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九百八十三章 烟花爆

第九百八十三章 烟花爆


  冯君漫无目的地在空中乱飞一气,飞一阵,还停下来刷一刷手机。

  沈青衣冷冷地看着这一幕,心说堂堂的修道者去做“低头一族”,你将来的成就也有限——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,得了谁家大能的传承。

  这么飞了两个小时之后,冯君在一处峭壁旁,再次停了下来。

  沈青衣见状,心里顿时一紧:此处就是昆仑最大的山门——南天门!

  冯君这一次没有停一停就走,他掣出一张阳伞,插在地上,又搬出了桌椅,拿出了一个酒坛子,又摆上了干果若干。

  然后他才抖一抖身上的雪花,施施然坐了下来,

  接着他又取出一块抹布,擦拭一下手机屏幕上的水珠,再一抬手,拍开了酒坛的封口,一时间酒香四溢。

  沈青衣是从后方接近他的,越走越近,甚至能看到他裸露的脖颈。

  不过冯君并不以为意,脖颈的肌肉都是非常放松的状态,仿佛没有任何的戒备。

  但是沈青衣不敢赌,她才不会傻到以为对方不知道自己接近。

  接近到距离对方十丈远左右,她主动停下了脚步,并不做声。

  冯君也不说话,他捧起酒坛,咕咚咕咚痛饮几大口,才放下酒坛长出一口气,大喊一声,“痛快!”

  然后他拈起几枚干果,扔进嘴里,嘎嘣嘎嘣嚼了一阵,才蓦地发话,“你是不是奇怪,我为什么不打算继续乱飞了?”

  沈青衣的心已经沉了下来,她也认为对方不会是无意识的举动。

  “其实聪明人不用多说,”冯君笑着发话,“你也别心怀侥幸,以为我是碰巧了。”

  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一根烟来,然后摸出了打火机。

  不过有点遗憾,他虽然使用的是防风打火机,可是这地方的海拔实在太高了,氧气稀少,他打了十几下才打着火,有点装逼不成的遗憾。

  沈青衣原本就是拙于言辞的,而且也不善用心机,她基本可以认定,对方确实发现了隐藏的山门,而不是在虚张声势,所以她也不说话,就那么默默地站着。

  她不说话,冯君也不说话,坐在那里默默地喝酒。

  喝了一阵,雪越下越大,天气也越来越冷,估摸能有零下二十度了,冯君拿出一个自热袋来,加热了一瓶矿泉水,咕咚咕咚喝了起来。

  喝完之后,他又从怀里摸出手机看一看,自言自语地发话,“六点三十一,我再等你们二十九分钟……如果还试图蒙混过关,下一次来,就没那么好说话了。”

  沈青衣的声音,终于在他背后冷冷地响起,“不好说话……又待如何?”

  冯君并不回头,只是悠悠地发话,“说太多也无益,走着看呗。”

  二十九分钟转瞬即逝,冯君也不说话,起身收起了桌椅,又去收阳伞。

  沈青衣再次出声,“冯上人三思,昆仑屹立数千年,自有存在的道理。”

  “你是在威胁我吗?”冯君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,然后仰天大笑,“哈哈,在你们眼里,拳头大就是道理,正好了……我也是只认拳头的人!”

  说完之后,他腾空而起,消失在了茫茫的风雪中。

  沈青衣呆立半晌,嘴角才泛起一丝冷笑,低声嘟囔一句,“想蛮力破我昆仑山门……我该说你是无知呢,还是自大?”

  下一刻,她也放出了云帕,追着冯君的方向去了。

  一夜无话,第二天天还没亮,冯君就消失不见了,直到中午才回来。

  杨玉欣觉得,他有点怠慢在场的道友了,不过冯君表示,“我是去买花炮了。”

  他确实买了不少花炮回来,花了十来万,买空了好几个销售点。

  此时已经是腊月中旬,此处也不是禁炮的地区,整日里都有零星的花炮响声。

  冯君将花炮放在旅馆大厅,跟唐文姬低声交待两句,一转身又出门了。

  沈青衣因为起得晚了一点,上午就跟丢了冯君,现在见他又要走,原本想跟上去,但是看到小天师那不怀好意的笑容,心中一动,走上前发问,“冯上人跟你说了什么?”

  唐文姬白她一眼,“我凭什么告诉你?你若是仗着修为高……那你来打我啊。”

  沈青衣就算再没有脑子,也知道此刻不能动粗,于是狠狠地瞪她一眼,转身冲出了旅店。

  但是茫茫风雪中,冯君已经不见了去向。

  沈青衣定一定神,思索了一下,直接向山门方向飞去。

  风雪之中是很容易迷路的,不过她在这里待得太久了,各种风物都很熟悉,而且,这里虽然地广人稀,但是县城周边,手机信号是能保证的,定位也不是多大问题。

  飞到山门附近,果不其然,一个人影在那里低头刨着什么。

  沈青衣走上前一看,果然是冯君,只见他手持一柄铁锹,奋力地在地上挖着。

  此处的山石极为坚硬,冻土层也厚,要知道,冻得结实的土,一点都不比石头难对付。

  但是冯君手持一把普通的铁锹——无非就是大了点,一锹一锹地下去,就跟挖豆腐似的。

  沈青衣走过去的时候,他已经挖了半米多深,“你在做什么。”

  “挖坑啊,”冯君头也不抬地回答,一扬手,一锹泥土被他轻松地甩到了十几米外。

  “挖坑做什么?”

  “破昆仑山门,”冯君还是不抬头,“让一让,万一不小心伤着你,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  沈青衣往旁边走两步,眉头皱了起来,你想凭着挖坑,挖掉昆仑的山门?

 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她又看一看那铁锹,感知一下……确定这真的不是法器。

  眼看着这坑越挖越大,她猛地反应了过来,“你买了很多烟花爆竹,是为了这个?”

  “智商是硬伤啊,”这时候,地表上已经看不到了冯君的身影,声音是从地下传来,“烟花爆竹那点黑火药,能有多大威力?”

  他一门心思在地下挖坑,根本不在意上面还有个炼气期修者,看起来是真的太托大了,但是冯君心里有数,只要他有所提防,沈青衣这样的角色,真的没多大威胁。

  正经是她敢对他出手的话,就给了他充足的理由,他可以把昆仑连根拔除。

  希望她心里能有点数吧。

  沈青衣……还真算不上那种心里有数的主儿,她往日里确实不怎么信邪,只觉得自己一人一剑,天下什么地方都能去得。

  不过对上冯君,她是真的不敢随心所欲——自信并不等于狂妄,眼见对方的大坑越挖越深,她才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你要挖多深?”

  与此同时,昆仑秘境之内,汤长老和于白衣看着一面铜镜,也是眉头紧皱,“还在挖?”

  昆仑秘境本身是带了折叠效果的,一共有三个山门,南山门、北山门和东山门。

  冯君目前找到的是南山门,又被称作南天门,是昆仑的正门。

  三个门周边的监视手段很多,正门尤其多。

  于白衣的思路比较现代,他沉默半天,忍不住惊叫一声,“他不会带了炸yao来吧?”

  汤长老却是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带炸药……他能带多少来?还能炸开山门不成?”

  他的思想和意识,还是比较老旧。

  这时候,冯君已经掘地七八米了,作业面也有两个平方,沈青衣不得不强行压制自己出手的冲动:这家伙……是在诱惑我出手吧?

  终于,冯君腾空而起,手一扬一个个长方体落入坑中。

  沈青衣的眉头皱一皱,这时候,她也反应过来了,“是炸yao吗?”

  冯君根本懒得理她——连个称呼都没有,你跟谁说话呢?

  他扔进去的确实是炸yao,随着对炸yao功能的了解,他已经知道,平地爆破的威力很一般,最好还是能埋得深一点,再压得瓷实一点。

  然后他将那些碎石填回去,并且努力压得瓷实一些。

  看到导火索被点燃,沈青衣终于知道他在做什么了,但是很显然,硬顶着一个出尘上人去灭掉导火索,这不太现实,于是她尖叫一声,掉头亡命狂奔,“小心炸yao~~~”

  冯君倒不是很在乎,四五十吨的炸药而已,不算什么的。

  不过他然后才想起来,“我好像还没告诉唐文姬……该玩烟花了?”

  于是他在暴退的同时,摸出手机打电话——手机有信号的日子,真的是幸福的。

  就在炸yao爆炸之前,他接通了电话,并且及时地说了一句,“可以玩烟花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“嗵”的一声闷响,持续了整整一秒钟还有余,整个地面都山摇地动了起来,碎石乱飞。

  不得不承认,埋在地下的炸yao,比放在地面的炸yao,引爆起来,动静要大很多。

  正在观看现场直播的大长老忍不住惊呼一声,“那是什么!”

  炸药的冲击波,并不足以毁掉昆仑的山门,但是地面上,足足炸出了一个直径近两百米的大坑,真的是太可怕了。

  当然,对于县城里的居民来说,这一声也太响了,整个地面都抖了几抖,不过震中的位置终究离得比较远,倒是没有谁家的玻璃被震碎了。

  就在大家懵懂地四下查看,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县城里噼里啪啦响起了各种爆竹和烟花的爆炸声。

  马上腊月下旬了,这种响动……没毛病!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