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野外日常(三更求月票)

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野外日常(三更求月票)


  冯君四下看一看,居然看到了季平安的两个街坊,都是中年人,一个炼气一层一个蜕凡八层,这种年纪这样的修为,在秋辰坊市基本上是底层的存在。

  可他俩身边围着几个修者,都赔着笑脸在说话,看那意思是希望这俩人尽快给安装电话。

  安装电话其实是天通的业务,但是本地天通实在没有这么多人手,而季平安不但跟冯君有合作,自身也有不少人懂得电器安装,于是天通就聘用他们出工。

  季平安的崛起,确实改变了不少人的生存状态,要不说冯君的宅院没有人动,别说动了,很多人都在自动地帮忙维护。

  不过这俩被围着的主儿,也没有一朝得志就双眼望天,都是从底层过来的,分外明白得意不可再往——事实上,只要能装得起电话的,修为就不会比他俩低了。

  所以他俩也只能苦笑着解释,“那个地方的分线盒满了,最近坊市和天通在商量规划线路,严禁空中扯线,都要走地下才行……要等几天。”

  一个炼气五层点点头,“那倒是,我听说那天王巡检有急事,飞得快了一点,连脖子都割破了,电话线是该整理一下,要等多久?”

  这俩一摊双手,无奈地表示,“具体等多久,你们得问坊市,我俩就是干活的。”

  冯君见他们说得热闹,也懒得继续看下去,一转身去找负责出租洞府的管理员。

  哪曾想,这里也在排队,好在人不多,前面就三个炼气期。

  排到冯君之后,他沉声发话,“要一处出尘高阶的洞府,期限二十天。”

  负责接待的是一个炼气高阶的年轻人,他看一眼冯君,面无表情地摇摇头,“没有出尘高阶,只有初阶的洞府……你若是不租,可以明天过来再试一试。”

  冯君倒也没有意外,而是表示,“那我预定吧,最快能从哪一天预定?”

  小伙子摇摇头,“规矩改了,最近来秋辰的出尘上人比较多,坊市临时决定,不接受预定,所以只能劳烦您明天再来一趟,除非……您有秋辰的功勋点。”

  “功勋点我有,”冯君拿出身份牌来晃一下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怎么扣法?”

  小伙子见到他有功勋点,态度马上就大变了,“原来是在秋辰出过力的……功勋点不用扣,这样吧,我给你预约到后天,你看如何?”

  后天就很好啊,冯君点点头,才待答应下来,就听到旁边有人冷哼一声,“我说小张,你也长点眼啊,这位可是季平安季老大的东家,跟天通关系也很好,把保留的洞府拿出来。”

  冯君侧头一看,不认识这位炼气四层,不过从气势上就能分析出来,估计是个战修。

  他笑着摇摇头,“不用安排了,后天就挺好的。”

  张姓小伙子面现为难之色,“大李,最快也得明天,空的洞府倒是有,但是人家预交了灵石的,人不在都算钱,我怎么腾?总不能一个洞府租两家……保留的洞府,最近一段时间我没权力调整,得找主事。”

  战修脸一沉,微微颔首,“行啊,小张你出息了,季老大的面子也不好用了。”

  小张闻言,颓然叹口气,“得,那我带你去人不在的那家吧,万一人家怪罪起来……”

  “不用,”冯君一摆手,正色发话,“正好这两天我还有点事,我先预交十天房钱,后天来的时候,补足二十天。”

  一边说,他一边就丢出一个纳物符,“帮我登记吧。”

  登记好之后,他冲那叫做的大李的战修笑着点点头,道一声“多谢”,转身离开了管理处。

  出了管理处,冯君取出一辆摩托车,在众人的注目下扬长而去。

  他原本还想在秋辰坊市杀时间,却意外地发现,这里认识自己的人也不算少,那就不能公然四处乱晃了,他起码要留出来理论上“炮制杨上人”的时间。

  所以这一天晚上,他连宅院都没有回,选个隐蔽地方放出行在,美美地睡了一夜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,冯君隐约有点心血来潮的感觉。

  于是他放出神识感受一下,然后冷哼一声,“滚!”

  他的神识凝练且强大,一点都不比出尘中阶差,勉强一点,甚至可以冒充出尘高阶。

  周围猛地冒出六七条人影,头也不回地跑了。

  这就是住在野外的坏处,冯君既不能显出人多势众,又暴露了一个行在,怎么可能不引起别人的觊觎?别的不说,只这一个行在就价值十万灵石。

  不过行在的防御阵开着,外人对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能躲在一边,伺机待动。

  当然,他们对行在也没有必得之心,这么大的买卖,根本不是他们能强行吃下的。

  他们想的是,既然有这么一个机会,能旁观一下也是好的啊,万一呢?

  事实证明,侥幸之心是要不得的,一股庞大的神识扫过,紧接着一声冷哼,他们终于知道,小院里是什么样的修者——果然啊,最少是出尘中阶。

  这里已经远离了秋辰坊市,别说打斗了,杀人也没人管,出尘期对炼气期下手,不需要有任何的顾虑,小院里那位只是一哼,那是因为懒得理会这些蝼蚁。

  冯君喝退这些人,也没着急收起小院,而是在院子里做起了早饭。

  吃过早饭之后,他让好风景把杨上人带了过来,然后又亲自将她送了回去,接着再次进入。

  冯君将杨上人从灵兽袋里放出来,却发现此人半天都没有醒过来。

  总算还好,在小院灵气的滋润下,他的生命数值还是在一点一点地恢复着。

  到了中午的时候,生命数值终于回到了二十五。

  冯君用神识扫描一下对方的脑部,发现了微弱的意识波动,忍不住低声嘀咕一句,“我说,醒过来就回气啊。”

  然而杨上人还是没什么动静,只是脑部的意识波动,变得稍微剧烈了一点。

  又过了十来分钟,他的眼珠子才在眼皮子下动一动,看起来是真的要醒了。

  冯君少不得又进入手机,查看一下此人的状态,发现还没有到百分之二十六。

  也就是说,受创的人醒转,其实应该是在百分之二十五到二十六之间。

  等到杨上人彻底醒转,不动声色地坐起身子搬运周天,数值才上了二十六。

  冯君一直任由他修炼,直到快到傍晚了,此人生命值达到了百分之四十,他才轻咳一声,“杨上人,此番侥幸过关,天色已晚,不若先回秋辰坊市?”

  杨上人也没有做声,搬运完一个周天之后,默默地起身,将储物袋、灰色珠子和发簪都收起来,才轻叹一声,“这样的试验,不知道还要做几次?”

  冯君一抬手,收起了小院行在,才轻笑一声,“两到三次吧,不过我估计……”

  话说到一半,他猛地祭起一方大印,“去!”

  杨上人冷冷地看着他动作,只是稍稍地往后退了一步,没有做出其他的反应。

  看得出来,他确实是心如死灰了,连一点抵抗的念头都没有,之所以后退那一小步,也不过是多年的战斗经验,导致产生出的下意识反应。

  不过冯君的山河印并不是砸向他的,而是砸向两棵树的中间。

  大印狠狠地砸下,气流激荡之中,一条人影显现了出来,那人身材胖大,趴在地面上,头部向着小院的方向,显然是一直用秘术躲藏着,其用意不言自明。

  见到大印砸下,那人骇得半死,大叫一声,“饶命,我……”

  冯君毫不留手,直接将人砸得稀烂,才冷笑一声,“机会我给过你了……你非要找死,又怪得谁来?”

  早晨的时候,他喊了一声“滚”,直接有七条人影跑路了,但是这位仗着自己隐身有术,居然不肯离去,而是藏在不远处等待,这一等,竟然等到了傍晚。

  其实,若不是冯君一直盯着杨上人,时不时还要进入手机里查看数据,也不会在闲极无聊的情况下,看一看周边有什么矿物。

  然后他就发现,不远处有块阴魂石……嗯?阴魂石?

  发现了这一处蹊跷,冯君才开始查找“附近的储物袋”,终于发现,还有个炼气八层的家伙,作死地藏在那里不走。

  对于这种主儿,冯君绝对不会手软,你一心求死的话,我就成全你。

  至于那块阴魂石,他有点发憷,因为他隐约地感觉到,此人的隐匿之术,极有可能跟阴魂石有关。

  冯君也有一块阴魂石,那是得自于茅山的祖牌,茅山把它作为谢礼,送给了他。

  那块阴魂石里,应该没有什么阴魂,否则不太可能装得进祖牌里,而且茅山的中兴祖师修为虽然不算高,但也绝对不会留下能祸害茅山道统的东西。

  这人的阴魂石,就不是很保险了,冯君因为自家辛秘的缘故,一点都不喜欢那种“随身老爷爷”,更别说这个老爷爷还可能跟死去的家伙沾亲带故——要不然怎么会庇护他?

  反正“祖上余泽”这种事,他在手机位面听过不少,而能进入阴魂石的阴魂,起码也得是金丹巅峰。

  所以他全力祭起山河印,只求连阴魂石也砸个稀烂。

  (三更到,双倍只剩下两天了,还有月票的就投了吧,万一忘了呢?)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