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八百七十七章 郁闷的向松

第八百七十七章 郁闷的向松


  不得不说,冯君的纳税意识,其实一直是比较薄弱的。

  谁都知道纳税是天经地义的事,但是华夏这个纳税……为了和谐不说也罢。

  反正看外国电影电视,起码里面有人会说,“我们纳税人如何如何”,但是若在华夏这么说话,那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笑话。

  当然,冯君卖玉石不纳税,有他自己的一套说法,自己能心安理得,更别说一纳税的话,他那异常恐怖的资金流,就会被别人注意到。

  对于叶清漪挂名的三生酒业公司,他也有自己的纳税逻辑——伏牛的酿酒小作坊多了去啦,一般就是按照定额交点管理费,如果是在村子里的小作坊,甚至连管理费都不交。

  三生酒业是比较正规的公司,但是没有什么知名品牌,在任何的媒体上都见不到广告,这种公司就算比小作坊强一点也有限。

  至于说三生酒和三生老酒,那只是代工产品,借出去了商标而已。

  当然了,每瓶酒十块钱的利润中,税务局该收多少税,酒业公司按照常情交就行,哪怕算上消费税也都无所谓的。

  所以他觉得税务局去查税也就算了,还要查销售对象,这特么就有点扯淡。

  严格来说,税务局这么做有理法依据,但是拜托,不管什么理法依据,也不能脱离当地的现实民情,整个伏牛省就没这个规矩!

  三生酒没有在媒体上做任何广告,没有利用任何酒类该有的销售渠道,甚至在整个华夏,都没有一家公开上架的销售终端——为啥就有人盯上它了呢?

  所以说,还是有人在作梗。

  高强也不知道什么人在作梗,“叶总不肯在电话里说……现在庄园里,还有一些存酒,倒是够关主持的需求,不过我现在还是过去看一趟吧。”

  “那劳烦高道友了,”关山月笑着点点头,“我也不着急离开,你多弄一点货回来,我提货也就更放心。”

  高强这次没有招呼张采歆去运货——好风景现在单位办理了借调,偶尔去新单位晃一圈,去市里找她就行了。

  半个小时之后,高强来了电话,说正好碰上税务的人在场,据说要暂时封掉酒厂。

  令高强感到惊讶的是,据说背后的指使者,也是来自京城的人,姓窦!

  冯君并不知道,窦公子把三生酒和洛华庄园看做了两件事——按理说以他的能力,仔细打听一下,会得到相关的消息,比如说那个张老板就未必扛得下来。

  但是窦公子真的太自信了,根本不屑去打听——我先收拾了你再说,等你扛不住了主动来见我,那时候我想问啥不行?

  过江的强龙,就得有强龙的姿态,不然的话,何以震慑宵小,何以让他们心甘情愿让出利润?

  所以窦公子是直接发力,但是冯君恼了,抬手拨通了市长的电话,“老向你这是没完了吧?”

  向市长有点疑惑,这是又出什么事了?可是他正接待一个上面下来的领导,也不敢多说什么,问了两句,对方不肯说,他就说回头我联系你,现在正忙呢。

  冯君黑着脸挂了电话,冯天扬见状就发问,本家你遇到什么麻烦了?京城我还是有点关系的。

  冯君也没指望他能有什么关系,就说某某高校你认识什么人不?

  巧了,冯天扬还真认识这个高校的人,那是一个老教授,现年八十多了,在国学上有着深厚的造诣,一向都很推崇道家的文化,跟太白山的老执掌关系很好,喝过几次问道茶。

  近些年,冯执掌也陆陆续续送过一些问道茶过去——虽然不是三棵古茶树上,但绝对是山顶上长的,不是从外面买来滥竽充数的那些。

  反正两人关系是有一些,冯天扬就打个电话过去,说我有个晚辈想考你们学校,不过我怎么听说,你们学校有人吸du,还有艾滋病……据说都被校方压下去了?

  老教授对这事儿也有耳闻,就说你别听这些传言,既然是你的晚辈,只管报就是了,我不会跟校方打招呼留情面,但是只要他能考上,老头子我活着一天,就不让他受欺负。

  “我觉得还是算了吧,”冯天扬做事可不缺手腕,他略带一点迟疑地表示,“是个女孩子,特别喜爱国学,但是你们学校给人的感觉……不是很安全。”

  他还打算继续忽悠呢,那边的老教授急了,“特么的,现在的校领导,一个比一个不是玩意儿……我去找他们说理去!”

  很快地,向市长就又接到了儿子电话,“老爸,我想转学,有个金教授跑到课堂上骂我,说我是学校的耻辱,同学们都在看我的笑话。”

  卧槽尼玛,市长大人一听这话,那是忍无可忍了,正好领导在听别人讲解,他躲到一边给冯君打电话,“冯君你到底怎么回事,有啥话你直说,欺负我儿子算什么本事?”

  “我也很想跟你直说,”冯君的态度,比他还恶劣,“有种你就冲我来呀,躲在背后暗戳戳地支持姓窦的,这是看我好欺负?”

  向市长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,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只说一句……我没有支持他!去过你那里之后,我连他的电话都没接过!”

  冯君哪里会信这话?他是看穿了这些事,不过他并不介意点破,好让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,“郑阳的税务查三生酒,是姓窦的意思吧?”

  “三生酒……”向市长犹豫了一下,他知道窦公子最近在郑阳,很是折腾了一点事,不过他懒得过问——都已经决定支持洛华庄园了,还能不让人家找点别的事做?

  他对三生酒没印象,一点印象都没有——这酒就没在郑阳当地出现过,不过他隐约记得,窦公子好像是对郑阳市的某个酒企,有一点想法。

  所以他想一下之后发问,“这个企业跟你有关系?”

  他的话,停在冯君耳中,那就是装傻了,冯君冷笑一声,“原来你不知道呀,那算了,就当我没打过这个电话……以前的约定,咱们也都不提了。”

  “别啊,”向市长急得大叫一声,“有话可以好好说是吧?真不是我意思……你给我半个小时,让我了解一下情况行不行?”

  半个小时并不长,但是向市长已经了解到了不少,于是他又打电话给冯君,“这是窦家自己的线儿,三生酒那边是消费税的问题,跟国税有关,是省里的事,我管不了国税啊。”

  听起来没错,国税是条管,市里更认省国税的领导。

  但是冯君不吃这一套,他学的是工商管理,知道对方说的理论上没错,可他终究是在社会上打拼了这么多年,所以他只是一笑,“市国税你都管不了?”

  “国税……那是国字头的单位,”向市长干巴巴地回答,没有任何的表情色彩,“你觉得我的话管用,还是国税总局的话管用?”

  冯君轻笑一声,“这些我不懂呀,我就是体制外的土豆,我就想问你一句……这个事儿你管不了是吧?”

  “别,我管,”向市长的心里,真的是腻歪透了,但是他又能怎么样呢?理论上他是不能管,但是又怎么可能管不了?

  他唯一疑惑的是,“那个三生酒业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  区区半个小时的时间,并不足以让他了解清楚三生酒的全部辛秘。

  你就装吧!冯君心里冷笑,不过对方既然愿意装无知,说明还是有解决问题的诚意。

  所以他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那是我朋友的生意!”

  向市长听到这回答,心里也松了一口气,他还有点怀疑,冯君是要无差别地狙击窦家选择的所有项目,现在看来,这货暴走还是有原因的。

  挂了电话之后,冯君大致跟关山月和冯天扬讲述了一下情况——这两位知道三生酒的真正主人是他,所以他也没必要隐瞒。

  不过一直在旁边旁听的任志祥闻言,再度出声了,“冯大师,你说的这个没事找事的窦家,是京城那个吗?”

  冯君讶异地看他一眼,微微颔首,“没错,他不在京城发展,跑到郑阳来兴风作浪……我跟这家伙有旧怨,已经忍他很久了,居然又来撩拨我。”

  冯天扬眨巴一下眼睛,“这货还真是作死,也就是冯大师你脾气好,搁给我是你……哼。”

  这话可不是客气,他太知道冯君的能力了,别说那种能碾压昆仑的战力,只说那只灵植牧者花花,也是炼气期的灵虫,完全可以无声无息地干掉什么窦公子。

  冯君当然也知道,花花出马就够用了,他还可以制造不在现场的证据。

  不过事情真的不能这么做,他不想让花花主动去伤害人类,这不是怕别人追究他的责任,而是他不想让它养出这种坏习惯。

  任志祥在旁边察言观色,见状又出声,“这个窦公子,好像跟文家有点不对付,前几年我在魔都做生意的时候,听说他在文家的太子爷手上栽过跟头。”

  冯君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,“哦,那然后呢?你继续说。”

  “我看冯大师你不想跟他高调对抗,”任志祥先说出了自己的猜测,发现对方没什么反应,才笑着发话,“我琢磨着,能不能再挑唆一下他们?”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