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九百八十九章 番天印

第九百八十九章 番天印


  至此,正事就算谈得差不多了,不过两件法宝降为了两件法器,有一件还不能拿走,这让冯君感觉有点不平衡,“对了,听说昆仑收了不少好东西,能不能拿出来看一看?”

  大长老迟疑一下点点头,“可以,如果冯上人有看得上眼的,昆仑可以奉送一件。”

  对方既然放弃了化血神刀,他投桃报李也是应该的,昆仑这些年收集的残破法器法宝,实在有点多,只不过现在道法不兴,昆仑也没有修复的手段,只能是当作一个积累。

  如果能用一件残破的宝物,彻底了结昆仑和洛华的恩怨,倒也是值得的。

  冯君想的是,既然在秋辰坊市能捡到漏,何妨在昆仑再试一试呢?

  能捡到漏就是赚了,不能捡到的话,也不算亏。

  昆仑的珍藏还真是不少,两个院子里,二十几间房屋,里面摆得满满的。

  最早引起冯君注意的,是一个青色的、残破的箭头,上面带着浓浓的杀气。

  大长老见他注意到这个,苦笑一声发话,“此物得自西昆仑战场,传说是金丹真人的逐日箭,这杀气已然减少了不少,千年之前,是可以威慑出尘期的。”

  冯君拿出手机来划拉两下,然后出声发问,“秘境里……手机没有信号?”

  他其实不需要手机信号,也能使用附近的人,不过时不时地划手机,总会让人生出疑心,所以他索性问对方,手机为啥没信号。

  “确实没信号,”大长老歉然地回答,“不过,有WIFI的,全境覆盖无死角,密码是XXXXX……”

  冯君连上WIFI,时不时地就划一下手机,大长老只当他是在跟外界联系,也不敢多问。

  两人转完了两个院子,出来就是近中午了,雪已经停了——严格来说是阵法修补好了。

  冯君刚才就感受到了激发阵法时的气机变动,不过他的心思全用在鉴宝上了,也没在意那些,现在他表示,“那块残破的镜子,送我好了。”

  “阴阳鉴啊,”大长老沉吟一下,“那倒是件法宝,不过残破之后,无法修复了啊。”

  有些法宝和法器残破了,是不可能修得好的,镜子类的法宝就多半是这样,破镜难圆。

  冯君眼珠转一转,笑着发话,“那就把那块小石头搭上呗。”

  大长老的眼睛眨巴一下,怪异地看向他,“那块石头的根脚,冯上人看出来了?”

  冯君笑着摇摇头,“没有,只不过觉得那块石头上的煞气,很有些意思。”

  是这样的吗?大长老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那块石头的价值……其实尚在阴阳鉴之上。”

  冯君当然知道那块石头的价值,他得自于庄家山洞的石锁,只差这么一块,就功德圆满了。

  他饶有兴致地看向大长老,“不会吧,一块不规则的石头而已,有什么说法吗?”

  大长老迟疑一下发话,“这块石头,是千年之前一名金丹祖师所得,据祖师爷的分析,可能是番天印的残片。”

  番天印?冯君倒吸了一口凉气,跟番天印相比,那化血神刀算个毛线,那可是无物不打的番天印,还能越级杀怪。

  他狐疑地发问,“你确信自己没搞错?番天印再不齐整,也不会变成这么一块小石头吧?”

  “祖师爷是这么说的,”大长老淡淡地发话,“而且据说……你拿走的九州行走印,原本就是要跟番天印残片配套的,可惜无法融合。”

  冯君闻言笑了起来,“那这石子你们不是应该藏起来,妥善保管吗?”

  “上面并没有存在道韵,意思也不大,”大长老淡淡地回答,心里却说也就是你晚来了一千年,如果千年之前你来昆仑,敢对这块石头产生兴趣的话,想离开就难了。

  说到底,这块石头能被小范围地展示,也不无勾人的目的,昆仑想知道番天印其他残片的去向,好重新炼制番天印。

  但是久而久之,始终没有番天印的其他消息,大家也就逐渐地淡忘了,尤其是近几百年灵气凋敝、道法衰败,别说没有番天印的消息,就算有,昆仑也没能力再炼制了。

  所以这块小石头,依旧是有限制地公开,昆仑历代的知情人,也对它不报希望了。

  但是冯君身为华夏已知的、唯一的出尘期上人,关注上了这块小石头,并且还是以“搭头”的方式,想要顺走它,就由不得大长老不重视。

  “番天印……”冯君摸一摸下巴,“你这么一说,我就更来兴趣了。”

  在封神传说中,番天印绝对是逆天的宝物,冯君认为能跟它相比的,也就是葫芦飞刀、落宝金钱和五色神光。

  这时候,大长老是有点后悔,没把这块小石头收起来了,冯君可不是他有能力羁縻的,而且人家张嘴讨要,他都不敢不给。

  所以犹豫一下之后,他就点点头,“你想要就拿走吧,不过我也把话说在明处,这可能是番天印的碎片,既然你做了选择,成不成的,可跟昆仑无关。”

  洛华再强,还能强过千年前的昆仑?他并不认为,番天印能在对方手中再现,正经是要在事先说好——不管你在番天印上投入多少,那都是你的事,别到时候来找我们的碴儿。

  拉不出屎来怨茅坑的主儿,他见过的多了。

  他倒也不认为,冯君是气量那么小的人,但是重点不在于气量,在于修为!

  人家的修为,足以支持其无事生非,遇上昆仑这种大肥羊,不找点碴都亏得慌。

  冯君可没他想的那么多……实在是没必要想,他就差这一块了。

  所以他很古怪地看一眼大长老,“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?好了,既然你说这是番天印,那镜子我也不要了,就要这块石头。”

  “别啊,”大长老急了,他还就是怕对方失望之后心态不平衡,“说好的是搭头……阴阳鉴也送你,不过说实在的,镜子也不好修。”

  冯君点点头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我都知道。”

  番天印他已经凑齐了,炼制成不成就是他的事了,至于那阴阳鉴,他也有个思路。

  大长老长出一口气,点点头,“那就好,总算是达成一致了。”

  冯君看到他如释重负的样子,心里居然蓦地生出一点不忍来,有点太欺负老实人了啊。

  虽然昆仑是自作自受,但是冯某人自命讲究人,而且这次的因果也重了一点,“我还有个问题……”

  听到对方说还有问题,大长老的眉头就不由自主地抖了一抖,不过紧接着,他就听到了这么一段话,“我看你们积累的残破的法器法宝颇多,有没有兴趣修复一下?”

  “当然有兴趣,”他马上就来了精神,“冯上人愿意帮忙吗?”

  在外人看来,昆仑不缺法器和法宝,比其他道门奢华太多了,连飞行法器都几乎人手一个,但是……谁又会嫌法宝少呢?昆仑自己都认为,法器有点不够用。

  也就是昆仑目前只有三秀,如果有个六秀七秀的,法器真的不够呀。

  冯君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你看做是帮忙也可以,我主要是认为,这么多法器和法宝闲置,是明显的浪费,既然道门当兴,身为道门的一员,我也该稍尽绵薄之力。”

  这话不是很给昆仑面子,但是大长老无所谓,只要对方愿意出手帮助修理法宝,一切都好说,“冯上人能修理哪些法宝呢?”

  冯君笑一笑,“我首先要强调一点……有原主的法宝,我是不修的,我是要为大家增添助力,而不是给道门中人制造矛盾,你还是先确认一下,哪些法宝的来路没有问题吧。”

  大长老先是一怔,然后讪笑着点点头,“也是……”

  昆仑在近千年,强取豪夺是出了名的,真的是抢走别人无数法宝,冯君若是修好了这些有争议的法宝,昆仑会感激他,但是别人会恨他的。

  不过大长老更在意的是,“修理这些法宝,不知道冯上人打算如何收费?”

  冯君其实不擅长修理法宝法器,但是他身后有整整一个位面的修道者做后盾,所以还是能尝试一番的,“我倒是想收灵石,就是不知道昆仑是不是出得起。”

  大长老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出不起,您不差灵石,但是昆仑缺呀。”

  “那就法宝换法宝,”冯君很干脆地表示,“你们给我三件残破的法宝,我只还一件完好的,剩下两件的去向,你们就别管了……如何?”

  大长老闻言,忍不住迟疑一下,“是三换一啊……”

  “那就算了,”冯君很干脆地打断他的话,“十鸟在林,何若一鸟在手?你觉得三换一都贵的话,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,我也不想帮忙帮出个仇人来。”

  他真没打算靠这个赚钱,纯粹帮忙而已,最多就是想借机给手机位面的修者一个印象:我身后也是有修仙群体的,破损的法器和法宝都有这么多!

  这种条件,对方都要迟疑不决,他真的很生气。

  “别啊,”大长老已经反应过来了,赶忙赔笑脸,“我是想确定一下,然后跟门里其他人商议……这么大的事情,我这大长老也不可能一言而决。”

  “我是看到你犹豫了,”冯君才不会委屈自己,“现在我改主意了,四换一!”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