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赤凤求医

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赤凤求医


  跑来的这位,冯君还真的认识,白鸾的弟子,却是男修,炼气九层——可惜忘了姓什么。

  他笑着点点头,“道友你这么赶路,是不是有点不太矜持?”

  这位炼气九层只能苦笑着回答,“冯山主说笑了,身在雷霆原,步行是最安全的,再加上忙着赶来,可不就是只能跑了?”

  冯君疑惑地发问,“有什么要紧事?”

  这弟子赶来,却是因为派里有人听说,雷霆原来了一名极擅长推演的散修。

  四派五台对散修的歧视,是根深蒂固的,严格来说,散修是修仙界鄙视链上最后一环,四派鄙视五台,五台鄙视两峰一谷……最后才是散修。

  所以赤凤派并没有太过重视此人,哪怕那弟子将九十九岁寒骊蛇发作的过程汇报上去,上面也不怎么以为然。

  知道结果反推过程,连郭晓松都做得到,更别说火焰专精的赤凤派了,自然不觉得惊艳。

  最后还是一个细节引起了赤凤派的注意:此人的同行者里,有两名太清的上人。

  论起在外的名气,安雨虹比孔紫伊还要响亮一些,不过孔紫伊在赤凤派有几个手帕交,倒也不是全无人知晓。

  至于他们一行在鸣砂坊市的作为,赤凤派里还真没几个人知道——区区坊市,哪里值得四大派的人去关注?是以,他们自然也不知道孔紫伊的后台有多硬,只知道那位是出尘中阶。

  太清原本就是以擅长推算出名,这两名上人居然跟散修走到一块,说明此人是有些名堂。

  白鸾的弟子听说此事的时候,本是当作一个趣闻来听,却是不小心听到了“冯君”二字,然后一打听,确定别人还称其冯山主,马上就断定:应该是止戈山那位。

  这是打过交道的啊,这位火速赶了过来,想问一问,能不能为赤凤弟子推演一下——他主要是想搞明白,冯君有没有这个实力。

  故人相见,冯君也有一些欣喜,但是对方这么问,他是有点不开心,就问白鸾上人是否在赤凤派里——你的级别有点不太够啊。

  这位弟子不好意思地表示,说白鸾去参加凡物通讯议事会了,现在还没回来。

  不过他也知道冯君顾虑什么,说不光是师父去了,黑鸾上人也去了,赤凤去了俩上人。

  赤凤在一些事情的管理上,相当有想法,他们也知道,白鸾黑鸾不对眼,但是派里并不反对这种适度的竞争。

  比如说这一次的通讯议事会,就是两人共同负责,在对外争取利益的时候,她俩不会相互拖后腿,但是毫无疑问,谁都希望自己表现得比对方强一些。

  怎么才能表现得比对方强?了解事态、拾遗补缺、积极提出更合理的建议,高速有效地驳斥对手的不合理诉求……

  简而言之,两人之争,体现在了帮赤凤派争夺资源的能力上。

  不得不说这法子还挺有效,此前白鸾此前在止戈山待过,对通讯多少有些了解,而黑鸾虽然也去过止戈山,但是她对冯君有些看不惯,没有仔细了解当地的各种情况。

  然而,就算是白鸾拥有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先手,依旧被黑鸾疯狂追赶,以至于她都抽不出心思去做别的,临时回赤凤派就更不可能了。

  这些细节,白鸾的弟子当然不可能全说出来,但是他含糊解释两句,明白人自然就明白了。

  然后话题又回到当下,这位就想请冯君前往赤凤一行,帮同门推演一下——他确实资格不够,奈何师尊不在啊。

  冯君正在考虑,自己该怎么婉转地拒绝,孔紫伊出声发话了,“我门中师兄找冯山主推演,尚且要不远亿万里主动上门,你这般邀请冯山主前往,很不合适。”

  太清上人居然也有求于冯君……好吧,这话也只能孔紫伊说,其他人说都不合适,当然,就算是她说,也不可能明言是哪位师兄。

  倒是安雨虹又出声了,“我找冯山主推演,也是要上门寻他,你这小修者还真敢想。”

  你也是找冯山主推演的?这位愣了好一阵,才忙不迭地拱手,“那真的冒失了。”

  “无妨,”冯君笑着摇摇头,冷不丁却看到孔紫伊递了一个眼色过来,他心里疑惑,嘴上说得倒还算客气,“你我相识于微末之际,不必如此见外。”

  陈钧伟在他身后忍不住翻个白眼,你俩相识之时,都已经是炼气仙人了,其中那位还是四大派的弟子——你对“微末”一词,是不是有什么误解?

  然后他就见对面那位苦笑一声,“再次见面,山主已经是出尘上人,我还是微末依旧。”

  冯君大笑几声,拍一拍他的肩头,“十年磨一剑,不着急的。”

  等此人告辞之后,冯君才看向孔紫伊,递了一个疑惑的眼神过去。

  孔紫伊笑着回答,“我是担心你答应对方,去赤凤派推演……你这人太好说话了。”

  很多人觉得我不好说话呢,冯君也笑一笑,“我没打算上门,有求于人者,总得有个求人的样子……慢着,你的意思是说,上门会出现一些问题?”

  孔紫伊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赤凤派的山门可不好进,就怕你进去容易出来难。”

  冯君狐疑地看她一眼,“为什么出来难……是因为赤凤派男修少吗?”

  当兵三年,见了母猪赛貂蝉,这种现象确实客观存在,而他又是如此地帅气。

  “你想什么呢?”孔紫伊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沉吟一下才又发话,“反正你早晚要知道,跟她们的功法有关。”

  冯君皱着眉头思索一下,试探着问一句,“火系功法和……女修?”

  孔紫伊递给他一个赞赏的目光,然后笑着回答,“你也不用着急,如果她们找你推演,也就是三两日的事。”

  冯君的心情稍微沉重了一点,如果涉及这些东西,他进了赤凤的山门,真有可能出不来。

  孔紫伊说的是三两日,但是到了第四天,依旧没有赤凤派的人来,前来推演的雷修也开始变得稀少起来——不是没人想推演了,而是十块灵石的门槛不算低。

  冯君待得都有点无趣,不过三女正修炼得开心,安雨虹也觉得,在雷霆原修炼阴浮雷,感觉更通透一些,不过冯君认为,那是心理因素造成的。

  终于在这天晚上,有赤凤派女修前来,两个出尘上人,却是来找孔紫伊的。

  这俩是孔紫伊的熟人,找她来一是为了叙旧,二是想了解一下,冯君推演的水平如何,是不是真的帮太清的上人推演过,所谓手帕交,可不就是能共享一些有用的消息?

  孔紫伊也是明确地回答,冯山主在某些方面的推演能力相当强,太清有不止一个上人找他推演过,效果也都极为不错,甚至获得了某些峰主的认可。

  至于具体有哪位找冯君推演过,孔紫伊表示我很抱歉,除了安雨虹,其他人不合适说。

  然后这俩就问起了冯君推演的效率——不愧是四大派之一,太擅长抓重点了。

  孔紫伊表示,推演炼气期相对简单一点,推演出尘期就快不了多少。

  然后她就岔开了这个话题,说起了他推演的路数——可能要用到的东西,你们都得带着。

  至于说费用,孔紫伊直接开出了三十和三百的门槛费,炼气期是三十,出尘期是三百。

  这两位上人也不傻,就说紫伊你太偏心了,雷修的门槛只有十块灵石,你这是想吃大户呢,还是春心动了想要给自己攒嫁妆呢?

  孔紫伊则是笑吟吟地反问:雷霆原的雷修,跟赤凤弟子能相提并论吗?别看雷霆原是赤凤派的附属势力,但是雷修的传承不显体系驳杂,很多小问题都不会调理,门槛费不能太高。

  赤凤就不一样了,修炼的体系强大便于纠错,哪怕临时遇到问题,也可以找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切磋和求教,着了急可以找师尊求助。

  赤凤派都不太好处理的问题,来找冯君……这难易程度能一样吗?

  孔紫伊没有说雷修穷赤凤弟子富,因为这么说话太拉仇恨了。

  但正是因为她没有说,两个手帕交反倒认定,她是一心维护冯君的,甚至笑嘻嘻地发问,你俩什么时候办事,他是不是就要入赘太清了?

  这俩甚至为此争了起来,一个说喜欢上太清高足,散修必然要入赘,另一个却说冯君有那么一手推演的本事,走到哪里还都不是被人待为上宾,人家还真的未必愿意入赘。

  两人嘻嘻哈哈地争论,根本想不到半里地外,另一处行在里,有个灵兽袋里生出一股极为细微的意念波动,转瞬就消失了,哪怕金丹真人在场,也不可能发现得了……

  手帕交到来之后,第二天中午,有两名赤凤派的上人来到了雷霆原,一男一女。

  赤凤派的上人里,男性占了不到半成,也就是百分之五都不到,而这位男上人已经有了出尘五层的修为,名叫燕北风,在赤凤派里名头不小。

  他先联系上了两名师妹,然后前去冯君的行在叩门——这时冯君他们已经住进了生活区,就是那个大天坑底部。

  燕北风见过冯君之后,非常干脆地发话,“药材我都备好了,就是想请阁下帮着理一理顺序,若是说得有理,我愿以千块灵石相酬。”

  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