无法发作。

  他沉吟一下发话,“这样,你们不着急把病人送过来,我希望你能先拿来足够的石头,如果数量不足以打动我,我是不会出手的。”

  庄昊云是什么人?庄家难得的经商人才,一听这话就明白了……冯大师好像有点不高兴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