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不能忍的晋阶

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不能忍的晋阶


  面对武市长的怒火,冯君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然后摸出一根烟来点上。

  喷云吐雾中,他慢条斯理地发话,“说句良心话,像你这种小人物,不是你上杆子找碴,我都没时间侮辱你。”

  武市长气得浑身发抖,他抬手指一指冯君,最终还是颓然放下手来,“小李,咱们走。”

  “我让你走了吗?”冯君冷哼一声,“老实地喝酒,喝趴下为止,我饶你这一次!”

  武市长也终于暴走了,“我要是不喝呢?”

  冯君闻言笑了起来,“那就是……敬酒不吃吃罚酒喽?”

  武市长冷冷地看他一眼,转身离开。

  出门之后,他才冷哼一声,“有两个臭钱,看看得意成什么样子了,你去找人查一下,看他包山的手续全不全,还有资金来源……”

  秘书被冯君呵斥了一顿,也是很挂不住,但是他不忘提示一句,“朝阳那一块,农林水都是晁颖说了算,资金……好像是京城的吧?”

  武市长怔了一怔,抬手抹一把脸,才反应过来,“失算了,本来是要磨着他出点钱,怎么……怎么就变成了这样?”

  房间里,窦家辉也在说冯君,“你现在脾气见长啊,逼着副市长喝酒。”

  “人家也没喝呀,”冯君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我都有点后悔,一直在给他脸,一百万都捐出去了,还跟我磨磨唧唧,早知道是这么个人,当初就怼他了。”

  高总在一边打圆场,“唉,这年头还是当官好呀,占了便宜还敢再要,咱老百姓敢这么做人,早就被人打躺下了。”

  这话是实话,但也没啥意义,冯君歉然地看一眼窦家辉,“看来你的招标要受到影响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影响就影响呗,”窦家辉不以为然地回答,又端起酒盅抿一口,“如果我真在意这个,刚才肯定要劝你……挣钱是挺重要的,但是不能让我兄弟受了委屈。”

  “窦总是痛快人,”张采歆主动敬他一杯,然后看向冯君,“姓武的有点太猖狂了,拿了一百万,还这么骂骂咧咧的……得给他点教训。”

  “我会考虑的,”冯君点点头,“捐钱捐出个仇家来,不收拾他一顿,别人都当我好欺负。”

  就在这时,好风景难得地出声了,“考虑一下找谁合适,太高层的话,没准适得其反……地方上的事情,还是要考虑地方情绪的。”

  这是中肯的建议,高总讶异地看她一眼,“梅老师也是体制里的?”

  下一刻,嘎子的手机响了,他拿起来看一眼,递给了冯君,“君哥,找你的。”

  来电话的是喻老,因为打不通冯君的手机,只能通过嘎子转了。

  现在也快九点了,老爷子居然没准备休息,还有心思打电话,可见情绪不错。

  事实上,他也确实该开心,送检的原油已经得出了化验结果,相对密度零点七一左右——优质的低硫轻质原油。

  他送检的不止一家机构,其中有极其权威的机构表明,送检样品不同于任何已知的原油组成结构,希望能得到相关的地质资料和勘验报告,分析一下成油原因。

  简而言之,各个检验的部门都认为,这种油品仅次于那种可以直接加进油箱的原油,哪怕撇开炼制成本,只说对环境的污染,也减轻了好多。

  喻老安排人送检,动静肯定小不了,他又找了不止一家来检测,结果下午的时候,就有中字头的石油公司拐着弯来打听了,这是谁家的油啊,储藏量如何,价格是按什么模式走的?

  石油行业里不可言说的内幕太多,就不再细说了,反正喻老表示,这油可以大量供应,运输不用你们考虑——当然,也就不用在意国际警察的封锁。

  简而言之,他就一个要求,你们把它当做是国内发现了一个油田——至于说油田在哪里,你们能自己找出来,那是你们的本事。

  这样的措辞,如果从老百姓嘴里说出来,那就等着别人请你去喝茶吧,

  但是喻老嘴里说出来,那就叫高深莫测,别人也没办法再问了,华夏这么大,谁能知道哪里是不是出了新油田?

  只要油田没有被发现,只要喻老没有涉足炼油和成品油销售,基本不会影响现有的格局——买谁家的原油不是买?何况是这么优质的原油?

  所以喻老很开心地告诉冯君,我正在协调储油罐,如果顺利的话,没准十来八天就成了。

  冯君听得有点懵,储油罐的建设,时间很长的吧?你要说十来八个月,我还能勉强接受,十来八天这是怎么个意思?

  喻老的回答,简单干脆,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霸,你没听说过?”

  冯君还真的听说过,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华夏大力的人防工程,用于备战的。

  那时候华夏的油田,都是出口赚外汇的,但是弄几个储油罐,积攒一些原油或者成品油来备战,倒也……不是说不过去。

  不过他觉得,那时候的储油罐,应该不是很大,毕竟那个年代里,万吨就叫巨轮了,“小储油罐我可没兴趣,不够我操作一次的,你找到大的再跟我说吧。”

  “大的也有,正协调呢,地理位置也还不错,”喻老的话明显有点磕绊了,“不过以前是民营的来着,归属权有点扯皮。”

  “那你先操作吧,”冯君很随意地回答,然后又随口问一句,“老爷子你在我们鄂省有说得上话的没有?有个家伙找我碴儿。”

  “居然有人找你碴儿?”老爷子明显地兴奋了起来,“说说看,怎么回事?”

  冯君并不认为,自己的遭遇有什么不能说的,他甚至表示出了相当程度的鄙视:看看你们这些所谓的领导吧,那么多正经事不去做,盯住我一个劲儿地薅羊毛,有意思吗?

  喻老爷子听了之后,干笑两声才发话,“副shi长……我还真够不着,层面太低了,你跟古三的媳妇说一声……得了,我还是帮你问一下吧。”

  挂了电话之后,他看一眼自己的秘书,“倒是差点忘了,要尽量帮这家伙摆平事情呢。”

  秘书没说什么,不远处的喻轻竹发话了,“逼着官员喝酒,冯君这也太欺负人了吧?”

  喻老看她一眼,微微摇头,孙女觉得老百姓逼着官员喝酒,是冒犯领导,但是他自有看法,“这风气啊,还是体制里先流行起来的,最早是跟伊万人学技术,老毛子那边就流行这个。”

  喻轻竹还是有点不满意,“一杯一百万,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?”

  “那当然啦,”喻老笑了起来,“如果不是他有钱,当地副shi长找他干什么?”

  其实在他心里,华夏还真不是一个有钱就能为所欲为的地方,不过冯君可不止有钱。

  不管是谁,能把莱克星顿号神不知鬼不觉地弄到华夏,也可以为所欲为。

  喻老看一眼自己的秘书,“要休息了,你帮我了解一下这个姓武的。”

  “老首zhang您放心,”秘书笑着点点头,“明儿您醒了,我基本就有答案了。”

  冯君几人也没喝得太晚,窦家辉最近业务繁忙,老婆还怀孕了,得早点回家。

  再次回到山中小湖边之后,冯君表示,“我得认真修炼几天了。”

  事实上,他是得在地球位面杀一杀时间了。

  张采歆也喝了一些酒,借机发问,“我怎么感觉,你的修为又提高了一些?”

  “没错,”冯君点点头,笑着回答,“出尘三层了,不过没到巅峰。”

  这一下,连好风景都不能忍受了,合着你不让我去手机位面,你却是悄悄又晋了一阶?

  她轻咳一声,“老大,我在修炼中遇到一些问题,能麻烦你单独给我讲一讲吗?”

  这是第一次,她当着张采歆的面发出了邀请——以往她都会避讳的。

  冯君觉得这么做不太好,有点带坏小盆友的感觉。

  不过再想一想,以好风景这种咸鱼的心态,能有这么积极的态度,很是不容易,于是他点点头,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我去研究一下身法,你们修炼的修炼,休息的休息。”

  他要修炼的就是那本《速闪》,这身法相当有用,在里许之内,几乎可以达到“瞬闪”的效果,并且还能留下残影。

  类似的功法,他也在天通看到过,起价就是七八万灵石,稍微好一点的,就过十万了。

  听起来像是《断青罗》的价格?错了,断青罗之类的功法,在天通也卖不到十万,五万左右的模样——这还因为断青罗是基本功法。

  当然,断青罗对属性的要求严苛,导致它的价格不会太高,这也是原因之一。

  简而言之,冯君得了速闪身法之后,早就想修炼了,不过他在手机位面,一直跟孔紫伊、皇甫无瑕在一起,他不想被她俩指着说——抢来的身法也要修炼,这家伙的底蕴不太够啊。

  所以他是等到回了地球,才开始琢磨这身法。

  这东西不是一天能琢磨出来的,他钻研到十二点才回到小院。

  小院里,只有好风景盘坐在那里,见到他回来,眼睛顿时就是一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