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九百八十二章 沈青衣上门

第九百八十二章 沈青衣上门


  能不能转让?冯君略带一点疑惑地看一眼青霄子: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

  这功法他自己就有,好像是花了一百还是两百灵石,而且还有很多相关典册,卖得就更便宜了,为什么这么便宜呢?因为这是辅助功法。

  只是把丹毒从体内引出来,转嫁到毒丹上而已嘛,这算多大事?

  绝大部分丹道修者,自家的功法里,就有转移丹毒的法门,根本不需要单买。

  而且丹道修者一旦凝练金丹,这法门就无用了,挂个假丹或者抱个外丹就行,事实上,结丹之际,很多丹毒会被淬炼掉。

  最多就是出尘期使用,还是辅助功法,还得是自家没有配套法门……这功法能值几个钱?

  不过,对冯君来说很便宜的功法,对青霄子而言,那就是天价了。

  所以他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青霄道友,我只提供一个思路,其他的就抱歉了,帮不上你什么。”

  然而青霄子再次对他一拱手,“冯上人,拜托了,这法门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,我罗浮一脉的毒傀儡之术,已经失传了一千三百年,而且不是完全失传……还有残篇的。”

  然后他深深地鞠了一个躬,“如是能补完残篇,我这一任执掌,也对历代祖师爷有了交待!”

  怎么说也七十多岁的老头了,这个态度,还真的让冯君有点难以招架。

  不过很多事情,是一码归一码的,他的眉头皱一皱,“可是……青霄道友,请恕我直言,我觉得这个功法,你买不起呀。”

  “可以交换,”青霄子非常干脆地回答,“毒傀儡是改进版的,也只是缺失了一些基本思路,只差本体和傀儡的亲和手段……而本体指挥毒傀儡战斗,那是创造性的思路。”

  冯君想一想,然后点点头,“那行,你能做主吗?”

  他其实一直致力于提高地球界道门的地位,给出一些帮助,真的太简单了,也符合本心。

  他只是不想让帮助变成援助——我帮你没问题,但是你得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。

  就像以工代赈,国家未必缺那点钱,赔钱不是问题,但是赔钱养出一帮懒汉,就没意思了。

  “我可以做主,”青霄子一脸的激动,毫不犹豫地点头,“功法我没在手边,马上就让他们给我发个电子版来。”

  “哎哎,别呀,”冯君还假巴意思一下,“我都未必能联系上那位……你不着急的。”

  “没事,”青霄子也拿起了手机,“冯上人你的话,我信得过,先让他们发过来。”

  不多时,他就收到了电子版,还都是图片形式的,直接转发给冯君。

  冯君笑一笑,心里却是在暗叹:这位对我,不是一般的信任啊。

  事实上,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形象:出尘上人不算啥,但是能找到昆仑的山门口,决心硬撼,同时还不缺灵石的主儿,才是让众人放心的原因。

  这就相当于身家亿万的富豪,看得上乞丐手里那点小钱吗?

  按说昆仑也是这种人设,但是昆仑的那点财富,跟他无法比,而且昆仑蛮横惯了,强取豪夺是常态,可不像冯君一样出手豪气大方。

  事实上,对于青霄子来说,如果昆仑也有这种功法的话,他也不介意交换,修道中人互通有无是很正常的,只不过,可能没这么放心,提前就能把功法拿出来。

  反正青霄子做事挺敞亮,冯君笑着发话,“好的,一两天之内,尽快给你弄到手。”

  旁人看到他俩交流功法,眼中满是羡慕,不过这种事……学不来的呀。

  只有小天师借机发话,“冯上人,什么时候也帮我茅山看一看,功法有什么需要补足的。”

  说完之后,她还有意无意地看杨玉欣一眼。

  冯君淡淡地回答,“你茅山老祖能修到炼气期,功法肯定是没问题的,关键还是说资源吧,不过茅山现在的资源,似乎不差。”

  他还是比较排斥接近茅山这一大帮子人,小天师是他的女人,相关资源他可以负担,其他人的话,他需要一个带挈的理由。

  唐文姬悻悻地撇一撇嘴,不再说什么,却是又看了杨玉欣一眼。

  董曾鸿适时出声了,“都是机缘罢了,小天师,时候不到强求无益,只要你够努力,是你的早晚会是你的,何必急在一时呢?”

  冯君对这句话无动于衷,他很清楚,董曾鸿这话不仅仅是在劝小天师,同时也是变相地向自己表示:你拿十块灵石祸祸,我不会有什么想法,不会觉得你给得我的灵石少了,等我做到了某些事,你再看着办就是了。

  鬼谷一脉的人,大局感真的太好了,也懂得抓住时机。

  事实上,董曾鸿的话对其他人,也造成了一些影响,不少人终于意识到,冯上人未必就是难说话的,只不过谁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,自家首先要付出一定的诚意。

  就这么说着,时间慢慢地过去了,等到要做晚饭的时候,一个青衣女子走了进来,不是别人,正是昆仑的沈青衣。

  她走到冯君面前,取出一个小塔,恭敬地发话,“这是法器镇妖塔,还请冯上人查收。”

  冯君并没有伸手,而是冷漠地看她一眼,“会不会请我入昆仑?”

  沈青衣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此事非我能做主的,除了这一件镇妖塔,我昆仑还有法器若干,不知冯上人喜欢哪一方面的?”

  “这事回头再说吧,”冯君一摆手,懒洋洋地回答,“过得明日正午,也许我要去砸你家山门了,到时候难免有翻脸不认人的嫌疑,所以……我就先暂时不收了。”

  沈青衣其实是个冰冷的性子,在昆仑内部的风评都是“冷傲”,她能客客气气地说话,纯粹是因为受了门中重托。

  见到冯君念念不忘砸山门,她心里也相当地不高兴,总觉得自己如此委曲求全,有点太卑躬屈膝了,仿佛是签卖国条约的外交家一般。

  但是她的脸上,还是不能表现出什么,只能淡淡地表示,“我主动前来,代表了昆仑的诚意,眼下道门当兴,冯上人身为领军人物,还请三思,莫要坏了这大好局面。”

  小天师听到这话,直接开启怼人模式,“沈青衣你这话说得,坏了道门大好局面的……难道不是你昆仑的寇黑衣吗?”

  沈青衣看她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寇师弟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。”

  唐文姬吵架的能力还是要差一点,或者说她还不是特别地冷酷,并没有说出什么“自作自受”之类的话,所以互怼告一段落。

  不过沈青衣并没有离开,她找到了老板,亮出一个牌子,老板马上给她腾出了一间房子,那是他招待亲朋的客房。

  冯君也没在意她留下来,在这间旅馆里,除了他这个出尘上人,还有花花这只炼气期的蝴蝶存在,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。

  当天晚上,大家又在一起聚餐,沈青衣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,特地来到餐厅看了一眼。

  看得出来,香喷喷的灵米还是很吸引她的,不过她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。

  “呵呵,”庄昊云幸灾乐祸地笑一笑,他知道对方是炼气期修者,还是昆仑顶尖的存在,不敢贸然去招惹,但还是深吸一口气,大声称赞,“好香啊。”

  “好了,”唐文姬看他一眼,这俩可也是冤家,“她吹一口气,十个你都得死于非命!”

  “嘿嘿,”庄昊云笑一笑,也不跟她叫真,“我就是有点好奇,她为啥赖着不走……”

  沈青衣还真是赖着不走了,当天就住在了旅馆里。

  冯君也没在意,第二天天没亮,他就又带着大家来到了雪峰山。

  沈青衣没有去挤光阴梭,而是放出了一方云帕,慢悠悠地跟在后面飞。

  很显然,她使用的是单人飞行法器,短途飞行还是很便利的。

  到了山顶之后,冯君放出了一间活动房,虽然防寒效果不怎么样,但是挡风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天有些阴沉,看样子酝酿着一场大风雪,不过雪峰山顶却是出奇的风平浪静。

  “你们在这里等昆仑的人,”冯君吩咐一声,自己却是慢慢悠悠地飞走了。

  等到了中午,昆仑的人没有出现,倒是雪花飘飘洒洒地落下,紧接着狂风大作。

  冯君是两点多回来的,他看一看时间,“昆仑这是爽约了,大家做个见证……哪怕算上时差,现在也该是正午了,他们没来人。”

  沈青衣冷冷地发话,“我一直在,至于冯上人你说的,今天要我们决定开不开山门……门主闭关,我们也没有办法,这可不是爽约。”

  冯君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,“我冯某人说话,需要考虑你们的感受吗?不听我的,那就是爽约……你昆仑做事,一向不也是这样吗?”

  沈青衣没有做声,心里却是相当地鄙夷:堂堂上人,居然也会胡搅蛮缠。

  冯君也没有管她的反应,而是收起了活动房,将众人载上光阴梭,带回了旅店。

  沈青衣后脚才跟过去,就见冯君又孤身飞了出来。

  这一次,他连光阴梭都没有用,就是纯粹的肉身飞行,她见状忙不迭地又跟过去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