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七百一十五章 乐叶的风骚操作

第七百一十五章 乐叶的风骚操作


  冯君的心眼,真的不算大,当初皇甫无瑕有客人在,能让他等着,他自然也能。

  乐叶闻言,瞳孔微微一缩,再次出声发问,“冯道友,您这阴冥珠……皇甫会长知晓吗?”

  这句问话的用意,很难预料。

  冯君却是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知道,昨天她还想买呢。”

  如果不引入竞争,我的货物怎么能卖出高价?

  乐叶的眉头一皱,显然是紧张了一些,“那她开价多少?”

  “呵呵,”冯君不置可否地笑一笑,并不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再说一遍,“我就没打算卖。”

  乐叶听到这话,心里稍微地松了一口气,说句实话,他宁可跟这炼气九层的散修谈价格,也不想跟天通商盟打交道,那帮见钱眼开的家伙,才是真正的杀人不见血。

  不过皇甫无瑕已经闻着味儿过来了,他也没有多少腾挪的空间了,于是他很干脆地发话,“一万灵,我相信天通商盟给不出这个价格来,能成就成,不能成就算了。”

  “那就算了吧,”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我本来也没打算卖。”

  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呢?”乐叶真没想到,这个价钱还让对方不满意,他是真有点着急了,“我已经很有诚意了。”

  “你扯这个很没有意思,”冯君淡淡地看着他,“要我告诉你几遍……我没打算卖?”

  他确实打算卖了,而且以他对皇甫无瑕的了解,也能猜到,一万到一万五千灵,就是这颗阴冥珠的上限了,他报的价格,应该是到了对方痛点上。

  但是你的痛点,未必是我的终点,既然能两家争一争,他为什么着急卖出去呢?

  为了讨好阴煞派吗?别逗了,成人社会里的人情往来,从来都是看实力的。

  不是说你有心讨好,就能被人家放在眼里的;正经是你实力足够,言行出格一点也无所谓。

  就在此刻,门外传来的皇甫无瑕的声音,“小米,我找冯道友有要事。”

  米芸珊的声音很是坚定,“这个真的抱歉,大人说了,他现在有事,不见外客。”

  乐叶听到这话,明显地更慌了,他低声发话,“一万两千灵……冯道兄,不可能再高了。”

  冯君斜睥他一眼,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道友还是不够诚心,好了,我还是请皇甫会长进来吧。”

  乐叶急得脸都白了,继续压低声音发话,“她收你的价格,绝对不会超过八千灵。”

  冯君看他一眼,很无奈地说一句,“你还要我说几遍……我没打算卖!”

  “好吧,”乐叶终于承认,自己说不动他,但还是有点不甘心地发问,“我为何不够诚心?”

  “你压根儿就没看是多少年的阴冥珠,”冯君冷冷地发话,“以及……阴净指数。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,他感到有点羞涩。

  不过他这话是没错的,阴冥珠不但要讲等级,也要讲年份。

  同等修为下,年份越高的阴冥珠越好,这就像地球界做家具一样,同样大小的木料,年轮越多的越好,因为树木长得慢的话,纹理就会更细腻,质地也会坚硬。

  三年就能成材料的那种木头,不说也罢。

  同理,同等修为的阴物凝练出的阴冥珠,也是年份越长越好。

  至于说阴净指数,也很好理解,简而言之就是阴冥珠所含阴气的纯度问题。

  阴冥珠原本就是阴气的精华了,但是纯度的问题依旧存在,这个也不需要多言。

  冯君的意思是,你们只关心阴冥珠的等级,却不关心其他的细节,这就是诚意不足。

  乐叶为之语塞,不过最终,他还是辩解一句,“没顾得上看,而且这些细节……也是大差不差,不会差很多的。”

  “不会差很多?”冯君很鄙夷地看他一眼,是谁给了你这种蜜汁自信?

  然后他略略提高一点声音,“芸珊,请皇甫会长进来吧。”

  皇甫无瑕快步走进来,先看一眼阴煞派的两名弟子,微微颔首,算是打过招呼,然后走到一张椅子旁边,自顾自地坐下。

  然后她才看着冯君,“冯道友好手段,居然想出用香水来分我的心。”

  昨天她就想拿下阴冥珠的,但是到了最后,活生生被香水分走了注意力,她今天回想起来,觉得自己是中了对方“声东击西”的圈套。

  如果昨天就谈好阴冥珠的,今天又何必面临阴煞派的竞争?

  冯君笑一笑,“你想得多了,昨天香水的事情,也是你先谈的。”

  两人虽然在说阴冥珠,但却是没有点破,也算是个小小的默契。

  乐叶闻言,眼睛却是一亮,“打扰一下,两位所谈的香水……是什么物事?”

  皇甫无瑕却不怕告诉他,她抬手一指米芸珊,“喏,闻到她身上的香味了吗?那便是香水了,女修之间的事情,你没必要过问吧?”

  “咦,”乐叶的眼睛越发地亮了,他笑吟吟地发话,“我正想问,此物是何来历……不瞒皇甫会长,我乐某人还就是喜欢女修这些事情,在派里的时候,我还经常穿女装呢。”

  冯君闻言,忍不住深深地看他一眼,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:合着在手机位面,也有异装癖?

  皇甫无瑕却是不信这个,她觉得乐叶是想在香水的业务上,狙击天通商盟,分散她的精力,好方便争夺阴冥珠。

  她轻哼一声,“乐道友此言……未免太过儿戏了,你阴煞派本身并不善经营,何苦来给我天通商盟添堵?”

  “皇甫会长此言差矣,”乐叶的声音变得阴柔了一些,同时还捏出一个兰花指,娇滴滴地发问,“既知我是阴煞派的,难道不明白‘阴’字何解?”

  一个炼气七层的大男人,瞬间做出了小女儿姿态,这画风转变得……还真有点诡异和惊悚。

  冯君端起茶杯来喝一口,给自己压压惊,手机位面真是有点可怕啊。

  在地球界,他就相当不认可同xing恋,为此还很是在网上跟人掐过几次——当然,那是大学时期的事了。

  现在听说,阴煞派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,可能出现大批阴柔男修,他感觉到浑身不自在。

  但是皇甫无瑕不屑地笑一笑,“你少找那些借口,阴煞派的阴字之后,可还有个‘煞’字……凶厉才能称为煞。”

  冯君听明白她的意思了:你们少扯淡,别玩什么女装大佬,阴煞派不止阴柔,还相当凶厉。

  乐叶却是又冲她抛个媚眼,娇滴滴地发话,“妾身阴柔一点不行吗?”

  “打住了,好好说话,”冯君忍不住了,“乐道友再这么说话,休怪我撵你出去。”

  “唉,”乐叶幽幽地叹口气,声音倒是变回了男声,但是语气依旧怪异,“世间的偏见,何其多也……”

  冯君也懒得再理他,“皇甫会长此来何意?”

  皇甫无瑕很干脆地回答,“商谈香水的事宜,以及通信系统的合作。”

  阴煞派两人似乎知道,天通商盟在跟冯君商谈通信系统,倒是没有出声发问。

  冯君见她避重就轻,端起茶杯来喝一口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哦,我还当你要谈阴冥珠呢。”

  你不想提?那我帮你提,你们两方不斗起来,我能获得更多的收益吗?

  皇甫无瑕闻言,狠狠地瞪他一眼,然后笑着发话,“阴冥珠的事,当然也要谈,你释放阴冥珠的气息,可不就是要谈此事吗?”

  她这是在向乐叶暗示:人家是要咱俩相争呢。

  乐叶却是不管她的暗示,他沉声发话,“皇甫会长,若是其他人也就罢了,你身为天通商盟的分部会长,应该清楚阴冥珠对阴煞派的重要性,你不是一定要跟我阴煞派作对吧?”

  “这才是笑话,”皇甫无瑕冷笑一声,“阴冥珠用处颇多,谁说必须要卖给你阴煞派?”

  乐叶也没生气,而是很干脆地发话,“此前咱们商量的事情,都依你的意思,还有那香水的生意,我也不跟你争了,你看如何?”

  皇甫无瑕却是不领情,她冷冷地表示,“我就知道,你本来就无意香水生意,顺便做个人情而已,至于说此前商量的事情……我天通已经让步了很多!”

  乐叶也寸步不让,“不要说那些废话,你打算出多少灵石买那阴冥珠?”

  皇甫无瑕当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她眼珠一转,“你出多少灵石?”

  乐叶却是没有藏着掖着,他相信自己的报价绝对比天通商盟高,“一万两千灵石。”

  皇甫无瑕闻言,还真是微微一愣:冯君能把阴冥珠卖到这个价位?

  关键是这个价位,目前看起来似乎……还买不到?

  她看一眼冯君,“可否再让我细看一下阴冥珠?”

  冯君可是知道,她用鉴宝眼扫过阴冥珠了,再看也没多大的意思。

  但是他听得出来,她可能要改主意了,目前只是缺少个台阶。

  所以他犹豫一下,还是放出了阴冥珠,“我可是说了,没打算卖此珠。”

  不过两边的买家,直接无视了他的话。

  更令他瞠目的是,乐叶对着皇甫无瑕丢出了一张纳物符,直接发话了,“一百灵……我要买这颗阴冥珠的所有消息。”

  (今天继续看护老爷子,还差一章萌主的更新,就没有欠账了,风笑一直在努力,那啥……谁还有保底月票吗?现在是双倍月票期间呀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