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改名了(三更求保底月票)

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改名了(三更求保底月票)


  皇甫无瑕跟冯君谈无序位面的粮食,也就是随口说说。

  此番她往修仙界一行,最初的原因,只是想去提升修为,所以才会等着冯君发问。

  结果遇到了阴煞派的事情,回去的主要任务,反倒是张罗通讯管理委员会的事。

  这么一来,她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,才回到止戈山。

  冯君对于她的晋阶最为感兴趣,想知道这无垢通明心法,如何才能让人快速晋阶。

  皇甫无瑕的回答很有意思,“我也很好奇,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,晋阶比我还快?”

  冯君想一想之后,左右看一看低声回答,“告诉你一个秘密,其实我是境界跌落的元婴。”

  “呵呵,”皇甫无瑕笑一笑,“巧了,我也是……”

  显然,这个话题就不能继续下去了,皇甫无瑕开始讲述她运作通讯管理委员会的经过。

  这件事一开始,是不怎么顺利的,她是逐级向上反映,天通秋辰坊市的曲会长,一开始就不同意放弃这一块,尤其在她描述出未来通讯市场的前景之后。

  天通是商业联盟,讲的是商业利益,这么大一块蛋糕,凭什么要分给别人呢?

  他表示,哪怕那边的蒋会长会帮阴煞出声,这边也完全顶得住——“你尽管放手去做,他若是敢伸手到我的地盘,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没办法,皇甫无瑕需要业绩,他也需要啊,怎么甘心平白放弃?

  皇甫无瑕再三再四地解释,惹得那位恼了,“这事你的分量不够,让你家老祖来跟我说。”

  皇甫老祖也没找他,直接找了他的上司,把事情解释了一遍。

  金丹看待问题的层面,那确实是不一样,上层做出了指示:咱们天通是个商业联盟,注重利益是对的,但是把客人都得罪光的话,你去跟谁做生意?

  曲会长心里拔凉拔凉的,但是皇甫无瑕向他点明:上面有这种想法,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,这是咱们的建议提得及时,否则的话,等阴煞派提出,咱们就什么都得不到了。

  这是她苦心孤诣分析出的结果,上面的反应也证实了她的猜测——和气生财最重要。

  但是曲会长还是有点不甘心,他认为如果不是己方主动放弃,就算阴煞派想接过这个买卖,以他的实力,也完全可以跟对方斗智斗勇一波。

  他不无遗憾地表示,“哪怕最后还是要放弃,咱们再弄出这么一个管理委员会也不迟。”

  他的话倒也有道理,但是皇甫无瑕心说,真要到了那一步,我皇甫家的利益该如何保证?

  说到底,双方看重的利益点不同,导致这件事在前期磕磕绊绊。

  后面就简单一些了,秋辰将消息报上去,天通商盟利用自己的销售网络,将消息传递到了四派五台处。

  四派五台的反应不一,有积极的有消极的,也有打听这个通讯系统到底重要在哪里,非要搞出这么一个管理委员会来?

  态度积极的是赤凤派、无忧台和十方台等,其中尤其是以十方台最为积极,前文说了,他们也是擅长做商业的,算是五台里的一个另类。

  十方台对这个新出现的通信系统有所了解,他们索性直接提出,这块市场最好是咱们两家分了算了——其他四派四台,哪里懂得这里面的门道?

  天通当然不可能答应,那样做不但会激怒其他八家,更是资敌——十方台算是他们最强大的商业对手,没有之一。

  四派五台里,大多数都跟太清派、天心台之类的相似,抱着一种可有可无的态度。

  青罡派和万福台是最好奇的,他们一定要天通的人解释清楚,这个通讯系统为什么重要,会让你们如此重视,你们要是解释不清楚……那么抱歉了,我们对这个委员会的兴趣不大。

  天通负责联络的人,其实也不是很清楚这个委员会的意义,于是就问总部,结果总部很干脆地回答,告诉他们:爱来不来,反正我们是通知过你了。

  修仙者最看重的是修炼,不过天通这么回答,反而让这两家来了兴趣:那我们准时到场。

  然后皇甫无瑕就晋阶去了,连冲阶带稳固境界,用了半个月。

  等她闭关出来,这个委员会的筹备工作还在进行中,皇甫家族中有更高层的修者接手了此事,她得以再次回归止戈山。

  让她哭笑不得的是,“阴煞派估计是气得够呛,但又没有办法反对,所以坚持要改名字,把通讯系统管理委员会,改成‘凡物通讯议事会’,你说可笑不?”

  凡物通讯……议事会?冯君咀嚼一下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定义死了是凡物……这阴煞派的心思,倒也有趣啊。”

  皇甫无瑕回来的第三天,季平安来了,他趁着夜色进入了止戈山。

  止戈山现在管理得比较严,但是季平安算是冯山主的战友,倒也没人为难。

  冯君听说他求见,从山里赶回来一看,顿时吓了一大跳,“你的脸怎么了?”

  季平安的脸上,多了两道深深的伤疤,整个人也是委顿得厉害,听到她如此发问,忍不住叹口气,“我们被人埋伏了……周灵海死了,梁易思重伤。”

  冯君对周灵海的印象一直还不错,小伙子炼气初阶,很有眼力价,梁易思也是个集狠辣和隐忍为一身的主儿,他的眉头皱一皱,“怎么回事?”

  季平安叹口气,事情还是跟他们经营止戈山的物品有关。

  他们是修仙界里唯二能得到高端香水的商家,还兼着所有锅驼机的维修工作。

  十来天前,他们运送一批货物前往另一个坊市,半路被人埋伏了。

  所幸的是这些战修相当强悍,遇到埋伏也浑不畏死,付出两死两伤的代价之后,因为己方有一名先天高手成功逃脱,对方也不再纠缠,火速撤走。

  冯君听说之后,陷入了沉默中,半天才出声发问,“你们需要我做点什么?”

  季平安叹口气,然后摇摇头,“我们没有希望山主做什么,修炼一途,原本就艰险无比,财货的争夺也是寻常,既然是我们自己选择的这条路,那就要愿赌服输。”

  冯君闻言微微颔首,其实他的心情有些矛盾,可以说,周灵海是因为自己提供了货物而死的,但是自己当初,也是为了他们好啊。

  为此,他还顶住了来自皇甫无瑕的压力,这是为弟兄们找份活计,他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,就像对方说的那样,这是他们的选择。

  季平安说得如此敞亮,冯君听得也暗暗感慨:不愧是我选中要帮的人,我辈修者当如是!

  季平安却还在那里继续说,“原本我们是要自己处理解决的,既然做了事,这种事就免不了要遇到,所以发动其他战修寻找线索……”

  他和梁易思等人发起的这个售后服务,是在为很多战修谋出路,知道这个消息的战修们,不管认识不认识他们,心里都是相当承情的。

  这个群体的潜在能量是相当巨大的,没有用了三天,季平安就得到了消息:出手的应该是一个姓薛的家族——有个退役的战修,曾经被薛家凌虐,他一直关注着薛家。

  冯君听得眉头一皱,“薛家……那个薛洪飞和薛经人的薛家吗?”

  “没错,”季平安点点头,“他们出手抢夺财货也就罢了,关键是我考虑这家人,可能有点死性不改,担心他们还要对您不利,特地来告个警。”

  冯君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这个……可能我有点迂腐,但是还是想问一下,有直接证据吗?”

  “没有,”季平安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这种事情若是有证据,我都可以去坊市告他们,他们临时撤走,也是因为有信心没留下证据,否则我都未必能活下来。”

  冯君其实是信了季平安的话,因为对方没必要撒谎——薛家跟战修并没有直接的矛盾,倒是跟他冯某人有梁子,季平安没必要攀诬这么一个家族。

  冯君上次搞掉了薛家的两个出尘期,就是刚才他提的那两个名字,导致薛家实力大损,在秋辰坊市设立据点的计划,也不得不告吹。

  要说薛家不恨他,那才是假的,但是薛家强买强卖在先,无果之后,还设了圈套想要在荒野袭杀他,结果偷袭不成反被那啥,这实在是薛家自取其辱。

  因为他跟皇甫无瑕交好,薛家反倒要担心,他会请了皇甫家族来对付自己,所以不得不偃旗息鼓……照着这个逻辑推下来,薛家心里能没怨气?

  薛家惹不起他,但是对付他的战友——那帮战修,不存在任何问题,泄愤之余还能获取一些财货,更可以恶心一下冯君,何乐而不为?

  这一套逻辑推理下来,没有任何的问题,更别说季平安他们也有间接的人证。

  冯君沉吟一下发话,“虽然抢的是你们的东西,但终究是我冯某人的货物……”

  “山主的货物不多,”季平安马上就打断了他,很耿直地表示,“香水和锅驼机只占一小部分,我们在各个坊市间往返,为了经济,一般都会捎一些货的,这一点我可不敢骗你。”

  冯君一摆手,大喇喇地发话,“这有什么骗不骗的?有我的货就够了!”

  (三更到,求保底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