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八百九十四章 小世界试炼

第八百九十四章 小世界试炼


  麻三娘的想法,也不能说就是错的,她能理解股份制经商,但却不同意小世界共享。

  说白了,还是思维和眼界的问题,古人不是不懂变通,可是经过信息爆炸时代洗礼的人们,各种奇思妙想真的彻底碾压古人。

  冯君不想跟她多解释,只说明一点,你这个小世界,没有灵石是玩不转的,但是你自己偏偏还就没有灵石,只有我的灵石能让你的小世界正常运转。

  做为小世界的拥有者,丹霞天是不可替代的,但是提供动力的洛华,就是可以替代的吗?

  所以冯君认为,我们交出灵石,只有资格进入小世界试炼——这样是不公平的。

  他懒得多说,但是关山月是一个很好的沟通者,她明白他的意思后,也积极劝说麻三娘。

  关主持甚至很直白地指出,如果不让道门其他人进入,只有洛华和丹霞天两家的话,倒也不存在占股份的问题,但是别家付出些许资源,也能进去试炼,那就不合适了。

  洛华付出的不但是硬通货,而且还是小世界运行的必要资源——别家的资源能与之相比吗?

  但是到了这时候,能拒绝别家的试炼吗?不行,牛皮都吹出去了。

  麻三娘本人就是做过执掌的,生前也有各种因果,眼下既然无须担心奇宝被抢,她也很愿意照拂一下道友们的后人。

  最关键的还是,这是一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,敝帚自珍注定没有出路。

  最终,麻三娘还是被“洛华不追求控股”的条件打动了。

  她表示说我已经脱离这个时代太远了,小关你既然是激活了驱动小世界的前置条件,也算把我救出来了,那就你来把关好了。

  至于说洛华该出多少灵石,该占多少比例股份,三人——两人一鬼的意思大致相同,那就是进小世界走一趟,视情况而定。

  冯君也不会在意这些细节,一旦进入了执行阶段,自然有徒弟们来操心。

  然后麻三娘开始了新的担心,如果小世界的运行成本太高,冯君会不会停止投资,这对丹霞天的发展来说,会是致命的一击。

  她的担心是有道理的,因为丹霞天占据大股,又无须后续投资,可以坐等收益——这不是坐享其成,她们在前期的投资相当大,起码两名出尘期的执掌,为这个小世界付出了一生。

  冯君则是表示,修炼这种事,不能单纯地看投资收益比,有些环节,是赔钱也需要坚持的——当然,如果赔钱太多,导致这种投资明显不合理的话,也不能一条路走到黑。

  说完这件事,他又想起来一个细节,“对了,有件事要提前声明,如果我能成为股东,那么我希望,我有权力拒绝一些家伙参加试炼。”

  关山月眨巴一下眼睛,“比如说?”

  “比如说龙凤山、王屋山,”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我不喜欢这两家。”

  关山月点点头,“王屋山我也很讨厌,那帮家伙太狡猾了,不过……你不是也不待见青城吗?”

  “青城……”冯君沉吟一下发话,“算了,我看这张洞远还算顺眼,暂时不理他们。”

  关山月点点头,然后眼珠转一下,“答应了你这样的条件,对我们有什么好处?”

  “这是股东的权力吧,计较什么好处?”冯君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当然,做为回报,你们排斥的人,我也会拒绝他们进入小世界。”

  麻三娘忍不住嘀咕一声,“这个不需要你拒绝,我就可以做到呀。”

  她现在摆脱了压制,各种能力在迅速恢复中,假以时日她甚至无须那张做引子的画,就可以自行开启秘地——说句难听的,都不需要冯君的神识扫描了。

  做为小世界的器灵,她想不出为什么需要冯君帮忙拒绝。

  冯君笑一笑,看向了关山月,关主持倒是明白事理的,少不得轻轻点拨一下,“祖师爷,有些人在道门里影响比较大,冯上人出面更合适一些……他不用买任何人的账。”

  毫无疑问,丹霞天这次的小世界非常逆天,但是麻姑山积弱已久也是毋庸置疑的,在这个时候,他们还是不宜招惹那些强大的对头。

  “好吧,”麻三娘无奈地叹口气,别看她是出尘期,其实她活着的时候,九州的高手更多,她也能接受自家“比较弱”的设定。

  冯君见一切都说妥了,于是出声发话,“要不这样,我先出十块灵石,明天请来的道友们一起进小世界见识一下……麻上人你看如何?”

  十块灵石请客,在如今华夏的修者界,算是一等一的大方了,要知道,冯君的每一块灵石,茅山或者别的道门如果能用一亿元买下来的话,绝对眼都不会眨一下。

  这一下请客,他就用掉了十个亿,真是有点冤大头的感觉。

  但是事实上,冯君并不这么看,人遇到了喜事,想跟大家分享,花费再多也无所谓——玩的就是这个喜庆。

  而且从冯君本人的意愿来说,他不介意花用灵石,尤其是在拥有了一定数量的灵石之后。

  他更在意的,是自己对灵石的垄断——只有他有大量的灵石,才能保证掌握话语权。

  换句话来说就是,如果让他给某人十块灵石,他心里不会很情愿,但是把这十块灵石消耗掉,那是无所谓的——没有进入流通领域的灵石,不会给他造成什么威胁。

  想一想就能知道,冯君在秋辰坊市玩鉴宝,赚的灵石能随便打赏别人,甚至允许他们“投资”自己,赚取更多的灵石,这说明他不是个小气的人。

  但是在地球界,他不可能这么做,一个是灵石太珍贵了,他这么高调,难保“天狂有雨人狂有祸”;另一点就是:这会影响他对灵石的垄断。

  冯君名字里有个君,那是因为他老妈叫张君懿,可不是说他是君子。

  垄断神马的,他最喜欢了——只要垄断者是他本人,而不是别人。

  麻三娘却是很干脆地回答,“十块不够,我需要更多。”

  “更多我也有,但是不会支付,”冯君回答得很干脆,语气也很决绝,“如果你坚持的话,那我明天就走……再也不会回来。”

  麻三娘默然,良久才发话,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虚报?”

  “这跟虚报与否无关,”冯君的回答很简洁,“如果这么走一趟,都要花费十块灵石,那我不会再给小世界投资了……太不值了,我弟子可以试炼的地方有的是。”

  麻三娘这次倒是没有墨迹,她很直接地表示,“倒是用不了十块灵石,不过这千年来,我亏空很多,主要是想尽快恢复一下。”

  “你的亏空,凭什么要算我的投资?”冯君的眉头皱一皱,“你虽然是坤修,也要讲理呀……算了,跟女人打交道太麻烦了,合作的事算了吧。”

  麻三娘闻言吓了一大跳,“你刚才不是给了我一块灵石吗?我当你很大方呢。”

  冯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拜托,你我都是出尘期,几块灵石互通有无,这是为了维护上人的体面,你最好……还是不要过分解读。”

  麻三娘没有听过“过分解读”这个词,但是根据上下文,这个意思实在不难懂。

  她想一想之后,扭扭捏捏地发话,“我有个消息……想要告诉你,小世界只允许出尘期以下的进入,我不是要故意隐瞒。”

  瓦特?冯君顿时就愣了,好半天之后才出声发问,“你在开玩笑?”

  “不是玩笑,”麻三娘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不好意思,“这个小世界……最高也只有炼气期初阶的妖修。”

  冯君沉默片刻,有心发火吧,觉得也没啥意思,“你这小世界得自何处?”

  “据我母亲说,是得自晋地,”麻三娘的语速慢了一点,仿佛是在怀念什么,“当时她听到冥冥中有个声音,说这原本是我丹霞山的洞天……”

  冯君的眉头皱了起来,他想起了另一个传说,“莫非这十大洞天,三十六小洞天,还真的是……各有一个小世界?”

  麻三娘茫然地摇摇头,“我也不确定,不过我能感觉到,这个小世界并不排斥我丹霞天的功法,否则不会炼化得这么容易。”

  丹霞天其实也有道法的,虽然不能算强悍,千年前也是出了出尘期,只不过后来传承断绝了,这一次冯君诛杀阴鬼,其实不仅仅是放出一个小世界——麻姑山功法也得到了延续。

  不过冯君在意的不是这个,“你知道哪家的洞天还有存在吗?”

  “没有了,”麻三娘回答得很干脆,“传言中,东海水府是最后一个洞天。”

  东海水府……冯君又知道了一个新名词,不过也就是听一听好了,末法时代,真的让人生不出多少期待来,“你这秘地,是在晋地什么地方得到的?”

  麻三娘很干脆地摇头,“不知道,我母亲说不该问的不要问。”

  冯君默然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洛华蜕凡八层弟子,入小世界不会出事吧?”

  “这我哪里敢保证?”麻三娘表示自己不接这个锅,“小世界是试炼之地,我都不能干预太多,不过惊雷符之类的符箓够多的话,能保证别人死了她没死,那就不会出事。”

  “小世界试炼,不会全军覆没,最少要活着一个。”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