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次第

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次第


  古老大的态度转变,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——在此之前,他已经隐约接受了某些设定。

  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是在第十二天,等到第二十一天的时候,他的老师又打来了电话,说对方反应孩子身上的癌细胞,清理得差不多了,三天之后,要求他们把人接出去。

  洛华庄园给出的解释是,这三天的时间,是观察有没有反复——只有花花很冯君心里清楚,他们要在三天内,彻底清理掉患者身上所有的蛊虫和虫卵。

  事实上,洛华庄园始终没有向患者一方做出任何的解释,但是患者及家属的反应却很奇怪,从一开始的狐疑甚至不满,变成了现在的盲目迷信。

  没错,老师给学生打电话,只是想问一声,效果既然这么好,我儿子能不能在那里多待一些日子,这才二十来天,就恢复成这样了,接下去不是能恢复得更好?

  古老大的好奇心,是彻底被钩了起来,不过大致来说,他对三弟妹和洛华的行事风格,也是相当清楚的,并没有打电话去协调的意思。

  他不无遗憾地向老师表示:对方既然觉得好了,要往外撵人,那就不能住下去了。

  不过把人接出来之后,他可以安排最好的专家来复查,看回复得怎么样了。

  复查的结果,也是相当地令人震撼,果然是癌细胞尽去,看一看一个多月以前拍的片子,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
  当然,癌细胞没了,不是说患者就好了,此前的癌细胞以及治疗手段,把他的身体折腾得不轻,甚至用千疮百孔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  起码要休养半年,他才能恢复到相对健康的程度,然后再用三到五年,达到基本康复的水平,至于说重回原来的身体状况,那是不可能了,能恢复到原来的七成,已经可以算完美了。

  患者当然也没觉得有什么遗憾,能活下来就不错了,他更在意的是,癌细胞是不是全部被杀死了。

  对于这一点,医生也不敢给他做保证,只是相对客观地表示:以现有的检测手段,已经检测不出来癌细胞了,至于说会不会复发,那只有老天才知道了——癌症发病的机理,目前也没有相对全面的解释。

  医生们更在意的是:你这病到底是怎么治疗的?

  患者在康复中心的时候,抱怨过洛华不止一次——毕竟肝癌那种疼痛,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,但是面对医院的提问,他非常坚定地履行了承诺:我不能告诉你。

  医院当然很想使用一些手段,但是一打听,就知道这是很大的领导安排的病人,也只能打消了念头。

  其实这个消息,还是传到了古老大那里,医院里的专家认为,在病人的很多器官上,他们发现了吞噬痕迹,也就是说,可能是一种新型的干细胞变异。

  人体内像巨噬细胞和淋巴细胞等,都是来自于造血干细胞。

  专家的推断更有点像瞎猜,但是距离真相还真的不是很远。

  他们向古老大建议,说如果真的确定,可以人为诱导这种细胞变异的话,一个炸yao奖是妥妥的了。

  古老大对炸yao奖没太大的兴趣,他只是很随意地表示:我知道了。

  然后他就又给弟媳妇打过去了电话,问洛华治疗癌症病人,是仅限于肝癌呢,还是说其他的癌症也能治?

  杨主任已经搞清楚,冯君是如何治疗癌症的了,所以她回答说,这是修炼者的手段,跟什么部位的癌症,没有太大的关系,不过呢……治疗成本很高。

  古老大能想象得到,肯定又是以亿为单位的天价治疗费,他特地派人去患者那里问了问,于是就猜到,这“治疗成本”应该是三弟媳垫付了。

  他是不差钱的,这点治疗费吓不倒他,但是他也无意再给冯君送去新的病人。

  古老大认识的人很多,得了癌症却苟延残喘的很有几个,不过……没有关系特别近的。

  既然别人没有求到他头上,他又何必上杆子去告知对方?

 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,自己的大秘求过来了——他的堂妹得了乳腺癌,现在已经扩散了。

  身为古老大的大秘,他其实可以直接跟杨玉欣对话的,但是他认为,自己还是跟老板打个招呼比较好一点。

  古老大沉吟一下表示,“那家伙可是死要钱的,本来可以让杨玉欣给你出一下,但是她刚出了一份,我不好再跟她说了。”

  大秘非常明白这个逻辑,他笑着点点头,“我堂妹夫家里条件比较好,几个亿还是拿得出来的……我就是跟您汇报一下,看您是什么意思。”

  “我能有什么意思,”古老大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你的亲戚病了,肯定应该四处寻医问药,这是公序良俗,我还能反对不成?”

  顿了一顿之后,他又吩咐一句,“就在这儿给她打电话吧。”

  大秘明白老板是怎么想的,于是马上打电话过去,说我有个堂姐,乳腺癌扩散了。

  杨玉欣沉吟一下,告诉他存在两个问题:一个是庄园收费特别贵,一个是……用冯君一次很难,如果是你的事情,我就做主答应了,但那只是你堂姐——我都没法跟冯君说情。

  大秘表示,钱不是问题,妹夫有钱,至于说用他一次很难……这事儿我已经跟老板说过了,老板也同意了。

  按说他是大秘,很多时候是古老大意志的体现,杨玉欣有什么事要办,他出面比大伯子出面还更合适,可以说是她不能开罪、也无法开罪的人物。

  但是对着这样一个人,杨玉欣却是毫不犹豫地表示:“那你让大哥给我打个电话吧。”

  然后,她居然就那么挂了电话。

  大秘冲着老板无奈地摊一摊手,“杨主任让您给她去个电话。”

  他并不会因此记恨杨玉欣,因为老板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:要看她维护冯君的力度。

  “呵呵,”古老大轻笑了起来,然后又微微叹一口气,“我这个弟妹……陷得有点深。”

  大秘当然不会借机挑拨,他反而为她辩护,“几个亿的治疗方案,也许那个人真的会付出很大的代价。”

  “很大的代价……”古老大沉吟一下发话,“小董的治疗,好像也没有勉强他。”

  大秘本来不想出声,最后还是说了一句,“也许,他只是想通过小董证实一些东西。”

  古老大思索一下,微微摇头,“好了,我回头给她打电话,你可以通知你的堂姐过去了……那家伙性格不好,别撩拨他。”

  大秘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琢磨,怎么让那个比较抠门的堂妹夫拿出几个亿来治病。

  对他来说,这点钱也不是什么问题,但是堂妹夫出钱是天经地义,如果那厮不识趣的话……他也不介意让他明白,什么叫老板大秘。

  然而,古老大还没来得及联系杨玉欣,就又有人打来了电话……

  冯君没有想到,自己只治疗了一个癌症患者,马上就有三个患者联系了过来。

  古老板大秘的堂妹……这个还算可以理解,但核物理专家是什么鬼?

  再一问,冯君才知道,合着消息是从任志远的监理里传出去的。

  监理按说也没那么八卦,但是工地上有个免费厨子,喝了酒之后特别能说。

  在这父子俩离开的时候,厨子还很不情愿地抱怨,“明明还有点不方便,就不让住了?”

  然后消息就传出去了,喻老的安保们也听说了。

  安保的嘴巴都是很严的,但是保密规则也是有涵盖范围的,有人治愈了一个肝癌晚期,这完全可以当作奇闻异事说一说的。

  所以就有一名国企高管,也想治疗一下自己的食道癌,结果他费尽千辛万苦,联系上了洛华庄园,那边却直接表示——我们是植树造林的,没有治病的业务,更没有相关资质。

  这位高管托了某银行郑阳分行的行长,希望他代为接触一下洛华庄园。

  这行长一听是洛华庄园,忙不迭地拒绝:不是不帮你,那家伙身家百亿,喻老也在他庄园里待着,我这小毛虫一般的人物,够不着啊。

  不过他也表示了,冯君是真的有些怪异能力的,喻老为啥能住在那里?听说就是他治好了喻老——当然,咱们这是随便聊一聊,放下电话我就不认了。

  国企这位放下电话,心乱如麻:那位老爷子坐镇洛华,他怎么敢胡来?

  但是话又说回来,那位老爷子都在那里,他怎么能放弃这样的希望?

  想来想去,他终于想出一个法子来:他认识一个病友,是核物理专家,虽然只是个没啥权力的专家,但人家可是做保密项目的,上面有组织呢。

  他联系了一下这个专家,说我打听到这么个消息——你要不要考虑一下?

  并不是所有物理学家,都是无神论者,事实上,相信玄学的物理学家并不在少数。

  这位虽然不太相信病友的话,但是“古老大都安排人过去治疗,还治好了”这个理由,实在是太强大了。

  像他这样的高级专家,真想打听什么消息,还是比较容易的。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  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