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五百八十二章 非主流小天师

第五百八十二章 非主流小天师


  文姬小天师姓唐,是茅山掌脉唐王孙的小女儿。

  别人一说起来,是茅山派什么的,但是茅山正支从来不认为,自己是什么门派。

  茅山不是派,是上清嫡脉,其他教派也可以说我是上清分支,但茅山认为自己是正宗。

  所以他们自称是茅山一脉,最高的领军人物,就被称为掌脉,尊称是掌脉天师。

  旁人说起来茅山小天师,指的就是掌脉天师。

  谁是大天师?这个真没有,不过去掉大字的话,天师倒是有,龙凤山的张天师。

  说起龙凤山的道统,茅山是很看不起他们的,但是人家受过朝廷册封,这个就没法比了,而且不是只册封了一个,代代天师都姓张。

  龙凤山的道统,其实算是子孙庙,茅山一脉,可以归入十方丛林——当然,茅山也有师徒相传,但是大致来说,茅山掌脉天师,不是固定一个姓。

  废话说得有点多了,简而言之,冯君和庄昊云说的茅山小天师,指的是唐王孙,至于说为什么加个“小”字——茅山你不服气,可以去怼龙凤山张天师啊。

  反正大家就都这么认为了,你茅山再是上清嫡脉,再历史久远,人家龙凤山更吃得开。

  至于唐王孙的小女儿唐文姬,茅山称她是小天师,事实上,外面人见了她,也就称呼一声唐道长——外界说的茅山小天师不是她。

  这些话就扯得远了,第二天下午,唐文姬就赶到了郑阳。

  她先汇合了此前来郑阳的四名师兄弟,与此同时,又有十余名茅山弟子,也赶到了白杏镇。

  当冯君听说,茅山派的唐天师到了山门口,他召集齐了六名弟子,又带上了杨玉欣、庄昊云等人,来到山门口相迎。

  车不算多,也有四辆,足以表示他对茅山大掌柜的尊重了。

  对面也来了十多人,一色的道袍道冠,不过十余名道人的前方,却是一个将头发染得五颜六色、一身皮衣的小太妹。

  小太妹骑在一辆哈雷摩托上,嘴里叼着一根烟卷,斜眼看着山门。

  他们的周围,有几十个村民在围观——十几个道人围在洛华庄园门口,大家都有点好奇,这是道士要跟乌大王斗法吗?

  冯君带着一众人来到门口,左右看一看,有点奇怪,“茅山的唐天师……在哪儿呢?”

  小太妹骑在摩托车上,抬手冲着他一摆,嘴里还叼着烟卷,“HI,是冯道友吗?”

  冯君看她一眼,愣了足有五秒钟,总算是看到她身边站着马道长,终于犹豫着发话,“你不会就是唐天师吧?”

  教练,我要换天师~~~

  令他崩溃的是,小太妹点点头,“没错,我就是受你召唤而来。”

  她一抬腿,下了摩托车,走到山门处,隔着自动门,抬手微微一拱,“认识一下,我姓唐,唐文姬……大家都管我叫小天师。”

  “那个啥,”冯君觉得自己的脑瓜有点乱,“你让我冷静一下,茅山天师是唐王孙吧?”

  “那是我老爸,”唐文姬的双手虚悬在空中,侧头看着他,“我已经说了,别人叫我小天师,而不是唐天师……怎么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“是有点问题,”冯君的脸色不太好看,他这次聚齐了自己人,前来迎接对方,是看在对方是一脉执掌的份上,洛华庄园初次接触地球界的道友,该有这么个礼数。

  说句实话,如果不是有这么个原因,他一点都不觉得,茅山天师值得自己亲迎。

  可对方只是派来了这么一个小丫头,看起来还是非主流的样子,让他心里极为恼火,“我倒不知道,茅山什么时候成了子孙庙!”

  马道长见他脸色难看,马上出声发话,“冯道友,你切莫误会,天师有红尘纠葛,暂时不克分身,文姬小天师也不是她自封的……实在是我茅山近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。”

  这话多少让冯君释怀了一点,不过不管对方是不是有意捉弄他,他都不打算给对方相应的待遇了。

  所以他随意地一拱手,淡淡地发话,“那行吧,你俩可以进来,其他人不得不入内。”

  “这有些欺人太甚了吧?”有道士不服气地大声嚷嚷,“到门口了都不让进?”

  “你抢了我茅山一脉的宝物,还敢如此放肆,真当我茅山无人吗?”

  这些弟子里,有些是真的不知道内情,只是听说祖牌被抢到了这里,紧急赶来声援。

  但也有的弟子,多少听说了,此间主人也是道法高深之辈,居然还要吵吵。

  昨天那矮胖的蒋师弟,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冯君的脸微微一沉,才要发话,只见小太妹一转身,用脆亮的声音发话,“都别吵,别让人家笑话咱茅山没规矩……现在是我负责此事,有谁认为我没这个资格?”

  她这话一出口,现场诸多茅山弟子齐齐闭嘴。

  旁观的村民忍不住出声议论,“好家伙,茅山小天师果然名不虚传,言出法随。”

  “毛线的言出法随,这叫公信力,证明人家确实道行精深。”

  “你们听的都是什么,耳朵里塞鸡毛了吗?这是茅山小小天师,不是小天师。”

  “怎么感觉这小小天师……有点不务正业呢?根本不像得道高人,有点发廊妹的感觉。”

  冯君却是提高了一点对此女的认识:能如此有效地震慑众多道士,说明她还是很有些威望,或者说很有些实力。

  唐文姬清亮的声音继续响起,“既然你们都认为,我有资格负责此事,那大家上车歇息吧,马师兄和我进去就好。”

  还有些弟子很是不甘,一脸的愤懑,不过茅山如果连这点规矩都没有,哪里还传承得了千年?刚才还可以说是出于义愤,现在小天师发话了,谁敢不听?

  唐文姬是骑着哈雷摩托进来的,马道长则是上了王海峰的车。

  车到别墅院里,他们还没下车,骑着摩托的唐文姬眼一花,好悬没摔倒在地。

  她看着远处正在施工的小楼,目光呆滞,“这是……玉石房屋?”

  马道长下车之后,看到小天师神情古怪,顺着她的眼光看去,身子也是一个栽歪,“我去,这是真的假的?”

  冯君走下车来,心里原本还是有点不爽,不过看到这俩一副土鳖的样子,也就懒得计较了,“我这玉石房屋,还堪入目否?”

  “真是玉石吗?”唐文姬看他一眼,狐疑地发话,“可否带我前去一观?”

  其实她已经能断定,那是玉石了,可是不去看看,总是难免遗憾。

  冯君自然不会拒绝,他建这玉石房屋,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,有点“玉屋藏娇”的打算,眼下能用来炫耀实力震慑对手,也算是意外之喜。

  唐文姬穿过后院的时候,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后院的竹子,深吸一口气,“好精粹的天地之气!”

  我勒个去的!冯君闻言,心里也微微吃了一惊:果然有两下子。

  后院曾经是有聚灵阵的,但是自打开始建造玉石小楼,这里的聚灵阵就撤了,那些竹子的生长,也缓慢了许多,现在居然有人能发现它们的异样,他能不吃惊吗?

  这家伙对灵气的感应,没准比得上张采歆了。

  唐文姬来到玉石小楼外,因为还没有安装房门,所以她一眼就能看出来,内装修还没有开始。

  所以她只是走上前,轻抚了两下墙体,扭头看向冯君,“冯道友,何时可以开始正题?”

  这女孩儿果真不简单,冯君有点开始正视她了,一般来说,猛地看到这么大的玉石建筑,一般人都会问几个问题,搁给沉不住气的,没准还要问一问“多少钱”之类的。

  但是这小太妹天师,见到欢喜就上前看一看,看完之后直接言归正传——这种牢记初衷并且能跳跃性思维的人,确实不多见。

  “随时都可以,”冯君又将大家带回了前院,并且进入了前楼,“首先呢,你先和庄总协商一下,把误会揭过。”

  “这个误会最后再谈,”唐文姬很干脆地表示,“如果冯道友有以教我,自是一切好商量,否则……我茅山不是随便可以轻侮的。”

  实说了吧,我就是要看在你这儿有什么收获,姓庄的那厮,只是个搭头而已。

  但是庄昊云听到这话,相当地不高兴,他眼睛一瞪,“你茅山不是可以轻侮的,我庄家就能随便被人糟蹋?我可是做了五十万一场的法事!”

  唐文姬似乎也知道,在这件事上叫真没啥意思——毕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。

  所以她索性很干脆地发话,“我茅山一脉了结事情,分两种情况,一种是表面上了结,一种是真正地了结……庄总你希望是哪一种?”

  真不愧是小天师,处理事情干脆果断,威胁起人来也很有一套——我现在就可以宣布,咱们双方的因果已经了结,你再遇到别的什么事情,肯定也不是我茅山干的。

  但是事实上,茅山的符箓相当有名,历史上也留下了不少暗地里阴人的传说,不管她有没有能力做到,但是毫无疑问,茅山拥有这样的口碑。

  (更新到,继续召唤保底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