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再次出动

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再次出动


  随着对冯君的日渐了解,沈青衣早就没了跟他别苗头的心思,这位的强大,真不是她能想像的,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没有拿出来的后手——这件飞行法器,她此前就从未见过。

  不过她还是壮起胆子发话,“我代冯山主走一趟,当然不是问题,可是我还想打听一下,我昆仑的登仙鉴,修复得怎么样了?”

  “快好了,”冯君随口回答,“大概还需要个把月,你就能见到了。”

  有了这个东西吊着,沈青衣干起活来相当卖力,当天晚上就带着红姐和好风景进出了四趟庄园,运回了差不多一万吨的小麦。

  这样连续工作了五个晚上,五万吨小麦被运进了洛华。

  第六天中午,庄园里气机一阵波动,却是古佳蕙也终于晋阶蜕凡六层。

  在十几天前,她就有晋阶的征兆了,却是因为有点心急,反而迟迟没有突破——她马上要到贝达办理一些保送的手续了,古家那边一直在催,她却是想再晋一阶再走。

  今天终于梦想成真,她忍不住喜极而泣,说实话,梅老师和红姐双双晋阶,对她也造成了一定的压力——毕竟冯君明确地表示过,她的资质仅次于张采歆。

  因为这一次突破酝酿得够久,所以仅仅一个下午,她就稳定了境界,并且在晚上款待大家,庆祝自己晋阶。

  赖在庄园里里的喻老忍不住吐槽,“你们整天这个庆祝晋阶,那个庆祝晋阶的,这晋阶是不是也太容易了点?”

  大家都知道老爷子的毛病,没人在意他说这些,只有张采歆闻言,没好气地剜他一眼——晋阶很容易?你给我晋个炼气期试一试。

  但是以老爷子的脸皮,又怎么会在意她这一眼?事实上他这么说话,为的也不过是引出另一个话题,“冯大师呀,我怎么做,你才能让我跟着修炼呢?”

  冯君淡淡地看他一眼,对于老爷子这脸皮,他也是无能为力了。

  所以他非常干脆回答,“你的岁数已经不可能修炼了,一旦修炼,反而会给你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,甚至有可能当场死亡……好好地享受剩下的生命,才是你最该做的。”

  喻老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,遭到拒绝之后,他随手一指喻轻竹,“我这个孙女,年纪肯定合适,她跟那个小李同岁,生日还小一点……小李也是前一阵才入境的,对吧?”

  没办法,自家生活的场地里,多了这么几个外人,消息实在封锁不住。

  冯君看他一眼,根本没有回答,然后就直接侧头看向古佳蕙,“打算什么时候回京?”

  “明天,”古佳蕙笑着回答,“我打算在京城待五天,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,回来就可以安心地修炼了。”

  杨玉欣则是出声表示,自己会和女儿一起进京,“我如果不跟着她,还不知道大伯子放人不放呢,有我在的话,多少有人能帮着小蕙说话。”

  古佳蕙冲老妈挤一挤眼睛,然后看向冯君,笑着发问,“大师能送我们到京城吗?”

  冯君还没来得及说话,喻老下意识地就出声了,“不行!”

  话才一出口,他就怔了一怔,然后才又出声解释,“大师如果靠近京城,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其实人在郑阳就不错,何必去京城呢?别人可以当你不存在。”

  冯君闻言也是愣了一愣,才笑着点点头,“倒也是,我在这边,碍不着别人的事,到了京城,有些人想装瞎也不可能了,必须要向上面反应,否则就是失职。”

  喻老递给他一个赏识的目光,笑着发话,“虽然你是体制外的,这些事还都挺明白啊。”

  冯君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我倒是宁愿不明白,可不明白要吃亏的呀。”

  古佳蕙也没好气地看老爷子一眼,她也听懂了冯君为什么不能去京城,但是心里难免还是觉得:老爷子有点多事。

  喻老原本还想倚老卖老,再跟冯君谈一谈孙女儿修炼的事,眼见自己惹了众怒,也就没了心气儿,心中不免暗暗抱怨:我就是“皇帝的新装”里那个孩子,说实话反而错了?

  第二天早饭过后,杨玉欣带着古佳蕙去了郑阳火车站,直奔京城。

  古佳蕙虽然走了,红姐却是受到了很大的触动,甚至有点不想去搬运粮食了,她觉得沈青衣加上好风景,就完全够用了。

  梅老师可不吃这一套,“你这是看到古佳蕙晋阶,想加班修炼?我还想修炼呢,你要是不肯跟我一起去,再有好事,我未必想得起来叫你哦。”

  红姐一听这威胁,也没辙了,她想在异位面修炼,还得指望梅老师的“带挈”呢。

  她俩在这里交涉,却没发现张采歆接了一个电话之后,匆匆出门了。

  现在的洛华庄园外,有好几支施工队五,施工人员的素质良莠不齐。

  不过他们绝对不敢招惹庄园里出来的人,因为已经有人吃过亏了。

  那是李诗诗一个小姐妹,专程来庄园看她,李诗诗也没敢把她往庄园里带,她开着一辆全地形车出来,车上装了不少小点心和茶水,和小姐妹在庄园门口聊到了傍晚。

  原本她还想请假,带着小姐妹去城里大吃一顿,不过小姐妹很贴心,说这次就不用了,回头你有空的时候,来市里找我玩。

  因为这里施工,很多地方不是刨坑,就是被原材料堆积着,李诗诗开着全地形车送小姐妹,不成想被新出现的几辆挖机挡住了去路。

  剩下也就两三百米的路,小姐妹自己走了出去,没想到即将走出工地的时候,被两个醉醺醺的家伙拽到了一边的角落。

  不过下一刻,四五条汉子就扑了过来……不是洛华庄园的人,而是喻老的人。

  开什么玩笑,喻老这样的大佬旁边,怎么允许出现作奸犯科之徒?杨玉欣的工程开工,压力最大的就是他们——这些工人必须得看好了。

  他们有意杀鸡儆猴,直接将两人的四肢打断,才叫来施工人员,问这是谁家的工人。

  这还真不是任何一家的工人,而是施工方到了这里之后,也受到了当地村民的一些骚扰,于是招了几个游手好闲的家伙充当打手。

  杨玉欣的来头大,这个不假,但是在地方上施工,并不能完全使用白道的力量,一来这里不是她的势力范围,容易犯忌讳,二来这么做成本相对较高,还要涉及一些人情什么的。

  倒不如从地方上雇佣一些闲杂人,花点小钱图个方便。

  这俩家伙被打断手脚,后来还被警方带走了,打人的人肯定没事……这里面有人还有杀人执照。

  经过这件事,其他施工单位的人也深刻地意识到,洛华庄园有多么不好惹了,别看张采歆年轻漂亮,真没谁敢不开眼去招惹她。

  等她回来,就是三个小时之后了。

  当天晚上,沈青衣带着红姐和好风景,继续去运送粮食,而到了晚上十点,张采歆直接找到了冯君,“今天凯维公司交货,先交两千组,过一阵再交三千组。”

  冯君也没有意外,凯维公司的人就是这样,承诺的时候口气大得很,但是在执行过程中,总是想尽量降低风险,上一次就在中途提出要求,先交易一部分,这次又是这样。

  这种做事风格,冯君不是很喜欢,但是换位思考一下,他也能理解对方所经受的压力,如果对方没有得寸进尺的其他要求,他觉得照办也不算什么——与人方便自己方便。

  然后他就想到了一个问题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除了花花,还想带谁过去?”

  花花能御使光阴梭,也能使用储物袋,但是这大半夜的,让张采歆和它去接收那么多锂电池,肯定不合适——毕竟还要押送钱款的。

  张采歆的眉头皱一皱,“要带人,起码得带两个,再加上花花……我姐和梅瑾已经离开了,庄园会变得相当空虚,不如你跟我去一趟,你看怎么样?”

  冯君想一想也对,自己再强也不过是一个人,又不懂得分身术,倒不如留下那三个看家。

  想到就做,他将手机放入储物袋,直接放出光阴梭,带着张采歆破空飞去。

  庄园之外,免不了又是一阵哀嚎,“握草,这货的手机信号又没有了……”

  这一次交易也很成功,对方并没有震惊张采歆只带了一个人来——上一次的锂电池是如何被运走的,他们至今不知情。

  虽然张采歆身边的这位,像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,凯维公司的人也不敢有任何的轻慢。

  至于说货款如何交割,冯君提前就放出了一台厢货车,车厢里是四个亿的现金。

  货款清点完毕,凯维的人直接走人,冯君收起了锂电池,也想驾着光阴梭离开,却被张采歆拦住了,“明天说不定还有警察来查地沟油,你就这么走了?”

  冯君知道上一次的事情,闻言笑一笑,“但是这次,我没有带大巴车来呀……对了,倒是忘了,我有一幢小院可以休息。”

  库房院子的空位太小了,他在附近找了一处树林,在林子深处放出了小院。

  张采歆一进入小院,就被里面的灵气震惊到了,“这里还能修炼?”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