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八百八十五章 各有选择

第八百八十五章 各有选择


  窦公子的死,在郑阳高层真的引起了不小的风波。

  不过调查了十来天之后,终于引起了郑阳这边强烈的反弹。

  因为他们查到了李大福的老总李永锐的头上,态度还很不客气。

  李永锐跟窦公子没啥交集,不过窦公子涉及了珠宝玉石行业,跟李大福就算有了瓜葛。

  最关键的是,在窦家看来,李永锐是有能力制造这么一起惨案的。

  珠宝玉石行业,没有一点处理问题的手段,那是做不起来的——开私矿、跟别家抢货源、收赃物、走私海外的珠宝……正经人办得了这种事?

  说个更简单的例子,如果是饭店老板,遇到不愿意招惹的混混,大不了白让他们吃一顿,但是珠宝玉石的老板,总不能让他们白顺一条金链子走吧?

  李永锐是国企领导,看起来没可能跟黑道有关,但是……可能那么白吗?

  窦家一查李永锐,郑阳这边坐不住了,这是我们伏牛省珠宝行业的标杆呀。

  你要是有真凭实据,要治李永锐的罪,那我们也就认了,但问题是……你们没有啊。

  郑阳这边有人呛了,省里也要考虑全局,毕竟这里不是窦家的基本盘。

  窦家也有点懵,表面上是又多派了几个人来,但是实际上有所收敛。

  三生酒业租的厂房,短期内不合适再生产了,于是叶清漪又租了一块地。

  沈头目则是彻底地栽了,天天张罗着四处找钱,还上那五十万——二和尚要的三十万,其实没有那么多道理,但是这年头,哪里有那么多道理可讲?

  还有就是冯君对桃花谷车祸的诉讼了,对方已经托人来说情了,希望他能撤诉。

  原本对方还只是想着,私下道个歉就完了,但是见冯君这边死活不松口,最后终于表示,愿意公开在任何媒体上道歉——是任何媒体。

  他们甚至托人找到了朝阳的冯文晖夫妇,希望他俩能帮着说一下情。

  这种活动能力,让冯君都颇为惊叹,看来主观能动性一旦充分发挥起来,还真能出奇迹。

  冯文晖夫妇属于智商在线的父母,轻易不会给儿子添乱,他们就是传个话,告诉他有这么回事。

  冯君当然不会答应,他就是一句反问:早能想到今天,你早干什么去了?

  现在知道后悔了,当初为什么没命地黑我呢?以为你家死了人了,我就该让着你?

  这世界谁都不欠谁的,当初你黑我,可不就是以为不会为此负啥责任吗?

  还是作恶的成本太低,那我就帮着提升一下成本好了,只求乐于助人的人不会为此寒心,只求某些人作恶的时候,考虑一下放纵自己的后果。

  人类社会在向着文明方向发展,不该退步,更不该是作恶者狂欢的乐园。

  经过这段时间,楼大姐的身体也好了不少,甚至冯君还收到了两双她纳的鞋垫。

  高强终于突破了武师,而狄爱心……表示自己想出去打拳赛了。

  这个社会,经常有些让人啼笑皆非的情况出现,狄爱心就是个典型的例子。

  他在庄园待了也多半年了,知道冯君有多么神奇,但是冯山主一直看不上他,不肯教授他修炼,他心里就有股子气——你看不上我,离了你我也能出头。

  中二少年,就是这么有骨气,尤其是他自身的条件太好了。

  高强一直很在意狄爱心的,也不想让他走歪路,但是他能做的,也就是把自己所学的东西教给他一些,希望他可以多等一等,等到冯君开口。

  但是狄爱心不想等了,他的家庭条件不是特别好,中等偏下,所以出人头地的欲望特别强烈,他现在觉得,自己可以出去一展拳脚了。

  他对冯君也没什么怨恨,冯山主这人确实不错,本事也强,他只是不想再等下去了。

  这种感觉类似于一个大学毕业的应届生,进了一个好公司,但是发现排在自己前面的高手太多了,想要出头起码要先熬好多年——不是你不够优秀,而是很多优秀的人还在排队。

  那么,等不及的人想要跳槽,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

  狄爱心在离开庄园的时候,特地前来向冯君告辞,“大师,等我功成名就,挣了大钱,再回来拜望您……现在的我很卑微也没钱,您看不起我是正常的。”

  “你这言论是谁教你的?”冯君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他对小家伙的印象不好也不坏,感觉他有点口无遮拦有点喜欢财货,但是年轻人莽撞,上帝都会原谅;缺钱的人谁不喜欢财货?

  所以他只是表示,“你还年轻,没必要这么着急,总要有点历练才好。”

  这话没毛病,哪怕是在手机位面,那些修仙家族的子弟,还要讲个历练呢。

  但是狄爱心没有想那么多,他有着中二少年的耿直,“我等不及了,别人都说出名要趁早,至于庄园里的事儿,我不会说出去的,您放心好了。”

  冯君看着他昂然离开的背影,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半天才叹口气,低声嘟囔一句,“其实你说不说,并不重要啊……”

  除了这几件事情之外,最重要的就是莫过于太白山执掌冯天扬传来的消息了,他发现了疑似昆仑山门的位置,希望冯君过来落实一下。

  昆仑的山门,其实不是绝对的秘密,外界知道的人,相对数量不多,但是绝对数量还是有一些的,不过那些都是昆仑的铁杆,不提也罢。

  大多数混迹于昆仑外围的修者,都不能知道其山门,也足以说明其神秘。

  而冯天扬能探知这地方,应该是花费了一些资源,太白山跟昆仑的关系不怎么样——地域离得不太远,有些纠葛是必然,所以他爆出了这个消息。

  毕竟冯君已经承诺了,太白山如果能爆出昆仑的山门,他愿意送个聚灵阵出去。

  而太白山盼望聚灵阵,盼了上千年。

  不过冯天扬还是没有敲定山门的确切位置,只是说距离西倾山不远,在某个县城城郊的一片山里,大致范围有十来平方公里。

  冯君有点犹豫,自己该不该走一趟,此刻已经是仲秋,如果再有拖延,今年估计就过不去了,西倾山的严寒,给他造成了极深的印象。

  不过他一旦去了那里,肯定是要隐匿行踪,因为没准还会整出很大的动静,他的手机不仅会关机,还会收进储物袋里,如此一来,洛华庄园有什么事,就不好联系上他了。

  而现在的郑阳并不太平,窦公子之死带来的影响,并没有完全消除,三生酒要选择新的地方建厂,也难免会遇到什么问题。

  冯君琢磨半天,打算明年开春再去寻找昆仑山门。

  事实上,他跟昆仑做了一场,完全没有吃亏,反倒是抢到了不少好东西,占尽便宜的情况下,再打上门去,听起来似乎也有点……那啥。

  他让太白山帮着打探昆仑山门,其实是给对方施加压力的意思,你能擅闯我洛华庄园,我也能擅闯你昆仑——如果不想被我擅闯,你们打算怎么应对啊?

  不成想太白山打听到了消息,昆仑居然没啥反应——估计是冯天扬打探的时候很小心。

  冯君觉得,要不然再等一个冬天,多给昆仑一些反应时间。

  所以他没有去西倾山,而是在山河印温养好之后,去了麻姑山。

  冯君来丹霞天,是不需要隐藏行踪的,洞天的主持就是自己人。

  关山月盛情招待了冯君,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,麻姑山的收入不错,三生酒卖得也很好,当然最关键的是,她等这一天很久了。

  接风宴上,关主持甚至主动发问,要不要邀请一些道友来,共同见证丹霞天秘地开启?

  冯君对此感到有些好奇,“我印象里,关主持你是比较喜欢低调的。”

  “早晚要被人知道的,”关山月倒是看得很开,“既然是那样,不如大方一点,正好冯大师您也在,可以算是我麻姑一脉的护法……不,是太上护法。”

  冯君被她的话逗笑了,“得了,我可没那么老,你觉得怎么合适怎么来好了。”

  两人倒是都没说,秘地里那俩出尘期阴物,能不能搞定——冯君认为自己没问题,而关山月觉得人家来都来了,肯定是有信心,自己何必问这种冒犯的问题?

  当天晚上,关山月就通知了道门里的好友,到了第二天下午,就赶来了不少同道。

  武当郭长老和茅山唐文姬,这都是肯定会通知的,除此之外还有四明山的道友,以及终南山的秋道长,不过令冯君感到意外的是,青城山也来人了。

  青城来人是一个黑瘦的中年道士,难得的是此人也有中阶武师的修为。

  此人一来,就主动向冯君拱一下手,“见过冯大师,本人张洞远,此前青城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大修士海涵,此次我带了一本《太平预览》来,向您赔罪。”

  太平预览出自宋代,算是大名鼎鼎的类书,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,多达一千卷,不过现在大部分已经佚失了。

  冯君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谢了,无功不受禄……我倒是想知道,谁请你来的?”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