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收尾(一更贺萌主栗娘)

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收尾(一更贺萌主栗娘)


  方文平闻言,浑身肌肉顿时绷紧了,然后又缓缓放松。

  他连头都没有回,只是低声发问,“敢问前辈,怎么称呼?”

  “想拖延时间吗?”身后那位嘎嘎地低声一笑,“巧了,我也是这么想的,看我的毒厉害,还是你解毒的水平高。”

  方文平怔了一怔,居然还能笑出声,“那么请问前辈,此毒何名,能让我死个明白吗?”

  “小伙子你的勇气,我很欣赏呀,”身后的人慢吞吞地发话,“毒名兰芝梦……明白了?”

  方文平双膝一软,直挺挺地就跪了下来,“前辈,您搞错了,我从来没有得罪过赤凤派。”

  这个位面的修武者、修仙者,都是相当有骨气的,宁可站着死,也不愿意跪着生。

  但是方文平觉得自己实在太冤枉了,因为他很清楚,兰芝梦是赤凤派的毒,极其霸道的火毒,名字也是“蓝之梦”的谐音——蓝色的火焰比赤色火焰恐怖多了。

  中了此毒,不运气行功还能挺一阵,一旦运气行功,那真是想死得多快就有多快。

  更过分的是,这毒除了赤凤派这原主,没有解药,也只有阴煞派能提供点不太对症的解药,还死贵死贵的,至于其他大势力,最多能有点预防的药物,兰芝梦入体就没救了。

  这种毒很可怕,但也很稀少,通常情况下,赤凤派不会拿这种毒来对付小卒子——至于说是不是真的稀少,谁也不确定,但是一般赤凤派的上人身上,都很少携带这种毒药。

  “嗤,”身后之人冷笑一声,“你说没有得罪就没有得罪吗?知道老夫是谁不?”

  “不知道,”方文平还是跪在地上,老老实实地摇头,“莫非……冯山主是赤凤派的?”

  “他是我赤凤派的贵宾啊,”身后之人悠悠地发话,“老夫赤凤荣勋堂曲涧磊,受命暗中保护冯上人……你若是想杀孔紫伊的话,我根本懒得理你,但是你不该针对冯君啊。”

  方文平听到这里,浑身都开始打颤了,赤凤荣勋堂——这特么是守护赤凤道统的力量啊。

  这种力量,还能主动出现在派外吗?他忍不住哀嚎一声,“我错了,我道歉,我愿意向冯山主显现神魂,接受神针盟誓。”

  神针盟誓是相当苛刻的盟誓,虽然不如道心盟誓郑重,但是让人在神魂上下禁制,相当于将自身的生死交到了对方的手上,对方心念一动,就能让受者头痛欲裂生不如死。

  如果一定要打个类似的比方,紧箍咒肯定是不合适的,怎么也得是被下了蛊的感觉——施术者不但能操控对方生死,自身死亡的话,受术也必死无疑。

  方文平如今是出尘二层,至于能否抱丹,他自己都不报什么希望,所以也不去立什么道心盟誓了,直接就是神针盟誓。

  就在这时,那名炼气六层忍不住叫了起来,“曲上人,我刚才还在反对……您也听到了,这真不关我的事,我个人也很景仰冯山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一道白光闪过,他的额头上就多了一个血洞,缓缓倒在了地上。

  不远的树上,一只猫头鹰的眉毛竖一竖,弯曲的尖喙张合两下,“聒噪!”

  方文平吓得魂飞魄散,这特么……“妖兽?”

  猫头鹰看他一眼,圆溜溜的眼中满是鄙夷之色,“老身也是赤凤荣勋……算了,要死的人了,我跟你计较什么?”

  方文平的尿道括约肌痉挛两下,还是忍不住惊恐逆流成河,“我我我……我错得这么离谱?好吧,我罪该万死,放过我的家人成吗?”

  “这不是我要考虑的,”曲涧磊在他身后淡淡地发话,“若不是等着冯山主前来,我哪里有这么多废话跟你说……冯山主你还没有到吗?”

  一声轻笑之后,侧前方百余米处出现一人,正是冯君。

  他抬手一拱,笑着发话,“曲道友果然好眼光,最近总觉得心神不定,偶尔出来转一转……倒也巧,两拨人都遇到了,赤鸾上人居然能指使得动荣勋堂?”

  猫头鹰冷哼一声,“凭她还不够。”

  曲涧磊却是极力维护梦中女神的徒儿,“赤鸾是个有魄力的小娃娃,不过我荣勋堂入世,当然要经过执掌首肯。”

  方文平听到这里,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慌了——我竟然要谋害一个四大派执掌关注的人?

  再加上毒性发作,他的身体一软,整个人趴在了地上。

  而在他的头顶,冷酷的对话还在继续,“冯山主,此人是不能放过的,他还计划明天邀约‘少一块’,狙击你们一行人。”

  “我对他没有好印象,盯了我很久,今天终于知道,是什么人在盯我了。”

  “那这个人的尸体,我们处理了吧……毕竟兰芝梦的毒很有特色,容易被人看出来。”

  听到这里,方文平蓦地冒出一股求生欲来,“冯山主,我……我可以帮你干掉游龙子。”

  合着通过对鸣砂坊市消息的深挖,他都知道冯君跟游龙子有纠纷了。

  “靠你干掉游龙子?”冯君有点想笑,“我真要弄他,轮得到你吗?我是没时间。”

  “搞游龙子……太简单了吧?”曲涧磊虽然是离部,但是荣勋堂既然有随时发挥余热的打算,对别的大势力的主要人员一点都不陌生—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

  他甚至指出,“宰他不如宰掉他大师兄,现在戒律堂首座乘风子……他俩应该都是师从于陨落的墨熊真人。”

  冯君听得有点汗颜,“戒律堂首座应该也是出尘九层吧?搞掉这么个大家伙,会不会引来很多是非?”

  曲涧磊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赤凤和阴煞,还差些许是非吗?搞掉乘风子,那游龙子自然不敢多事了,还能省得别人怀疑到冯道友身上,岂不是两全其美?”

  “你这个观点……非常有道理,但我还是觉得,对你来说太危险了,”冯君正色回答,“我不喜欢欠人太多,你又何必让我为难。”

  “嘿,你这个脾气我喜欢,”曲涧磊呲牙一笑,然后点点头,“那好,我们的任务是悄悄保护你,但是道友你太精明了,为了不让你误会,今天晚上才会相见……那我们听你的好了。”

  下一刻,猫头鹰发话了,“冯道友是有担当,那这方文平的家人该如何处理?他一直在私下调查你,打听你各种隐私。”

  方文平此刻已经被烧得有点糊涂了,闻言忍不住想大喊——我也只是想保护家里的妻儿,现在我知道错了,放过他们好不好?

  但是非常遗憾,现在的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只有听的份儿,甚至神智都已经开始恍惚。

  恍惚中,他听到冯君说,“无所谓,你们看着处理好了,不过是蝼蚁……”

  不过是蝼蚁!方文平恍恍惚惚地想着,我用这种理由,处理过太多人了,现在居然轮到自家人身上,莫非真的有天道好轮回一说……

  第二天,冯君和孔紫伊飞往白砾滩,因为她的病情基本上控制住了,大家不再赶路,而是一路走一路游玩着过去,用了差不多一个月。

  等到抵达白砾滩的时候,高产油井十口,五十万方的油库十个,更有许多小油库。

  因为库存满了,白砾滩目前雇佣的工人都歇下了,不过日常的巡视工作中并没有耽误。

  抵达这里,基本上也就算到达了冯君的主场,于是两栋行在同时放了出来,杜问天、高韬和吴上人也在当天就赶了过来。

  在这种地方,冯君也放得很开,当天晚上喝过酒之后,他跟孔紫伊打个招呼,“我要出去另外搭建一个聚灵阵,你跟我出来一下。”

  杜问天三人是何等的眼聪目明?马上就表示,这里的房屋已经建好了,我们可以在外面居住,你二位有什么话,只管在冯山主的行在里说好了。

  他们退了出去,冯君则是拿出了敛息阵盘,直接在行在的院子里激发。

  殊不料,孔紫伊还真是见多识广,见到阵盘之后,就讶然出声发问,“敛……敛气阵?”

  冯君摸一摸额头,“可能是称呼不同吧,我管这叫敛息阵。”

  孔紫伊给人的感觉有点蠢萌,但其实不乏精明,她眼珠一转,“是你取出师门的故物?”

  “不算是吧,”冯君含含糊糊地回答——这是大佬暂时借给他的,“你见过这东西?”

  “这是收束气息用的,比隐匿阵高级得多,”孔紫伊很坦率地发话,“在师尊的记载里,我看过类似的记录,但也不是特别确定……这是师门都没有的东西。”

  站在敛息阵里,冯君拿出两个浅灰色的盒子,交给了孔紫伊,“去了迷魂之林一趟,得了一些师门故物……不能让你白辛苦一趟,这是一点小心意。”

  孔紫伊在迷魂之林玩得其实挺爽,这是她生命中不曾体验过的经历,但是对于冯君一直不说收获了什么,她心里多少也有点不舒服——对我还隐藏着什么吗?

  现在冯君给她两个盒子,她反而是有点心虚了,然后左右看一看——什么样的东西,值得你激活敛息阵呢?

  所以她都没有心思去拒绝,而是直接伸手,打开了一个盒子,瞬间就感到冲天的灵气。

  (第一更,贺萌主栗娘,求保底月票。)

  :。: