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六百四十六章 魅影(一更召唤保底月票)

第六百四十六章 魅影(一更召唤保底月票)


  冯君的回答,摧毁了郭长老的侥幸心理,“这是一个自体循环的阵法,驱动的时候需要灵石,在灵石消耗完之后,靠着吸收太阳光,就能保持灵气,维持阵法运转。”

  说实话,他也是进了灵田之后,才大致弄明白阵法的结构。

  不得不说,地球界也真的不缺那些惊世骇俗的修道天才,居然把隐匿阵和灵植阵结合了起来,而且是使用了最小的代价。

  阵法一旦开始驱动,基本上就是处于自循环状态,巧妙地利用了阳光,生化万物。

  冯君甚至怀疑,这阵法启动的时候,是不是真的需要灵石,他觉得如果有人能输入一定量的灵气,没准能达到同样的效果。

  不过这种阵法虽然精妙,琢磨起来却是太耽误时间,哪怕这阵法的根脚,跟冯君在手机位面得到的阵法知识,似乎出自同源,可是改良真的太难了。

  而且冯君对阵法的了解,也算不得非常精通,只是有基础知识,又有作弊一样的解析能力,培养出了一些相关的实践知识,所以才勉强成为别人眼中的阵法大师。

  说句良心话,如果郭家父子所持的委羽令牌,上面的花纹不是灵植阵的一部分的话,冯君都未必能认出,花纹到底是什么阵法——他也是才吃透了灵植阵、

  当然,冯君对这个阵法不太感兴趣的根本原因,还是那个理由——效率太低。

  地球位面是末法时代,所以才会有人去琢磨节省灵气的种种法子,从根本上讲,这是无奈的选择,是末法时代的悲哀。

  如果有大量灵气可用,傻瓜才会考虑这些——不是说节省一点不好,而是太浪费时间。

  这种灵气稀薄的灵植阵里,长出的灵植,跟灵气浓郁的灵植阵,能相比吗?

  灵气充沛的情况下,灵植的生长速度快,还是灵气稀薄时生长速度快?

  正是出于这种种考虑,冯君破坏这个阵法的时候,并没有考虑要再搭建类似的阵法。

  可是郭长老听到这话,心里的懊恼越发地重了,“自体循环……这里原本也可以当个聚灵阵的吗?”

  “你想多了,”冯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毫不客气地发话,“这阵法运转了不知道几百年,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,这一处灵田的运气不错,才能维持到现在,否则早就灰飞烟灭了。”

  郭长老听他这么说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不过脸上终究难掩悻悻之色。

  冯君白他一眼,“你知道一处聚灵阵,能使用多长时间吗?一般来说,聚灵阵超过二百年,就必须维护了……这一处大阵如果因为别的原因被破坏,灵田可能在瞬间崩毁。”

  郭海云听出了冯君的不满,马上赔笑发话,“冯庄主莫要生气,我父亲是困难年代成长起来的,小气得很,能有这样的收获,我们已经很知足了,没有不满意的道理。”

  郭长老也意识到了不妥,马上道歉,“我也是有些糊涂了,没想到这样的灵田能保存下来,有多么侥幸,而且这里……确实不合适修行了。”

  冯君一摆手,“好了,你们去看一看吧,几百年的灵田,里面应该有不少好东西。”

  郭家父子喜不滋滋地上前查看,紧跟着,一声声惊呼传来。

  “哎呀,这人参……没准上千年了吧?”

  “好大的首乌,我看怕不是要成精了。”

  “咦,还有灵芝,这么大的灵芝……应该是可以化形了。”

  王海峰和红姐听他俩一声声叫着,也有点按捺不住了,请示一下冯君,也跑到灵田里去查看。

  这一片灵田真的不小,难得的是,一畦一畦的,长得非常整齐。

  冯君也不由得心里暗叹,地球界真的是出现了不少惊才绝艳的家伙啊,几百年没人打理的灵田,不但阵法存在得极好,灵植也没有随便乱长。

  想做到这一点,其实是相当不容易的。

  就像这个阵法的外部能数百年安然无恙,不可能仅仅是因为运气。

  十有八九是布阵的人,早就考虑到了种种可能性,做了针对性的预防。

  红姐手里拿着一个摄像机,走得很慢,就是在慢悠悠地拍摄,不肯放过任何一棵植株,拍得效果不好的,还要重拍一下。

  这里的秘藏,庄园是要收手续费的,必须一一登记下来才行。

  郭长老早就开心得合不拢嘴了,秘藏里没有灵石啥的,一开始他有些遗憾,但是再想一想,能有这么多灵植,也很不错了。

  委羽一脉修道并无偏好,武修术修都很常见,但是随着灵气的凋敝,多数的修道者,会选择武修,术修因为灵气供给不足,在很多时候,成了江湖骗子的代名词。

  像郭家父子就都是武修,他们更看重天才地宝,有这些宝物增益气血,不但能固本培元,修为的增长,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郭长老开心地看着收获,王海峰和郭海云却是在斗嘴,在很多灵植的看法上,两人有分歧——反正这二位,一直就看对方不顺眼。

  他们四个各有事情可做,冯君却是站在那里,眉头轻蹙,他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。

  王海峰和郭海云为两株人参的年份又吵了起来。

  王教练认为,植株高的人参年份久,郭海云认为植株低的人参年份久。

  王海峰家里有钱,对人参不陌生,郭海云家里不是亿万富翁,只比普通人家强一点,但他是练武的,自认对人参的了解,比王教练还深一些。

  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,于是决定挖出两棵人参来比一比。

  事实上,挖掘这里的灵植是必然的,大家一开始是震惊这里别有洞天,后来又考虑此处能不能长久持续下去,再然后就是点验收获,看到底有多少好东西。

  但是最终,这里的天才地宝,都是要被挖走的。

  因为这里的植株太多了,两人选的人参相对普通,所以挖掘的时候,速度不慢。

  至于说“不能伤了根须”的说法,两人都知道,伤了根须,搁给收藏者来说,这就是走失了元气,对于挖参人而言,也会造成金钱上的损失。

  一棵百年老参上,随便截下一根参须来,都可能价值数万,但是你拿一根断了的参须,说这是百年老参上截下来的,别人也得信不是?

  王海峰的挖掘速度相对快一点,对他来说,断几根小参须不算什么,事实上,没有谁挖人参能不断参须的,区别只在于损失的参须的粗细。

  否则的话,挖一棵五六年的人参,起码要刨出一方土来。

  看到郭海云小心翼翼的样子,王海峰忍不住讥笑一声,“你那人参,没准是个小嫩苗,至于那么小心吗?”

  “你懂个毛线,”郭海云毫不掩饰地鄙视他,“人参小,不代表年份短,地上部分如果被野兽踩踏,或者被兔子之类的刨了,人参会停止生长,要反哺地上。”

  “所以七两为参,八两为宝这种说法,是外行说的。”

  “这里哪有什么野兽?”王海峰耻笑他,“要有野兽也是成精了的……你那就是棵小参。”

  就在这时,拿着摄像机的红姐轻咦了一声,“咦……不对啊。”

  “小心了,”冯君猛地沉声发话,“这地方没有小苗。”

  他终于意识到,不对的感觉来自哪里了,数百年的灵田,生长得齐整也就罢了,但是怎么可能没有幼生的灵植呢?

  植物繁衍后代是天性,这种情况,是不可能通过阵法控制的。

  几乎就在同时,王海峰惊叫一声,“呀,这参好大,差点弄破皮。”

  依旧在同时,一道白光一闪,箭一般地射向张卫红。

  这道白光出现得实在太快,她根本没有任何的提防,整个人都被撞得倒退了三四步,相机脱手不说,运动鞋也踩进了植株中。

  与此同时,她身上有红光一闪,竟然是冯君赠给她的精血护符被激发了。

  护符被激发,是相当危急的情况,意味她如果没有护符的话,会有血光之灾。

  精血护符的持续时间,大概有一秒钟左右,那白光一次袭击不成,又来了一次。

  “什么东西?”王海峰吓了一跳,手上一使劲,掰断了一根参须。

  那白影见状,勃然大怒,直接弃了红姐,箭一般地射向王海峰。

  王教练站起身,手上已经多了一把手斧,狠狠地拍向黑光。

  小手斧斧柄只有十厘米长短,斧面却很宽阔,有点类似于大号的斩骨刀,看起来更凶残。

  搁在社会上,这是实打实的凶器,世面上买不到,王教练也是让自家的工厂做出来的。

  他早就想好了,等自己有了纳物符,就要把这东西放进去,这玩意儿可斩骨可斩人,实在是居家旅行的必备工具。

  他拿斧面去拍白影,是将手斧当盾牌用了,然而白影的力道出奇地大,撞上手斧之后,将他也撞得倒退了两步。

  郭家父子见状,都是齐齐一惊,心说王海峰虽然嘴有点贫,但修为可是能媲美郭海云的,什么样的攻击,能让他都倒退两步?

  郭海云在腰间一抹,掣出一根九节鞭来,凝神向白影望去。

  (九月第一更,召唤九月份保底月票。)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