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九百一十八章 万福瑞兽

第九百一十八章 万福瑞兽


  冯君因为要离开了,开始大肆地采买物品,除了灵谷灵米之类的东西,他还采办了大量的符箓、丹药等等,阵盘也买了不少,灵石像流水一般花了出去。

  这样大肆的采买,不可能不引起别人的关注,留守的陈钧胜甚至提醒他,小心被人盯上。

  冯君对此倒不是很在意,他可是出尘期上人了,又有季不胜的引贤牌在手里,谁想对他下手,都只能选择偷袭,不能当面硬杠。

  可是在凡俗界里,出尘期修者之间发生战斗的话,那就影响太大了——仙凡有别是铁律,但是修仙者祸乱凡俗界,那也会受到极为严厉的惩罚!

  敢对冯君出手的,起码是出尘期以上的修者,凡俗界一旦发生这样的战斗,到时候只要他能逃脱,下手的人就等着倒霉吧。

  就算他逃不脱,天心台的不胜真人,也未必不会推演追查凶手。

  冯君把这些事算得都很清楚,却是没想到,就在他离开秋辰坊市的前一天,有赤凤派的弟子赶了过来,希望他能为万福台的一只瑞兽驱毒。

  万福台也是五台之一,本名是万符,没错,这个势力是以符箓出名的。

  不过三千年之前,万符台一名弟子死于宗派之事,后代没有被接引入台里,吃尽了颠沛流离之苦,最终成长为一代符箓大宗师——人称“符王”。

  符王深恨万符台,在他的心里,自己没有入了万符台都是小事,关键是大家都说,父亲当时原本是可以不死的——只是救治成本有点高。

  所以他在金丹之后,单枪匹马挑了万符台——当然,金丹的战力也没那么超群,但他用的是踢馆的方式,直接挑战万符台的制符师。

  挑战持续了百日,万符台甚至找了两个元婴真君回来,但是制符这种事情,不能只看修为,俩元婴制符的水平不够,说什么也白搭。

  万符台想要使用别的手段收拾对手的时候,符王晋阶元婴,撂下话来,一定要打得万符台万劫不复,除非你万符台改名字——你就不配称万符!

  再然后,符王晋阶出窍,离开了这个位面,万符台最终改了名字。

  这些都是老话了,简而言之,万福台是以符箓出名,现在不仅仅限于符箓,不过主要还是以一些辅助的法门为主,并不以战斗力见长。

  万福台的瑞兽,是这个位面独有的,号称是受过气运洗礼的——最早以前,万福台的内门,就是一块石制的、号称气运符箓的门楣,不过这门楣后来被符王挑了。

  按说一般人都不会相信这个说辞。

  气运这东西,可以归于天命,可以归于风水,甚至可以归于面目五格生辰八字,若是需要改动,说辞也很多,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,有什么的符箓,可以改变气运。

  但是别不服气,受过气运符箓洗礼的,发展确实是要好一点,只可惜符王晋升出窍期之后,随手一击,气运符箓从此就成为了传说。

  到了现在,万福台接受过气运洗礼的,就剩下一只出尘期的青背玄龟,一只金丹期的紫顶鹤,以及两棵松树。

  这些瑞兽或者瑞树,被万福台很好地保护着,有弟子立了大功之后,可以抚摸玄龟龟背,或者去松树下修炼,据说都能增强气运。

  玄龟现在已经三千多岁了,按说还能活一千岁左右,但是它常年累月服食丸药,体内积攒了不少的毒素,又不活动,现在越来越萎靡不振,感觉是大限将至的模样。

  万福台很着急,一直在联系各种炼丹师为它治疗,但是都没有很好效果,反而是各种丹药吃得多了,玄龟越发地萎靡了。

  这次冯君救治紫金雕的手段,被个别人听说了——毕竟治疗灵兽身中的混毒,也是很罕见的事情,更重要的是他成功了。

  这消息传到某个小家族的耳朵里,这一家人正在努力争取让儿子进入四派五台,对四派五台的需求很清楚,所以马上就上报了消息,争取敲定功劳。

  因为他们的推动,万福台相当早就注意到了这件事,由此可见修道的机缘之争,有多么激烈,真的是手快有手慢无。

  不过兹事体大,万福台弟子也没有不管不顾地赶来,而是先辗转托人打听事情真相。

  等到确定了真相之后,为玄龟疗毒一事,就提上了日程。

  但是万福台的人还是有点拿不准冯君,听说此人此前跟赤凤白鸾打过交道,于是就到赤凤派请托,希望白鸾能前去秋辰。

  然而白鸾身为赤凤九鸾之一,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请动的?她自己也确实有事不克分身,看在两家关系不错的份上,她推荐了一个师妹前来,是出尘初阶的修者。

  万福台这边也是一个出尘期带头,却是出尘高阶,再加上他随身携带的青背玄龟,这就是三个出尘期,齐齐前往冯君的住所。

  冯君只能中止行程,先接待了对方再说。

  万福台的出尘高阶并不是很倨傲,事实上他说话都不是很多,左右不过就是“这件事我们相当重视”,“治好了的话,必有重谢”,“治疗方案,望道友能尽量小心谨慎”。

  倒是赤凤派的出尘期修者,对冯君十分热情,这不仅仅是因为冯某人医术超群,关键是赤凤的精英弟子白鸾都很看好他,她当然不会失礼。

  事实上,冯君这种年轻英俊的出尘上人,也很吸引女性修者的注意力,只要不是心怀偏见的,多半都愿意跟他结交。

  冯君先是跟对方寒暄了半日,然后又看了两天资料——青背玄龟最近接受的治疗很多,其中经过他是必须掌握的。

  第三天头上,他才开始给青背玄龟诊断,时间大概用了半天。

  不过冯君还是又拖了一天,才拿出诊断结果来——毫无疑问,确实是混毒,决定性的毒性有十一种之多,其他不太要紧的毒素有十七种。

  事实上,不太要紧的毒素,基本上不需要怎么考虑,修者自身就有排毒的能力,主要还是那十一种毒素的问题。

  冯君没有着急着手治疗,就是列出了毒素的明细,并且对占比做出了数字化的结论。

  其实双方看重的,也是他对毒素的评估能力,至于说治疗手段——万福台不缺名医。

  得到冯君列出的明细之后,万福台只用了一天时间,就确定了他所说的十一种主要毒素,都是客观存在的。

  到了这一步,别人想不服冯君都不行,那位出尘高阶又特意跑过来问他,“冯道友,你是否能确定,已经找出了所有的毒素?我是说比较重要的毒素……”

  冯君不喜欢别人质疑自己,但是对方修为高不说,态度也不错,所以他有点不高兴地发话,“这个我可以保证……如果你们信得过我的话。”

  出尘高阶也不能计较对方脸色难看,因为他的问题本身就是很冒犯人的——只许他问,还不许别人不高兴了?

  诊断结束,就该万福台支付报酬了,冯君也没有多要什么,就是要了几本非常基础的符箓书,以及一些极其低端的符箓。

  没错,真的是要多低端有多低端,低端到在坊市上都很少能见到——凡人就可以激发的惊雷符,见过没有?

  这些符箓虽然低端,但是蕴含的技巧未必低,坊市上都买不到,也只有万福台这种醉心于符箓的势力,才会在这种符箓上下功夫。

  事实上,这样的符箓有点犯禁,毕竟一旦让凡人买了去,可能会形成比较严重的后果,所以偶尔有几张符箓流传出去,销售的价格并不低。

  万福台的人都有点奇怪,冯君为什么会要这些符箓,他们不好直接拒绝,就托赤凤派辗转问一声:你买这些东西做什么?

  冯君就直接告诉他们,说自己打算在止戈山多待一段时间,做一些其他试验,所以在凡俗界需要雇佣一批凡人,帮自己警戒和守卫。

  赤凤派倒是相信这个理由,因为白鸾结识冯君,就是在止戈山,不过他们也要问一句:凡俗界……有什么好逗留的?还是来修仙界吧。

  冯君却是很装逼地回答一句:我在做一些测试,顺便洗练心性……老话说得好,沉得下去,才浮得起来啊。

  这个回答,并不能让赤凤派和万福台疑惑尽去,不过大致来说,已经可以比较合理地解释他的动机,所以送一批符箓出去也不算违规。

  符箓送出去了,事情却还没有办完,万福台希望冯君能够参与探讨一下,该如何给青背玄龟解毒——在此之前,他们对冯君的医术,评价并不是很高,现在却是希望他能拾遗补缺。

  冯君真是不想参与探讨,十一种毒素……别的不说,光是解毒的顺序,就有三千多万种可能的排列,他的小程序倒是能跑,但是如何说服其他参与讨论的医生,才是大问题。

  他总不能说,这些方案我都验证过了,现在选出的就是最优方案……

  就算他说了,别人也得相信不是?

  所以他决定迂回一下,“首先吧,你们得激发玄龟的求生欲望,它都不想活了,你们再怎么努力治疗,也是事倍功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