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蛊修原则

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蛊修原则


  不管许上人是出于什么原因打电话,郎震都有必要联系冯君——这是合作伙伴。

  冯君指示让人进来,心里却是奇怪,你凭什么以为,我就一定能治呢?

  结果等许上人来了小院,随口一说:得,他还真能治——是治疗蛊修。

  治疗蛊修?没错,不是治疗中蛊的病患,被治疗的这位,是个蛊修。

  许上人是标准的散修,炼气期就给别人跑腿打杂,等晋阶出尘期之后,才在天通谋了个客卿,工作从此稳定了下来。

  他在炼气期的时候,曾经受雇于一个姓楚的小家族做护卫,楚家族长对他很不错,也愿意照顾他,双方相处得很好。

  他之所以后来不干了,是因为到了炼气九层巅峰了,要出去游历找寻晋阶机缘,临行之前,楚家的族长还送了他一笔灵石,以壮行色。

  晋阶之后,他回访过楚家,场景相当和谐,当然,他也不可能回楚家继续做护卫了。

  前一阵的时候,楚家找到了他,问他是否认识人,能治疗了蛊修?

  什么叫“治疗蛊修”?许上人一开始听到这话,都有点懵。

  原来楚家族长的小儿子,暗暗拜了蛊修为师,等楚家人发现的时候,已经是炼气二层了。

  蛊修不是正经货色呀,楚家人对此极为恼怒,咱们家族从来就不走这歪门邪道的路子。

  不过恼怒归恼怒,练都已经练了,后悔也晚了,楚家家主也只能安慰自己:还好只是蛊修,不是邪修,不至于让人喊打喊杀。

  但是接下来又出问题了,楚家很担心子弟跟蛊修混在一起,惹出是非来,让他在家里修炼,结果大家才发现,蛊修修炼真的是花钱如流水。

  楚家这名蛊修弟子叫楚中天,他向家人解释说,蛊修扎堆修炼,才比较经济,闭门修炼,而且使用的全是动物的精血,耗费自然就高。

  楚家家主不放他出门,说偷偷摸摸害人的蛊修很多,一旦被抓了现行,那就是个死——我对你小子很不放心,更不放心你结识的那些狐朋狗友。

  简而言之,就是普通家长遇上熊孩子的那种感觉——你说出去只是小赌怡情,顺便约个炮啥的,万一你吸上料子了呢?

  前一阵,楚中天突破了,炼气三层晋阶炼气四层,所用的资源惊人,家里不给还不行——他会被蛊虫反噬!

  楚家的家业不算小,因为跟卖断青罗的苏老头类似,也有子弟在四大派,倒是没人觊觎家业,但是家底儿再丰厚,也架不住楚中天这么折腾啊。

  你这才是晋阶炼气中阶,就花了这么多,等你炼气高阶,又得花多少?等到你晋阶出尘……楚家就得被你弄垮了!

  楚家的其他家老已经建议了,希望灭杀楚中天,要不就把他驱逐出楚家,任由其自生自灭——他不是喜欢跟蛊修凑在一起吗?那就去呗。

  楚家家主……还是有点不忍心,而且他也担心,自己的孩子被放出去,万一勾连其他蛊修,惹出点事情来,没准还会连累楚家。

  所以他想的是,找个高人,把楚中天的本命蛊驱除了,废了他的蛊修修为,留一条命。

  然而他可以这么想,办起来就太难了,只有修蛊道的高阶修者出手,才做得到这个。

  但是蛊修之间,是不会做这种事的,这就像一个家族对剑修有偏见,结果子弟修了剑修,他们再去找个高阶剑修,废掉自家子弟的修为——原因是剑修不算正经货色。

  这可能吗?完全不可能,出手的蛊修,算是否定了自身!

  如果某个蛊修犯了天大的事,其他蛊修可以出手制裁,但是指望蛊修否定自家传承的正统性?不带这么开玩笑的,还是洗洗睡吧。

  楚家家主的难题也就在这里了,毁掉一个蛊修容易,随便找个高手就行,但是只毁掉本命蛊,留下当事人性命——甚至还可以改修其他,这可就太难了。

  他想起来许上人在天通做客卿,见多识广,就找了过去,希望对方能念往日之情帮一把。

  许上人没敢答应,其实天通商盟里,有些秘法能处理了这种事,但是那些秘法都相当昂贵——关键是很多时候,是用替身缓解宿主的危机,算是禁忌之术了。

  楚家也就是中上人家,秘法都未必买得起,更别说那种小家族,承担不起禁忌之术的后果。

  但是见到冯君为梁桓驱除蛊虫,他觉得或许可以一试。

  现在梁家的家主,已经带着儿子赶到了止戈山的山门,许上人硬着头皮来找冯君,希望他能给个面子,出手治疗一下。

  冯君看着他,轻轻叹一口气,“许道友,你把天心台的消息这么说出去,不担心吗?”

  “我没有说那些,”许上人表示,这点禁忌,自己还是知道的,“我就告诉他们,止戈山主或许能做成此事,他就带着孩子来了……还带了一万灵石。”

  “一万?”冯君侧头看他一眼,他虽然好财,但是也要取之有道,“这孩子的蛊虫取出来,人十有八,九也废了,不如一掌拍死算了,一万灵石……够买两三件法器了。”

  在他的印象中,这个位面大多数的家族,很多时候都是顾大局的——也就是个把子弟的生死,绝对比不上家族安危重要。

  虽然听起来有点冷血,但是世家大族能兴盛不衰,很多时候就是因为这样冷血的规矩。

  都玩快乐教育的话,别说“富不过三代”了,能过两代那都是祖上积德了。

  冯君并不认为,一个普通人的性命,能值一万灵石——楚家又不是什么高门大户。

  “总有例外嘛,”许上人讪笑一声,“那苏老二宠爱孙女苏墨儿,养一只紫金雕也不少钱……主要是楚家家主有托词,说楚中天如果能活着,能时时给族中子弟一个警醒,让他们不至于走上歪路,如果现在就死了,过得几年,或许大家就都忘了。”

  “嘿,”冯君听得笑一声,“他为了保自己的儿子,也是费尽心机了啊。”

  不过笑归笑,他觉得这借口找得也还算不错,这种没有出尘期修者的小家族,他现在已经不怎么放在心上了,对方愿意拿出一万灵石,那他就笑纳了吧。

  然后他摸出对讲机,呼叫一下,“廖大,来小院一趟。”

  廖老大是在止戈山中,负责看守灵植洞和聚灵阵,偶尔可以申请来小院歇息两天。

  冯君对他的要求也不严,就是帮忙维护一下秩序,当然,他的自由度跟沈青衣没法比——沈青衣有整个昆仑背书,而为廖老大背书的,只有那个被羁縻在天心台的廖老二。

  廖老大很快就赶了过来,态度很是诚恳,“敢问山主有何吩咐?”

  冯君把情况大致说一遍,“……此人身上的本命蛊,你能不能解了?”

  如果可以的话,他希望廖老大出手搞定,每次带花花跨位面,都要让好风景做中介,还得避免好风景被这个位面的人发现,真的很折腾人的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廖老大沉吟一下发问,“敢问此人是否做了什么不被蛊修所容的事情,比如说以人炼蛊,或者说……以蛊虫勒索钱财?”

  “没有,”冯君摇摇头,“只是他父亲不许他与蛊修接触,闭门修炼消耗太大。”

  “你们啊,就是对蛊修偏见太重!”廖老大悻悻地哼一声,“闭门炼蛊,消耗能不大吗?冯山主,我虽然奉你号令,接受你差遣,但是这种事我不会管……我以自己是蛊修为荣。”

  许上人就见不得他这样的,少不得冷哼一声,“蛊修里草菅人命的多了,下作手段也不少,你们真要跟白莲花似的,谁会找你们麻烦?”

  “许上人你这么说话就过了,”廖老大眼睛一瞪,“蛊修里面,苦修士很不少的……评价一个群体要客观,不要失之偏颇!”

  他是很为蛊修抱屈的。

  许上人却是冷冷一笑,“不要说那么多,我就问你一句,前些日子你弟兄俩在止戈山下了那么多蛊虫,为的不过是一只柱国蛊……考虑了凡人的感受了没有?”

  廖老大默然,半天才回答,“所以我受到惩罚了,但是让我惩罚一个没有犯错的蛊修……冯山主,你可以抹杀我。”

  “我抹杀你做什么?”冯君闻言笑了起来,“我佩服那些能坚持原则的,虽然我觉得你的理由有点牵强……你下一次犯事,不要让我发现,我真的会抹杀你的!”

  廖老大知道他说的是真的,但是他跟兄弟斗嘴习惯了,少不得回一句,“不会有下一次。”

  这并不代表他不做,只是他有信心不让冯君发现。

  冯君也懒得理这个二货,而是扭头看向许上人,“人已经来了?”

  “来了,”许上人点点头,“就在天通的院子里。”

  冯君二话不说,抛出光阴梭,载着许上人就走了——许上人可以凌空飞行,但是止戈山冯山主的势力范围内,是禁飞的,只有冯山主的人能飞。

  楚家家主是什么样子,冯君都没有注意,只是知道,楚家来了三个炼气期和一个先天。

  至于那个楚中天?在灵兽袋里呢。

  冯君没打算在天通的小院治疗,直接裹着楚家四人上了光阴梭,然后看一眼许上人,“我带他们走了,没问题吧?”

  “没问题,”许上人冲着他笑着拱一拱手。

  见到光阴梭离开,他一转身,却是吓了一跳,身后正正地站着皇甫无瑕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