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金丹战舟(第二更)

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金丹战舟(第二更)


  皇甫无瑕以往是碾压别人,现在终于尝到了被人碾压的感觉,她甚至连气都生不起来。

  不过孔紫伊却不想平白接受冯君的好处,她笑着发话,“储物袋……可以算作酬劳。”

  因为有皇甫无瑕在,她不好说得更多,但是事实上,皇甫会长对她的了解很多,甚至她跟素淼真人的关系,都被猜了一个八jiu不离十。

  皇甫无瑕唯一没有猜中的,是她身负混沌阴阳诅咒,也不明白冯君做了什么,紫伊姐才会这么支持,但这是非战之罪。

  冯君闻言,却是微微一笑,“那这赤炼蛇,也算是酬劳,真人帮了我止戈山许多。”

  这话也相当实诚,帮了冯君的也不止是素淼真人,季不胜都直接打上南宫家门去了,眼下三个出尘中阶的试验材料,都是不胜真人弄来的。

  孔紫伊并不是矫情的人,她思忖一下,觉得对方的话确实有理,于是笑着拱一拱手,“那就多谢冯山主厚爱了……山主如果有什么难办的事情,可以跟我说,也许我能解决。”

  两人聊得很开心,皇甫无瑕就有点郁闷,她逮个空子,悄然地问冯君,“你杀的那个炼气高阶,叫什么名字什么来历?这么多好东西,未免太凑巧了吧?”

  冯君心里也有这种感觉,他点点头,“我也觉得巧合多了一点,这人叫徐胜治,来历嘛……好像是一个什么白马山庄?”

  “白马山庄……”皇甫无瑕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这个地方,还有漏网之鱼?这个人长得是不是……是不是相当英俊?”

  冯君仔细想一想,最终还是歉然地摇摇头,“我真记不得他的相貌了,早就打得稀烂了……不过英俊与否我不知道,身材比一般人胖大,嗯,一头白发。”

  皇甫无瑕点点头,正色发话,“好了,有这些消息就足够了,我去了解一下,你也莫要掉以轻心,白马山庄在二十年前,势力很大的,跟很多女修关系很好,其中不乏女性真人。”

  冯君的眼睛,顿时瞪得老大:这么一个强大的势力,说没就没了?

  不过皇甫无瑕没有解释的意思,他也就没兴趣再问——人家不想说了,你还问啥?

  冯君今天回来得不早,又聊了这么久,吃过饭之后,就几近于深夜了。

  按说他就该休息了,但是回到房间里想一想,他实在睡不着,从一个炼气高阶的修者身上,能得到这么多好处,不科学啊。

  然后他就拿出了那块阴魂石,放在桌面上,嘴里轻声嘀咕,“残魂是吧,怎么看都不像,要不……把这家伙卖了,别趟这一趟浑水?”

  冯君的宅院里,是装了发电机的,褐色的阴魂石静静地躺在桌上,在灯光的照射下,没有任何的反应,是纯粹的死物。

  他一边轻声念叨,一边就随手划开了手机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这阴魂石有点问题。

  此前在坊市外,他有太多的东西要担心,提心吊胆的,没有时间琢磨这个,然后在回来的路上也没机会,直到现在,他才有了点时间。

  进入手机,查看一下“附近的阴魂”,然后他就退了出来。

  一宿无话,第二天起来之后,他找到了皇甫无瑕,“阴魂石……你还要不要了?”

  “要啊,”皇甫无瑕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然后眉头一皱,疑惑地发问,“你不是不卖吗?这是打算逗我开心?”

  冯君知道她的傲娇属性,所以并不辩解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价钱不便宜。”

  “一艘金丹战舟!”皇甫无瑕直接开价了,“重在防御和速度,攻击能力你自己想办法。”

  “金丹战舟……”冯君直接懵圈了,你这么开价,我怎么好意思还价啊?

  金丹战舟顾名思义,就是金丹级别的战舟,能飞还能打,天可怜见,冯君连出尘战舟都没有见过,倒是炼气战舟……其实炼气期基本上不存在什么战舟一说。

  上一次季平安埋伏薛家人,半路阻截了对方武装商船,那基本上就是炼气战舟的意思了,但是因为只有防御没有攻击,根本就算不上是战舟。

  只不过……一般的飞舟,没有那么强的防御,所以勉强算是武装商船。

  关于战舟的说道,其实是很复杂的,还是拿冯君的飞舟做例子好了。

  简单来说,他拥有好几种飞舟,但是这些飞舟,没有哪一个能经得住出尘期的攻击,更没有哪一艘飞舟,能发出类似于出尘期的攻击。

  所以可以说,冯君没有出尘期的战舟——你连防御出尘期的攻击都做不到。

  金丹战舟又是怎么回事呢?飞舟起码可以抵御金丹期的攻击,那才能叫金丹战舟。

  光抵御还不行,你得能反击,那才叫真正的战舟,否则应该叫金丹防御舟。

  不过,能抵御得住,也能跑得了的话,叫战舟也正常。

  汇总起来形容,那就是防御、攻击、逃跑这三大项,能占了起码两项,勉强能叫战舟。

  还是说这个金丹战舟,没有金丹的防御也无所谓,你躲避攻击的时候,能像金丹一样快,这就是逃跑合格,与此同时,你还能发起金丹的攻击,这就能被看做是金丹战舟。

  严格来说,这样的划分,其实还是有点形式化了,只不过,暂时没有更合适的划分方式,也就只能这样了——最糟糕的标准,也好过没有标准。

  其实战舟不战舟的,对人族修者来说并不重要——大家追求的是胜负。

  活着的是胜利者,死了的是失败者,就这么简单。

  但是对人族修者以外的势力来说,人族的标准还是很重要的——他们打算怎么收拾我们?

  所以,战舟最早是针对妖兽提出来的,人族势力之间没有大规模战役时,大部分的战舟是用来深入莽荒,猎杀灵兽和荒兽的。

  至于说皇甫无瑕表示,这金丹战舟只是重在防御和速度,也很已经不错了,战舟的战斗力,很多时候可以通过飞舟上的修者来释放。

  冯君想过阴魂石很值钱,但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值钱,金丹级的战舟,怎么也得百万灵石以上了吧?

  他本来就在犹豫,该不该提醒一下对方——修者之间的交易,本来就要看眼力的,这里没有“打眼”的说法,但是愿赌服输的理念,大家也都接受。

  不过眼下,他既然得了这样的好处,觉得有必要说得清楚一点,“这个报价我接受,不过我觉得需要提醒你一句,这只阴魂,未必有咱们想像的那么弱,所以你还是谨慎一点好。”

  皇甫无瑕听到这话,顿时就是一怔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这是你鉴定出来的吗?”

  冯君摇摇头,“我鉴定不出来,不过推演了一下,感觉此物干碍甚大。”

  皇甫无瑕闻言,忍不住犹豫了起来——你都鉴定不出来,这得有多大的干碍?

  她对冯君的鉴定术,还是相当迷信的,否则也不至于拉着他再去捡漏了。

  事实上,在皇甫无瑕的眼里,那艘金丹战舟并不值百万灵石,能不能值五十万,都要打个问号——无非就是快一点,防御高一点,没有金丹战力的输出,能贵到哪里去?

  其实这跟冯君买宁家的小院行在是一个道理,市场上十万灵石都未必买得到,但是宁家两万卖给冯君,就觉得没有赔钱。

  所以在皇甫无瑕看起来,这也是公平交易——她甚至还占了一点便宜,眼下听到冯君如此说,她就有点迟疑了,“这块阴魂石,我能先找人鉴定一下吗?”

  “可以,”冯君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想买就买,不想买我也不强求。”

  说完他就将那个灵兽袋拿了出来,“没什么事,我就去洞府修炼去了。”

  正说着话,孔紫伊也来了,她是要冯君把杨上人也带上,一起去洞府修炼,费用算她的。

  杨上人对此当然欢迎,他现在是能省则省,能占的便宜就占。

  两人离开之后,皇甫无瑕也没有着急请出老祖——她不想再被老祖骂了。

  所以她先安排了人,去打听徐胜治的根脚,了解这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。

  天通的情报系统,还是相当厉害的,大约是在傍晚,就有大致的消息传来。

  到了第二天中午,详细情报终于汇总了,徐胜治并不是秋辰本地人,据说是来自燃烧荒漠,到了秋辰这一片不过四五年,从炼气二层晋阶到炼气八层。

  不过此人很少谈及自身,很多时候连名字都不会说,最多说一句“徐某”。

  此人的存在,不是特别高调,但也不算很低调,因为他的晋阶速度极快,少不得有人问他,你修的是什么功法。

  身为修者,遇到不熟的人问这种问题,他可以选择不回答的,但是他总会笑眯眯地回答,我修炼的是混元吞天功。

  混元吞天功是有名的速成功法,但是这门功法修炼起来相当不容易,前置条件很多很苛刻,修炼起来成本也极高,就连金丹家族,也不会支持自家子弟修炼此功法。

  所以大家都认为,徐胜治是胡说八道,借此遮掩自家功法的根脚。

 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,所以一般人都戏称他为“徐公子”——你家有钱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