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八百零四章 灵酒酿乱

第八百零四章 灵酒酿乱


  季平安浑身是血脸色发绿,兀自奋战不已——他是中毒了,不过还好,他有特效药,有效地压制住了毒性。

  闻言他苦笑一声,“我们队的高手,杀得灵兽不敢攻击云柱了……怎么样,很厉害吧?”

  这话大部分人不会信,但是也有常年跟灵兽打交道的修者,能接受这个解释——灵兽本来就是欺软怕硬,但是依旧有人发话。

  “那他应该主动出击呀,云柱的存在,是为了保护城墙,怎么能本末倒置得过且过呢?”

  甚至有人高喊,“云柱上的朋友,你家队伍快扛不住了,你还打算一直看热闹吗?”

  冯君一听这话,老大不愿意了,离开云柱出击……你确定不是让我送死吗?

  昨天他已经尝试过了,离开云柱又不入城墙的话,危险性实在太大了,灵兽的直觉都相当强,在蜃气弥漫的空间里作战,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。

  当然,冯君有底牌,足够小心的话,还是能生存下来,但是眼下并没有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,他为什么要把底牌暴露出来呢?

  他昨天已经诛杀了不少灵兽,搞得灵兽都不敢攻打云柱了,这难道不算他的功劳吗?

  只可惜昨天钓灵兽钓得太狠,连灵兽肉都吸引不来那些家伙了。

  不过下一刻,他的眼珠一亮,高声回答,“那好吧,我再试试别的法子,至于说离开云柱出击,那是不可能的……一旦失守了,谁帮我夺回来?”

  城墙这边的修者听了,也只能苦笑,你不主动出击的话,还能有什么法子?

  然而,酣战中的众人很快就发现,灵兽们的攻击开始减弱,紧接着,一股异香飘来。

  灵兽的嗅觉,终究是要比人类修者强一些。

  一名前来支援的炼气中阶抽动一下鼻子,眼睛顿时一亮,“酒香……这是什么酒,这么香?”

  季平安也抽一下鼻子,“握草,这才是真正的好酒啊……咱们平时喝的都是什么玩意儿。”

  前文说过,越是杰出的修者,好酒的概率就越高,季队长常年戍守在这里,压力也相当大,没事也喜欢喝两盅。

  夏平安旧伤复发,伤口崩裂,兀自死战不退,闻到这酒香一愣神,“是冯君干的?”

  季平安也反应了过来,犹豫一下发话,“十有八九是他吧,这家伙……我说不让在城墙上做饭,他倒好,在云台上喝酒,还是这么好的酒。”

  他不知道昨天冯君拿灵兽肉钓鱼,因为城墙和云柱相距一里有余,而人类修者的嗅觉,实在赶不上灵兽。

  尤为关键的是,几天的激战下来,血腥味、烧烤味,在战场上比比皆是,就算有人注意到了灵兽肉的味道,谁能分辨得清楚其中异同?

  但是他分得清楚酒香呀,紧接着他就是一蹦老高,“作死……这是真的作死啊。”

  一般来说,云柱和城墙之间对话,直接大声喊就可以,但是涉及一些隐秘的内容的话,大喊就不合适了——很多荒兽是听得懂人类语言的。

  可是这时候,季平安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,“冯君小心,灵兽已经退了……你赶紧把灵酒收起来,这东西对灵兽的诱惑力,真的太大了!”

  冯君并不回答,只是酒香依旧四散飘逸,不多时,不远的云柱又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。

  过了一阵,城墙这边跑来一名炼气中阶,“你们这儿还需要多少支援……看来不需要了?”

  季平安指一指云柱方向,“灵兽都被吸引到那里了。”

  “那就好,”炼气中阶点点头,然后鼻子抽动一下,“什么酒,这么香?对了老季,快到灵禽攻城了,你做好准备。”

  灵兽入侵到一定程度,飞禽参与攻城是必然的,在季平安这种老兵眼里,没有远程攻击能力的飞禽,并不比普通灵兽强多少,但是不管怎么说,飞禽攻城总是意味着战事更加激烈。

  所以他微微颔首,“这个我知道,不过……灵禽目前是在攻击云柱。”

  来的这位转头看向云柱,鼻子又抽动两下,若有所思……

  冯君拿出了“相思入梦”吸引灵兽,因为他知道,绝大部分的灵兽好酒。

  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灵兽会变得如此疯狂,顺着酒味,不要命一般地扑了过来。

  冯君吓了一大跳,直接身子一闪,离开了云柱,同时手上用力,直接将一杯“相思入梦”远远地扔了出去,心里忍不住微微一揪——这半杯酒,足足有二两呢。

  他扔出去灵酒不要紧,地上的灵兽有福了,天降美酒啊。

  然而这些被美酒泼到的灵兽,遭到了周围灵兽的疯狂围攻。

  或许在一开始,旁边的灵兽只是想舔一舔那美酒,但是舔两口之后,忍不住又咔嚓咬上一口,结果被酒泼到的灵兽……就悲剧了。

  冯君一见有这效果,也顾不得心疼了,仔细地看着下方。

  过了一阵,好容易下方的骚乱平息了,他想一想,又拿出半杯酒来。

  这次他没舍得全用“相思入梦”,而是相思入梦和普通灵酒各半,取出灵酒之后,他没有丝毫的犹豫,直接冲着选定的目标泼了过去。

  这一次他选的是一只比较罕见的灵兽嗜铁蚁——大部分的嗜铁蚁,并不能达到灵兽级别,但是确实有灵兽级的军蚁,概率大概是万分之几。

  这只嗜铁蚁身边,还有相当数量的嗜铁蚁小兵,一杯酒下去,雨露均沾。

  蚂蚁是好酒的,灵酒是灵米所酿,也是灵米的精华,它们当然喜欢。

  但是这相思入梦,对嗜铁蚁来说,真的是——一滴就多了。

  当然,就算它们喝多了,冯君也不敢凑上去,但是架不住别的灵兽有胆子,一只砂蜥忍不住了,伸出长长的舌头,箭一般地刺了过去,卷起那只灵兽嗜铁蚁就咽进了肚子里。

  其他嗜铁蚁一下就炸了,直接冲着砂蜥奔袭而去。

  一对一的话,砂蜥真不怕嗜铁蚁,一对一百都不怕,但是一对一千、对一万,它只有转头就跑的份儿。

  但是这时候,它又哪里跑得脱?眨眼之间,它身上就爬满了密密麻麻的嗜铁蚁。

  不出意外的话,七八分钟之后,这只砂蜥就会只剩下骨头架子了。

  然而这些嗜铁蚁里面,也有身上沾了灵酒的,它们打得热闹,旁边就又有一只旱火龟,忍不住吃了两只嗜铁蚁。

  顿时整个灵兽的阵营大乱,等到骚乱稍微平息了一点,才有灵兽听到,旁边传来了碎金岩羊愤怒的叫声,“咩~~~”

  原来就在这骚乱中,一只碎金岩羊被人类修者抓走了,不但抓走了,而且是当场是割了脖颈放血,鲜血洒得满地都是。

  做这种事的,当然只可能是冯君,他不敢直接冲到地面跟灵兽搏杀,但是灵兽们一旦大乱了起来,他偷摸上前搞一只就走的勇气还是有的。

  眼见骚乱逐渐平息,他冒险离开云柱,在距离云柱差不多半里地左右,又摸出一杯灵酒来,洒向刚刚骚乱的地区。

  灵兽们的情绪尚未调整好,眼见又有灵酒自天而降,顿时再次骚乱起来。

  冯君没有去关注它们,而是换了一块片区,又洒一杯灵酒下去。

  反正他就是不负责任地煽风点火,一旦发现有可乘之机,就毫不犹豫地冲下去,搞一只灵兽回来——我不敢硬杠,还不敢趁火打劫?

  冯君的作战手段相当猥琐,不过没办法,谁让他势单力薄呢?既然决定苟了,就得苟出个样子来。

  他这么一搞,搞得他所在的这片地方大乱,灵兽的统一指挥受到了极大的影响。

  灵兽们不是完全没有沾过酒,荒兽中甚至还有擅长酿酒的猴子。

  不过大致来说,能碰到灵果酿制的低度酒已经很不错了,如果运气再好一点,袭杀了人类修者,得到灵米酿制的灵酒,对它们来说,那都值得上供的宝贝。

  在此前一百余年,有灵兽攻破了城墙,结果守军留下大缸的灵酒,灵兽们都喝多了,然后人类修者轻易反攻得手,这些事迹都是有记载的,灵兽们不可能一点戒心都没有。

  但是冯君这次洒出的是相思入梦,比之普通的灵酒又高出太多,灵兽就算知道其中可能有陷阱,但也忍不住生出“我只尝一口”的念头。

 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这话都说死了的。

  而自打冯君开始抛洒灵酒,岌岌可危的城墙顿时稳定了下来,而他们所在的区域,灵兽的死伤还要远远高出其他地方。

  尤其到了后来,随着骚乱的持续,都不再需要相思入梦的催化,很多灵兽就想起来——现在某些友军,明明是自家的仇敌来着。

  仇恨的种子已经开始生根发芽,灵兽的阵营开始分化,如果蔓延开来,甚至有爆发大规模冲突的可能。

  荒兽们发现这里的状况有点混乱,觉得有必要整治一下。

  同一时刻,冯君却是猥琐地四处出击,趁乱四处割耳朵、捡尸体。

  然而忙着忙着,他就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仔细想一想,好像……灵兽内讧的情况变少了?

  然后猛然间,他觉得一股奇大的威胁袭来,于是想也不想,身体直接爆闪,瞬间就闪到了三里地之外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