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六百一十五章 说好的低调呢?

第六百一十五章 说好的低调呢?


  杨玉欣想要跟着冯君走,不存在任何的问题,她不是洛华庄园的人,也没有修炼需求。

  她现在跟洛华庄园有交集的,就是朝阳那片土地的开发。

  但是那边的事情,不需要她亲自去经手。

  只要她时刻表示关注,自有京城请去的专家操心,那边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至于说古佳蕙?那不需要她去费心,在庄园里,小蕙不用考虑人身安全的问题。

  而且她也算是庄园的老人了,跟张采歆的关系还不错,谁还能轻慢了她不成?

  但是冯君不能就这么带着杨玉欣离开。

  如果可以依着他的性子来,他恨不得今天就走——只要有能力,谁也喜欢报仇不过夜。

  然而人活在世,谁也不可能完全随心所欲,冯君也面临着一个问题:他如果走了,氤氲困阵里的那位,该怎么处理?

  那人是青城的帮凶,也是线人,对冯大师来说,妥妥的死有余辜,但问题是:丫在阵中!

  冯君可以进入氤氲困阵,把此人干掉,或者是发动困阵,尽快地将此人耗死。

  但是氤氲困阵从来没有困过人,难得地有了一个试验品,而且还是武师级别的修者——在地球界是相当罕见的,冯君舍不得杀他,总是想着物尽其用。

  可是任由此人被困在阵里,自己去青城,冯君又觉得,这么做有点草率。

  毕竟困阵没有经过考验,处于“可能有待完善”的状态,如果在他离开之后,那厮真的破阵而出,他不能亲自观察,掌握不到第一手资料不说,还可能造成阵中的人逃脱。

  这个担心,他认为是有必要,哪怕洛华庄园里有了嘎子、张采歆之类的高手。

  他不是对自己的弟子不放心,而是……大家修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体系。

  对方是个很弱的武师,按说打不过嘎子,加上其他五大弟子,逃出去的可能性真的不大。

  但是……万一呢?人家万一有一些独门的东西,可以抵御这些弟子呢?

  千万不要小看任何对手,尤其是那些想要死中求活的人。

  这个道理,冯君早就懂了,手机位面有无数个现成的例子。

  所以他又在庄园里待了三天,确定进入困阵的那厮因为冻饿,确实丧失了破阵而出的能力,才在某一个夜晚,悄然进入了氤氲困阵。

  第二天上午,冯君和杨玉欣订了下午去锦城的机票。

  中午时分,庄昊云又来到了洛华庄园,这一次,他又带了些古怪玩意儿来,其中包括两本道经——一本是庄家山洞里的,一本是他从外面搜罗到的,都是手抄本的老书。

  不过非常遗憾,冯君依旧看不上那些东西,凭良心说,庄家的道经多少还有那么点意思,主要是讲丹道的,另一本道经则是完全不着调。

  冯君将庄家那本道经翻拍了一下,不过同时他表示,我就是充实一下我的书库,这个东西我真没兴趣。

  丹鼎一脉,其实是道家的一个重要分支,在地球位面造就了最早的一批化学家,不过冯君对这玩意儿太陌生了,他也不想浪费时间去琢磨。

  真要讲炼丹的可靠性,还得是手机位面——那边已经有了炼丹的体系,而且天才地宝众多,研究条件根本不是这边可以比较的。

  冯君敢相信手机位面绝大多数的丹药,但是地球位面的丹鼎一脉,他是要存疑的——这些家伙敢拿砒霜、水银之类的东西炼丹,真的很难让人生出足够的信心。

  庄昊云倒是没有多少失落,撞大运的事情,一次两次不成功,实在太正常了。

  不过当他听说,冯君打算前往蜀地一行的时候,就忍不住了,“既然您要出去了,不如先跟我去一趟平阳?”

  他是横下一条心,要糟蹋自家先人遗留下的东西了。

  冯君想一想,还是婉拒了,“我肯定是要先去一趟蜀地,这样……等我回来的时候,如果有时间,会直接飞并州。”

  虽然他没有第一时间去青城报复,但是拖得久了也不好,会被人怀疑自家能力的。

  庄昊云无奈,也只能点头同意。

  当天晚上七点,冯君和杨玉欣二人降落在锦城的机场。

  杨主任安排了接机的人,是她的一个堂兄和一个堂妹,开着一辆奔驰商务车。

  杨玉欣家祖籍蜀地资州,高祖父兄弟俩来到了省府锦城,不过在建国之后,有实力的杨家子弟多进京发展了。

  杨家人丁不算兴旺,目前在锦城的人也不算太多,男女一共不过百人,有当官的也有做生意的,生意场上还有两个大人物,当官的却没几个拿得出手的。

  杨家真正杰出的子弟,都在京城或者外地当官,在本地必须避讳。

  不过杨家在锦城的势力,一点也不小,只是一般人感受不到。

  杨玉欣这次回来,也没有兴师动众的意思,但就算这样,负责接机的两名堂兄妹,一个是副厅级的干部,一个是身家过亿的广告公司老总。

  大约是她已经说过什么了,那两位虽然时不时看冯君一眼,但却并不跟他主动交谈,正经是杨家三兄妹之间,“哇啦哇啦”说个不停。

  住宿的地方,安排在了一家度假村,而且是独立别墅型的房间,看起来没几个人在住。

  但是谁要以为这里冷清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,房间里奢华得可怕,收拾得也是一尘不染,酒柜里的洋酒,冯君不认识,但是茅台和五粮液,他还是认识的。

  四人进入别墅十分钟,就有服务生送来了各种热腾腾的小吃,都是度假村赠送的,还有菜谱供大家点菜。

  杨玉欣表示,天色已晚不想吃那么多,于是随便点了两个菜,直到打开了一瓶酒倒上,她才说起来,这次回来是私事,能派辆车,安排个司机就行。

  既然是关上门说话,副厅级的堂兄就随便了很多,说玉欣你有什么事只管说,你这是回老家了,已经很低调了,没必要再见外。

  杨玉欣看一眼冯君,“我是陪冯大师办事来的,需要你们帮忙的时候,肯定会联系的。”

  堂兄不再说话,倒是那有六七分姿色的堂妹,看一看他俩,笑着发问,“玉欣姐你跟冯大师……这算是什么关系?”

  “玉玑你别乱开玩笑,”杨玉欣赶忙脸色一沉,“大师不是咱们能随便冒犯的,他法力高强修为精深,跟他相比,咱们就是凡夫俗子。”

  这俩堂兄妹早就听说,杨玉欣是陪着一个大人物来的,待见到了冯君之后,还以为这是谁家的子弟,也不敢轻易地造次。

  但是当他俩听说,这位竟然是……修行中人的时候,忍不住要怀疑:玉欣不会是魔障了吧?

  杨玉玑眼珠一转,“冯大师,我们这里有峨眉和青城,里面也有不少大师,不知道您对他们……怎么评价?”

  冯君看她一眼,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慢悠悠地发话,“过些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杨玉玑见他说得含糊,心里更是多了几分鄙夷——你若是能点评几个人,也算是敬业,在圈子里有资格混饭吃,现在这表现,你让我说什么好?

  所以她心里越发确定,这估计就是骗吃骗喝的小白脸,玉欣姐是上当了,没准人财两失。

  这种事搁给古家人看,是不能忍的,但是杨家人就要好一点——杨玉欣为古家守寡多年,孩子也培养出来了,余生里有点自己的喜好,不行吗?

  反正骗色啥的不好说,骗财的话,这个年轻的大师胃口别太大,杨家人也能接受。

  所以在临走的时候,杨玉玑还深深地看了冯君一眼,眼里不无警告的意思:年轻人,要懂得适可而止啊。

  冯君也感受到了这份怪异,不过他觉得,自己没必要在意那么多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杨家人派的车就到了,冯君和杨玉欣一出别墅,就吓了一大跳,这是啥意思?

  派来的是一辆警车,上面喷着明显的警用标识,车顶上还有一排警灯。

  车边还站着一个女警,英姿飒爽,个头接近一米八,冯君觉得比自己还高。

  他看一眼杨玉欣,“我说杨主任……说好的低调呢?”

  开个警车到处跑,再带上一个身高足以打排球的漂亮女警察,这不是低调是想圈粉吧?

  杨玉欣愣了一愣,摸出手机来,“算了,我再找人借辆车。”

  杨主任在锦城的人脉,真不是盖的,十来分钟之后,来了一辆卡迪拉克。

  司机下车打个电话,认出杨玉欣之后,抬手指一指身边的车,转身就走人了,干脆得一塌糊涂。

  冯君和杨玉欣向那辆车走去,哪曾想,打排球的女警察迈开两条大长腿,几步就来到了车边,挡住了驾驶位一侧的车门。

  她看一眼杨玉欣,然后盯着冯君,一脸肃穆地发问,“为什么不坐我的车?”

  不知道的人看在眼里,没准会以为她在审讯犯人。

  “我开车出去,是要办事,”冯君哭笑不得地看着她,“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这辈子我都不想跟警车打交道。”

  女警看着他,有板有眼地发话,“但是安全啊,我奉命保证两位的安全。”

  杨玉欣见她盯着冯君问个不停,心里莫名地涌上一股酸意来,“你的实力,其实不足以保证我们的安全。”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