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八百七十四章 台阶

第八百七十四章 台阶


  向市长的脸,瞬间就沉了下来,他当然听得出,对方说的是反话。

  你儿子就算这次躲得过,躲得过下一次吗?就算躲到迈瑞肯去……就安全了吗?

  他看着冯君,有点想发火,你敢这么肆无忌惮地威胁领导?

  但是转念一想,人家貌似……还真有这个资格,在森严的体制面前,再有钱的商人,也不过是蝼蚁,但是在体制之外,有钱的商人能做的就太多了。

  向市长在郑阳市,如果他真想下狠手的话,绝对能整得冯君生死两难。

  但是冯君离开郑阳的话,想对向松下手,那完全也可以肆无忌惮——没错,哪怕是在迈瑞肯,真正有钱的人也能为所欲为。

  所以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,自己想要征走洛华庄园的土地,是不是有点欠考虑?

  不过这是近期内,他唯一能做的大手笔了,他也不想轻易放弃……

  好吧,目前他先要谈的,还是自己的儿子,他深吸一口气,“冯老板的意思是说,我儿子可能会继续遭遇一些麻烦吗?”

  “这很难说啊,”冯君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儿子麻烦不断,你儿子也可能麻烦不断,咱们俩真的是……唉,同病相怜呀。”

  向市长做上位者也久了,终究是受不了一个年轻人在自己面前没大没小,阴阳怪气地说话,所以他冷哼一声,“我儿子遇到的不是病,是人祸!”

  “呵呵,”冯君冷笑一声,“人祸……你儿子遇到了,那我儿子呢,他遇到的算是天灾?”

  向市长就当没听到这货吐槽了,他正色发话,“纠正你一个说法,洛华庄园只是你的事业,不是你真正的儿子……拟人化不代表它是真的生命,人对生命应该有敬畏。”

  “那我也有一个问题要问,”冯君冷笑着发话,“在你的事业和儿子中,你只能二选一的话……会选哪一个?”

  向市长默然,他很想说我会选儿子,但是这话在大庭广众之下说,属于zheng治正确,但是现在这个场合说,那就是矫情了。

  “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”,那是男人的终极梦想,看一看历朝历代的皇帝就知道了,子嗣问题当然也很重要,但是要排在这两者之后。

  对于处于权力上升期的男人,尤其是如此,通常那种说“为了儿子能舍弃一切”的男人,不是毒鸡汤喝多了,就是他所拥有的“一切”并不算太多。

  向市长也不会认为儿子不重要,“事业是一时的,儿子是永远的,这两者没有可比性。”

  冯君却是看出了他的犹豫,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你现在该知道,我有多恨你了吧?”

  向市长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你搞这个庄园,无非是为了钱,你说个数,只要别太过分……”

  “打住了,”冯君一摆手,制止了他说话,同时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我就挺奇怪,你这个市长是怎么当上的……就因为你擅长自以为是?”

  他也不等对方回答,就站起了身子,向门外走去,“来,我给你看一样东西……”

  两人走出前楼,站在细密的秋雨中。

  冯君冲着山上的白色小楼指一指,“你猜一猜,那栋楼价值多少钱?”

  向市长昨天四下找人对付洛华庄园,多少也听说了一些传闻,他不以为意地撇一撇嘴,“这就是传说中的玉石小楼吧?这么多汉白玉……倒也很不容易了,值一两个亿?”

  “开什么玩笑,”冯君笑一笑,“真正的羊脂白玉……全部都是,一克就价值上万,我这栋楼拆了出手,起码能把全国羊脂白玉的市场砸低八成!”

  向市长怔了一怔,脸上的肌肉猛地跳了两下,“全部都是羊脂白玉?”

  “当然,不信你可以跟我来看一看,”冯君有点忍不住卖弄的心思,没办法,家里有好东西一直捂着,心里也爽不起来,不过,他还是看对方一眼,“你能分辨出羊脂白玉吗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向市长迟疑一下,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我不太在行,不过可以找专家。”

  “不用了,”冯君一摆手,其实他看这个小楼看得挺紧,“你要是行家,我带你看一看,别人想来看?门儿都没有……不是你要为难我,我也不会让你看。”

  这话说得……还真耿直!向市长不喜欢这个因果逻辑,但是看着这么大一栋楼,脑子里想着“一克价值上万”,他觉得脑子里的氧气都不太够用了。

  这特么得多少钱啊!

  他有点明白,冯君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了,居然会公然对付自己的儿子。

  但是他还是觉得有点冤枉,“你早说嘛,可以把这一块圈起来,不征用……尽量圈得多一点,也有利于保护你的财产。”

  冯君无奈地翻一下眼皮,“你还是没有弄明白我的意思,我是说……我是打算认真经营这里的!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,我也不差你市zheng府补贴我的那点钱。”

  “如果我当时就认为,这块地保不住的话,我吃撑着了,在这上面盖玉石房子?”

  “这么说吧,你再给我找一块地,偏僻一点无所谓,有山有水就行,面积嘛……最少十平方公里以上,我可以跟你置换,但是初期建设的五年之内,洛华庄园不搬迁。”

  他的条件开得也不算苛刻,对方真肯答应的话,他置换土地也不是不行,不过到那个时候……相关的细节问题会很多,不让他满意的话,他也不会同意。

  说来说去,是用这么一个说法,给市长个台阶。

  他相信,对方就算很动心这个条件,估计也不会答应,因为……可操作性太差了。

  果不其然,向市长认真地想了一想之后,还是摇摇头叹口气,“有山有水的地方,这地方可不好找,就算找到了,万一你不满意呢?再搞一搞三通一平什么的……那得多长时间?”

  冯君笑一笑也不做声,心说别的不谈,只说五年之后我才搬走,那时你应该早就离开了。

  他不出声,向市长也不出声,两人在院子里站了好一阵,雨水甚至都打湿了肩头。

  最终还是向市长发话了,“好了,你说的这些,我会向大家反应的……置换二十平方公里的土地吧,你条件提得越高,他们反对的声音也就越大,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  “哦,”冯君点点头,轻描淡写地表示,“京城的事儿,我会帮着打听一下,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。”

  感觉这年轻人在盛气凌人的同时,还有点滑不留手,向市长心里也是有点懊恼:我怎么好端端地就招惹上这么一个家伙了呢?

  其实他也不是很怕跟对方翻脸,一旦决定拼个你死我活,他也未必就会输,只不过说到底,还是要考虑成本,zheng治这玩意儿,玩的不就是妥协的艺术?

  既然话说开了,他受到的那些闲气,也就不算什么了——谈不拢才是最大的受气。

  所以他尝试跟对方缓和一下关系……适度的那种,“这个庄园确实不错,如果闲下了,能来放松一下,也是很不错的。”

  冯君却是非常直接地表示,“我目前没有开放庄园的计划……等外面的四千亩地卖出去,那些地方改造一下,也是不错的景色。”

  向市长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眼,不再说话。

  上午十点,京城传来了最新消息,警方表示考虑到高校声誉的问题,让校方来警局接走向松,不过这件事情,很显然没有结束,警方还会继续展开调查。

  对向松来说,这个结果还是不够完美,他更希望自己能够交点钱之后取保候审,而不是让学校的老师来接走他——这意味着这个消息的传播,是不可遏制的。

  但是事实上,向市长得知这个消息,也没办法发作,冯君在京城布局那么久,指望人家不发泄一点怒气,那是不现实的——再退一步说,京城警方也是要脸的呀。

  他甚至通过电话安慰儿子,“好了,你的同学都知道你是无辜的……认为你无辜的,这就可以做朋友,至于那些人云亦云的家伙,你需要在意他们的看法吗?”

  安慰了儿子之后,他站起身告辞走人,不过这次的待遇要稍微高一点,不用坐摩托了,杨玉欣直接开车,把他送到了庄园门口。

  杨主任的车技,也是马路杀手级别的,自动挡都能把车开得一顿一顿的,也是没谁了,好在她开得慢,庄园里也没车辆会车,再加上不用倒车,她还是很“稳”地把车开到山门。

  当然,杨玉欣可不是单纯给对方当司机来的,她有些不方便说的话,必须私下说,“向市长,这次的事情,冯总的反应已经很克制了,我也不希望再出什么意外。”

  向市长以前就跟纪元公司有过接触,还见过杨主任一面。

  但是在儿子“被吸du”之前,他是真没想到,古老三的媳妇居然就住在洛华庄园里。

  今天他才又知道,合着古老三的女儿也在洛华庄园,明明是可以上学的年纪,学校也开学了,居然在庄园里待着,这让他越发地感到了冯君的神秘。

  现在听到古老三的媳妇这么说,他也只能苦笑了。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