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八百六十三章 暗访

第八百六十三章 暗访


  国企这些领导,你还真不能不服,喝酒的水平不是一般的高。

  第二天,这位就打过来电话了,昨天那种酒,你给我拿上五件——我让人跟你现结。

  人情往来原本就是这样,请客喝两瓶五万的酒很正常,白拿别人五件酒,那就不合适了——价值三百万呢。

  这边也会做生意,说没有五件那么多,老酒还有两件,再给你拿三件三生吧,也是好酒,价格稍微便宜一点,两万一瓶。

  在京城就是这点好,只要东西足够珍贵,根本不缺明眼人。

  彭老的老同学的儿子,用了半个月卖掉了四十件酒,赚了一百多万倒是小事,关键还有很多人兜屁股催他——那个酒,赶紧再弄点回来。

  这位的胆子也大,见市场认可,准备了八千多万,每样要进一百件。

  这一次,他是专门去了一趟郑阳,想要亲自见一下那位神秘的老板。

  非常遗憾,一个精悍的中年人出面接待的他,表示我们老大不管这些小事,你当我老板就行了。

  不愧是彭老都要上心的人呐,这位临走的时候,心里都忍不住感叹,八千万的买卖,竟然换不来见对方一面。

  这次他投入挺大,不过回款也快,才卖了二十多天,两百件酒就卖出去了一百五十多件。

  到了这个时候,三生酒已经在京城市场上打出来一点名头了,不管是再富有的人,花五万块买一瓶国产白酒,也愿意吹一吹。

  关键是这酒喝了以后,确实有不错的效果,尤其是对一些中老年人来说,感觉特别明显。

  甚至一些高档的私人会所,都出现了三生酒,而且不会写在酒单上,只有客人问起有没有三生酒的时候,服务员才会回答“有”或者是“抱歉,刚卖完”。

  至于价格,那就更是五花八门了,最贵的三生老酒卖到了十八万八千八,最贵三生酒则是十六万八千八。

  已经有不止一个人开始在打听,这酒到底在哪里能买到?

  三生酒的包装很正规,该有的信息都有,有人托郑阳的朋友去三生酒业的地址看一看,等过去了才知道,这是人家公司当初的注册地址,现在已经搬迁了。

  京城的三生酒逐渐卖得火了起来,彭老的另一个朋友的女婿也注意到了——毕竟差点拿下代理来,他有点懵:这酒……就这么火起来了?

  这还不是大火,只是有开始火的征兆——连销售价格都没有统一呢,也没有零售的地方。

  这位有点急了,连零售的地方都没有,那岂不是我想卖多少钱,就能卖多少?

  他要老丈人再跟彭老说一说:我想好了,要代理这个酒。

  彭老这次就没什么好态度了:我最先是要照顾你的,甚至在郑阳的时候,就把酒给你捎过来了,谈代理最先也是介绍的你家,你家没反应了,我才找的别人。

  你知道不知道,我差点为此得罪了人?

  现在我同学家孩子做起来了,你居然要代理,我说……事儿不能这么做吧?

  这位的女婿闻言也火了:我没说不做呀,只是表示考虑考虑,这买卖就离我而去了?

  不过他也不好直接找京城的代理说事,于是将目光转移到了郑阳——这酒走的不是正规销售渠道,里面肯定有不少文章可以做。

  事实上,现在找叶清漪的人就不少,毕竟她是“三生酒业”的董事长兼法人,很多人从工商、税务等相关部门,得到了她的信息。

  得到了信息,自然也就找到了三生酒业租下的、所谓的“酒厂”。

  一进酒厂,大家就看到了熟悉的包装箱,以及造型独特的酒瓶。

  不过很遗憾,他们不能进入所谓的“生产区”——哪怕那生产区看起来只有两亩地大小。

  外面的接待区也很小,大约半亩地的样子,七八间房子以及……一块停车场,可以停放两辆大型卡车以及四五辆小车。

  来的人感觉画风有点对不上号……这里就是生产三生酒的地方?

  让整个京城都痴迷的三生酒,就诞生在这么简陋和粗鄙的环境里?

  叶清漪对接待这些人毫无兴趣,倒是张老板不介意跟外面来的人聊聊天。

  事实上,张老板知道三生酒在京城的定价之后,整个人都有点傻了,他觉得自己已经相当高看三生酒了,但是真没想到,冯君的定价会如此丧心病狂。

  而他更没想到的是,三生酒这样的价格,竟然能在京城卖得极其火爆,以至于最近接二连三有人前来打听。

  不过,三生酒卖得再火爆,他也无法插手,首先,他只是一个拥有百分之二股权的小股东;其次,生产和销售都是叶清漪在负责,他做不了任何的主。

  叶清漪对来访者是礼貌而不失距离。

  酒的配方?这不可能说;申请代理?我们不需要;经营策略?呵呵,我没有回答的义务。

  不过大致来说,前几次的来人,只是对三生酒有些好奇,一来打听一下底细,二来了解一下能否合作……很多时候还是郑阳本地人在帮着打听。

  毕竟三生酒的销量还不够大,引起的关注也不算太高。

  这个情况,在彭老的朋友的女婿来之后,发生了转变。

  此人叫刘强生,他的老爸是央企的老总,他本人开了好几家公司,还参股多家公司,表面上的身家就有十几个亿。

  按说他是不怎么看得上眼这点小钱,不过他觉得是彭老忽悠了自己,心里有点不平衡,而且这一款酒的逼格很高,不仅仅是酒精或者保健产品,还自带了社交属性。

  ——别人弄不到的酒,我这里是独家代理。

  所以他有必得之心,来了郑阳之后,没有着急去酒厂,而是先旁敲侧击地打听情况。

  ——关于事涉冯君的部分,他是打听不到的,就是酒业公司里知情的,也只有寥寥几人,而彭老在向朋友介绍这酒的时候,就已经隐去了来源。

  但就算这样,刘强生也打听到了不少消息。

  譬如说这个酒厂完全就是一个勾兑车间,原浆酒都是外购的,没有自己的酿造工厂。

  譬如说这个酒厂只见卖酒的人,不见来买酒的人,生产出来的酒也不知道卖到了哪里。

  在整个郑阳市,没有人听说过“三生酒”这个牌子,不可想象它是怎么才在京城走红的,就算墙里开花墙外香,可是墙里一点香味都没有,也实在太说不过去了。

  因为酒厂的安保很严,甚至很多人怀疑,厂子里面是不是在做什么违法犯罪的勾当。

  刘强生思索了半天,最终决定找两个税务局的人,进厂里拜访一下。

  他在郑阳市没什么关系,朋友托朋友才找到了一个小领导——倒是对口,但是对方听说要去三生酒业,马上婉拒了。

  人家拒绝的理由充分,“你要是有对方偷税漏税的证据,实名举报的话,我们可以配合,但是只是猜测的话……省里市里再三强调,要为正规商户的合法经营,创造良好的环境。”

  当然,这些是客套话,最后小领导暗示了——这个公司不能随便查。

  洛华庄园的手眼算不上通天,但是徐雷刚、红姐、王海峰等人,在郑阳都有一定影响力。

  虽然郑阳知道杨玉欣、袁老的人不多,但是很多想要刁难洛华庄园的人,纷纷碰壁甚至死亡,久而久之也被不少人知道,于是就被贴上了“不宜招惹”的标签。

  没有人知道洛华庄园到底什么地方难惹,所以纷纷猜测冯君“有背景”。

  税务局查税是天经地义,但是无缘无故就去查一个亿万富翁……那不是自找没趣吗?

  刘强生又托人找了食药局的人,那边的回答大同小异——三生酒业的商品上市了吗?在哪儿上架了,你手上有那些不合格的样品没有?

  刘强生就觉得传言不虚,这郑阳市的地方保护也太强了一点,相关部门习惯不作为,外地人想要在这里做点事,还真的不容易。

  不过最终,他还是找到了一个央企在本地的分厂,借了两个保卫科的人,一起来三生酒业。

  刘强生能见到的,依旧是张老板,但是他表示,我要见一下你们叶总,谈笔大买卖。

  张老板做不了主,但是他见过太多次叶清漪拒绝别人,所以表示说,你要是没有人引见的话,就别来谈买卖了,叶总不会跟你谈的。

  “我来自京城,”刘强生是一口的京腔,“我想跟叶总探讨一下,暴利是怎么产生的……这性质已经接近传销了。”

  去尼玛的传销吧,张老板很清楚,三生酒跟传销一点不搭界的,但是他没必要跟这小伙子硬杠,事实上他挡住一些闲人,都是“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”,已经超出他的职责范围了。

  这小伙子看着来历不凡,还一定要找碴,他已经调解过了,剩下的事他也就不管了。

  其实他的心里,隐约希望小伙子能镇住叶清漪——如果三生酒不专供冯君的话,酒业公司能多赚多少钱呀。

  刘强生见到叶清漪的第一面,眼睛就是一亮——美女老板?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