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声名远扬

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声名远扬


  梁中玉和皇甫无瑕的争执,最终还是在一团和气中收场了。

  原因很简单,皇甫无瑕给他举了几个简单的例子,说明跟天通为敌的危险性。

  当然,最关键的还是,天通以后也会销售锅驼机了售后可以交给梁中玉做。

  要说起来,天通原本是看不上锅驼机的,纯粹是别人要买,他们帮着捎一下货而已,但是梁中玉他们做得有声有色,天通也就动了这方面的心思。

  天通的销售网络,比梁中玉他们……算了,还是不用比了,没有任何的可比性。

  但是天通也有缺陷,用地球界的话来说,就是他们的销售网络很强,但对的都是中高端客户,以至于他们在每一个地方,都沉不下去卖奢侈品的,不能很好地接地气。

  皇甫无瑕没有这么高深的经商理念,但是她非常清楚,天通卖锅驼机可以,不过想要做好所谓的“售后”,怕是没有这个能力当初如果不是忌惮这一点,天通早就卖锅驼机了。

  而她做不到的,梁中玉等人能够比较轻松地做到,毕竟战修是哪里都有的,一般都混得不是很好,对于挣点小钱很有兴趣。

  而对于梁中玉、季平安等人来说,他们能在不同的坊市找到境况类似的战修,大家一起喝个小酒什么的没有问题,但是合伙做生意就很成问题了。

  正经是大家一起搞售后,赚个辛苦钱,反倒相对容易所谓辛苦钱,就是出力的赚钱,不出力的没钱,大致组成一个售后联盟就行了,不存在太多商业上的纠葛。

  于是冯君建议,你们其实各有长处,为什么不考虑互补一下呢?

  这两边都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没有道理才奇怪了,地球界都号称地球村了,论起成熟的商业合作模式,甩出这个位面不止三条街。

  这件事情商量了一天,终于摆平了,过了两天,山门外又来了一拨人,却是万福台的人。

  原来是万福台的玄龟终于余毒尽去,派人来感谢冯君。

  要说他们不愧是五台之一,排场相当地大,来了一名出尘高阶,以及两名出尘上人和六名炼气期弟子,虽然是进入了凡俗界,要保持低调,可这阵营是相当地可观。

  看到门口的“出尘期以上非请莫入”的石碑,万福台的人也是觉得有点……碍眼,不过旁边就是天通商盟的小院,他们上前一打问,大致情况就清楚了。

  万福台的人还是有些不甘心在凡俗界设立基业,这让人有点看不起呀。

  但是对方终究是自家的恩人,他们不好做得过分,于是派了炼气弟子入内,请冯君出来一叙,说我们带了一些礼物来,想跟冯上人面谈。

  万福台的礼物很接地气,万斤灵酒以及十万斤灵米,关键是还有一套《符概解》。

  除此之外,他们还想跟天心台一样,送冯君一块引贤牌。

  天心台的引贤牌是真人送的,万福台来的却只是出尘高阶,诚意似乎差一点。

  万福台的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他们表示:我们送这一块引贤牌,只是为了方便冯山主出入万福台,如果冯山主愿意加入我们,那我们自是欢迎的。

  不过冯君最看重的,还是那套《符概解》,这是万福台出品的,坊市上没可能买得到敢在这个位面称“万符”的,符之道怎么可能差得了。

  冯君对炼丹、制器什么的兴趣都不大,但是对阵法和符了解得倒是不少。

  其实这并不是他自己的喜好所致,只不过他刚进入手机位面的时候,接触后两者多一些,所以导致了一定程度的……偏科?

  缘由也没必要多说,他当初灭绝了别人家,才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本《基础符大全》,从这本书上,他学到了很多符,惊雷符、甘霖符等,可谓受益匪浅。

  但这只是基础符入门,想要再进一步,还得要大量专业的符书。

  对一般散修来说,这个过程是既痛苦又甜蜜的。

  痛苦在于,符方面的秘籍,是相当难以到手的,就算能到手,也是某一种符也只有最基础的符,才会有“大全”二字。

  甜蜜的是,符这东西属于消耗品,生产出来就能卖,可以重复获利,这一点可是比炼器强多了那玩意儿不知道多久才会被用坏。

  这也就导致很多符师,掌握的符并不是很多。

  冯君身在炼气期的时候,基础符大全对他很有用,到了出尘期,这基础玩意儿就用不上了,若是想制作出尘期的符,必须提高自己的制符水平和见识。

  这件事在他的计划范围内,不过近期没有打算操作,他认为此事可以放一放洛华庄园就只有他一个出尘期,哪怕他提升了制符水平,一段时间内,也只有他能用。

  不过冯君已经买了一些出尘期的符,对他来说,这玩意儿够用就行,他的主要战斗方式,并不是倚仗符,所以没必要花那么多灵石在它上面。

  这种时候,万福台居然主动送来了《符概解》,对他来说当然是好事。

  所以他略略推脱一下,就收下了此物,并且回赠了对方一百部对讲机,以及两台锅驼机。

  万福台的人在止戈山盘桓了三天,偶然间发现可红外望远镜,又跟冯君要了十架这种东西高阶修者不太看得上,但是对低阶弟子还是很管用的。

  事实上,他们此来,是想视情况给冯君施加点压力,争取让对方去万福台做客卿不管在哪个位面,拥有高超医术的人,都值得大家高度重视。

  但是来了止戈山之后,看到了他的门口有天通,有无忧台,甚至还有赤凤派的修者驻扎,就知道这个压力不能随便施加恩将仇报可不是什么好名声。

  所以他们浩浩荡荡地赶来,开心地玩了三天之后,又波澜不惊地转身离开了。

  冯君觉得万福台做事挺靠谱的,原本已经支付过治疗费了,还专程赶来送礼物。

  不过梁中玉可不这么看。

  这一次,是他取代季平安,留在了止戈山,季平安则是跟着周灵海他们,押送着货物回去了他已经在止戈山待了不短日子,也该回去看一看了。

  梁中玉认为,“我从来没见过四派五台对上散修的时候,能这么在意礼节……派了这么多人来,呵呵,没准是有别的打算,只不过你这里的修者太多,他们改了主意。”

  要不说这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人,眼力就是不一样,警惕性也高,基本上是猜到了真相这不是心里阴暗,仅仅是生存智慧而已。

  冯君想一想,觉得也有道理,不过最终他还是笑一笑,“没发生的事情,就算了想吧……很多事情,真的是计较不过来的。”

  梁中玉点点头,见好就收,“我也就是提示一下,他们不可能把医师得罪狠了,谁还没有五劳七伤的时候?”

  不知道他的嘴是不是开过光,第二天中午,许上人通过电话联系郎震,说想求见冯山主。

  郎震现在算是冯君的大管家,随着止戈山的发展趋于稳定,各项工作走上正轨,他也不必每天都留在冯君的小院不当值的时候,他除了在止戈山修炼,就是回自己的家中。

  现在的独狼有点迷惘,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争取修仙的机会。

  他现在已经接近了武师中阶的巅峰,努力一段时间,冲一下高阶武师,还是有一定把握的。

  但是他终究年纪大了,气血不那么足了,冲击先天高手,可能性真的不高。

  至于之后的修仙……他更是有点不敢想。

  他并不担心冯君不支持自己,心里也非常想尝试修仙,毕竟是难得的机会,但正是因为如此,他有点担心自己浪费了机缘。

  如果可以开口求一份机缘的话,他觉得放在子女身上,可能会更划算一些。

  但是那样的话,他相当于是自己主动放弃了机缘,念及此处,他又有点不甘心如果我可以修仙的话,儿女们的修仙资源,可以由我来挣呀。

  近期有个世家联盟的木家子弟,在追求郎大妹,大妹对他也不反感,那边央了米家的人,前来打探口风能不能结个亲呢?

  郎震心里知道,如果不是自己跟了冯君,那个叫木奉瑭的家伙,估计眼角都扫不到自己的女儿,他就又有点纠结:要不要跟冯山主说一声,先测试一下女儿的资质呢?

  这话搁在一年前,他是敢跟冯君张嘴的,但是随着冯君修为的提高,威严日益加重,他有点不敢随便开口了其实冯君对他的态度没有变化,关键是他自己就不敢冒失了。

  别的例子不用举,只看皇甫无瑕就知道,以前跟冯山主是怎么说话的?鼻孔朝天傲慢到不得了,一副天下事尽在掌握的样子。

  但是现在呢?她壮起胆子来,也就是平常说话的时候,用“你”而不是“您”。

  郎震不怕豁出去跟冯君说,但是他觉得,最好能选个比较合适的时机,以保证成功率。

  最近他就在琢磨此事,接到许上人电话之后,他下意识地回答,“许上人是要进山修炼吗?请稍等,我呼一下山主。”

  “不不,不是修炼,”许上人在电话那边发话,“我想请冯道友治疗个病人。”

  (更新到,召唤三月保底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