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九百二十三章 以多欺少

第九百二十三章 以多欺少


  冯君能想到,对方肯定是希望自己先出手,事实上,他也喜欢先下手为强。

  但是眼下他占据了名分和大义,那么,他只需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。

  像召唤帮手这种事,以前都是他提防别人,现在他居然能大明大方地召唤人了。

  这种感觉,让他神清气爽,很有些扬眉吐气的快意。

  他曾经多次被人围攻,但是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谁不喜欢以多打少?

  而他的驻地,距离此处也就六七公里,中间虽然有些小山和树林,但是那边多的是修仙者,可以快速飞来。

  刘丰见状,脸色却是一沉,怒骂一句,“卑鄙!”

  然后他二话不说,直接激发一张符箓,“定!”

  大范围的定身术,这样的符箓极其昂贵,如果能定住出尘上人的话,一张符箓起码价值一千灵。

  冯君猝不及防之下,直接被定住了。

  刘丰狞笑一声,又拿出了一杆黑色的长幡,冲着冯君微微一摇,抬手一指对方,“破!”

  一道白光,直接打向了对方。

  “什么鬼东西!”冯君身子一闪,手里亮出一枚大印,直接打了过去。

  刘丰见状,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,握草,这是能定住出尘高阶三息的符箓啊,怎么连一息都没有撑到?

  他此前话很多,不紧不慢地勾引对方先出手,但是见到对方召唤外人,毫不犹豫地使出了最大的底牌,想要尽快结束战斗。

  这一张符箓,可不是冯君想的一千灵石一张,而是……根本就是无价!

  想一想看,能让出尘高阶的修者,在三息之内动弹不得,这就是说如果能在三息之内,打破对方防御的话,就能害了一个出尘高阶的性命。

  当然,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出尘高阶也不是没有反抗的手段,手段还不会太少。

  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种符箓本身就是极为逆天的,如果某个出尘高阶身怀巨额财富,却被人盯上了,那么,那些想要打劫的修者,愿意花多少灵石去买这么一张灵符?

  多不用说,一两万是能卖出去的。

  就连刘丰本人,此前也只听说过这种符箓,没有见过,这次出来办事,有人借了一张给他,说是事成后折抵费用,他还希望换一张出尘初阶的定身符——这一张实在有点浪费。

  但是对方却回答,定身符就这么一张,你以为如果有低阶的,我们会舍得拿出高阶的?

  对方还说,冯君战力不俗,高估一点不是坏事。

  刘丰在出手之前,都还在犹豫,要不要用掉这一张符箓,不过既然决定动手,他也不会小气,而是非常果决。

  此后他拿出的是摄魂幡,可以对神识进行攻击,出尘期修者受到攻击,会神识剧痛,战斗力急剧下降,那些神识弱小的修者,直接昏迷都是有可能的。

  他打出的那一道白光,是噬心钉,锋利异常,上面有阴邪毒气,极难抵挡不说,还可以污染对手的护体灵气。

  刘丰自问,这三招接连施展出来,没有几个出尘期修者挡得住,这么操作纯粹是大材小用,不过这也没办法了,谁让他赶时间呢?

  然而对手的神奇,令他感到相当地吃惊,对方不但摆脱了定身符的禁制,连神识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。

  不过神识不受影响,并不意味着能扛过这一波攻击,就算对方有防卫神识攻击的法宝,但是一般来说,肯定会使得反应迟钝一些。

  到这个时候,噬心钉就可以建功了,而且对方一旦因为受伤而心神失守,摄魂幡想要再攻击神识,就要方便很多。

 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刘丰自以为是的“三重保险”,第一第二攻击失效,第三攻击噬心钉,被一颗大印牢牢地挡住了!

  噬心钉和山河印相撞,按说锐器和钝器碰撞,钝器更容易损毁一些,但是对方的大印上有一丝古怪的力道,竟然稳稳地接住了,倒是噬心钉发出一声哀鸣。

  炼化了此宝的刘丰嗓子眼一天,好悬喷出一口血去。

  冯君得手之后再不相让,大印在空中猛地升起,向着对方狠狠砸了过去!

  刘丰掣出一柄巨剑,迎着大印狠狠地斩了过去,“给我开!”

  他的剑术也相当不错,不过毫无疑问,拿大剑抵挡山河印,还是有点吃力。

  就在此刻,远处已经响起了破空声。

  冯君见他抵挡得吃力,掣出石中锏也攻了上来,连着三锏下去,竟打得刘丰身上冒起了防御符的白芒。

  冯君还有一些犀利的手段没有使出来,不过他并不确定,周围还有没有隐藏的出尘期修者,所以也不忙着使出,现在他稳稳地吃住了对方,慢慢磨着,等到自己人来了就好。

  其实他的战斗力原本就不输对方,玄元刀法哪怕是在出尘期,也是罕有敌手的刀法,只不过大多时候,只有体修才喜欢用这种只注重物理攻击的刀法。

  冯君的刀法强过对方的剑法,与此同时,还操纵着山河印源源不断地发起攻击。

  刘丰的抵挡方式很奇怪,他一直在用大剑抵挡山河印,却用摄魂幡来抵挡石中锏。

  不过他的摄魂幡也相当了得,明明是法宝,却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的,竟然可以跟石中锏相抗衡,而且没有丝毫的损毁。

  在战斗中,刘丰还时不时地激发一下摄魂幡,能给冯君造成一定的干扰。

  但是大致来说,刘丰是越打越被动,身上的防御白芒也急速地抖动着,消耗很大。

  就在这时,有人轻叱一声,“看法宝!”

  最先赶来的是梁中玉,他手中一枚银元迅速涨大,狠狠地向刘丰砸了下去。

  胖子真不愧是炼气巅峰,这一击下去,虽然不能破了对方的防御,但是打得防御符又是一亮,空中的银元上散发出沉重的压力,严重地限制了刘丰的身法,

  刘丰气得大喊一声,“好胆,你们竟然敢多欺少?”

  “切,”梁中玉不屑地笑一声,他对多欺少这种事,没什么排斥的,眼下也不能算正常的切磋——只看这战斗的地方,离驻地是如此地近,就知道此人不怀好意。

  他只是有点担心,自己擅作主张参与了进来,会不会惹得冯君不高兴,“冯上人,有什么我们能做的吗?”

  一边发问,他一边发动攻击,根本没有任何的停顿。

  就在这时,随后赶到的季平安、梁易思已经拿下了那个蜕凡八层,周灵海则是持刀警戒,这三位不愧是刀山火海里杀出来的战修,配合意识是一等一的。

  冯君一边攻击,一边发话,“幻阵里,我还困了三个,先拿下这个再说。”

  听到他发出吩咐,梁中玉的攻击,再次加大了力度,而梁易思和季平安对视一眼,齐齐扑了过去,这两人的修为虽然不高,但是战修之间,有默契的战阵配合。

  尤其妙的是,刘丰的反击,全被冯君挡住了,其他三人只负责进攻就行。

  少一分防守的心思,自然就会多一分攻击的力量。

  所以说,以多打少,从来都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。

  刘丰就受不了啦,那三人的攻击,按说他是看不上眼的,但是架不住人家只攻不守。

  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大象呢,尤其是梁中玉的攻击,力度还是相当高的,而另外两个炼气中阶,配合有度不说,攻击中还带了无形的杀气。

  他终于忍不住浑身一震,厉喝一声,“不要逼我!”

  这一声吼,让三个炼气期都忍不住滞了一滞,冯君却是借机狠狠一锏砸下去,嘴里大声发话,“小心防守,慢慢磨他……抓活的!”

  又战了七八个回合,防御符明显暗了下来,刘丰一个踉跄,好悬摔倒在地,嘴里又是一声大喊,“混蛋,竟然敢施毒!”

  梁易思冷厉的脸上,泛起一丝狞笑,他使出的毒毒性不大,关键是难以被人发现,等意识到的时候,体内的灵气已经运转不灵了。

  “是你们逼我的!”刘丰口一张,对着摄魂幡喷出一大口鲜血。

  一口血下去,长幡上顿时冒出了浓浓的阴气,就像烧开的水一般,沸腾着向外翻滚而去,阴气中隐隐传来了无数的尖叫和哀嚎声,撕心裂肺震人魂魄。

  翻腾的阴气上面,出现了无数的人面,有男有女有老有小,面容虽然模糊,但是面目都非常狰狞,因为痛苦、恐惧和惊骇,面容扭曲得极为厉害。

  不知不觉间,周围的空气都变得阴寒刺骨、煞气逼人。

  “这是……邪修!”梁中玉兴奋得高声叫了起来,“冯上人,咱们抓住大鱼了!”

  “退后!”季平安和梁易思齐齐大叫一声,身子往前冲去,各自发出最凌厉的一招,然后脚尖点地向后暴退。

  他俩的见识不如梁中玉,但是身为战修,最知道该怎么跟邪修打交道。

  事实上,两人还参加过围捕邪修的战斗,只不过……那个邪修没这么强大。

  “啊~”阴气中传出一声尖厉的喊声,阴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,不少人面痛苦地扭曲一下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七八息之后,阴气已经逐渐地散去,只见刘丰的身材已经涨大一倍,个头接近了三米,他张着大嘴,阴气滚滚地向他口中涌去。

  (估计这两天大家票夹比较干涸,就不求月票了,不过谁看出新的了,还是欢迎投票。)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