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八百九十五章 为人师者

第八百九十五章 为人师者


  小世界试炼,不会全军覆没,最少要活着一个……

  冯君闻言精神就是一震,这么说的话,就没问题了!

  他是见不得自家人受委屈的,经常自嘲自己是保姆,但是他也不是那种培养“巨婴”的人,该有的磨练还是要有的,哪怕是女孩子——最多是帮她多加几层保护伞。

  人活一世,总要有些经历,才能让生命更精彩。

  第二天艳阳高照,气温升高了好几度,符州的天气就是这样,哪怕是深秋了,一出太阳,好像就又到了夏天。

  来访的道友们都没有离开,因为他们听说了,冯大师……现在要叫冯上人了,出了十块灵石,请大家去灵兽园体验一下。

  这是大好事,谁都不可能走,去动物园的话,这些人估计没几个能提得起兴趣来的,但是有出尘期的器灵看护的灵兽园,那必须得去开一开眼呀。

  不过关主持说了,要去灵兽园得明天,今天有些事要安排一下。

  事实上,麻三娘昨天才摆脱了镇压,肯定是要收复失地,稳固一下小世界相关事宜。

  按麻三娘的说法,明天进小世界都有点仓促,不过众人远道而来,也不合适再等下去了。

  冯君则是专心画符,引得其他人都来旁观,秋道长脸皮厚,居然厚颜无耻地求了一张惊雷符走——他们都听说了,小世界里其实是有危险的。

  不过秋道长也不是只知道讨要的,他给了冯君一张“神行符”。

  这符……对冯君来说没用,但是他的徒弟们还是用得着的,关键是使用了这种符,跑个马拉松冠军啥的,没有什么问题,在世俗界也算相当难得了。

  看到他这么做,冯天扬也走了过来,“本家上人,有更好的符箓吗?我拿钱买。”

  冯君随手递给他一张金甲符,“防御符箓,采歆教他怎么用,至于说钱……本家你也知道,我不差这点小钱,给个五百万就行了。”

  金甲符在手机位面是每张五十两黄金——当然,这需要关系,不过对冯君来说,他已经不差这种级别的关系了,要多少有多少。

  五十两黄金就是两千五百克,换算成华夏币不到一百万,但这是跨位面交易,再把人脉算进去,五百万真是良心价。

  对于有些穷困潦倒的人来说,一条命连五十万也不值,但是对于在帝都或者魔都的人来说,五百万也不过就是半套房子而已。

  人命没有贵贱之分,差别只是在于支付能力。

  金甲符很好用的,冯天扬学会之后,走到冯君身边笑着发话,“本家……能再来一张吗?”

  “不卖,”冯君直接一摆手,“救命的符箓,匀你一张不错了。”

  正说着话呢,外面进来一个人,也是熟人,这位是号称鬼谷子王禅的弟子,姓董名曾鸿,见过冯君几面,虽然不苟言笑,但是态度很不错。

  见到在场的众人,他先冲着冯君笑一笑,然后对着关山月一拱手,“见过关主持,董某云游至此,来得有点鲁莽,没想到丹霞天封山,实在是惭愧!”

  麻姑山是真没有封山,那是世俗官府的事,无非是道观关闭了,不让游客进了。

  但是……肯定挡不住王禅老祖的传人。

  关山月瞪他一眼,“你云游至此?少扯淡了,是谁跟你讲的?估计是冯执掌吧?”

  丹霞天跟外界联系不多,而鬼谷子一脉所学,在道门里都算得上是玄学,名声不算小,但是跟他们交好的人真的不多,太白山冯天扬算是比较信这个的。

  董曾鸿对丹霞天的敬意,也只是停留在表面,并不是发自内心的,所以他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,“我鬼谷传人,一算就知道丹霞当兴,所以就赶来了,总不能……是张掖那里吧?”

  关山月嘴上不饶人,但是要付诸行动,她还真是没那么决绝。

  于是她看一眼冯君,一摊双手,“这次可是冯上人的因果,他要出十块灵石,请大家前往丹霞天灵兽园一观……你得问他才行。”

  董曾鸿闻言,顿时愕然,“十块灵石……请大家一观?”

  他确实是从冯天扬那里得到消息的,倒不是冯执掌走漏了风声,而是他正好要找对方说点事情,打电话过去,听闻对方不在太白山,就问你在哪里。

  冯天扬跟他的私交真的不错,不能主动通知也就罢了,问到这个程度还不说,也不是交友之道,所以才有了董曾鸿火速飞来麻姑山的举动。

  但是他还真的不知道,开启灵兽园,居然要用到灵石,还是十块——要不要这么土豪?

  “是的,”关山月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以后这灵兽园,也少不得冯上人的支持,如果光是丹霞天的话,是承受不起这样的代价的。”

  她和祖师爷想的一样,既然拉了冯君入股,那当然要加强丹霞天的威慑力。

  有出尘期的器灵坐镇,随便来两个炼气期,在麻姑山也讨不了好,不过有洛华庄园这一尊大靠山,为什么不拿出来呢?

  董曾鸿一听是这种逻辑,走到冯君面前一拱手,恭恭敬敬地发话,“见过冯上人,在下有意跟随进入灵兽园一观,恳请上人应允。”

  冯君对他印象不错,不过礼数上他是不会缺了,于是斜瞟关山月一眼,那意思很明显——此人刚才对你,似乎不够客气来的?

  关主持见他愿意尊重自己这个主人,心里也挺开心,于是笑着发话,“既然是个喜事,多个人似乎也无所谓……当然,还是要看上人的意思。”

  “那就这样好了,”冯君闻言点点头,然后才又问一声,“董道友没有再跟别人说起吧?”

  “没有,”董曾鸿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我鬼谷一脉,并不是以交游广阔出名。”

  又多了一个人参观,实在是属于意外情况,丹霞天也没有再变通,第二天一大早用过早饭,一行人就来到了青石秘地。

  冯君为此专门跑了一趟手机位面,很是帮张采歆买了一批低阶符箓,因为他和唐文姬的私情不方便展示在人前,所以他只能尽可能地武装小菜心。

  他甚至还给她准备了四个纳物符,其中两个纳物符是各种用品,另外两个空的纳物符,是用来装收获的,不过为了避免仇恨拉得太狠,这些行动是私下做的。

  他只是叮嘱张采歆和唐文姬,进入之后,两人一定要在一起待着,她俩一个武修一个道修,实力都还算将就,相互配合能极大地加强生存能力。

  秘地再次开启,除了董曾鸿之外,其他人也见怪不怪了。

  进入石门之后,关山月在石槽里放入执掌印信,又放了十块灵石进去,墙上的石门顿时浮现出来,成了真正的一扇门。

  冯君不甘心,还是走上前试一试,但是非常遗憾,他虽然推开了石门,但是死活进不去。

  然后就是其他人鱼贯而入,最后一个进入的是关山月,她不无遗憾地冲冯君摊一下手——没办法,我也帮不上忙呀。

  看他们全部进入之后,冯君退到了青石下方,此刻的他,真是有点无所事事了。

  他倒是有心去手机位面做点什么,不过他做得再多,这边不走字儿,回来之后还得继续等。

  那就安心地护法吧,冯君退到小路上,自顾自地翻看藏书。

  等人的时候,时间过得还是比较慢的,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三天早上,冯君实在有点按捺不住了,于是进了石门,找麻三娘相问,“麻道友,这还得多长时间?”

  麻三娘并没有显出魂体,而是直接用声音回答,“看他们的样子,还得有两天,我现在正在修复小世界,也顾不上管他们……你不认为,了解得越多,越合适谈合作吗?”

  “好吧,”冯君被这句话怼得无话可说,“是我有点急躁了,你继续,我出去看书。”

  次日上午时分,有当地官员上门拜访丹霞天。

  这两天道观是按时开启和关闭的,至于观主和一男一女两弟子不见,道观也没有别的解释,就是说关主持云游去了,至于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,大家都不知情。

  这些理由对付普通人没问题,但是有官员来了,这解释就有点说不过去了。

  事实上,观里还有两名道士知道,主持去哪里了——毕竟秘地虽然保密,但是早晚要让弟子们修炼的,不可能秘而不宣,只不过把秘密控制在一个高度就好。

  昆仑够不够神秘?知道昆仑山门的也有一些人,而且不少外面道门的人都知道了丹霞天的秘密,对本门中人保密的话,那也就太里外不分了。

  知道秘密的这二位是咬紧牙关不说,结果来的官员直接问了:我们是文物局的,听说你们这里有文物出土?

  道观的人坚决予以否认,来的人就不满意了:我们只是想登记造册一下,又没说一定要把文物带走——毕竟你们也是有道门传承的,要不你们仔细考虑一下?

  其实这话该这么听:人家说不一定带走文物,也没说保证不带走文物!

 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