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黑格尔的哲学

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黑格尔的哲学


  合着黑格尔吞吞吐吐不肯说,是被冯君吓到了。

  清风岭距离白砾滩极远,黑家只知道,冯君干掉了潘家和卢家三兄弟,但是去了白砾滩的族人一起回来了,说鸣砂坊市的白元老,也被干掉了,还是素淼真人亲自出手的。

  紧接着,元老的一家,也被鸣砂坊市拿下了。

  这就有点太吓人了,冯君简直成了出尘家族的克星。

  跟黑家提起这件事的,是距离清风镇四五百里的火牛镇的朱家。

  朱家有三个出尘上人,跟黑家是姻亲,不是普通旁系子弟结亲,而是直系血统的姻亲。

  当然,两家交往的过程中,黑家要低人一头,哪怕他们有子弟在无忧台修行。

  不过朱家也不会特别欺负人,表面上的礼数还是有的,至于说高人一等的言辞和做派,那实在避免不了——实力它不允许啊。

  朱家有个上人,在外面结识了阴煞弟子,又接触到了游龙子。

  游龙子听说朱家是火牛镇的,就说火牛镇距离清风岭不远啊,那里有块地,很值得操作一下,你若是害怕惹事,我可以做你的后盾,当然,我也不可能白帮你的忙。

  朱家这上人就跑到黑家来了,询问这清风岭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黑家的回答,跟游龙子说的一样,此地是被人买下了,打算开发地下的油化虫尸。

  朱家做为地方土着,也知道清风岭有油化虫尸,甚至在前些年,他们还取用过一些油化虫尸,这玩意儿冬天用来御寒,火力很足。

  不过这东西烧了以后,味道很难闻,远远不如木柴,而且这种火焰也不合适做饭。

  所以朱家后来就不来这里搞油化虫尸了——除了需要急火的时候,远远不如木柴好用,还得找专用器皿放它。

  说实话,朱家并不认为油化虫尸能卖灵石,这东西不具备灵气,属于凡俗物品。

  但是游龙子和另一个上人都这么认为的话,这生意也不是不能尝试一下。

  所以朱家希望黑家能联系一下冯君,以超出原价百分之二十的价格,加价买下这块地。

  黑家却是明确表示,并不清楚冯君的联系方式,而且他们强调,这是族人在无忧台的同门介绍的生意,他们不好随意激怒主顾。

  在朱家人看来,一个炼气期的无忧台弟子,比阴煞派的出尘中阶差了十条街。

  但是黑家人却是表示:阴煞派的上人再强,他跟朱家也是偶然相识,而无忧台的炼气期弟子,却是我黑家血亲。

  这话一说,朱家也不好意思再逼迫黑家了,终究还是姻亲呢,而且四派五台的炼气期弟子的未来,都具备相当的想象力,这不是“莫欺少年穷”,而是“能成长到什么地步”。

  不过他们也没有忘记叮嘱,说见到主家之后,记得帮忙问一声,这块地卖不卖。

  除此之外,他们装走了一百个纳物符的原油,打算回去再分析一下,这东西好在哪里。

  黑家倒是没有拦着他们取原油,因为在黑家看来,地底下埋藏的油化虫尸,简直是无穷无尽的,姻亲拿走一些,也不是多大点事。

  事实上,哪怕当地的其他人取点原油,也不算个什么——只要记得打个招呼就行。

  反正清风岭的处理方式,跟白砾滩是截然不同的,所以导致的结果也就不同。

  其实在此之后,还有人上门商谈买这块地的问题,黑家却是直接表示,朱家早就问过了,我们没答应,但是就算主家想卖,我们第一时间肯定也是联系姻亲。

  有朱家挡在前面,黑家还少了不少麻烦。

  前一阵发生在鸣砂坊市的事情传了过来,朱家也听说了——还是他们把消息告诉黑家的。

  但是一夜之后,黑家人跑来告诉朱家:那冯君就是清风岭的主家,而且……白砾滩好像也有油化虫尸。

  朱家人直接懵圈了:握草,我们曾经打算从这个家伙手里强买清风岭?

  说强买也谈不上,毕竟溢价百分之二十,但是对方不肯卖的话,朱家未必会就此干休——我们终究是本地人,而那厮只是个外地人。

  说到底,朱家有三个上人,本身就是具备了一定的对外侵略性——不提那些瘸腿的出尘家族,两个出尘上人的家族,也只是两条腿平衡了,三个上人才有底气考虑向外发展。

  简单来说,朱家本来没把冯君放在眼里,现在听说这位这么生猛,直接就缩了——朱家是三上人,卢家也是三上人,朱家绝对不会认为,自家会比称霸鸣砂的卢家更强。

  不过他们也不是很担心——我们只是曾经有点小心思,啥都没有做。

  为此朱家特地跟黑家打了招呼:一定、一定不要主动提起我朱家。

  当冯君一方问起,到底是谁代表游龙子了解事态的时候,黑家不得不表示:那是本地的乡亲,您放过他们吧。

  他们只能选择替朱家求情,连含糊其辞的资格都没有——黑家曾经拿朱家当作挡箭牌,哪怕他们不说,也不可能瞒过冯君的。

  冯君听到黑格尔的解释之后,也有点哭笑不得——合着我的恶名已经传到了这里?

  不过他不会轻易地答应黑家的要求,“不知者不怪,我不会杀他全家,但是随便觊觎他人的东西,我还是要去找他说道说道。”

  黑格尔还想再求情,但是真的不敢了,冯山主把话说到这一步,已经算给了他面子。

  还没有看了一半的地方,天色已经黑了,大家也没有回清风镇,直接在当地宿营。

  第二天继续查看地方——冯君想知道,黑家有没有背着自己开采原油。

  原油被当地人使用一点,他绝对不会在意,但是开采出去卖,那性质就不一样了。

  查验的结果证明,没有大规模开采的迹象。

  至于小规模有没有,那真的是只有天知道了——毕竟是一块石头就能堵住油井的位面。

  等到下午的时候,大家坐飞行法器回了清风镇,冯君和皇甫无瑕照例没有进镇子,就是在镇子边上选一块无人的地方降落,然后放出了行在。

  对于黑家来说,行在更是传说一般的东西了。

  行在放出不到十分钟,一群人匆匆从镇子里出来,却是朱家一名出尘上人带着几名子弟来了,奉上了十坛三百年的灵酒,求见止戈山主冯君。

  毕竟是黑家的姻亲,昨天冯君的话,已经传到了朱家,朱家一想,得,啥也不用说了,上门道歉,争取对方原谅吧。

  这事儿怎么说呢?黑家的女儿嫁给了朱家公子,姑且算是“家有贤妻,夫不遭横祸”吧。

  冯君也没有太计较,收下了对方了礼物,反手送了对方一坛“相思三分”。

  他也没有分说这件事里的是非,只是淡淡地表示,“来得还算及时,这事就这么算了……希望没有下一次,我确定绝对不会有第三次。”

  这就是说,下一次再发生类似事情,朱家会遭遇灭顶之灾,当然就不会再有第三次。

  一个出尘初阶这么说话,态度是有点狂妄了,但是……还算婉转吧。

  朱家的上人也不敢说什么,只是解释一下,“其实我们,也就是问一问价格。”

  不管怎么说,他这一趟没有白来,事情就算揭过了。

  但是冯君不计较,皇甫无瑕心里还不舒坦呢——她最在意的是,任由阴煞派发挥的话,她最在意的通讯系统,发电机的动力可能被别人把持。

  所以等别人离开之后,她来找冯君,“我认为这里缺少人监督,你如果忙不过来,我可以提供人手……如果你觉得原油的利润薄,人工是负担的话,我可以买你的股份。”

  原油的利润薄……搁在地球界,这话得让人笑掉大牙,但是在目前的修仙界,还真不能算错,就算以冯君的换算方式,他经营原油的利益,也不符合他对两个位面汇率的设定。

  好在是量大,他这边花上几千灵石,那边收入上百亿的华夏币——不说赔了还是赚了,反正两边都不缺钱了,效果也不错。

  什么,没有花费了几千灵石?别逗……买这两块地就花了四千灵石呢。

  冯君想一想,又看她一眼,“问题这收益……你也不好监督不是?”

  他其实也愿意卖给皇甫无瑕一部分股份,但是……她不可能收华夏币的吧?

  皇甫无瑕白他一眼,“我管你挣多少呢,关键是我入了股,谁再想捣乱,那就不光是针对你了,我皇甫家也不是好欺负的……而且我的人能帮你监视这些土棍。”

  冯君听到这话,也忍不住暗暗点头,皇甫家族能发展到这一步,也真的不是幸致,皇甫无瑕看着是钻到钱眼里了,但是做事一点不小气。

  前一阵,她在鸣砂花了一千灵石买段家的地,现在又要花钱入股,这些投入都是见不到灵石回报的,但是收获……却是花灵石也买不到的。

  而且他也不是小气人,在石油上赚得多了,怎么可能不会让她享受利益?

  至不济,他得送她几套通讯系统,这样一来,大家都有收获。

  所以他点点头,“那你拿一千出来吧,我也不收你的,算你家的工钱了,十年之内,把这儿看好了,肯定不会让你吃亏。”

  “没问题,”皇甫无瑕笑着点点头,心里也有点得意——你逃得脱吗?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