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八百五十七章 做做养生酒

第八百五十七章 做做养生酒


  人才啊,冯君看着韩总,心里默默地为他点个赞。

  其实新药上市的审批流程长,保健品也未必短,要是多加个“食”字,或许会好一点,上世纪末的保健品大战,过去了还不到二十年,谁能不记得?

  药品监管很严,保健品的利润在那里摆着,恶劣的口碑也在那里放着,真当别人是傻子?

  不过不管怎么说,药品审核是硬杠杠,保健品的生存环境,要宽松很多。

  甚至冯君的心里,一开始都是打着卖“保健品”的主意,把自己的药品推销出去。

  所以韩总这个思路,他还是很赞同的——连行医资格都没有的人,卖啥药呢?卖保健品吧。

  可是他现在不想这么操作了,所以只是淡淡地一笑,“我对保健品也没有兴趣,韩总还有别的吩咐吗?”

  韩总愣了一愣,才放低了声音问一句,“我是听说,大师你最近,手头可能比较紧张……当然,如果是无稽之谈,您也别怪我说风就是雨。”

  “是手头比较紧张,”冯君老实地点点头,穷就穷嘛,有啥呢?不愿意正视才是真的丢人,“但是我真要下了决心的话,有的是地方挣钱……不知道你信不信?”

  都不用多说,他能预知股市波动,那去国际期货市场转两圈,挣几个亿还不是轻轻松松?

  “那……我当然信了,”韩总犹豫了大约十分之一秒的时间,就很干脆地点点头。

  冯君悠悠地发话,“所以,我只想安安静静地挣点钱。”

  他终于是没有跟韩总谈合作。

  但是这世界上的事,真的是东方不亮西方亮,在跟韩总交谈之后的第三天,冯君又遇到了一个熟人……如果有过一面之缘也算熟人的话。

  就是桃花谷车祸那一天,曾经跟他一起救人的十七八岁的少年,来到了洛华庄园。

  按说他是进不了庄园的,他甚至没有冯君的电话,但是这并不要紧,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,冲门卫发问,“就是这个人……应该姓冯,是你们这儿的吧?”

  两个门卫对视一眼:冯老大很少允许人拍照的,这个小娃娃拍了这么多,还是通报一声吧。

  少年不是一个人来的,他身后还跟了一个女孩,二十三四岁的模样,中人之姿,看着气质倒还不错。

  冯君通过监视器,看到了两人的模样,认出了少年,本来想让他们进入庄园的,想一想还是让李诗诗开车,带着自己来到了山门。

  见面之后,冯君把他俩带进来,就在一号泵的亭子坐下,让李诗诗烧水冲茶招待他们。

  少年叫王云海,跟他一起来的是他的表姐盛晓凤。

  才坐下不久,王云海就表示,他手上还有一段视频,“……是你招呼大家一起拉车门的,可以证明咱们一开始是热心救人的。”

  冯君点点头,随口发问,“那这视频你为什么不发,是粉丝太少的缘故吗?”

  “我听说你在投诉他们了,”少年不无得意地回答,他为自己的信息灵通而感到骄傲,“要不然我也找不到你这里来……我觉得这个视频交给你,会更有意义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也有道理,”冯君笑着点点头,跟十七八岁的少年谈话,不需要绕来绕去,“你想得到些什么呢?”

  “我没想得到什么,”王云海傲然回答,“就是咱们好心帮人,不能让他们这么污蔑了,我要主持正义。”

  原来是正义的少年……冯君笑一笑,“那正义也不能白主持,否则就太廉价了……你家做什么生意的,我照顾你一下。”

  现在的他完全有资格这么说话,洛华庄园干活的人加起来已经过了半百,加上袁老他们这些客人,可以说近百了,哪怕对方家里是卖粮油的,庄园的需求也顶得上一个小饭店了。

  王云海思索一下,老实回答说,自己老爸是下岗工人,后来跑大车挣了点钱,现在是做烟酒批发生意,代理着几个小牌子。

  其实现在的社会,这样的人很多,行业也不固定,什么赚钱做什么,不过大抵看来,他的老爸还是有点经济实力的。

  冯君听得琢磨了起来,采购一批烟酒……是不是有点少啊?

  就在这时,王云海的姐姐盛晓凤出声了,“冯总,您手上那块江诗丹顿……多少钱?”

  冯君讶异地看她一眼,心说你这关注的重点不太对吧?“别人送我的,型号什么的我也不懂,大概……两百多万吧。”

  “果然!”盛晓凤一拍手,高兴地发话,“我就说嘛,戴得起这表的,怎么可能为点治疗费狮子大张嘴?您拽车门的时候,差点磕了表蒙子。”

  原来她对奢侈品有点研究,看表弟拍的救人视频的时候,敏锐地发现,出手的男人真不是一般的有钱,一身行头价值不菲,腕上的手表……都够买好几辆卡迪拉克了。

  她建议表弟,你把这个视频放到网上,再加上分析,起码能再博一拨关注。

  但是王云海认为,咱们应该学一下“套路打脸”,先让他们得瑟着,等该露的屁股都露出来了,咱们再光速打脸,岂不是更好?

  这家伙是有点恶趣味,不过正是因为如此,他没将视频放出去,到了后来才知道,冯君居然找了律师,把对方给告了。

  他原本就相当佩服冯君,现在听说他是亿万富翁,心里就更生出了交好之心,琢磨着这种证据我拿着也没多大用,但是给了对方,没准能起到奇效。

  冯君好奇地看盛晓凤一眼,“眼力不错呀,你在哪儿上班呢?”

  盛晓凤现在是研一,开学研二,她笑着表示,自己就是闲得没事的时候,去淘淘网做点兼职,“……也不是模特,就是刷单了。”

  刷单……要不弄个淘宝店铺卖保健食品?冯君摸一下下巴,不过下一刻,他就把这个念头丢在了脑后,在淘淘网上卖奢侈品,不是找仆街吗?

  所以他又看向王云海,“这样,我最近想买个小酒厂,最好有自有品牌的,让你父亲帮着联系一下吧,如果成功了,我会支付佣金的。”

  这么操作一下,他也算是感谢了对方送来证据。

  “这种东西……多的是呀,”王云海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一个品牌不值多少钱,而且酒厂不一定有品牌,品牌也不一定有酒厂。”

  实际情况确实如此,伏牛是农业大省粮食大省,可以说遍地都是酿酒的小作坊,作坊有自营的,也有酿出酒来之后,卖给其他酒厂的。

  至于说有品牌的酒业公司,真的未必有酒厂,弄个勾兑的场所,就开始生产“名酒”的事儿,多了去啦,也没人管。

  就这都算是“正规厂家”,起码有正规公司,有法人代表,比那些卖假冒伪劣产品的强多了。

  王云海对这个情况相当清楚,他父亲做这个行业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“您要是只想买个壳子,真的很简单,我估摸着有几万块就够了。”

  “几万块能买来什么?”冯君听得就笑,“你回去问问你老爸,我要一切资质都正规的公司,最好到手之后就可以生产的那种。”

  王云海眼珠一转,“冯总……是您要买吗?”

  冯君迟疑一下,还是微微摇头,“不是我要买,算是……推荐给朋友吧。”

  他再一次侥幸躲过了税务查税,实在是不想搞什么实体,至于说个体户什么的,那更是坚决不搞了——那可是承担无限责任的,连破产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王云海倒是没在意,直接摸出了手机,“那我给我爸打个电话问一声。”

  这个电话打出去,半个小时之后,王云海的老爸王世维居然亲自赶了过来。

  他其实知道儿子去找谁了,对于冯君这个人,他是很想接触一下的,但人家是亿万富翁,儿子能接触上,那是儿子的机缘,他上杆子凑过去,没准还会得罪了对方。

  但是对方有意买个酒业公司生产酒,这就是王世维自己的强项了,他儿子所掌握的那点消息,纯粹是一知半解。

  所以他亲自赶过来,问冯君到底是怎么样想的。

  冯君倒也不藏着掖着,说我有高端酒的酿造技术,也能开发出一些养生酒,为了避免麻烦,想找个正规的酒业公司生产。

  至于说酒业公司要放在谁名下,他暂时还没有想好,反正他自己绝对不会跟这个公司有瓜葛,也省得税务局再找上门来。

  听到这里,王世维的眼珠转一转,很耿直地发问了,“冯总你这么做……是想避税呢,还是有洗钱的需求?”

  “不是避税也不是洗钱,”冯君倒也不生气对方这么问,因为在他看来,有问题就问出来,比藏在心里好,你愿意耿直,我也想耿直,“这个酒业公司,我其实宁可不避税的。”

  “问题在于,除了酒业公司,我还有其他的产业,但都是私人性质的,连个体工商户都不算,现金流又很大,以前别人不查,现在我要是成立了公司,别人就有资格查我的流水了。”

  (更新到,大声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