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捏着鼻子认了

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捏着鼻子认了


  冯君在丹霞天待了两天,然后启程回洛华,只参加一个开幕式,都没等到法会结束。

  开幕式上,丹霞天想给冯君安排一个显眼的位置,不过被他拒绝了。

  既然有什么民zong委、道教协会的人来参加,他觉得自己没必要凑那个热闹。

  现在道门各脉在拼命地提升影响力,但是洛华用不着这个——冯君觉得影响力已经够用了,再多的话,他会没时间修炼的。

  之所以来这里一趟,是他想见一见道门中的老友,顺便支持一下麻姑山,毕竟洛华和丹霞天有长期的合作——秘境的试炼,三生酒等等……

  至于说善款,洛华每人都捐了十万,不是最多但也绝对不少。

  然后他就带着红姐离开了,嘎子和陈胜王还会再待两天。

  冯君的车开到山门口,发现三辆车在那里,他看了一眼,也没理会,让门卫开门。

  伸缩门刚开始动作,旁边跑过来一个人,“请问是冯总吗?”

  冯君一眼就看得出,对方就是个跑腿打杂的,不过对方说话客气,他也没有在意身份,只是微微点头,“是我,你们的车停得远一点,这里是门口,不方便出入。”

  他连问对方是什么人的兴趣都没有。

  这位一看门就要开了,忍不住又点头哈腰地发话,“冯总,我们老板想见您一面。”

  冯君又看他一眼,有心说点啥,最后又觉得,实在没必要为难这些跑腿办事的,所以他很随意地回答一句,“我没空去看他,有什么事,让他来找我。”

  “呦呵,”旁边有人不答应了,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走了过来,一看气质和做派,就知道是那种不含糊的,他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冯老板这心大的……你也不问一问是谁找你?”

  冯君待理不待理地看他一眼,“是他有事找我,又不是我找他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就开车进了山门,顺便还从后视镜里看一眼,对方是不是敢闯山门。

  中年人急眼了,忍不住大喊一声,“冯老板,我是来照顾你原油生意的。”

  冯君根本没回答,开着车慢慢离开。

  等到他来到别墅门口,刚停下车,喻志远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  合着他上一次挂掉买原油的那家伙的电话之后,索性让秘书拿上了那个私密号码,自己又用了别的号,只要是对方打过来的电话,他的秘书会拒绝掉。

  那边就有点麻爪了,因为喻家供应的原油真的是太好了,油质好,价格也好。

  这二十来天,他们一直在操作原油入港、卸货等流程,并不主动联系喻志远,就是想顺便拿喻家一把——你就算不着急卖原油,尾款总得要吧?

  哪曾想,喻家还就是不主动联系他们,眼瞅着原油都卸载完了,他们有点忍不住了——要不给喻志远打个电话?

  好死不死的是,冯君这时候想去手机位面了,让喻志远打个电话。

  那边马上就抖起来了,正说要拿捏喻志远一把,不成想才提起个话头,喻总直接挂电话。

  再打过去就是秘书接了,一口咬定,领导把这个手机送我了,以后请不要再打这个号码。

  这话不是扯淡吗?喻志远的私密号码,怎么可能给了别人?

  又打电话过去,才骂了秘书两句,秘书二话不说直接挂电话,再打就是拒绝接听了。

  他们明白了,秘书都敢这么做,那铁定是喻总生气了。

  于是他们通过别的途径联系喻志远,但喻志远压根不接这个话题。

  甚至有一个项目,对标的是喻家的关联企业,他们主动让出了市场,只求见喻志远一面,喻志远都不肯答应——参与不参与竞标,跟我有一分钱的关系?

  他们知道,这次是把喻志远惹毛了,所以跑到洛华庄园来求见老爷子。

  如果没有这个背景,他们根本不可能把车停到洛华的山门口——山门外一大片工地在施工,杨玉欣的施工队,可能随便放人进来?

  不过山门的门岗就不一样了:没冯总的许可,不得入内。

  这边其实是联系上了喻老,喻老不会拆儿子的台,但是他闲得无聊,也希望得到别人的尊敬,并没有一口拒绝,而是骂了对方半天之后,表示自己可以跟儿子沟通一下。

  反正这件事里最被动的并不是冯君,而是喻志远。

  喻志远躲了好些天,没想到是老爷子出来说情了,他简直有摔电话的冲动。

  但是他还不能这么做,所以先打个电话给冯君:你现在还方便卖原油吗?

  冯君听到,都有点想笑,因为他并不知道另一家是怎么回事,所以也只能调侃喻总两句:你这变化挺快的啊……九十天的供货期,没问题吧?

  “没问题!”喻志远很干脆地答应了,“当时怎么说的,就怎么算,只不过他们都跑到洛华门口了,老爷子也有点抹不开面子,要不然我才不会在意。”

  冯君也不跟他矫情,“你再晚说两天我就忙起来了,现在让他们快点统计一下,十天内到底能接收多少原油,只有十天时间。”

  他可不想一直耗在白砾滩上,下一步,他打算游历一下修仙界,然后就回止戈山,毕竟止戈山那里天高皇帝远,他能自由自在地发展。

  “十天内……”喻志远沉吟一下发问,“要多少都有吗?”

  “多少都有,”冯君非常肯定地回答,“只要你拿得出钱来,对了,预付款要打……还有,上次的尾款呢?”

  “尾款我马上给你安排,”喻志远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  这一次,对方的订单还真的不小,那三艘油轮已经清空了,可以继续装货,而海洲市那里,有一个刚清空了库存的原油储备基地,可以接收一百二十万方的原油。

  白砾滩的原油的相对密度0.7左右,一百二十万方大约就是八十多万吨,比那三艘油轮的总量还要高一点,加起来差不多一百六十多万吨,冯君起码得搬运六趟。

  冯君不会在意搬运多少趟,他在意的是,这又是一百多个亿,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没问题,但是我要全款。”

  喻志远气得好悬没背过气去,才对付了那边,这边又整出事儿来了?“冯山主,在我印象里,你是个说话算话的汉子,这出尔反尔是怎么回事?”

  冯君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是我出尔反尔吗?上次说的货到支付余款,二十多天也没支付。”

  喻志远有点哭笑不得,“你货到了人家不得验货,不得卸货啊,这么大的油轮,你以为是自卸车,车斗一翻就完事了吗?”

  “验货用得了这么久?卸货可是他的事儿,”冯君大声反驳。

  他觉得这说法太欺负人了,“他的船,减一下自重,量一下吃水线,还不知道有多少油?非得等他卸了货才能结算……如果他半年都卸不了货呢?是不是报不了关就不结了?”

  喻志远为之语塞,此前他跟冯君约定的,可是把油装到油轮上就算完事,报关之类的事情,是由对方操作,跟两人无关。

  连报关都不用管,卸货更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,这个逻辑没问题。

  不过最终,他还是叹口气,“哎呀,我的冯老板,你的货要是用美元买,还可能存在拖欠的可能,用华夏币……你需要在意吗?币值还等着你手上的硬通货支持呢。”

  他可是知道,冯君手上有几千吨的黄金,心说你眼界没必要这么小吧?

  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如果我不跟你提原油,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付尾款?你不争,别人就会以为你不在意……不好的口子,我是不会开的,这次我没提价,已经算是克制了。”

  喻志远挂了电话之后,怔了一怔点点头,轻声嘟囔一句,“也是哦。”

  他能感觉出来,冯君不是一心钻进了钱眼,起码石墨烯便宜得一塌糊涂,原油也便宜,所以说到底,是不想受制于人。

  他将冯君的要求反应了过去,那边也是彻底没脾气了,说想要面见冯君谈一谈,结果人在庄园门口,硬是没被放进来。

  冯山主表示,谈原油你们去跟喻家谈,我对这事儿不熟。

  什么,你们想见喻老?可以啊,那你们想办法把喻老请出山门——反正我这儿不让进!

  你说你请不出去喻老?那是你跟老爷子不惯……不惯,你还进我庄园做什么?

  反正冯君这个头,实在太难剃了,那边气得直跳脚,但还真的不敢硬闯洛华——就算门岗拦不住他们,喻老的安保也不肯答应。

  到最后,他们还是捏着鼻子认了,先提前全款支付了海洲储油基地的原油费用,说处理完那里,再给油轮灌注原油。

  这一次,还是冯君带着张采歆去了,没办法,小菜心可以使用飞行法器、蜃王护腕和储物袋,但是这么大的容量,得从异位面搬运四趟,才能灌满储油罐,她可做不到这一点。

  这次一行倒是没有什么问题,两天之后,对方验货完毕,又打来了第二笔货款,让他们继续往三艘油轮里灌注原油。

  然而这一次就出了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