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七百七十七章 高手扎堆(三更求保底月票)

第七百七十七章 高手扎堆(三更求保底月票)


  皇甫无瑕没有小看冯君的来历,甚至对他的能力相当重视。

  但是同时,她对他的身家,持严重鄙视态度。

  冯君拿出山河印的时候,她甚至一度怀疑,是不是前一阵他从赤凤派手里买到的。

  总算是这法器是用来牵引地脉的,算是专属法器类型,她才没再怀疑。

  所以她猜测,冯君极有可能没有飞行法器——反正他自己就会飞。

  哪曾想,冯君轻描淡写地点点头,“哦。”

  你真有飞行法器?皇甫无瑕真的很想这么问一句,但是这话问出去,就太失礼了。

  于是她眉头一扬,“那就好说了,要不明天动身?”

  “好的,”冯君非常干脆地点点头,“晚上我得安排一下止戈山的防御。”

  “防守可以外包给我天通商盟,”皇甫无瑕笑着发话,“我们可以量身定做安保措施。”

  “嗯,”冯君轻轻点一下头,天通虽然有点长于算计,但是在商言商的话,口碑还是不错的,“我得考虑一下,关键是要尽量节省灵石。”

  当天晚上回到小院,他布置了一下,决定自己带着陈钧胜、米芸珊和虞昶珠离开,而地盘上的防御,由郎震负责,陈钧伟和田阳猊为副手。

  其实他本来是不想带虞昶珠的,但是小丫头特别想去修仙界看一看,而虞长卿表示,你把她带走好了,我可以化作她的样子,帮你处理止戈山内部事务。

  冯君一想,觉得也不错,双生姊妹,一个跟自己走了,另一个肯定会用心看守。

  更别说这位还是无忧台弟子,修为也到了蜕凡八层,她要极力维护止戈山利益的话,那些先天高手之流,也要好好地掂量一下。

  除了小院之外,机房和灵植阵也是看护的重点,不过这些地方,冯君直接布置了阵法,幻阵和困阵,只要阵法发动,看守的人就可以向天通商盟或者无忧台弟子求助。

  哪怕这两家都不方便,他们还可以找潘家子弟求助。

  总而言之,花钱不算很多,看守效果不会太差。

  第二天下起了大雨,冯君正好进山里,把聚灵阵盘收了起来。

  有个别修仙者,譬如说赤凤派弟子,这时候才知道,止戈山主要去修仙界走一趟。

  不过就在即将离开的时候,上官云锦跑了过来,说她也想回去一趟。

  那就走呗,冯君一抬手,就放出了光阴梭,这飞舟不是很大,但是坐二三十个人没问题。

  “咦?”皇甫无瑕是要跟着冯君走的,见状眼睛一亮,“你这法器不错哦。”

  其实她的飞行法器,比冯君气派多了,皇甫会长近距离飞行是一朵红花,远距离也是一艘飞舟法器,是封闭式的,看上去富丽堂皇。

  要不说大户人家出来的,就是不一样呢?连飞行法器都不止一件,细分了各种用途。

  但是皇甫无瑕对光阴梭,也真的是比较感兴趣,并不是随口客套夸奖两句。

  因为这玩意儿——它不是使用灵石的飞行法器,而是靠修者自身的灵气驱动。

  皇甫无瑕自己的飞舟,却是要依靠灵石驱动才能飞行。

  在一般人看来,光阴梭是比较寒酸的,但是皇甫会长不这么看——这种只凭个人灵气驱动的小型载人飞行法器,在这个位面几乎是绝迹了。

  使用灵石的飞行法器,固然是高端大气上档次,但是这光阴梭能够不用灵石就载人飞行,自有其独到的一面。

  当然,这种法器也符合冯君的人设:真的是穷鬼出身,能节省灵石就坚决地节省。

  皇甫无瑕看得兴致大起,居然收起了自家的飞舟,也要上冯君的光阴梭,她理直气壮地表示,“既然是输入灵气才能驱动,那大家轮着来就是了……”

  光阴梭的便利,还超过了她的想像,不但载人不少、速度够快,使用的灵气也不多。

  而且此物虽然没有封闭,但是飞行起来,也有一个类似于护罩的光膜。

  飞行了一天之后,众人在野外找个地方歇脚,皇甫无瑕甚至表示,希望用自己的飞舟,换冯君的光阴梭。

  上官云锦听说之后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你的飞舟,起码比他的贵三倍吧?

  不过冯君却猜到了皇甫无瑕的用心,十有八九,她是想分析出光阴梭的独特设计,然后再用到别的飞舟上,借此狠狠地赚一笔。

  说到节省灵石和灵气,地球那个末法位面的技术,甩出这里不止一条街。

  据说手机位面也有节省灵石的呼声,也有人从事相关的研究,不过很显然,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,相关的技术很难有什么突破性进展。

  冯君很干脆地拒绝了对方,说你那飞舟虽然好,我用不起,你若是想拿走也行,一口价——十万灵石!

  一颗出尘期的阴冥珠才两万灵石,他这么开价,根本都不是狮子大张嘴,而是纯粹的讹诈。

  皇甫无瑕闻言一翻白眼,“十万……都够买武装飞舟了,不想卖你可以直说!”

  我还就是不想卖,冯君的心里暗暗地回她一句。

  阴冥珠之类的东西,什么地方都能出产,他在这个位面上可以肆意出售,但是光阴梭是地球产物,可能带有一些位面特色和因果,万一被人推算出来就不妙了。

  若是搁给剑气葫芦什么的,那都不要紧,没什么明显特征,一般人也不可能去费心推算,可是光阴梭一看,就是比较贫瘠位面的产物,这种非主流的法器,被人仔细解析很正常。

  如果对方拿十万灵石来交易,他愿意搏一搏这个概率,再少的话,就真的没必要了。

  所以他就是笑一笑,“呵呵。”

  交易没谈成,不过皇甫无瑕的建议倒是不错,因为有了飞行法器,一行人在七八天内就赶了上万里路,直接穿郡过府风雨无阻。

  这一日中午,他们来到了东华国的东北部,这里有一片硕大的盐碱地,差不多有十万里方圆,人迹罕至寸草不生。

  盐碱地中央百里方圆,是一大团白色雾气,从这里就能进入修仙界。

  光阴梭对着白雾笔直地飞了过来,到了近前才停下来,降落到地面。

  严格来说,地面上并不是人迹罕至,事实上这里的人不少,放眼看去足有数百人,还有数十个帐篷,再往远处看,依旧有帐篷,一直蔓延到视线尽头。

  见到光阴梭降落,四五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跑了过来,却又不敢离得太近,离着十来米拱手,“见过上人,不知上人可是去仙市的?”

  皇甫无瑕早就见惯了这一幕,根本就不予理会。

  冯君等人心里难免好奇,于是四下看一看,却骇然地发现,这里不少人,都是蜕凡期的修仙者,初阶、中阶、高阶都有。

  一名高阶武师领着一名清丽女子快步走来,女子年纪不过二十岁左右,赫然是蜕凡八层。

  高阶武师也不敢上前,看到冯君看过来,站在二十余米处一拱手,高声发话,“上人若是能收小女为仆从,老朽愿签奴契。”

  东华国别的很落后,但是废除了奴隶制度,有终生的主仆,但是仆从有自由度。

  他这么说,就是把自由也奉献了出来,当然,这种契约东华国不认,可是他是在对修仙者做承诺,哪怕没有纸面的契约,只要双方认可,没有谁敢对修仙者毁约。

  冯君看到这一幕,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分析一下东华国的力量体系,高阶武师和蜕凡八层,哭着喊着要追随,东华的高手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?

  “老身孙女资质惊人,尚是处子,”一名老妪高声叫着,“上人可否考虑一下?”

  她身边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儿,年纪虽然不大,但是能看出来是个美女胚子,更恐怖的是,小女孩儿赫然是蜕凡二层……

  “握草,”冯君忍不住低声嘀咕一句,看到这些人,他觉得自己此前培养的一些“自己人”,简直是不值一提,早知道在这里能捡到这么多高手……

  就在这时,虞昶珠轻哼一声,低声发话,“这些人都是想混进修仙界的,你得做保人。”

  她是有一个蜕凡期的姐姐,又是无忧台弟子,跟她提过这些。

  “东华的修仙界,这么抢手吗?”冯君觉得有点不可思议。

  “有这么抢手,”陈钧胜在他身边叹口气,“当年我先天的时候,也在这里厮混过,还混进去过修仙界两次,先天高手,多少优势要大一点……”

  就像在验证他的说法一般,远处的空中,迅疾地飞来一个大汉,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多岁,他声若洪钟,“本人伏海景青阳,提供保镖服务,一次出手,换三个月滞留,可以叠加……”

  冯君听不太懂这话,但是陈钧胜知道是啥意思。

  先天高手不愁进入修仙界,因为他们战力强,又会飞,诛杀炼气期修者都是有可能的,所以经常成为炼气期修者的保镖,混进修仙界。

  但是没有炼气期以上的修者带挈,他们也是进不去的。

  事实上,以武入道的修仙者才是修仙界真正受欢迎的。

  (十一月第一天,三更召唤保底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