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八百六十四章 欲加之罪

第八百六十四章 欲加之罪


  叶清漪不算绝美的类型,倒是有点邻家女孩的清秀,身材也属于平板的那种,但是当初能勾得冯君动心,颜值自然没问题。

  刘强生看清楚她的相貌之后,思路就很自然展开了,这女人十有八九不是真正的老板。

  不过毫无疑问,挑逗美女是一件令人身心愉快的事情,他笑着打个招呼,“美女你好。”

  叶清漪看着他伸出的手,并没有去握,而是淡淡地发话,“这位先生,有话请快说。”

 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?刘强生收回手,很自然地摸出一盒香烟,点燃了一根,才不高兴地发话,“看来你对我有成见?”

  叶清漪的脾气性格其实很不错,在大多时候都是比较和善,显得人畜无害,只有在最亲近的家人面前,偶尔才会有些小暴躁。

  冯君在落魄的时候,都能跟她建立不错的关系,可见她待人接物还是相当得体的。

  但是她今天的无礼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她很明确地表示,“你都说我是在做传销了,我也不知道,到底是谁对谁有成见。”

  “呵呵,”刘强生笑了起来,原来是因为这个呀,“随口说说,开个玩笑而已。”

  叶清漪缓缓地摇摇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不太擅长开玩笑,而且……我跟你不熟。”

  看到她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,刘强生心里暗骂:不过是别人的床上玩物,被推到了台前,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?

  所以他脸一沉,“那你可以解释一下吗?你产出的商品,都到了哪里?市面上为什么没有零售?高额的定价,是谁允许的?别人上门拿着钱,都买不到产品,又是出于什么策略?”

  叶清漪眨巴着眼睛,呆呆地看了他好一阵,才吐出一句话来,“我怎么经营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关系大了,”刘强生冷冷一笑,厉声发话,“就这么一个小作坊,终端零售价卖那么高,谁给你的自信?不对外人出售商品,也没有任何的广告和媒体宣传,你们收益报税了吗?”

  “说句实话,我说你们可能涉及传销,那还是客气的,不客气的话就是……洗钱!”

  “洗钱?”叶清漪一脸呆滞地看着他,脑子一片空白。

  “洗钱”这个词她当然听说过,但是大多数女性的数学天赋都……都用在了打折商品上,小叶子也不例外,她甚至一度以为,洗钱就是洗衣服之前没有把钞票从口袋里拿出来。

  她真不明白,洗钱到底是如何操作的,更不认为自己在参与洗钱。

  但是她的惊愕,看在刘强生眼里,就是被实锤之后的恐慌,他冷笑一声,“当然,我之所以愿意上门来谈这个问题,肯定是有诚意的。”

  叶清漪愣了好一阵,才如梦方醒地一摆手,“呃,不用,你去举报好了。”

  “呃儿,”刘强生好悬没有一口气憋死,他愕然地看着她,“你让我去……举报?”

  叶清漪很无奈地看着他,“是你说要举报的,我如果说我没洗钱,估计你也不信。”

  刘强生不是没想过举报,如果在京城有人敢这么说,他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先举报了,查不了你也先吓你一跳,但是郑阳这地方……官府太不作为了,他托了人都要有证据才行。

  所以他淡淡地一笑,“你要是讲清楚了,我当然愿意相信你。”

  叶清漪眨巴一下大大的眼睛,好奇地看着他,“我为什么要跟你讲清楚?”

  得,这话又绕回来了——我凭什么告诉你?

  刘强生也懒得跟她绕来绕去了,“这酒厂应该不是你的,麻烦你跟正主传句话,我不想多事,就是想买点酒,做个代理,不过别人要是不给我面子,我也不会给他面子。”

  叶清漪眨巴一下眼睛,略带一点迷糊,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反正我不会卖给你酒。”

  其实她没有那么看起来那么蠢萌,她的心里已经清楚了,来的这位想做代理商,但是联系不上冯君。

  凭良心说,她也想发展代理商,多卖一点酒不好吗?但是她心里很清楚,这就是冯君给她定的底线——酒厂只负责生产,不参与经营。

  她根本不知道,怎么才能把酒卖到上万块一瓶去——就算知道了,她也不会乱来。

  三生酒的核心竞争力,全在冯君身上,她倒是可以任性一把,但是任性之后,日子过不过了?

  照现在的发展势头看来,她年收入过三百万毫无问题,何必冒险去寻找刺激?

  刘强生听到这话脸一沉,“那你知道不知道企业所得税?知道不知道白酒消费税?”

  叶清漪眨巴一下眼睛,疑惑地发问,“你以什么身份问我?”

  刘强生顿时语塞,半天才支支吾吾地回答,“我是热心群众,一瓶酒卖到十八万八,我看不下去啊……当我眼红行不行?”

  他的眼红没红不好说,他的话音刚落,旁边张老板的眼是真红了——一瓶酒十八万八?

  我喝了两斤酒,那岂不是三十六万……哦不,三十七万还多了?

  “这个你想多了,”叶清漪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我们是代工产品,一瓶酒只赚十块钱,中间环节发生的费用,你不要找我来说。”

  刘强生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,“你替谁家代工?”

  叶清漪白了他一眼,呵呵一笑,那意思很明显——我凭啥告诉你?

  刘强生见状,知道今天也就到这程度了,于是转身离开,嘴里却还轻声嘀咕,“代工产品?呵呵……有意思。”

  张老板今天是受了刺激了,他原本以为,自己已经能接受“别人吃肉,自己喝汤”的现状了,但是真没想到,自家卖出去的二十多元一瓶的酒,能卖出十几万的天价去。

  离开酒厂之后,他正失魂落魄地在街上走着,猛地听到有人喊,“张总,留步!”

  刘强生快步走了过来,“张总,你们厂的酒,一瓶就真的只赚十块?”

  “呵呵,”张老板苦笑一声,他不想出卖公司秘密,但是这个收入差距实在让他无法淡定——搁给谁也淡定不了,所以他只能干咳一声,“叶总都说得很清楚了,我们是代工产品。”

  他这话是在为公司解释,但是话里的不甘心,也是显而易见。

  刘强生的眼珠一转,“这并不公平……你觉得呢?”

  张老板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我觉得是不是公平,有用吗?”

  刘强生轻笑一声,“据我的了解,你在这个酒业公司……有百分之二的股份?”

  “没错,”张老板点点头,“一年挣一百万的话,我能分两万,其实这么将就着也不错……”

  刘强生的眉头微微皱一下,“如果……我买你这百分之二的股份,你多少钱愿意出手?”

  “我不会出手的,”张老板摇摇头,“也许酒厂一年能挣一千万呢?那我就能挣二十万,为什么要出手?挣得不多,可是细水长流。”

  “五十万,”刘强生很干脆地发话,“五十万我买你百分之二的股份。”

  张老板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重重地叹口气,他摇摇头,“没意义的,真的……百分之二的股份,你什么也做不了,没有任何的权力。”

  二货!刘强生心里忍不住生出了智商碾压的优越感,我有百分之二的股份,就有资格查账了呀,只要能查出账面上的问题,百分之一的股份照样能掀翻这个酒厂。

  如果对方不让查账,那就更容易对簿公堂了。

  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这是我的事儿,五十万……卖吗?”

  张老板摇摇头,“卖也不会卖给你,叶总有优先收购权,你不会以为她连五十万也拿不出来吧?”

  刘强生的眼珠一转,阴森森地发问,“你这是……感觉奇货可居?”

  张老板闻言,也是冷笑一声,“不是我感觉奇货可居的,而是有人一百万要买我的股份,我都没卖,你这诚意不够。”

  “呵呵,”刘强生不屑地笑一笑,“还是想卖个高价啊,我两百万买你的股份……你敢要吗?”

  张老板又是一声冷笑,“你敢买我就敢卖,问题是你……有那么多钱吗?”

  “你别激我,我不吃这套,”刘强生摆一摆手,沉吟一下发话,“这样吧,你能跟我好好说道说道,这酒业公司有什么猫腻的话,两百万买你的股份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  张老板斜睥他一眼,微微一笑,“好算盘,上嘴皮一碰下嘴皮,就是两百万,我是有点不放心……我说出来那些事,两百万还有影儿吗?”

  刘强生眉头一皱,“胆小就别想挣这个钱啊!”

  “我并没有想挣这个钱,”张老板一摊双手,很坦荡地发话,“是你把我喊住的,不是我喊住了你。”

  刘强生犹豫一下,还是发话,“我叫刘强生,你可以打听一下,也可以千度搜索……肯定有我的照片,说句实话,两百万对我来说是毛毛雨,我只是不喜欢被骗。”

  “你跟我说这有毛线的用,”张老板一甩手,转身就走,“我管你是谁,有钱我听你的,没钱就别装大瓣蒜……真特么的有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