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领对情

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领对情


  南宫老祖闻言,气得将牙齿咬得咯吱吱乱响,真的差一点就要喊出“那就做一场好了”。

  季不胜见将他气得差不多了,才悠悠地发话,“那止戈山冯山主,是我要招揽入天心台的,你南宫家子弟屡屡为难于他,真是好大的胆子!”

  “止戈山?”南宫老祖听得就是一愣,他对这个地名,还真的隐约有点熟悉,“是那个什么……供应凡物通讯的家伙吗?”

  “看看,是吧,”季不胜抬手点一点他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“连你都知道这个人,可见你南宫家从来没把我季某人放在心上,我说得有错吗?”

  南宫老祖觉得冤枉透了,连气都顾不上生了,“我只听说,他跟皇甫家交好,而且他的货物,也颇有些意思,哪里知道你还跟他有关系?”

  “编,你使劲儿编,”季不胜冷笑一声,“凡俗界都知道他有我的引贤牌了,你家居然不知道?”

  南宫老祖心里很不以为然,只是个引贤牌而已,又不是客卿或者供奉的令牌,我一定要知道吗?就算知道了,那也不是个多重要的物事,反正他还没入你们天心呢。

  下一刻,他还真想起来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,好像听人说过一嘴,那厮有天心台引贤牌。

  所以他也只是笑一笑,并不解释,“哪怕是这样,你派人知会一声不就完了?不大点事情,你一定要上门扫我面子?”

  季不胜冷哼一声,“我季某人一向以小肚鸡肠闻名,不过呢,你也别觉得我冤枉了你,今天我带走你家三个出尘中阶,算是助你逃过一劫……”

  南宫老祖听到这话,又是一惊,这可是季不胜嘴里的“逃过一劫”,不是那些勉力抱丹的垃圾真人,他急切地发问,“此话怎讲?”

  季不胜摆一摆手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你自家的事情,自家去打听,问一问你那个在天通做事的后辈,他做了些什么蠢事吧。”

  南宫老祖听得却是迷糊了起来,“你说的是有九吗?那孩子挺伶俐的呀。”

  季不胜不屑地笑一笑,“你管小聪明叫伶俐?算了,我懒得跟你嚼舌根,回去点人吧。”

  他已经从素淼真人那里,得到了事情的最新情况,听说孔紫伊居然有可能是受了自己和素淼的影响,他真的是心乱如麻。

  孔紫伊说,需要两三个出尘中阶来做实验,不胜真人二话不说,就打算给她找到。

  至于说南宫家找冯君的碴,对季不胜来说真是无所谓的,碰上了就管一管,碰不上也不会专门去理会,他之所以这么说,只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血脉的存在。

  毕竟他和素淼真人的身份,实在太敏感了。

  不过,仓促之间要让他找几个出尘中阶,还不会引发大的反应,不胜真人觉得也有点难办,正好南宫家撞上来了,他就帮冯君出个头。

  说到底,主要是光南宫家再加上家族的附属势力,就能凑够三个出尘中阶。

  季不胜觉得自己说清楚事情了,但是南宫狂狮并不这么认为。

  他也不怀疑不胜真人撒谎,不过他依旧表示,“这件事,我要回去了解一下,三个人不能马上让你带走,反正我答应欠你……最少两个中阶上人,你看如何?”

  季不胜的眉头一皱,不高兴地发问,“你还是信不过我?”

  “我总得了解一下事情经过,”南宫狂狮正色回答,“你如果不放心,可以在黑水沼泽外等待三天,三天之后我定有回信。”

  季不胜深深地看他一眼,事实上,他并不担心对方毁约,“那就三天,到时候你若是再推搪,我可是有脾气的。”

  南宫狂狮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大不了跟你做一场,你放心,我还抛不开十万族人。”

  回到南离岛之后,南宫老祖第一时间联系天通的族人。

  南宫有九虽然在止戈山,跟天通里的族人也保持着相当紧密的联系,当他听说,老祖过问了此事之后,马上添油加醋地汇报了一番。

  当然,他也知道,老祖对上素淼真人也要麻爪,所以并没有诋毁素淼真人,但是放大冯君的傲慢,强调自己的无辜,却也是必然了。

  然而居中联系人把消息传回去之后,南宫老祖的回话,给了南宫有九当头一棒。

  老祖表示:我现在要听的是实情,没有任何加工的实情,否则……你可知道,现在有人要咱家拿出三个出尘中阶的名额?南宫家不介意把你选上去!

  南宫有九吓得魂飞魄散,他最清楚,这出尘中阶的名额是怎么回事。

  所以他马上又原原本本地把事情汇报了上去,去掉了那些无关紧要、诱导人的枝节,单纯地说明双方结怨的经过。

  并且他指出,中阶上人其实就是冯君索要的,据说是要做什么实验,不排除有极大的危险性,但是据他分析……死亡率不会太高。

  南宫老祖听到这个分析之后,心说这还用得着你提醒,我早就想明白了。

  正经是南宫有九的一系列做法,让他生出了浓浓的无力感:怪不得季不胜暴走呢,合着你除了招惹了冯君,还顶撞了素淼真人?

  素淼真人和季不胜的关系,知道的人不算多,但是只要不是消息特别闭塞的金丹,都知道这两人是出生在同一个小镇上,然后再一打听,就能知道,他俩年少时,关系很不错。

  虽然后来两人分别入了天心台和太清派,没有证据表明,两人还继续有来往,但是两个没有任何背景、全靠自身努力抱丹的真人,居然出自同一个小镇,已经很逆天了好不好?

  南宫家族以做生意为主,消息灵通,老祖本来就知道这个辛秘。

  他觉得这个南宫有九,拉仇恨的能力实在太强大了,都像你这么做,南宫家吃枣药丸!

  凭良心说,南宫老祖并不认为,南宫有九压制冯君就错了,打击皇甫家的势力,这是南宫家族持之以恒一直在做的事,但问题的关键是……你不能太勉强啊。

  尝试打击一次,发现对方不好惹,就该收手了,这么穷追猛打,别说招惹了素淼真人和季不胜,哪怕没有他俩,冯君的师门里随便出来个金丹冒头,南宫家也承受不起呀。

  要知道,皇甫家的金丹还在一边看冷眼旁观呢,到时候南宫家还是得对上两个金丹。

  南宫老祖真的很纳闷:有九这孩子一直挺机灵的,怎么这一次就犯傻了呢?

  不过到最后,他还是决定原谅这孩子一次,因为南宫家的后辈里,还没有什么杰出的人物能顶上来,南宫有九虽然战斗力一般,但是在商业方面,还是有相当天赋的。

  南宫家族里,像他这么长袖善舞的,还真的不多——哪怕他这次在止戈山的表现非常差。

  所以他淡淡地表示,所有针对冯君的商业手段,全部放弃——现在根本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,而是不要让季不胜和素淼真人继续恼怒下去。

  再说了,万一你再把冯君师门的金丹惹出来,那咱们就等着皇甫家族来接收南离岛吧。

  南宫有九信誓旦旦地表示,老祖您放心,我不会再犯错了。

  我放心个锤子!南宫老祖气得想骂人:我特么现在还得找出尘中阶交差呢。

  然后,季不胜就在黑水沼泽边缘,等到了南宫老祖。

  老祖带来了两个出尘中阶,一个姓符一个姓杨。

  姓符的那位就是出自符家,没办法,不管南宫有九闯出了多大的祸,不胜真人上门的直接导火索,就是符家强抢黑背蛟,他们不出个上人是不可能的。

  姓杨的则是一个小家族的族长,南宫老祖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,让这位心甘情愿过来,为南宫家顶缸。

  不胜真人有点不满意,“说好的三个人,怎么只有两个,你这是老到连数都不会数了?”

  南宫老祖其实在此前就说过,“起码两个”,当时他还想着,自家要是能占点理,两个出尘上人就已经不少了。

  但是此刻被季不胜点出来,他也不好意思强词夺理,说自家占理——他真敢掰扯细节的话,足够将素淼真人再得罪一遍了。

  所以他干咳一声,迟疑一下发话,“南宫有九就在冯山主那里,他也算一个。”

  这事儿就算告一段落了,没过几天,两名上人跟着季平安来到了止戈山。

  符家人杀了季平安一个战友,但是当符家意识到,自家卷进了金丹之间的冲突之后,马上就端正了态度,积极地理赔。

  因为抢夺黑背蛟,他们赔出去了五万灵石,十几个散修分一分,每人也有三千多。

  死者家属那边,他们又特地赔了五千灵石,希望能获得对方的谅解。

  这种事情……怎么说呢?在修仙界太常见了,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,双方也没有什么宿仇,资源争夺就是这么冷酷无情。

  死者家属觉得五千不少了——炼气期的修者,你还指望对方赔多少?如果没有金丹真人恰好路过,死了都是白死。

  更别说,黑背蛟的赔款,也给了他家一份,还有黑背蛟本身的收益。

  这家人没法不知足,他们甚至在不同场合宣称:季平安季老大,那就是值得信任。

  。m.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