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好运高总管

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好运高总管


  卢兆山和卢兆水躲在防御罩里,见状不妙,正在快速地用神识交流。

  两人很快就商定,要趁着白元老跟对方交涉的时候,出其不意地突围。

  突围之后该如何,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——两兄弟会向不同方向突围。

  至于说白元老如何善后,这不是他俩要考虑的。

  然而,才刚刚商定方案,杨上人又是一掌,拍向了防御罩。

  因为停顿了这许久,防御阵的能量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,还得再来几掌才行。

  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白元老看得睚眦欲裂,“莫非你也是太清弟子,也有真人令牌?”

  杨上人冷冷地看他一眼,抬起手又是一掌击落,嘴里吐出两个字,“沙哔!”

  不过屠上人接过了这个问题,他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们都是来打个下手,赚点卖力气的钱,白元老不找正主,吓唬我们这些苦哈哈,有意思吗?”

  “天通的人,”白元老的嘴角抽动一下,他敢呵斥杨上人,却是不敢跟天通的人呲牙——天通守规矩,可不是因为怕事,而且他身为坊市元老,跟天通也有合作。

  所以他只能皱着眉头发问,“你们忘了十方台的调解了?”

  屠上人笑着回答,“都跟你说了,这是我的个人行为……莫非你还不让我挣灵石?”

  就在这时,杨上人的第三掌击下,整个防御罩剧烈地颤动起来,是个人就能看出来,杨上人若是再出一掌,防御阵绝对接不下来了。

  卢老大闻言大吼一声,“那位太清高足,当着坊市这许多人,我只问你一句,我兄弟如何开罪了你?你们势大,我兄弟只是想死个明白!”

  杨上人直接丢出一个人头来,淡淡地发话,“你家老三意图强抢孔上人,已经被正法……你还有话说吗?”

  “老三!”看着那颗人头,卢家兄弟睚眦欲裂,“你们好狠!”

  “再狠能狠过你?”又一个上人冒头了,正是吴家的上人,他心里记恨侄女的仇,虽然这是家丑,不能在此刻宣扬,但他还是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你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!”

  卢老大看到他,却是瞬间反应了过来,忍不住叫一声,“老三去了灯笼镇?”

  他震惊的同时,白元老也是一怔,他在这里纠缠,也是想着争取拖延时间,拖到卢老三和董柳叶发现情况不对,前来驰援,“卢老三死了?那董柳叶呢?”

  就在这时,杨上人的第四拳击出,只听得轰的一声闷响,直接将防御阵打塌了,周边距离不远的房子都晃了几晃。

  卢府是相对独立的院子,但是周边还是住着人的,而且能住在这里的主儿,都是非富即贵,大家都已经被打斗惊醒了,纷纷出来看热闹。

  也许是卢家兄弟名声太差,也许是太清派的名头太响,再加上孔紫伊硬怼白元老这一幕,没有人敢上来掺乎。

  不过因为多数人都看热闹来了,所以房屋震两震,倒也没引起太大的反应。

  眼见防御阵破裂,卢老大和卢老二电射而出,分头向外逃窜。

  冯君早已想好,在这闹市区该怎么作战了,他身子一晃,就速闪到了卢老大左近,直接一个神识攻击。

  他已经想过了,神识攻击很可能无用,毕竟卢老三就擅长神识攻击,卢老大估计不会很差,而且有所防范的话,神识攻击的效果会降低不少。

  他想的是,通过速闪身法,先是神识攻击,然后落雷术,再然后镇魂钟,实在不行还有迟滞符——总有一款适合你。

  哪曾想,第一道神识攻击下去,卢老大就直接僵直了一下——居然有效果!

  事实上,卢兆山的神识很一般,卢家三兄弟各有所长,卢兆峰修炼了神识攻击之后,两个哥哥就不琢磨这个方向了——兄弟同心其利断金,每个人都该有些特长才对。

  因为卢兆峰的神识比较强,以至于都没什么人敢在卢老大面前卖弄神识——谁敢这么做,肯定要被卢老三教做人了。

  所以卢老大身上,连神识的防具都没有——事实上,能防备神识攻击的防具并不多,董柳叶之所以身上有简陋的神识防具,她其实多半是在提防……卢老三!

  这卢家三兄弟反脸无情,老大又是个色中饿魔,董客卿心里也得保持警惕。

  这些就扯得远了,冯君完全没有想到,第一次攻击就能得手,顿时就是微微的一怔——作者你确定,这种情况下,居然不疯狂水字数吗?

  作者很确定——其实这才是修仙界的常态,虽然很多战斗会维持得很久,但是陌生人之间,一旦遇到相克或者秘术有效的情况,同等修为下一击制敌的情况也不算罕见。

  简而言之,冯君都没想到,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得手了。

  他只是下意识地贴了过去,然后一刀斩出,这只是战斗的直觉……

  但就是这种直觉,让他一刀将卢老大斩为了两段,而且是自下向上挥刀,整个人斜斜地斩为了两截——下半截还又疯狂地跑出去了一百多米。

  冯君摇摇头,一抬手就摄起了对方的储物袋——根本没有通关打BOSS的兴奋感嘛。

  他这边结束得简单干脆,卢老二那边却是有点意外。

  卢老二冲出来的时候,只带了一把斧子,上半身都是赤luo的,下身也只有一条大裤衩。

  然而他手上有一个储物戒,冲出去的时候,他直接激发了一张“小挪移符”。

  挪移符是相当厉害的,就算小挪移符也能将人挪移到十里之外。

  当然,在坊市里激发挪移符,这样的操作有点任性,因为坊市在建设的时候,就会考虑限制空间术法的使用——这就像计算机房会强调防尘一样。

  这么大一个坊市,如果能任由人来去,会造成管理混乱,坊市里的居民也会有不安全感。

  但是卢兆水也别无选择了,他估计自己是不可能冲出去的——对方的上人实在太多了。

  所以他将希望寄托在了小挪移符上,虽然在这里使用挪移符,实质就是随机传送,但是他别无选择了。

  眼前一花,他感觉自己挪移成功了,于是睁开眼睛,四下打望。

  不远处的高耸信号塔告诉他……他还在核心区附近。

  然后他才发现,自己似乎是闯进了一个独院的人家,周围有青葱的绿树,还有充沛的灵气,以及……还有人!

  他的出现太过突然了,有一男一女愕然地看向他,不远处还有七八个修者。

  男人是出尘中阶,女人是出尘初阶,卢老二下意识地头皮一麻——我怎么就不知道,坊市里居然有这么多的出尘修者?

  不过这个时候,他根本来不及解释,身子向前一探,直接抓住了前方的小女孩,是的,这里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。

  这种时候,由不得他犹豫,他的手指直接点向小女孩的头部,非常干脆地发话,“我是用了小挪移符,没有恶意,退后,要不然这小女娃娃的性命不亻……”

  他终于没有那个机会,说出“保”字来。

  这个位面并不怎么认可劫持人质,一般的修者会认为,你这次劫持了人质能脱身,下一次依旧会劫持,所以不如……不惯你这毛病,一如地球界老毛子对劫持人质者的态度。

  不过卢老二不一样,他们弟兄就是玩这种买卖的,所以还是相当确定,富贵人家的子弟,劫持一下还是会有收获的——穷哔死开。

  虽然他进入这个地方不到两秒钟,但是他还是判断出来了,这一家人不含糊!

  一个出尘初阶,一个出尘中阶,面前还有一个女孩——无论如何,他得先抢一下主动权。

  ——如果是你俩的孩子,不能让她轻易夭折吧?

  我都已经说了,是用了“小挪移符”才进来的,也就是说,我无意中、被动地闯入!

  有话可以好好说,我要求的也不多,就是想尽快地逃走。

  然而回答他的是,出尘初阶的女修一抬手,七八个白色光团直奔他而去,“死吧!”

  这七八个光团是直奔他去的,但是一旦碰到那女童身上,定然也是十死无生。

  这么狠的母亲吗?卢老二只是微微地怔了那么一怔,顿时恍然大悟,“赤凤派的!”

  不是说赤凤派的女修就狠辣无比,杀自己的孩子都毫无压力,关键是这光团,是赤凤派的招牌术法——“赤焰”!

  然后他觉得身体一凉,手指都几乎不能动了,这才愕然地看向那个男修,“阴煞派的!”

  你俩……居然成了一家子?这特么……

  这个时候,他如果手上发力,还能杀掉那个女童,但是问题是,他想的是逃走。

  所以毫不犹豫地,他又捏碎了手上最后一张小挪移符——惹不起,我躲得起。

  然后,他在瞬间,就又转移了场所,于是睁大眼睛看——我这又是去了哪里?

  不过他看到的是,一具无头的尸身栽倒在地,他一时有点疑惑——这光着上身的,是谁呀?

  下一刻,他看到了尸身手上的戒指,“握草,那不是我的储物戒吗?”

  这是卢老二卢兆水在修仙界的最后一个念头。

  一个高大的黑胖子,喜眉笑眼地走上前,蹲下身去捋那个戒指,“握草,运气真不错。”

  旁边几个坊市的巡查高喊,“高总管……你这得请客啊!”

  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