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六百三十三章 五连跳

第六百三十三章 五连跳


  蒋长捷最终还是选择了跳楼。

  他当然不想这么做,甚至他都计划好了,在下落的过程中要大喊,“冯君杀我”。

  从九层楼到落地,是要一个过程的,他的外甥曾经说过,从楼顶跳到楼下,得两秒多种,说什么艾滋等于二分之一集体的平房。

  然后他儿子给了表弟一个大嘴巴子,“你会不会说话……”

  不过最终,蒋村长选择了乖乖听话,因为冯君说的最后一句话——要不我杀你全家。

  更可怕的是,对方说话的时候,身体已经虚悬在了空中。

  楼下的人冲得再快,也得有十来秒才能冲上来,而非常明显,冯君不可能被楼道的人堵住。

  他别无选择,甚至跳下去的时候还在想:虽然要死了,但家产保住了。

  人在临死前,都会想些理由来安慰自己的。

  与此同时,冯君的身子也猛地拔高,飞到一百多米的高空之后,转眼就消失在茫茫的雨夜中。

  他回去得相当及时,进了房间不到五分钟,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。

  杨玉欣被冯君点了“昏憩穴”,力道虽然不重,但也睡得相当沉,敲门声足足响了两分钟,她才睁开眼,不耐烦地嘟囔一句,“谁,干什么?”

  “杨主任,”小田在门外大声喊,“有重要消息!”

  下一刻,冯君裹着一条浴巾打开了门,不耐烦地发话,“什么消息,至于这样吗!”

  他从头到脚都是湿漉漉的,浴巾在腰间系着,露出了精壮的上身,无数细小的水珠,在他的胸肌和腹肌上滚动着……

  “好辣眼睛,”小田下意识抬手捂住了眼睛,却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  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冯君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我在泡澡……有什么急事?”

  小田的手指张开,从指缝里看着他,“这天气……你不冷?”

  别墅里的空调开得很足,但是依旧难挡刺骨的寒气,她身上还裹着羽绒衣,还有点发抖。

  “过分了啊,”杨玉欣的声音从床上传出,旋即顶灯被打开。

  她全身都缩在被子里,只露出了一个脑袋,睡眼惺忪地看着门口,脸上是浓浓的不满,“大半夜地敲门,问我们冷不冷?”

  小田受到呵斥,思维终于回到正确的轨道上,“杨主任,朱岳福死了……跳楼了。”

  杨玉欣的反应比较迟钝,良久才回过神来,“哦,死了……自杀?”

  小田犹豫一下回答,“看起来……不太像,他杀的可能性大一些,一共有五个人跳楼。”

  “五个人跳楼……”杨玉欣顿时沉默了,沉吟一下才又发问,“在省zheng府宿舍?”

  “这个……不是的啦。”

  杨玉欣这才出了一口气,在那个地方五连跳的话,她都会有强大的压力,“好了,我俩知道你,你稍等……让我们收拾一下。”

  十分钟后,冯君和杨玉欣走了出来。

  一个是穿着加厚的棉质睡衣,头发还是湿漉漉的,另一个则是在睡衣外面,还穿了一件羽绒大衣,脚上一双毛茸茸的棉拖鞋,中间却是露出了半截白生生的小腿。

  奸夫**!小田心里暗骂一句,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,把才收到的消息说了一遍。

  杨玉欣知道她说的那个城中村,想了一想之后,她疑惑地发问,“你们刚才还说,朱岳福是在省zheng府宿舍旁边,没错吧?”

  小田也算是心直口快的女汉子,听到这话,忍不住脸一红,“这是他不知道怎么猜出来了,所以只是……大概只是把手机放到了那里。”

  冯君听到这里,忍不住嘀咕一声,“大概?”

  “只能是大概,”小田坦坦荡荡地回答,“那里是什么地方?省zheng府大院,我们只能推测,不可能去实地检查。”

  “这就有点荒谬了,”冯君不以为然地摇头,“你们这么做,也是为他们好。”

  “这个不用你说,大家都知道,”小田白他一眼,“但问题是……命令谁来下?”

  冯君明白了,好端端的事情,偏偏不能推行,关键是没人愿意担责。

  “你不在体制里,缺少一些了解也正常,”杨玉欣见他情绪不高,于是出声安慰,然后又看向小田,“朱岳福怎么会出现在那里?”

  小田迟疑一下,才出声回答,“据初步调查,朱岳福是请了和尚作法,想要害冯总……”

  这个事情是瞒不过警方的,佛堂里有冯君的照片和生辰八字,而且此前做法的过程,已经被监控拍下了视频。

  冯君想要拿走佛堂的证据,那是绝对不够,必须还得去监控室,拿走监控录像。

  做到这两点,也不是很难,但是他没有这么做,而是压根儿没动那些东西。

  因为他想到了,拿走东西不难,但是他不确定,有多少人知道了这件事。

  和尚做法害人,害的还是枪击案的受害者,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四下张扬,但是朱岳福当时就表态了,他还有手下,就在楼下。

  而且,蒋长捷是在自己家,他家人可能完全不知情吗?恐怕是未必。

  再说了,朱岳福请释明信出手,存在不存在中间环节?有没有其他知情人?

  释明信做法前,是否跟别人吹嘘过,要降妖除魔?

  不可知的因素太多了,冯君总不能因为要以防万一,就把可能知情的人全部干掉。

  别说他做事没有那么残忍,就算他能横下一条心来,可是他根本就无法确定,到底有多少知情人。

  连名单都没有,还说什么封锁消息?漏了一个跟漏了全部,能有多大区别?

  所以他直接放弃了抹杀痕迹的打算。

  无法彻底抹杀,那就不去管了,反正是别人作法害他,又不是他作法害别人。

  事实上,警方在看了蒋长捷家的视频之后,也是一脸的懵逼——那个瘦小道士,朱岳福能确定,就是偷东西的那位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视频就此中止了。

  至于那道士,更是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有警察建议,说咱们得去找冯君问一问,到底发生了什么,不管怎么说,蒋长捷也是仁达戴表呀,怎么能这么不明不白就死了呢?

  这个建议,遭到了同事们的反驳——没错,蒋长捷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,但是咱们就能不明不白地去找冯君了解情况?

  人家冯君做错什么了?难道就是因为被作法了,所以就错了?咱不带这么搞笑的。

  其实说到底,还是那句话,找冯君调查?可以呀,但是没凭没据……谁来下这个命令?

  这一夜,就在警方的不眠不休中度过了。

  杨玉欣睡得很好,自打她在梦中被小田叫醒,两人就算是过了明路,她直接睡在了冯君房里。

  寒夜里,有温暖的怀抱可以依偎,那是她遗忘了很久的体会,被枪击的阴影也烟消云散。

  甚至在后半夜,两人又深入地交流了一次,增加了对彼此的了解。

  一觉醒来,天已经蒙蒙亮了,窗外的雨还在窸窸窣窣地下着。

  躺在温暖的被窝里,蜷缩在温暖的怀抱中,感受着耳边炽热的呼吸,她只愿这一刻……便是地老天荒。

 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她终究要回到现实,离开那重重的温暖,面对这阴冷的现状。

  起床之后,两人也没有显得有多么亲密,而是像往常一样,保持了适当的距离。

  冯君的心里认为,这只是一夜的荒唐,她缺乏安全感,所以他慰藉了,就这么简单。

  当然,也有一些技术因素在里面——毕竟他需要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。

  而杨玉欣却知道,两人是注定没有结果的,有这一夜的回忆,已经够她回味很久。

  连阴雨还在下着,今天已经是年末了,马上要迎来新的一年。

  按照两人的计划,今天还可以在锦城四周游玩一圈,在这里,冬天的连阴雨太常见了,不会给人们的起居生活带来多少影响。

  不过昨天的枪击案,让两人都没了游玩的心思,小田更是建议,咱们在四周走一走就好。

  事实上,她的同事们都已经发来了抗议,田儿啊,让这俩消停一阵成不?

  数千万的盗窃案,紧跟着就是惊动整个锦城的枪击案,再然后,又是五人跳楼案……

  咱人民jing察再能干,也受不起这样的刺激呀。

  所以三人商量一下,决定就在附近走一走,然后再选个合适的地方,搞一个火锅野炊。

  出门的时候,就九点了,三人没有开车,就是一路步行,度假村其实也不小。

  然而,三人出门不到十分钟,杨玉欣的手机又响了。

  来电话的,是本地一个尾数四个六的号码,她迟疑一下,决定冲着这个号码,接了电话。

  电话才接起来,那边就传来一个谄媚的男声,“哎呀您好,请问是杨主任吗?我这贸然打电话,很不好意思啊,主要是前一阵,收集了一些钱币,想请您鉴赏一番。”

  毫无疑问,这位是花费了不少心机的,居然能打听到,杨玉欣喜欢古钱币。

  杨玉欣迟疑一下,沉声发话,“你打错电话了。”

  (定时更新,晚上有几个蹭饭的家伙来了,得招待一下,明天还得陪视老父亲,不过欠萌主的两更,本月一定还清,现在月票掉得厉害,谁还有月票没投吗?)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