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人老成精

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人老成精


  喻老谈起税务,也就是随口一说,并没有说什么“那你交待了不就完了”。

  那些灰色地带的事情,他听说过的太多了,倒也不是认为“存在即合理”,可以默认接受,搁给他执掌权力的时候,看不顺眼的话,说斗也就斗了。

  但是现在,他一个已经离开quan力中枢多年的老头子,操这心做什么?

  他只是想向冯君做出一个暗示:你那些事儿,我知道得不少,懒得计较就是了。

  然后他又问,“我听说袁子豪在你这里,是可以进山谷竹林的?”

  这消息是谁走漏的?冯君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  不过下一刻,他也懒得考虑了,可能泄密的人实在太多了。

  不说袁老、彭老这些老gan部,也不说高强、徐雷刚这种跟喻家有瓜葛的人,其实严格来说,整个庄园就没个没有嫌疑的——也就是嘎子相对靠谱一点。

  王海峰有哥哥在当官,红姐在郑阳还有不少生意,梅老师在体制里上班……说实话,以喻家在郑阳的深耕,在哪个人身上都不难找到突破口。

  所以冯君决定,不计较这个事情,当初他下了禁足令,一来是喻老的身体状况,就不足以支持他走到竹林,二来就是,他打算让对方明白,庄园里是谁说了算。

  像现在,喻老能在人的搀扶下,拄着拐杖慢慢走到竹林,其实已经可以去享受灵气滋润了,冯君也希望能借着竹林,展示出自己“风水师”的本事。

  不过他还是笑着回答,“茅山洞天重开,你应该知道吧?那里比我的竹林还强。”

  “这话不是扯淡吗?”喻老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说出这样的粗话,简直有损领导形象。

  但是他的不满也是有理由的,“茅山是得了你的支持,才重开了洞天的……我打了半辈子仗,你觉得我会连‘知己知彼’都做不到?你这不是小看人吗?”

  老头越说越气,“就说你那个什么小天师,茅山如果真有那么好,她会来这里修炼?”

  冯君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您既然这么认为,居然没有强行征用,我是不是该说声谢谢?”

  “别试探我,这个没用,”喻老一摆手,大喇喇地发话,“我不敢征用,怕你又搬走……你这是有前科的,现在呢,我就是向你这个主人提出申请,费用啥的都好商量。”

  冯君此前对此老的安保,一直相当强硬,追求的就是现在这个效果——你们在别的地方有多威风,我没兴趣知道,既然来了我这儿,就要守我的规矩。

  有要求可以提,咱们双方商量着来,不要动不动就征用啥的,还做得相当心安理得。

  对方愿意主动申请,冯君就有意答应,聚灵阵也真不差这么一个人蹭灵气。

  但是他这个促狭的性子,有时候就改不了,忍不住就说一句,“那里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检查,你确定你的随行人员能够同意吗?”

  “你这小家伙坏得很,太记仇,”喻老笑着指一指他,“动不动就拿我的安保说事,估计是因为自己没有,这是嫉妒吧?”

  “您说是嫉妒,那就算嫉妒好了,”冯君无心跟他做这些口舌之辩,“既然你能接受这个条件,那你可以离开小院,每天去竹林待不超过四个小时,还有……最多只能有一个人陪伴!”

  “你这有点过分吧?”喻轻竹出现在了门口,她气呼呼地看着冯君,“明明后院的竹林,效果差不多,你为什么让我爷爷跑那么远呢?”

  冯君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,见得次数多了,他已经失去了那种心跳的悸动,“小喻同学,这是我的家,我说了算,而且你也说了,那是后院,是我个人的私密场合……”

 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的神情,“冒昧地问一句,你的卧室,会允许别人随便进入吗?”

  这话有些轻佻了,不过他一转身,很干脆地离开了。

  喻轻竹气得脸色一红,“这、这……这人也太没有大师风范了吧?”

  “他是乐在其中,”喻老幽幽地叹口气,浑浊的老眼中,目光异常深邃,“我刚才拿我的安保激他,他没有丝毫羡慕的意思……看来想收服他,不容易啊。”

  他是老小孩不错,但是真以为他只会口无遮拦,那就大错特错了,刚才他刺激冯君并不仅仅是要斗嘴,真正的目的是要试探对方的态度。

  如果冯君有点恼怒,或者说什么不在意安保等级,他都能根据情况分析出对方的心理。

  但是人家很随意地说,哦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,这才是真正不在意呀。

  喻轻竹跟爷爷接触得不少,大致能理解他的思路,知道所谓的“收服”不是收进喻家的势力里,而是真正的为国家考虑。

  可正是因为这样,她反而有点不解了,“爷爷你不是说,不会支持超凡力量的说法吗?”

  “我是不想支持呀,”喻老闷闷地叹口气,“但是这么强大的力量游离在外,不能实现有效的监管,也不合适,如果他做的这些都是真的,那么……也值得我破例一次。”

  “算了,我看也未必就是真的,”喻轻竹劝自己的爷爷,“您年纪这么大了,为这点事情改弦易辙,没准还会坏了自己的名声,不值得。”

  “嗯?”喻老闻言,侧头看她一眼,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你也觉得,他可能是骗子?”

  喻轻竹缓缓地摇头,正色发话,“他是有些能力,但是考证起来比较麻烦,偏偏他又不肯配合,那么,爷爷你会很辛苦的。”

  简而言之,她不否认冯君的超能力,但是人家不愿意向体制靠拢的话,她的爷爷想要强行撮合,到最后,很可能毁掉半生清誉。

  喻老听到这里,也没兴趣跟孙女斗嘴了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“唉~”

  喻轻竹也知道,自己的爷爷心情不好,她索性当晚就在洛华住下了,这一次,她带了自己的被褥来,在爷爷旁边的房间里选个家,铺上被褥就好了。

  冯君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为难对方,事实上,当天晚上夏晓雨都来了,陪自己的闺蜜住在一起——女孩子的友情,真的很难说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喻轻竹就醒了,在陌生的地方,她总不会休息得很好,不过走出房间,在院子里活动一番,她才能感受到,这里的空气……真的非常好。

  她的爷爷比她更早醒来,现在已经在院子里溜腿了。

  到了吃早饭的时候,喻老发现了不妥,“怎么少了好几个人?”

  嘎子和高强不在,也就罢了,连李诗诗都消失,这就有点诡异了,更别说冯大师也不在。

  徐雷刚笑着回答,“昨晚老大走了,带走了几个人。”

  “这就走了?”喻老心里有点感慨冯君的办事效率,“是去滇桂吗?”

  徐雷刚微微一笑,“也许吧。”

  其实他心里清楚,冯君是要前往暹罗一趟,更知道老大是要买一些香水回来。

  自从想到光阴梭可以偷渡,冯君觉得去暹罗买香水,真的不要太轻松,先让红姐联系好货源,直接过去就好。

  原本他都不想去,觉得派沈青衣出去就行,炼气期足以驾驭光阴梭了,但是好风景建议说,光阴梭可是他从昆仑手里抢来的,现在交给她用,感觉是不是有点……欺人太甚?

  冯君觉得这个建议挺有道理,只能自己再辛苦一趟了,而高强、李诗诗等人,上一次都没跟着去过暹罗,这一次就去开一开眼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高强自己连护照都没有,此前不办理,是因为他属于涉密军人,退伍之后想要出国,有一段脱密期——就算期限过了,办理起来也要多些周折,所以他一直没办。

  如果不是偷渡的话,他想要出国,确实比较麻烦,不过用他的话来说却是,“偷渡这种事,我也不是第一次了,当年在部队……嗯嗯,习惯了就好了。”

  冯君虽然离开了,但是对喻老的承诺,却是交待了下来。

  高强、李诗诗和嘎子都走了,庄园里现在的负责人是张采歆,听说喻老想要去竹林,她表示这件事我知道,然后又呼叫王海峰,让他在那边关照一下。

  王教练上一次去过暹罗了,而且还是带着夫人一起去的,这一次他还想带夫人去,说夫人喜欢暹罗的海鲜,却被冯君拒绝了,说你也不能总这么咸鱼,给我把家看好。

  喻老欢欢喜喜地去竹林了,而且不用张采歆提醒,他就主动地只选了一人陪同。

  他选的陪同人员是保健医生——这也是应有之意,安保们不能检查竹林也就罢了,初次前来,肯定要带个比较懂行的过来。

  喻老一进入竹林,马上就喜欢上了这里,因为他能感受到,这片竹林带给他似曾相识的感觉,跟冯君的按摩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所以他表示,“这个袁子豪,真不是个好东西,有这么好的地方,他居然一直藏着掖着。”

  “老爷子,您小声点,”徐雷刚只能苦笑了,“这儿是我们修炼的地方。”

  。m.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