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陈年恩怨

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陈年恩怨


  见到南宫有九回来,皇甫无瑕也懒得打招呼,不过她还是隐秘而快速地瞥了他一眼,却意外地发现,他的情绪似乎不是很好。

  你不是很好,那对我就是好消息啊,她感应一下门外的情形,起身飘了出去。

  南宫有九也感受到了她的行动,却是头也没有回,直接来到后排客房。

  皇甫无瑕追出去的时候,云布瑶正在掉头,冯君和廖老大也懒得飞,就坐在全地形车上。

  她身子一纵,轻轻巧巧地跳到车上,看到他的表情也不是很好,于是嫣然一笑,“你们聊了些什么,怎么感觉不是很愉快?”

  “哼,”冯君不高兴地哼一声,“我就奇怪了,皇甫和南宫家……到底有多大仇啊?”

  “这个……怎么说呢?”皇甫无瑕苦笑一声,要说两家的仇,真没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,但是相互仇恨度极高,“几百年前,我们两家关系还是不错的……”

  起因是一个很普通的爱情故事,结果皇甫家的男子变心了,南宫家的女人自杀了。

  因为都是嫡系长支,事情闹得比较大,两家决定永不通婚,几十年之后,类似的故事再次重演,这次自杀的是皇甫家的女子,南宫家的男子后来离奇死亡。

  这仇就越发地大了,南宫家觉得自己家吃亏了,处处针对皇甫家。

  后来南宫家一名三十岁就晋阶出尘一层的绝顶天才,以其修炼速度和资质,铁铁的金丹苗子。然而就是这么个人,在跟人切磋时身受重伤,后来不小心走漏了消息,被仇敌围殴致死。

  南宫家以为消息是皇甫家放出的,直接打杀了两名可能走漏风声的皇甫家子弟。

  皇甫家的人不干了,直接反杀了过去,仇越结越大,有可能成为两个家族的倾族之战……

  两家老祖不得不出面——倾族之战那可是不死不休的,要说仇恨度,真没大到那个地步。

  老祖们从天通请来了一名善于天机推演的真人,回溯一下那两名皇甫家子弟是否泄密。

  泄密……其实是真的泄密了,但是皇甫家子弟也就是随口说一说,对那人的受伤表示一下幸灾乐祸,不成想,路边说话草窠里有人听着,恰好被那个对头听去了。

  皇甫家的子弟不答应了,说你好歹审问一下也行啊,二话不说就把人打死,算怎么回事?

  简而言之,两家的恩怨是一点一点小矛盾积累起来的,单独拿出来都不算大事,起码没有大到必须要一方灭族才行的程度——这种战斗都是出奇血腥的,胜利者也注定只是惨胜。

  所以在其他金丹的调解下,南宫家赔了点钱,就算完事了。

  可是双方都很不爽,就到了眼下的田地。

  皇甫无瑕大致解释一下恩怨,然后好奇地发问,“你们到底谈什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,”冯君有点没精神——这么大点事,就搞出这么大的阵仗,还带累了我?

  他将双方的对话重复了一遍,“我要他找你商量,他要我跟薛家的出尘高阶死决……你说这事儿不是挺滑稽吗?”

  “呵呵,”皇甫无瑕不屑地笑一笑,“南宫家也就这点出息,大坏事不敢做,恶心人挺有一手……那你不跟我说一声,就要这么回去?”

  “这有什么可说的?”冯君不以为然地回答,其实他是想跟皇甫无瑕商量的,毕竟他是为了遵守双方合作的约定,才让南宫有九不高兴了——他是在为皇甫家背锅呢。

  但是他真要这么说的,自己都会有点看不起自己,季平安为他冯某人背锅,人家可曾抱怨了什么?既然是修道者,就要有自己的担当。

  而且他也确实不怕对方捣乱,“他要真这么做,天通会任由他胡来?且不说我能不能请到出尘高阶,只说我自己动手,假如打不过薛家的出尘高阶……天通允许我被对方杀死吗?”

  他一旦身死,香水没了货源倒还是小事,通讯系统没了货源,才是天大的事情。

  天通好不容易挑头,联合四派五台,搞出这么一个凡物通讯议事会出来,在这种时候,冯君因为自家的一个执事找事,被人杀了——没准天通都有对南宫家下手的打算了。

  冯君认为,天通商盟绝对丢不起这人。

  皇甫无瑕听了之后,却是冷冷地表示,“冯山主,你把人心想得太善良了,这有什么丢人不丢人的?只要能用实力碾压你,制住了你之后,不需要弄死你,弄残废就够了。”

  说到此处,她居然冷笑出了声,“呵呵,你觉得,天通喜欢一个完整的你呢,还是一个半残的你?他们不会杀你的,起码要给你师门一些反应时间,倒是季平安他们,是真危险了。”

  冯君斜睥她一眼,“你的意思是,我高估了他们的操守?南宫家这样游说,很可能成功?”

  你这不是废话吗?小院里的南宫有九的嘴角,泛起了一丝冷笑,没有这点自信,我至于专门跑到止戈山一趟吗?

  对方的交谈,距离他并不远,也没有刻意地遮蔽,他当然听得到。只不过,双方都不是很介意罢了——到了某个层面,小动作起不了太多的作用,最终还是要看实力。

  皇甫无瑕有意无意地看墙里一眼,声音略略地提高一声,“成功的可能性肯定有,南宫家惯爱玩弄阴谋诡计,不过这事儿,你还是得跟我说一声,我才好帮你运作。”

  南宫有九在墙里不屑地笑一笑,甚至拿出一壶灵酒来,轻啜一口:呵呵,你的提防……真以为你的提防会有用?

  “这个很无所谓的,”冯君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如果你们天通,不能有效地控制自己手下的掌柜或者执事,我可以考虑去跟十方台合作。”

  “诶诶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皇甫无瑕的脸色变了,这可是她的业绩,“这不是八字没一撇,都在假设嘛,你放心好了,南宫上人也只是一家之言,他还真以为自己能一手遮天?”

  南宫有九的嘴角微微往上一翘,对不起了,我真能一手遮天,你还是太年轻了。

  “我不管他能不能一手遮天,”冯君很随意地回答,“其实我潜在的合作伙伴真的很多,阴煞派、赤凤派、天心台……都可以的,我很好奇你们这种错误的认知,怎么会觉得我一定要跟天通合作?”

  南宫有九闻言,脸色也变了一变,把这小子逼急了,还真有这种可能。

  皇甫无瑕的脸色,也更糟糕了,冯君真要这么做的话,她的损失就大到没边儿了——虽然她的修为提升速度,还是惊世骇俗,但是……修道生涯就有污点了啊。

  她可是从小就立志,要成为传说的人。

  她眼珠一转,沉声发话,“你放心好了,这件事我马上会汇报给上层,让他们尽量意识到你的潜力,不要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蛊惑……”

  她这话指的是谁就不用说了,不过墙里被影射的那位无所谓地笑一笑,心说你还真以为自己手眼通天了?天通这潭水……深着呢。

  皇甫无瑕并不清楚这些,第二天就让人给修仙界送信去了。

  南宫有九是第三天离开的,冯君再没有出来跟他谈话,他也走得毫无留恋。

  三天之后,天上下起了小雨,酷暑气息尽扫而去,皇甫无瑕正琢磨着要不要找冯君来喝酒,就觉得心中蓦地生出一丝悸动来。

  她仔细感受一下,不知道悸动来自于何方,然后鬼使神差地,她摸出了那块贴身藏着的黑曜石雕像。

  果不其然,黑色的雕像上,隐隐有一种晦涩的波动,不用心是感受不出来的。

  皇甫无瑕冲进房屋,火速关上房门,点上了信香,紧接着,老祖的身形就冒了出来。

  老祖看着她,很有点怒其不争的样子,“我说无瑕,感觉不对了,直接跟家里说好了,走什么天通的程序?你首先是皇甫家的人,其次才是天通的人呀。”

  皇甫无瑕有万种理由,但也没法跟自家老祖辩解,尤其是老祖这次主动降临,她估计是有说法的,只能喏喏点头,“老祖指教得是,是孙儿想得不周全。”

  “你想的何止是不周全!”皇甫老祖没好气地发话,“天通的水深得很,也就亏得我注意到了……好了,事情我安排妥了,你不用操心了,记得跟那个山主说一声。”

  说完这话,他的身形就消散了,信香燃烧了还不到四分之一。

  由此可见,皇甫老祖的时间虽然紧张,但那还是要看事情重要与否,他只是烦后辈无事来骚扰他,真的遇到要紧事,他还会抽出时间来处理,哪怕是主动念头降临。

  皇甫无瑕却是抓瞎了,“事情办妥了……什么叫安排妥了,我又该怎么跟冯君说?”

  没办法,自家老祖就是这么不着调,说来就来说走就走——好吧,也许这才是真性情吧?

  也就是在这一天,南宫有九赶回了修仙界。

  回去之后,他先赶到秋辰坊市的天通,见了一下曲会长。

  曲会长一直是皇甫无瑕的上级的上级,对皇甫无瑕也算照顾,但是他从来不想扯进皇甫和南宫家的争斗中,而且这一次通讯系统的事情,他对皇甫无瑕是有点不满的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