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六百三十九章 费用如何

第六百三十九章 费用如何


  冯君这个问题问得,真是有点扎心,郭家父子不好回答。

  良久,郭长老才轻叹一声,“我郭家……其实承继的是委羽山的道统。”

  “什么?”冯君以为自己听错了,忍不住眉头一扬。

  郭长老越发地羞愧了,“实在是委羽山香火凋零,兴盛不再……”

  他没法不羞愧,委羽洞天在十大洞天里排名第二,而武当连三十六小洞天都排不上,甚至七十二福地都不稳。

  唐代的时候,武当曾经在七十二福地里排名第九,但是到了宋代,张君房编纂的大型道门集要《云笈七签》中,“洞天福地”部,武当山连福地都没排上号。

  当然,这些都是有争议的,没有争议的,是郭长老此刻惭愧的心情。

  “明白了,”冯君善解人意地点点头,“那里终究不是清修的场所,没了香火,聚集不了人气,想做更多的,也是徒劳。”

  郭海云听到这话,有点不高兴,他看一眼冯君,“冯山主,我祖师是得了委羽的机缘,隔代传承,委羽的衰落,跟我们无关。”

  这父子俩对冯君的称呼挺有意思,郭长老管冯君叫道友,郭海云就管他叫“冯山主”,否则的话,父子俩岂不是要互称道友了?

  冯君觉得,“冯山主”这称呼,听起来也挺有意思。

  不过最关键的是,郭长老他们自认是委羽传承,但却不是现在全真一脉,而是上古委羽的传承,元末时期,隔代传承的祖师,曾经想要讨回道场,却被官府驱逐了。

  后来委羽传承,也逐渐转了武修,到了郭长老的师祖那一辈,入了武当,丰富了武当武学。

  到了郭海云这一代,其实就是四代的武当弟子了,他和父亲也自认,就是武当的人。

  但是终究……他们有委羽山的传承。

  如果没有遇到冯君,再过几代人,委羽洞天可能就成为一个历史传说了。

  但是既然遇到了,他们就想重开委羽一脉,这跟野心关系不大,主要是身为委羽传人,不甘心这一脉就此消失。

  冯君听得很是无语,你父子在武当也算地位不低了,把心思操在这个上面,合适吗?

  当然,这也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,他就那么静静地听着,等待对方说明来意。

  郭长老也没想到,冯君年纪轻轻,居然这么沉得住气,一点好奇心都没有,连句话都不肯接,他一个人说得也有点无趣,大厅竟然陷入了诡异的沉寂中。

  王海峰听得有些不高兴,少不得用眼扫一下红姐——你来说两句?

  红姐微微地摇了一下头,动作幅度极小,然后又用眼色鼓励他一下:还是你来吧。

  王教练刚晋阶武师,正是自信心爆棚的时候,见状倒也不客气,“郭长老请恕我冒昧,委羽现在应该还有道观的吧?这道统也该是他们来说才对。”

  “那是后来的道观,跟我古委羽并非一脉,”郭长老正色发话,他知道对方在疑惑什么,“相关的交涉,我们可以自行完成,无须小友多虑。”

  “我多虑什么,”王海峰哑然失笑,“委羽一脉想要中兴,是你们的事,跟我洛华庄园扯不上干系的,届时委羽洞天重启,我们到场祝贺也就是了。”

  “小友说笑了,”郭长老笑着回答,“委羽洞天重启,当然还得请冯道友不吝援手。”

  这种场合,王海峰随便插嘴,本来是不太合适的,不过冯君端起了高人身份,不想跟对方讨价还价,而且他自认,自己怎么说也是洛华庄园的主人,身份要高过对方这个武当长老。

  根据对等原则,大约武当的掌教,可以跟他平等谈话,所以他并不制止王海峰说话。

  “郭长老这话才是说笑吧?”王海峰眨巴一下眼睛,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前辈身为武当长老,重启洞天这种事,武当才是你最好的助力,而且将来想要香火旺盛,也要着落在武当。”

  这话难听了一些,但却是事实,委羽洞天早就败落了,严重地名不副实,正经是武当香火旺盛,如果运作得当的话,没准可以引流一部分人到委羽。

  郭长老无奈地笑一笑,“武当若是可以襄助,我委羽之人也不会端着第二洞天的架子,道统存续之德,我们还是知道感激的,可惜重启洞天一事上,武当无人能够帮忙。”

  说到最后,他轻叹一声,“否则我的师尊和师祖,早就请人出手了。”

  这也是实情,道门诸脉存在纷争不假,但是相互帮忙也很常见,武当虽然最多只算得上福地之一,但是现在数一下十大洞天,哪家香火能有武当旺盛?

  哪怕不入洞天,人家的人气也在那里摆着,所以如果可以帮第二洞天重启,存续道统,没准武当还很乐意去做,除了可以做人情,还可以彰显底气。

  第二洞天又如何?我武当不靠前人,照样帮它存断续绝,哪一家更胜一筹,这还用问吗?

  他说得有道理,但是红姐忍不住了,“郭长老,我不是有意冒犯,但是委羽山,我是去过的,请恕我直言,那里的气象真的很一般。”

  “是呀,”就在这时,又一个人走了进来,不是别人,正是旅游达人好风景,她昨夜是跟母亲和老公一起过的,虽然夫妻俩都已经快成了陌路,终究是元旦来着,表面文章还得做。

  今天她来了庄园,才一进门就听到这话。

  要是别的也就算了,说起各地风景,梅主任忍不住要点评一下,“名山大川我去过不少,委羽山……那根本不能算山,就是几个小坡,连珞珈山都比它高,还说什么洞天?”

  冯君没去过委羽山,但是珞珈山他是清楚的,大学四年每天都能见到,他忍不住愕然,“不会吧,还没有珞珈山高?”

  郭长老对好风景印象很深刻,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茅山第一看重的是冯君,第二看重的就是这个女人,所以他也不生气,只是笑着发话,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”

  王海峰闻言,又忍不住了,他也是去珞珈山和东湖玩过的,“要是还不如珞珈山高,那岂止是山不在高?根本就不是山吧?”

  郭海云见一群人围攻自己的父亲,终于按捺不住了,“洞天、洞天……你们知道什么叫洞天吗?就算不知道,总该知道有个词,叫‘别有洞天’吧?”

  “好吧,别有洞天,”冯君一摆手,制止了弟子们的七嘴八舌,然后和颜悦色地发话,“我们习惯了乱开玩笑,没大没小的,郭长老见笑了。”

  “挺好的,都是性情中人,”郭长老笑一笑,表现得也很豁达,“道法自然,我等修道之人,求的就是赤子心性。”

  “都是被我惯坏了,”冯君又谦虚一句,然后出声发问,“郭长老此来,想必是有以教我?”

  “教是没有,倒是有点请求,”郭长老看出来了,自己藏着掖着也不是一回事,“我等想要重振委羽洞天,武当对此只会支持,还请冯道友看在道门同源的情分上,不吝出手相助。”

  冯君点点头,“力所能及的忙,我是会帮的,可是缺少建造的资金?”

  对方要重建的是大有空明之天,大名鼎鼎的第二洞天,不是什么野路子的小庙,是有来历的,对方都提高到“道门同源”的高度了,他出点钱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正好他在锦城刚拿下了沈光明,姓沈的不合适去朝阳施工,去委羽干活总没问题吧?

  然而,郭长老并不是为钱来的,虽然他也缺钱,但是钱能解决的问题,真不是大问题,更别说他拿来的见面礼,就很值一些钱。

  他谨慎地发问,“冒昧问一句,冯道友襄助茅山重启金坛华阳之天,有何收获?”

  冯君愣了一愣,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大有空明之天也有储物法器?”

  “储物法器……怎么可能?”郭长老苦笑着摇摇头,“那等宝物,哪里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拥有的?”

  “呵呵,”王海峰不以为然地轻笑一声,师父已经不让大家乱插话了,他也不敢违背,不过他才得了纳物符,又想到这种东西,他们差不多人手一个,心里实在忍不住。

  什么第二洞天……十大洞天加起来,也未必有洛华庄园的储物宝物多,这样的洞天,重建起来又有什么意思?亏你说得煞有介事。

  他这笑声里的味道,郭长老又怎么可能不知?不过此情此景,他真是连气都生不起来。

  道门中人有传言,说洛华庄园有储物法器,而且不止一件,人和人真是不能比。

  倒是郭海云终究年轻一些,有点挂不住,脸色已经微红了。

  郭长老坦坦荡荡地一笑,“冯道友是有大机缘大气运的,我们不能比……我只是想知道,若是请道友出手,这个费用该如何算?”

  “你想请我出手?”冯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那目光中分明在说:你请得起我吗?

  不过最终,他还是采用了比较婉转的说话方式,“郭长老,我只是想静静地修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