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九百三十三章 不甘心的小江

第九百三十三章 不甘心的小江


  王局长没辙了,因为那姐妹俩要考虑物议,没跟着来,所以他走出去之后就打个电话。

  做姐姐的在那边就是冷哼一声,“这点小事都办不好?”

  王局长不住地低声赔不是,也没怎么编排那督察说了没用,反而有推卸责任的嫌疑。

  紧接着,他提出一个建议,说你不是跟木林公司合作拿地的吗?你可以竞拍呀。

  做姐姐的沉吟一阵,一个字没说就挂了电话。

  她们姐妹俩其实不缺收购的钱当然,并不全是她俩出,大部分还是要走各种融资。

  她俩之所以要跟木林公司合作,就是看上对方是上市公司的牌子了。

  姐妹俩拿地拿得很嚣张,但她俩也知道,什么地可以拿,什么地不方便拿。

  像洛华庄园外面这块地,理论上,是轮不到她俩惦记的,一来她俩在前期没有实际操作,二来有点捞过界了。

  不过木林公司邀请她俩合作,那就合作呗,木林看重的是她俩在地方上的影响力,事实上一旦地块拿下来,她俩都不需要参与开发,高价转卖了股份就是了。

  简而言之,木林找她俩,就是不想在地方上遭遇什么意外,不过今天这事不但事发突然,也超出了她俩的能力控制范围。

  她俩是打着身后大佬的旗号混的,在一些中层领导面前可以耀武扬威,对于特别基层的zheng府官员,也没啥威慑力,不是很接地气。

  如果有必要的话,她俩也能通过某些中间人,找到一些黑道混混啥的,威胁竞争对手,但是这确实不是她们擅长的领域。

  听说谭总去不了,姐妹俩就不想再去了,不过王局长的建议,勾动了她俩心里隐藏的野心。

  是啊,既然是两家合作,谁报价格不是报呢?

  两人商量一下,姐姐去了拍卖会现场。

  她本来就是要来的,木林公司竞拍,她负责坐在一边默不作声这本身就是暗示。

  现在谭总来不了,她就打算换个操作,不再沉默。

  然而,她坐在会场旁边休息室里,一位女士主动走了过来。

  此女三十左右,一米六五左右,身材曼妙容貌艳丽,偏偏贵气逼人。

  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杨玉欣,她也知道对方的根脚,所以走过来之后,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话,“你是小江吧,木林公司没来吗?”

  小江已经鼓起勇气,做好了出手的准备,但是见到眼前这贵气逼人的女人,心气儿就泄了一大半,她知道这女人是谁连她身后的大佬都很忌惮这女人。

  不过她终究稳下了心情,微笑着回答,“木林的谭总,遇到一点事情。”

  “哦,”杨玉欣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那你们今天,就遗憾了!”

  遗憾什么,还有我呢!小江很想这么说一句。

  但是她不敢,真不敢说,当面说这么一句,倒是解气了,可是引起的后果,不是她能承担得起的这有可能会被视为战斗宣言。

  所以她只能默不作声。

  杨玉欣也不多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。

  小江看着她的背影,是越想越气,越看越嫉妒,索性摸出手机,给自家靠山打个电话,同时也是请示一下我能出面竞拍吗?

  “不能!”靠山的回答斩钉截铁,“这一单的目标,就是挣点零花钱,生意场上,不要轻易地改变初衷,不知足很容易出事。”

  小江对他的话,当然不敢不听,不过撒个娇还是可以的,“你放心,我知道轻重,就是看古家那老女人不顺眼……牛个屁呀。”

  “呵呵,”靠山在电话那边轻笑一声,“人家真有牛的资本,你别不服气……你想一想,木林的小谭是因为什么被扣在警察局的?”

  小江怔了一怔,猛地打个哆嗦,脸色也白了,“你是说……是她干的?”

  “我可没这么说,你也别出去瞎说,”靠山悠悠地发话,“不过,要说一点关系没有,你信吗?”

  小江呆在了那里,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其实在她眼里,别人的性命并没有那么重要,她搞的房地产公司,主要是倒卖地皮赚快钱,但是也跟别人合股了两个楼盘,不管是拆迁还是施工中,都涉及了不止一起bao力事件。

  不过这种用尸体陷害人的手段,她想一想也是不寒而栗……要从哪儿才能找个死人过来?

  她想的问题,也是谭总正在考虑的问题。

  谭总现在,已经百分之百地确定,这事儿就是纪元公司一方搞出来的,为的就是断了他参与拍卖的机会。

  手段简单粗暴到令人瞠目,不过有实力的人做事,经常就直接不讲理,这也不算意外。

  谭总越想越怕的是:这人是怎么死的?对方拿来栽赃我,会不会有什么后手?

  然后他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窦公子的死,当时出手的人,也是干脆利索狠辣无比,三枪解决了窦公子和两个保镖之后,又是两枪结果了剩余的两个男人。

  只有包间里一群小姐姐,侥幸地得以脱身。

  那俩男人死得才叫个冤枉,明明都没有什么威胁了,还是被对方杀死了。

  谭总倒没有认为,那件事会是古家做的,他觉得文家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。

  现在他奉命来骚扰一下古家,哪曾想,人家出手也不含糊,直接用凶杀案栽赃!

  这些高高在上的quan贵们,真的不把普通人的死活放在心上啊。

  他心里生出了无尽的凉意,因为他非常担心,自己会被栽赃杀人哪怕是涉嫌买凶杀人,古家全力发动的话,他也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死刑的可能性……有,但是不大,主要可能是在看守所或者监狱里被自sha。

  不行,我得赶紧离开,此刻谭总的心里,竟然生出了这样的念头,没办法,他是以过江强龙的姿态来的,在本地一旦被针对,实在太不安全了。

  然而,他倒是想走呢,可惜走不了,现在他还只是配合调查,警方看他也看得不严,旁边喝茶的喝茶,玩手机的玩手机,但是他相信,自己如果想要离开,估计连楼梯都走不到。

  不过还好,他现在还能跟外界沟通,在警方的监视下,传递一些消息。

  他马上招了一个员工过来,“去问一下,过了二十四小时,我能不能被保出去?”

  在场的警察没有谁愿意多嘴,大家都有眼睛,看到副局长为此人,都跟督察掐起来了,知道这种事情,不是普通小兵能掺乎的。

  只有那个硬顶了王局长的主儿,闻言冷笑一声,“凶杀案……二十四小时?你想多了,起码四十八个小时。”

  谭总想清楚了因果,也不对这位冷眼相对了,而是走过去,笑着发话,“我是上市公司老总,被你们扣在这里,可能引发股市的动荡,这个后果……警官你考虑过吗?”

  “无所谓,”旁边一个女警官冷冷地回答,“股市已经跌成那样了,再跌也就是那样……”

  顿了一顿,她眨巴一下眼睛,抬头看向对方,“对了,你们公司最近会有啥利好消息吗?”

  谭总一翻白眼,无奈地苦笑,“这么大的利空站在你面前,你看不到吗?可以沽空呀……”

  “是吗?”女警察眼珠一转,摸出了手机,划拉了两下,又叹口气,“哎呀,没开两融……这两融风险太大,要不要开通呢?”

  谭总闻言,心里多少安定了一点,他可不是闲得无聊,想撩拨女警官啥的,他主要是想通过这个话题,试探一下对方可能对自己采取什么行动。

  没有坚定地沽空,那就证明……也许事态不那么严重。

  当然,这也只是猜测,也许女警察啥都不知道呢……

  在谭总持续忐忑不安的时候,拍卖会终于结束了,最终结果没有宣布,不过最后是剩了两家公司,一家是纪元公司,一家是盛世公司。

  盛世公司是伏牛本地的公司,他们的方案是把这里打造成一个文化小镇。

  没错,盛世也不是要专门做住宅小区,而是引入了比较流行的“智慧小镇”之类的小镇概念,而且偏重文化,跟杨玉欣的方案有得一拼。

  同时他们还想营造一批仿古建筑,又有点“恒点影视城”的味道。

  简而言之……就是个四不像,但是这个公司有情怀,不是单为赚钱的。

  盛世的报价也不高,不过事实上,木林公司才是最大的搅局者,当木林的谭总被警察请过去、合作伙伴小江也一言不发的时候,其他房地产公司就知道该如何选择了。

  单独从囤地方面讲的话,这片地是值得买的,但是要说收益率有多高,那也是扯淡,郑阳市类似的地块海了去啦,这里并不是最经济的。

  来参与拍卖的公司,基本上都是手眼通天的,听说木林的老总被警察请去了,虽然不知道是被哪个警察分局请去的,打电话问一下不就知道了?

  对了,警方有保密制度,这个密级也相当高,关系不到位的话,打听不出来。

  不过无所谓,从警方打听不到,可以找著名的宾馆了解呀木林的老总来了,肯定是最高档次的宾馆,而且不会离拍卖现场太远。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  --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