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九百六十七章 人在哪儿

第九百六十七章 人在哪儿


  冯君闻言脸一沉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我都已经说了,你不要总是发问,是我在问你!”

  史密斯心里满是疑惑,却是不敢再问了,他比较了解修道者的恐怖。

  然而,他还真是改变不了自己的语言习惯,“不知道这位师傅……有没有听说过昆仑?”

  “昆仑?”杨玉欣闻言,眉头就是微微一皱。

  史密斯狐疑地看她一眼,心说古家的媳妇,居然也会知道这些?不该是唯物主义者吗?

  “哼,”冯君冷哼一声,“我就知道,做事这么不地道的,逃不脱这些人。”

  “那您是认识昆仑的……”史密斯话说到一半,抬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记嘴巴,既脆且响,“让你嘴欠,让你再问!”

  冯君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那联系你的……是于白衣还是沈青衣?”

  史密斯越发地骇然了,心说合着这位也是正经的修道中人——说实话,他自己都不知道昆仑有些什么人,只是知道昆仑里最厉害的,是昆仑三秀。

  可是昆仑三秀,他也只知道个称呼,具体是哪三秀,他完全不知情。

  他现在脑子里面想的是,不止一个人说,昆仑是华夏第一修道圣地,就是不知道面前的这位,会不会是对方的对手。

  于是他壮起胆子发问,“最后一个问题,冒犯了……请问先生和昆仑,谁更厉害一些?”

  冯君懒得理他,冲杨玉欣使个眼色——你来回答吧,我就不自吹自擂了。

  杨玉欣也不想多说,不是没胆子,而是她看这个史密斯不顺眼。

  所以她只是淡淡地发问,“听说过昆仑三秀没有?”

  “听说过,听说过,”史密斯连连点头,脸上泛起一丝喜色,“原来姐姐也知道。”

  其实他的年纪起码比杨玉欣大十岁,不过京城人这么称呼人……没毛病。

  “寇黑衣已经死了,”杨玉欣冷冷地看着他,“所以大师问你,是于白衣还是沈青衣。”

  这些消息,原本她是不该知道的,但是古佳蕙常跟师兄师姐交流,她自己跟冯君也有肌肤之亲,平日里言谈之中,难免冒出一两句来——比如说,“花花用的无情索,得自寇黑衣”。

  史密斯秒懂,原来传说中的昆仑三秀是这三位,他忍不住又问一句,“是死在阁下手中?”

  冯君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是他自己找死,无缘无故找碴,死不足惜……最后重复一遍,你如果再问我问题,我真翻脸了!”

  史密斯一听,这位居然是干掉了昆仑三秀之一,还敢大摇大摆到处走,显然是不把另外两秀放在眼里的。

  简而言之,昆仑想要得到那个石灯,还要通过他这个中间人,偷偷摸摸地操作,而这个年轻人则是带着杨玉欣,直接大摇大摆地追了过来。

  所以他已经明白,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了,“好吧……我说,其实严格一点讲,我并不是特别确定,找我的人是昆仑的,只是这么猜测……”

  史家跟修道者接触,并不是从史密斯开始的,而是起源于史密斯的老爸。

  老史在十nian浩劫中,也被打成了反动派,不过他的妻子因为是归国华侨,没有被抓走,只是时不时被批斗一下,也被抄过家。

  史密斯的母亲有些家传宝物,也被抄走了,后来抄家者还上门问,说你们有些封建残余的东西,还没有交出来,她坚决否认。

  后来有一天,又有人悄然上门,以老史的安危为要挟,跟她谈了很久。

  史密斯记得的就是,母亲交出一个不起眼的葫芦之后,父亲的条件就改善了不少,母亲因此特别感激那个拿走葫芦的人。

  后来改ge开放了,他的母亲取出一些私下藏匿的金条,做起了古董生意。

  她不是个做生意的人,没做多久之后,就被落实了政策,然后她就回去上班了,但是她家学渊源,对古董研究得特别深,这些东西,她都教给了自己的儿子。

  后来那个收走葫芦的人又出现了,要史家帮着在市面上收集古董,说如果有好货的话,他可以翻倍收购。

  接下来的事情,都是史密斯在操作,他仗着专业知识收了不少古董,想要转卖出好价钱,结果那边基本上看不到眼里。

  所幸的是,他赶上了盛世年代,古董价格一路上扬,所以他就是……贩古董贩成了收藏家的典范。

  所以他对那个神秘来客的感觉,是很复杂的,既感激对方救了父亲、也给自己找了一条生财之路,但是也深恨对方抢走自己的家传宝物。

  事实上,那个时期,他家被抄走不少东西,但是后来都没有被找回来,神秘人明显跟抄家者有一定联系,但是他拒绝作证。

  后来接触得多了,史密斯才知道,神秘人不是一个人,而是隶属于一个组织。

  有一次他竞买古董失败——这很正常,他是收藏家,那个组织也不会为他包底。

  神秘人知道之后,痛骂他一顿,然后……竞拍成功的那位出了车祸,拍品却不见了。

  史密斯接触得他们多了,知道这应该是一个修道者的组织,而且偶尔吐出来的消息,令他震撼——居然敢用大名鼎鼎的“昆仑”二字?

  然而久而久之,他才知道,这些人是真有一些异常能力的,而且似乎……真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昆仑。

  但是知道得越多,他对这个组织就越忌惮,这次也是,他不知道为什么,对方就能知道中华养生学会有个石碗,而且到了副会长的家里。

  然后他通过副会长的保姆,轻易地拿到了这个石碗,给了对方二十万,反正这个保姆跟副会长也有点不清不楚,她并不怕他发作。

  这件事里,史密斯其实非常清楚,自己扮演的角色不是那么光彩,平时就不愿意谈此事。

  而且他隐约能感觉到,昆仑这么谨慎操作,在以往也很少见,应该是在避讳什么。

  现在他知道了,昆仑大概也许没准……就是在避讳眼前这位吧?

  冯君面无表情地听他说完,才出声发问,“那个人……现在在哪儿?”

  “我真不知道他在哪儿,”史密斯苦恼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,比刚才的那一记响得多,“每一次都是他们联系我,我就不知道怎么联系他们。”

  “嗯?”冯君轻哼一声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这么多年了……你一点都不清楚?”

  这个问题,就太尖锐了,证明他的阅历并不像他的面相一样年轻。

  史密斯想要否认,还真没那个胆子,他略略迟疑了一下,就老实交代,“我也偷偷观察过……观察得非常小心,真的对他们是不是昆仑的人,有些存疑。”

  他虽然表现得佛系,其实是心里做事的人,通过他的观察,他认为跟他接触过的几个人,也都是普通人,只不过身上有些功夫罢了。

  史密斯也是从小练过功夫的,并不是特别把这些人放在眼里。

  但是这些人背后的高人,他有幸远远见过一次,还有一次就是那场离奇的车祸,所以他心里判断,这几个人不过是跟昆仑有些交情,算不上真正的昆仑修道者。

  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对这些人有些反感——你们做中间商,做出优越感来了?

  冯君听到这话,并不感到奇怪,昆仑有外围成员,这实在是太正常了,全国好东西那么多,他们不可能一一收得过来,有必要召集一些代理人来帮忙。

  别说昆仑了,就连洛华庄园,不也是如此?庄昊云那厮,就是一个自带干粮的代理人。

  他无意纠结于这种小事,只是沉声发话,“那你知道谁的地址?”

  史密斯内心挣扎一阵,说出了一个地址。

  杨玉欣微微颔首,沉声发话,“既然是这样,你带路,咱们一起去一趟吧。”

  史密斯愕然地看向她,“让我一起去?”

  “你们有交情,你出面最好,”杨玉欣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别以为我是在算计你,明白告诉你,我是在救你……敢对冯大师看好的东西下手,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?”

  原来这男人姓冯!史密斯多少知道了点新东西,却是连看冯君的胆量都没有,他略一迟疑就站起身来,“好吧,那就走吧。”

  史密斯指路,冯君开车,不多时就来到了一栋二十来层高的住宅楼前,“这个单元顶层,徐曼莎……应该是个比较重要的人物,不过这次的石灯,不是她出面拿走的。”

  冯君拿出一个手机,划拉了两下,然后摇摇头,“人不在家,石灯也不在这里。”

  “我打个电话问一声,”杨玉欣拿出了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。

  一个小时之后,一个面目普通的中年人出现在车前,个子不高中等身材,浑身上下却是流露出一股精悍之气。

  他走到车前敲一敲车窗,看到车窗摇下,才沉声发问,“这是杨主任的车?”

  冯君点点头,杨玉欣更是在后座上出声,“好了,东西放下就行了,代我向陈主任说一声,谢谢他了……”

  中年人递进来一个U盘,然后回答一句,“都在里面了……不过这人已经有半个月不住在这里了,也许她有别的落脚点。”

  (本月不到三十个小时就结束了,有月票的朋友投了吧,免得万一忘了,就浪费啦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